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海峽兩岸關係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海峽兩岸關係
中華人民共和國和中華民國在世界的位置

中华人民共和国

中華民國
海峽兩岸關係
简化字 海峡两岸关系
繁体字 海峽兩岸關係

海峽兩岸關係(簡稱兩岸關係)是指位於台灣海峽東西兩側的台灣中国大陆之互動關係。此名詞原可泛指台灣與中國大陸的任何關係,但由於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來特殊的政治情勢,故常被用作政治概念指稱現今台灣與中华人民共和国,兩個國家間的互動關係。[1]

1683年至1949年間的兩岸關係较为單純,無非是一般的國內關係(如台灣清治時期台灣戰後時期頭4年)或一般國際關係(如台灣荷西殖民時期台灣日治時期[2])。1949年第二次国共内战後,隨著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與中華民國政府播遷台灣,海峽兩岸一直處於對峙的特殊分立分治狀態,今日的海峽兩岸關係通常特指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後錯綜複雜的政治關係,本文亦著重敘述此期間的兩岸關係。1997年與1999年,香港澳門分別移交予中華人民共和國後,台灣與港澳兩地的關係,亦可納入廣義的兩岸關係,但狹義上排除在外。

海峽兩岸關係一直牽涉亞太區域情勢,乃至世界強權的策略布局與全球安全。兩岸關係亦始終在發展、變動:歷經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的復原時期、冷戰時期、蘇聯解體,中华人民共和国統治下的中國大陸持續發展並逐漸崛起,中華民國亦經歷經濟飛躍成長與政治民主化台灣本土化運動,台灣人的主體意識增強,當今的兩岸關係已成為全球注目的焦點之一。1970年代以後,國際政治中多數國家因「一個中國」問題,較少承認中華民國政府而較多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然而中華民國依然有效統治台灣,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之實際統治權從未及於台澎金馬,故兩岸政府在國際上迄今所衍生之主權領土問題,仍然是兩岸之間以及國際政治上的難題。另一方面,海峽兩岸的政治對立在1980年代末期漸趨緩和後,民間上的交流逐漸恢復,現今海峽兩岸的經濟活動已相當緊密,並擁有一定程度的物資及人員流通自由

政治關係[编辑]

政權的「正統」與認可[编辑]

海峽交流基金會與海峽兩岸關係協會雙方代表握手致意。

自兩岸分治後,長期以來,以中國國民黨中國共產黨主導的兩岸政府官方認為,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國」,但「中國」的具體涵指則有所不同,這體現在兩岸政府在國際上均曾奉行「一個中國」政策,即只有主權國家才能參與的國際組織中,或與外國確立正式全面外交關係時,雙方互不兩立;這也體現在1992年双方政府代表在香港會談中溝通產生的九二共識

1949年,已在中國持續四年的國共內戰局勢明朗,中國共產黨在中國大陸成立中華人民共和國中華民國政府南京廣州重慶成都輾轉遷往台灣台北市海峽兩岸進入對峙、分治的狀態。1949年至1960年間,台灣海峽兩岸關係出現高度緊張與不穩定的局面,在政治上兩岸互不承認對方的存在及合法性,糾結於在聯合國席位間的中國代表權問題,並誓言收復或解放對方。在中國大陸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以中國法統的繼承者自居,並將中華民國視為一個已滅亡的政權;相對地,在台灣的中華民國則在1954年召集第一次國民大會第二次會議,議決在甫內戰時所通過的《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繼續有效,並將中國大陸地區視為叛亂團體所竊占的淪陷地區。

