祖古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活佛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祖古藏文སྤྲུལ་སྐུ藏语拼音Zhügu威利sprul sku),又譯為朱古祖固藏语中对藏傳佛教轉世修行者的稱謂。蒙語稱為呼畢勒罕蒙古语ᠺᠦᠪᠢᠯᠭᠠᠨ,转写:qubilγan[转写种类不明]),或尊稱為呼圖克圖蒙古语ᠺᠦᠲᠦᠭᠲᠦ,转写:qutuγtu[转写种类不明])。已接受轉世認證,但是尚未成年的祖古,通常被稱為靈童。等到他們成年,接受坐床儀式之後,就可成為正式的祖古。

在西藏,祖古通常會被冠上仁波切的尊稱,但是在意義上,兩者有所不同。漢語習慣以活佛法王作為祖古的尊稱,但在藏傳佛教中並沒有這種說法。

概論[编辑]

藏語的「祖古」,是梵文 nirmanakaya 的藏文翻譯,蒙語譯為「呼畢勒罕」(qubilγan)。梵文原義是化身,最初是指釋迦牟尼三身(或四身)中的變化身。它又可分為三種:具相好莊嚴,示十二相的“勝應身”,如佛陀;為利益工巧技藝之眾生,所化現的“應化身”;以及為利益有情化現的人天相、水相、橋相、藥相、樹相等的“劣應身”。

雖然佛陀肯定會化身為“祖古”救渡眾生,這不代表所有“祖古”皆為佛陀的化身。藏傳佛教中的密教修行者,利用頗瓦法等修行方式,在死後再度轉世,最後形成了祖古傳承。在西藏眾多“祖古”中,會有僅獲“有學聖道位”、“凡夫加行道”,或是“凡夫資糧道”者的“祖古”[1]。西藏的轉世“祖古”化身,應屬於“劣應身”的範圍。嘉揚欽則旺波说:前世身軀壞滅之後再次投生,稱“劣應身”。[1]

在藏傳佛教中,祖古只能被用作被核确无误的转世修行者身上[2]。但祖古与仁波切不同,仁波切是一個並不專屬於轉世者尊稱,只要修行有所成就的人,都可能被冠上這個稱謂。通常祖古都會被冠上仁波切的稱號,但不是所有仁波切都是祖古[2]。祖古傳承需要經過教派中的高級僧侶,或是國家政權的肯定,才能夠形成。在世俗的角度來看,祖古的形成,與西藏的政治勢力,以及寺院的財產權與繼承權之間有很深的關係。

蒙古稱謂[编辑]

蒙語呼圖克圖(Hutukutu),它的原意是有福者,長壽者,聖者,後被引申為再來人,明心見性,不墮輪迴,自主生死者。八思巴大師,被蒙古人尊稱為八思巴呼圖克圖,之後被當成是祖古的同義詞。此稱呼為清代册封蒙藏地區的轉世修行者五等中的最高級,其他等級從高到低為諾門罕班智達沙布隆(寺主)、綽爾濟(經王)。

諾門罕,或格根,原意為王者,地位略低於呼圖克圖。漢语中所稱的「大寶法王」,在蒙文中,稱為額爾德尼諾們汗。額爾德尼,為梵語 ratna 的蒙語譯音,意思為寶,大寶。

這些稱號中,都不包括(梵語 Buddha、藏語 sangs rgyas)或法王。

汉语稱謂[编辑]

活佛或法王的稱號事實上是起源於漢族,而不是來自於藏傳佛教的傳統。

活佛稱謂[编辑]

活佛是一个汉语的藏傳佛教術語,為藏傳佛教地區轉世修行者的尊稱。与活佛一词的差异是,祖古一词没有任何暗示这是或现世的佛。也有祖古(比如祈竹仁波切)认为将祖古或仁波切称为“活佛”是非常错误的。[2]

漢族民間有的還將活佛該詞與仁波切法王等同。最早使用活佛這個稱謂的,是漢地的文獻,可以追溯到明朝,可見於《明史》與《韓邦靖詩集》[3]。《明史》記載,正德元年在烏斯藏地區出現一位被人稱為活佛的僧侶,但是烏斯藏僧的身份,我們並不了解[4],此為活佛名稱首次出現在文獻中。

同書也記載了萬曆七年,達賴三世索南嘉措被人稱為活佛[5]。因此,「活佛」這個用語最早應該是來自元明之際的民間俗語,達賴則是目前可知最早被稱為活佛的人。

清朝時,康熙封二世章嘉為「灌頂普善廣慈大國師」,雍正時,封章嘉活佛,此為官方正式使用活佛作為封號的開始。活佛中最為著名的,是格魯派(黃教)的達賴喇嘛班禅喇嘛世系,他們與外蒙的哲布尊丹巴、內蒙的章嘉呼圖克圖,合稱格魯派四大活佛。

之後漢地人民普遍使用活佛一辭來指稱地區的轉世修行者。

法王稱謂[编辑]

法王也是為佛教徒對於轉世喇嘛的稱謂。傳統上,佛教以釋迦牟尼為法王,菩薩為法王子。為尊崇佛陀,一般的佛教信徒及僧侶不會以法王來自稱。

在中國,從元朝開始,法王被當成是一個特別的官方頭銜,用來封賞蒙藏地區的佛教僧侶。通常這些僧侶都兼有轉世祖古的身份,因此,法王逐漸被當成是活佛的同義詞。最早擁有法王封號的是薩迦派的僧侶,元代的八思巴。此後,朝廷以法王之名來策封蒙藏地方的重要僧侶,用來彰顯他們政教合一的獨特地位,但在元朝時,法王仍是非常設的榮譽職銜。

