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因里希·施利曼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海因里希.謝里曼
Шлиман в 38 лет.jpg
施利曼肖像
原文名 Johann Ludwig Heinrich Julius Schliemann
出生 1822年1月6日(1822-01-06)
梅克伦堡-什未林大公国新布科
逝世 1890年12月26日(68歲)
意大利王国那不勒斯
研究領域 考古學
母校 羅斯托克大學
签名

海因里希.施利曼Heinrich Schliemann,1822年1月6日-1890年12月26日),德国商人考古业余爱好者。出于一个童年的梦想,他毅然放弃了商业生涯,投身于考古事业,使得荷马史诗中长期被认为是文艺虚构的国度:特洛伊迈锡尼梯林斯重现天日。

少年與早期[编辑]

施里曼幼年在安克尔斯哈根的故宅

施里曼是一個貧窮牧師的兒子。父親在7歲時送他一本希臘神話故事書(Georg Ludwig Jerrer's Weltgeschichte für Kinder),其中邁錫尼國王阿伽門農為了奪回弟媳「天下第一美女」特洛伊的海倫,號召「希臘第一勇士」阿基里斯等各路英雄豪傑發動長達十年的特洛伊戰爭、最後特洛伊陷入熊熊火海的畫面一直深刻印在他的腦海中。在從商業職業學校畢業後,14歲在雜貨店做學徒,幾年以後由於健康問題離職。之後他打算移民新大陸,於是在往返漢堡委內瑞拉的客船上做服務生;在船隻於荷蘭海岸沉沒以後,他在阿姆斯特丹一間貿易公司 B. H. Schröder & Co. 當辦公室小弟與記帳人。施里曼對於語言有學習熱情和天份,終其一生,除了母語德語以外,自学掌握了英语法语荷兰语西班牙语意大利语葡萄牙语俄语瑞典语波兰语希腊语拉丁语阿拉伯语土耳其语等多种语言。

施里曼的環球旅行(1864-66年)

1846年公司派他到俄羅斯聖彼得堡做代理人,在那裡他開始自立門戶,投資從事藍染貿易。約1851年淘金潮吸引他到美國加利福尼亞州沙加緬度,在加州他主要從事銀行業務、買賣礦工們挖到的金砂。1852年他回到俄羅斯,與 Ekaterina Lyschin 結婚。他在克里米亞戰爭期間(1854-56年)主要承包軍事補給。這次他累積了比在加州從事銀行生意更大的財富,足以讓他提早退休並環遊世界。他在36歲之年退休,並開始將他的精力與財富奉獻給考古學的研究。他開始頻繁的造訪希臘、義大利並環遊世界到墨西哥、埃及、印度、中國、日本等地,並在巴黎學習考古學。他將在中國與日本的經歷收集在《La Chine et le Japon au temps présent》(當代中國與日本,1867年)。

施里曼夫婦,1869年

1868年46歲的施里曼帶著他的財產到了希臘,實地探訪希臘與小亞細亞的遺跡,並結識英國考古學者 Frank Calvert。隔年他出版了《Ithaka, der Peloponnes und Troja》(伊薩卡,伯羅奔尼撒與特洛伊,1868年),在此書他主張希沙利克(Hisarlik)是特洛伊的所在地,並得到羅斯托克大學授與的哲學博士學位。[1]施里曼與他的俄羅斯籍妻子離婚,並在1869年與一位年輕的希臘女學生 Sophia Engastromenos 結婚。

发掘特洛伊[编辑]

雖然在施里曼之前已經有不少人開始從事古希臘的考古挖掘工作,例如1862年法國地質學者 Ferdinand A. Fouqué 對聖托里尼的調查,不過施里曼還是被認為是將古希臘考古學發揚光大、吸引大眾目光的先驅。當時一般認為如果特洛伊真的存在,那麼最有可能的地點是在特洛伊平原南端的 Bunár-bashi。[2]英國考古學者 Frank Calvert 早從1865年起已在較冷門的希沙利克進行挖掘,然而他得不到大英博物館的資助難以為繼,1871年施里曼接手他的工作。在希沙利克的挖掘現場發現了多層遺址,施里曼認為特洛伊的金銀財寶一定是在最底層,於是他用有爭議、不專業的方法將上層炸開;Calvert 對此粗暴的方法感到不滿,於是兩人在1872年拆夥。1873年施里曼發現一個堡壘遺址,並挖到許多文物與金飾,並走私出土耳其。施里曼相信他找到了特洛伊,而這些財寶屬於普里阿摩斯(末代特洛伊國王)。他將他的發現與理論出版在《Trojanische Altertümer》(特洛伊的古物,1874年)。他的主張得到許多同時期學者的懷疑,不過這本書一出版便造成一般普羅大眾的轟動,特洛伊的出土是19世紀考古學界最重大的發現之一,施里曼也瞬間成為家譽戶曉的人物。