兩岸在對解決對方問題的政策上偏重於武力及軍事手段。中國人民解放軍誓言「解放台灣」,在1949年發動金門戰役登陸大金門島;1955年攻打金門一江山島大陳島,引發第一次台灣海峽危機;隨後在1958年發動金门炮战,引發第二次台灣海峽危機。在主動以軍事方式尋求一統中國的同時,中國共產黨以中國國民黨及蔣中正為訴求對象在1956年提出「爭取和平解放台灣」並於1957年由毛澤東提議「第三次國共合作」,隨後1960年由毛澤東與周恩來共同擘劃一綱四目,即:祖國為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政府在北京,台灣為地方政府;台灣回歸後,除外交歸於中央外,其餘軍、政、人事「均委於蔣」。以上提議均為中華民國政府拒絕。

處於被動、缺少縱深的中華民國政府則是以防禦為主,在1954年與美國簽訂《中美共同防禦條約》對抗來自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軍事攻擊,但在1958年10月與美國所簽訂的聯合公報中則向美國表示未來「非憑藉武力」(not the use of force)光復中國,而是憑藉三民主義,一般認為這是中華民國政府對美保證不將其捲入兩岸軍事紛爭的表達。雖然如此,中華民國政府仍派出間諜滲透中華人民共和國,而同時,中華民國方面也承受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間諜滲透。

此段期間,美國並不否認中華民國對於台灣行使主權的正當性,卻在國軍節節敗退中意圖採取袖手不管政策(Hands-off Policy,1949年12月23日美國國務院向遠東地區使節發表之秘密備忘錄),隨後因朝鲜战争認識台灣戰略地位之重要性轉而提出台灣地位未定論,所產生的扭曲現象是:美國一方面維持與中華民國的外交關係,卻又為避免台灣被併入共產主義集團而稱當時中華民國實際控制的台灣係主權未決。雖然美國與中華民國成為軍事防禦同盟,但為拉攏中華人民共和國避免其倒向蘇聯,美國並未放棄與中國共產黨保持聯繫,1954年6月起雙方即在日內瓦展開領事級會談,隨後在1955年雙方所簽署的聯合公報中,美國第一次用「中華人民共和國」這個名稱來稱呼中國大陸政府當局。

這一時期海峽關係,與東西方陣營對抗情勢相關。在一定程度上,美國和蘇聯的態度起了決定性影響。1950年1月5日,時任美國總統杜魯門宣佈中華民國臺灣)與韓國不屬於美國的防區。1950年1月5日,《中蘇友好同盟互助條約》簽訂。1950年6月27日(也就是朝鮮半島開戰2天後),美國改變立場並派遣第七艦隊進入臺灣海峽,由此臺灣被納入美軍保護範圍。顯然中蘇條約的签订是美國太平洋戰略改變的原因。而美國台海政策的改變又成了4個月後,中國大陸在準備嚴重不足的情況下,出兵朝鮮半島的重要原因。這些內外部因素構成了後來台海形勢發展的條件基礎。

外交形勢的轉變[编辑]

美國一方面藉由中美共同防禦條約防護台灣的安全,另一方面也牽制住蔣中正反攻大陸將美國拖入戰爭的可能性,兩岸關係從軍事對抗走向外交角力。自1962年起,中華人民共和國即每年委由同為共產主義國家集團的友邦申請加入聯合國,然而當時受到冷戰對峙的影響,西方國家多數承認自由中國(即中華民國政府)在聯合國的席次代表權。一方面由於中華民國政府積極開展與新興獨立國家的關係,另一方面拜冷戰對峙、眾多西方國家追隨美國腳步之賜,1960年代成為中華民國外交成果最為豐碩的黃金歲月,其間最大的外交挫敗是1964年與法蘭西共和國斷交,不過1969年時邦交國數目達到高峰-68個邦交國。與此同時,中華人民共和國則在內有文化大革命,對外先後與蘇聯、印度交惡的狀況下,導致外交呈現孤立傾向,只有24個邦交國,不過隨後雙方外交實力即開始發生逆轉。