明朝永樂年間,對蒙藏地區設置僧官制度,分成法王、西天佛子、大國師、國師、禪師、都綱等不同等級。在西藏設置了三大法王(大寶法王[至今第十七世]、大慈法王、大乘法王[至今第二十五世])及五大國王(闡化王、護教王、贊善王、輔教王、闡教王)。自此,法王成為常設性的官銜,只有少數高級的佛教僧侶能夠使用這個頭銜,最為人所知的就是格魯派達賴班禪噶舉派噶瑪巴(大寶法王)。

未終祖古[编辑]

轉世的用意為能繼續或完成上世尚未圓滿的傳教利眾事業。通常“轉世”意味著“結束了前世,轉生到今世”,因此凡夫們沒有能力作到“未臨終前的祖古”,即今世身軀未壞滅之前化現不同身相,也稱“朱巴(化身)”。但是大地菩薩可於同時間內化現出千百身相,因此大地菩薩可以看到“未終祖古”。一位本具煩惱的眾生,由入大乘,集福德與智慧資糧,後淨煩惱惑、除所知障、現證諸法之識,此乃“智慧法身”;彼識的法性則為“自性法身”。此二又稱圓滿究竟自利之身,或稱法身;這種“身”,唯獨成就佛位者能相互看見,其他人不能。佛為能利益他人,為使他人能見其身,故有大地菩薩可見的“報身”,以及由此所現化,示人天相,凡夫可見之“化身”,此二稱為“他利色身”。 [1]

在西藏轉世認證制度中,有各種轉世的認證。如:同續轉世、業願轉世、受教或加持轉世等。有時為能代替同續轉世,未證聖道的上師可採取與自己業願相應的某人作為自己的“祖古”,或受教弟子及他人作為自己的“祖古”。因此,未獲聖道的上師們仍有可能具有“異續的未終朱古”。[1]

同一位前世的身、語、意,可以在同一時間內轉世為多位“祖古”。在近代內,較為著名的“未終朱古”包括敦都‧久劄耶喜多傑究給‧赤千阿旺千繞[1]。這一類的祖古,多半出於寧瑪派

轉世傳承歷史[编辑]

藏傳佛教中,最早建立傳承制度的是薩迦派,但是他們並非轉世傳承,而是以家族傳承的方式,由昆氏家族中的男性中抽籤選出。他們的領導者被稱為“王位持有者”或“薩迦法王”。

藏傳佛教的轉世肇始于噶舉派(白教)的噶瑪巴世系,已經傳到了第十七世噶瑪巴。在噶舉派首創轉世傳承制度之後,其他教派,如寧瑪派格魯派紛紛跟進,在明清之際出現許多轉世傳承。達賴被認為是自1391年以來經歷了13次轉世,而班禪經歷了10次轉世。

格魯派在西藏取得優勢之後,要求其他教派的轉世傳承者,必須由達賴喇嘛來加以認證,并中止了新的轉世傳承。清朝政府取得西藏統治權後,對於轉世傳承多所限制,這也讓新的轉世傳承無法出現。因此目前的轉世轉承大多都可追溯至清代。清代乾隆以後的活佛要經金瓶掣籤認定,也有被禁止轉世的活佛,如準噶爾部的喇嘛與噶舉派活佛夏瑪巴(因曾作亂)。清初在理藩院註冊的呼圖克圖有148位,清末有160位。

但到了現代,開始又有少數密宗修行者宣稱自己是新的轉世傳承,或是同一轉世傳承出現兩名以上的繼承者(如目前17世噶瑪巴與班禪)。

中國政府制定的相关法规,規定藏地所有的轉世傳承都要接受中國政府的同意与认可。

相关条目[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第十四世達賴喇嘛尊者關於轉世的公開聲明 2011/09/24
  2. ^ 2.0 2.1 2.2 祈竹祖古:《狮吼棒喝——大藏寺祈竹仁宝哲问答选录》
  3. ^ 丁福保佛學大辭典》認為活佛的用語最早起源於元朝,不過這個說法應該是誤記,活佛這個用語應該是明朝之後才出現。《佛學大辭典》:「活佛,即呼圖克圖大喇嘛之名號。一作胡土克圖,蒙藏青海皆有之。凡為呼圖克圖者,皆能世世轉生,永掌其職位,俗稱活佛。元韓邦靖詩曰:『更寵番僧取活佛,似欲清淨超西天。』按二字入詩僅見。」按《明史》〈列傳第八十九 韓邦奇〉中附記,弟邦靖,字汝度,明世宗時,任山西左參議。清朝錢益謙主編的《列朝詩集》〈明朝丙集第16〉,韓參議邦靖也收此詩,故韓邦靖應為明朝世宗時人,非元朝。
  4. ^ 明史》〈列傳第二百十七〉:「正德元年……時帝惑近習言,謂烏斯藏僧有能知三生者,國人稱之為活佛,欣然欲見之……命中官劉允乘傳往迎。所謂活佛者,恐中國誘害之,匿不出見。將士怒,欲脅以威。番人夜襲之……允乘善馬疾走,僅免。返成都……至則武宗已崩。世宗召允還,下吏治罪。」韓邦靖詩中所說的,應該也是這件事。
  5. ^ 明史》〈列傳第二百十七〉:「時有僧鎖南堅錯者,能知已往未來事,稱活佛,順義王俺答亦崇信之。萬歷七年……俺答亦勸此僧通中國,乃自甘州遺書張居正,自稱釋迦摩尼比丘,求通貢,……由是,中國亦知有活佛。此僧有異術能服人,諸番莫不從其教,即大寶法王及闡化諸王,亦皆俯首稱弟子。自是西方止知奉此僧,諸番王徒擁虛位。」鎖南堅錯即是達賴三世索南嘉措的漢譯

延伸閱讀[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