由於對文物分配問題上的不滿,鄂圖曼政府不再發挖掘許可給施里曼,直到1876年4月才解禁。在這段延遲期間他出版了《Troja und seine Ruinen》(特洛伊及其遺跡,1875年),並開始邁錫尼的考古挖掘。1876年施里曼在迈锡尼发掘出阿伽门农面具。施里曼認為他找到了阿伽門農克吕泰涅斯特拉之墓,並將他的發現出版於《Mykenä》(邁錫尼,1878年)。

海因里希·施利曼(門上、圖右之戴眼鏡佇拐杖者)在迈锡尼的狮子门,約1885年

施里曼在1878-79年、1882-83年、1888-90年又針對希沙利克進行了第二次、第三次與第四次發掘。從1882年起,他得到德國考古學者威廉·多普菲德 (Wilhelm Dörpfeld) 的協助,多普菲德將德國專業的系統性考古知識帶到希沙利克,給考古挖掘技術帶來革命性的改變。除了希沙利克與邁錫尼,施里曼還挖掘了伊薩卡 (1878年)、奥尔霍迈诺斯(1881-82年)、梯林斯(1884-85年)、塞西拉皮洛斯 (1887年)等地的遺跡。施里曼本來還打算挖掘克諾索斯,不過在實現其夢想前逝世,他未竟的工作由英國考古學者阿瑟·埃文斯(Arthur Evans)接手,後者發現了比邁錫尼文明更古老的米諾斯文明

晚年施里曼深受耳疾所苦,1890年11月在希臘動手術,在違反醫師囑咐下,施里曼又到萊比錫柏林與巴黎等地出差。本來預計回到希臘雅典過聖誕節,不過由於健康因素在義大利那不勒斯停留。1890年12月25日在經過那不勒斯的廣場時突然倒下,隔天病逝,享年68歲。

評價[编辑]

施里曼之墓,希臘雅典

後世對於希沙利克的發掘發現特洛伊II (施里曼挖到金飾與文物的地層)其年代比特洛伊VII(被認為是最接近荷馬時代的特洛伊)的年代還要早上千年。施里曼在挖掘過程中破壞了許多珍貴文物,對於保存現場完整完全沒概念、文物原始位置資料記錄不清、系統分類混亂,對後世造成許多困擾。此外阿伽門農面具的風格在古希臘從未出現過,與阿伽門農的實際關係也遭到質疑。

1995年美國歷史學者 David Traill 的著作《Schliemann of Troy: Treasure and Deceit》指出:所謂施里曼從小立志找到特洛伊、精通近20種語言、為了未來考古事業準備而累積財富、慧眼獨具主張希沙利克就是特洛伊等等都是後來穿鑿附會的浪漫故事。實際上施里曼只是一位對考古有興趣的有錢人,他從英國考古學者 Frank Calvert 手中搶走了發現特洛伊的功勞。

雖然施里曼是一位業餘的考古學者,不過他對於激起人們對於古希臘神話的好奇與想像、推廣考古的學術研究還是有一定貢獻。過去歷史學者只知道希臘、羅馬、埃及與巴比倫-亞述四大帝國,為了尋找傳說中的城市,施里曼竟然誤打誤撞發現了兩個前人未知的新文明,大大的延伸歷史的面向 (特洛伊II跟邁錫尼LH I與荷馬時代的古希臘文明是否有直接承繼關係仍有待討論,除了希臘本土早期文明以外,還有凱爾特哥特阿瓦爾或其它東方文明等各種理論)。美國考古學者 Carl Blegen 認為:不能用現在的條件技術來看過去,1876年以前沒有什麼人知道如何妥善進行考古挖掘,當時根本沒有所謂科學的考古調查,而且大概也沒有其他人比施里曼有更多實務田野經驗了。[3]如果沒有他對考古的熱情、支持與奉獻,那麼也許特洛伊等遺跡就像亞特蘭提斯ㄧ樣至今也只是故事書上的一段傳說而已。

主要著作[编辑]

  • 《特洛伊的古物》(1873)
  • 《迈锡尼》(1876)
  • 《伊利奥斯》(1879)
  • 《奥尔霍迈诺斯》(1880)
  • 《特洛伊》(1883)
  • 《梯林斯》(1886)

參考文獻[编辑]

  1. ^ Bernard, Wolfgang. Homer-Forschung zu Schliemanns Zeit und heute,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in German).
  2. ^ Easton, D.F. Heinrich Schliemann: Hero or Fraud?. The Classical World. May–June 1998, 91 (5): 339. doi:10.2307/4352102. 
  3. ^ Rubalcaba, Jill; Cline, Eric. Digging for Troy. Charlesworth. : 30, 41. ISBN 978-1-58089-32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