1969年底,中華人民共和國和蘇聯間剛發生珍寶島事件後不久,美國在華沙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恢復會談。1971年1月,美國國務卿亨利·基辛格秘密訪問北京。中華人民共和國經過9年申請加入聯合國未果後,在1971年聯合國大會召開前掌握可能支持通過入會案的足夠票數。同年8月17日,美國駐聯合國首席代表喬治·赫伯特·沃克·布希向聯合國大會遞交一封信及備忘錄,正式要求聯合國第二十六屆大會將「中國在聯合國的代表權問題」列為議程,不過美國對此一議題所提的方案是「雙重代表權」,美國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應有代表權」,但是「應當規定不剝奪中華民國的代表權」,中共並不同意此一提案,正當聯合國大會辯論此一議題時,季辛吉於10月下旬再度訪問北京,美國提案的雙重代表權未獲聯合國內多數國家支持。10月25日,經過表決贊成美國提案者共55票,反對者59票、15票棄權。中華民國駐聯合國代表周書楷眼見大勢已去,在請示台北當局奉可後,主動在大會上宣佈中華民國退出聯合國。隨後,聯合國大會2758號決議通過,中華人民共和國取得在聯合國代表中國之權。

此時期台海兩岸政府均堅守一個中國原則,在反對台灣獨立及中國內部普遍認知的立場上,海峽兩岸同屬一个中國。此一原則隨著中華人民共和國在聯合國取代中華民國後在國際間更為鞏固,即使有國家願意雙重承認北京與台北,兩岸政府也不接受雙重承認。美國於1972年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後,中華民國的外交關係為此大受打擊,至1976年與中華民國維持邦交的國家計23國,其餘世界各國多轉向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包括1972年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的日本及1979年的美國。儘管美國是最後一個與中華民國斷交的聯合國安全理事會常任理事國,其轉向卻早有跡可循。1972年2月美國總統尼克森訪問北京,在2月28日與周恩來發表聯合公報(即上海公報),該公報內容言明「美國認識到台海兩岸中國人均認為只有一個中國,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美國對此一立場不提出異議」,僅管當時尼克森未言明「中國」係指中華人民共和國或中華民國,且前者尚未獲美國承認,但其已在聯合國內代表「中國」。隨後1973年5月中華人民共和國與美國正式在對方首都設立聯絡辦事處。1976年美軍顧問團從金門、馬祖撤離。北京與華盛頓間的外交關係日漸增強、台北與華盛頓間的外交層次則逐漸降低,終於在1979年1月1日美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簽署中美建交公報,斷絕與中華民國的外交關係。建交公報中的用字遣詞頗堪玩味,亦即建交公報雖與上海公報均提及一個中國原則,英文版本在提及美國立場時均係使用「美國認知(acknowledge)此一立場」,但建交公報中文版卻譯為「美國承認此一立場」,就此在法律上擁有不同意義的二個詞,美國並未表示異議,有學者認為美國是為保留日後政策模糊的空間。(李英明張亞中,2000)

武力解決兩岸問題的可能性[编辑]

1988年蔣經國過世後,李登輝繼任中國國民黨主席中華民國總統,著手民主政治改革,同時也推動台灣本土化運動台灣主體性方向的政策,並加強對外關系,引起中共不滿。兩岸在政治立場上繼續處於對立、以至互不信任、針鋒相對,甚至時有火藥味的狀態。1996年中華民國首次舉行總統直選,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二炮兵部隊[3]卻對台灣試射飛彈,造成台灣海峽飛彈危機,使兩岸關係跌入冰點。1997年,通過修憲凍省,亦即全面凍結省自治選舉,簡化省級組織以提高行政效率。1999年,李登輝提出「兩國論」,引發北京當局不滿。2000年中華民國第二任總統民選,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總理朱鎔基以嚴厲的口吻批評「誰要是搞台灣獨立,你就沒有好下場!」[4],結果在野民主進步黨總統候選人陳水扁勝出,完成中華民國歷史上首次政黨輪替。主張台灣獨立建國的民進黨首次執政。2002年,陳水扁提出「一邊一國」主張;2003年陳水扁提出「新憲說」。2004年陳水扁連任總統,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台辦發表《五一七聲明》。2005年中華人民共和國第十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通過《反分裂國家法》,表明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希望和平統一,但同時在台獨事實發生或者和平統一無望的前提下,不放棄非和平方式及其他必要措施來阻止台灣獨立。

