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形的命运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流形的命运》(Manifold Destiny[1]是一篇由Sylvia Nasar和David Gruber撰稿,于2006年8月28日刊登在《纽约客》(The New Yorker)杂志上的文章。此文在2006年8月21日左右就已由《纽约客》杂志刊登上网[2]

此文詳細描述了圍繞龐加萊猜想格里戈里·佩雷尔曼(Grigori Perelman)證明所發生的一些背景,并追蹤了三組數學家試圖驗證Perelman證明的過程。

文章的視角[编辑]

文章描述了格里戈里·佩雷尔曼對數學界的幻灭和退出,并描繪了1982年菲爾茨獎得主丘成桐的一幅不敢讓人恭維的肖像。

文章的副标题是“一道传奇的问题以及誰是其解决者的争斗”。文章专注于描述三组独立的数学家对庞加莱猜想(也可能还有Thurston几何化猜想)之Perelman证明的验证过程中所发生的人间戏剧。作者們追蹤到了隱居于其母在圣彼得堡的公寓中的格里戈里·佩雷尔曼,并將此次面談穿插在本文中。

面談采訪者列表[编辑]

(按文中出現順序排列)

參考資料[编辑]

  1. ^ Sylvia Nasar和David Gruber. "Manifold Destiny: A legendary problem and the battle over who solved it.", The New Yorker, 21 August 2006.
  2. ^ ICM2006數學家大會于2006年8月22日在西班牙馬德里召開。文中主要人物格里戈里·佩雷尔曼獲大會頒發的菲爾茨獎,但沒有出席大會領取。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