政治制度與理念的差異[编辑]

中華民國在台灣自1950年起開始實施縣市地方自治,使得非執政之國民黨籍者仍可參與地方層級的選舉,如吳三連高玉樹等台籍非國民黨人士曾多次當選為臺北市市長。台灣的民主化在中華民國政府決定於1987年開放組黨結社、組織參加集會遊行、從事政治活動、自由辦報或出版刊物後有了更全面的進展。

1991年起的國會全面選舉使中央民意代表擁有更強的合法性,也象徵台灣邁向民主國家。中華民國總統李登輝與國民大會在民主化與1994年台灣省長民選的葉爾辛效應壓力下,於1995年修改並凍結部分憲法,而於選舉總統和副總統時適用《中華民國憲法增修條文》,一改先前由國民大會代表間接選舉的方式。在台灣、澎湖、金門、與馬祖舉行之總統直接選舉於1996年首次辦理,這些選舉不但讓中華民國的中央政府擁有更強的正當性,也讓中華民國成為民主國家,在政治層面落實台灣本土化運動。總統與國會直接民選更是中華民國主權獨立自主、政治自由民主、社會開放進步、政府依法行政、全民監督政府的實現與象徵。

中國的政治體系由中国共產黨完全掌握,依多項專業指標均屬獨裁政體。也因如此,廣義維持現狀仍是台灣人民在解除戒嚴後長期且穩定的民意趨向。 基本上,泛藍(國民黨新黨親民黨)堅持「一中憲法」,其中的基本教義派較傾向兩岸終極統一。 而泛綠(民進黨台聯)的想法則認為台灣與中國大陸在主權上應該各自分立,其中的基本教義派較傾向台灣(或中華民國)應該獨立為一個國家。

根據行政院大陸委員會在2014年3月所作的的民意調查,支持統一者合計僅有11.1%,支持獨立者則為22.3%,廣義上維持現狀者則占88.6%。[5]

交流體系[编辑]

經貿及民間交流[编辑]

2005年1月29日,中華航空公司CI581航班降落在北京首都國際機場

今日海峽兩岸關係的互動主要體現在經濟上。两岸的雙邊貿易方面,2011年台灣對中國大陸及香港出口1240.5億美元,進口452.8億美元,順差達787.7億美元,是長期以來台灣的最大貿易出口和順差地區,占了台灣全年贸易出口的40%。[6]

自中華民國政府於1987年開放中國大陸探親以來,兩岸民間交流一直在不斷發展,日益頻繁。1991年,在北京成立海峽兩岸關係協會(簡稱「海協會」),在台北成立了財團法人海峽交流基金會(簡稱「海基會」)。兩岸「三通」問題(通商、通郵、通航)中,通商與通郵已經解決,而通航問題卻依然旋而未決,而一直得不到較好解決的障礙,主因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堅持己方經濟利益、中華民國在陳水扁卸任前也堅持中華民國的經濟利益,再者則是航權談判無法避開敏感的政治問題;因此一直到馬政府才有進展。

在兩岸人員往來方面,中華民國人士進入中華人民共和國需持有由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安機關頒發的「台灣居民來往大陸通行證」(俗稱「台胞證」),該證件可在香港或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海關申請,基本上絶大多數台灣人——甚至包括一些主張台灣獨立的人士——都可以取得台胞證進入中華人民共和國。中華民國對中華人民共和國人士(指擁有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者)進入中華民國自由地區則依然有嚴格的限制;在2008年馬英九上台前只接受已經擁有香港澳門或第三國的永久居留權,或是經第三地訪問中華民國的團體遊客。

台資企業,使用第三地投資方式,低調進入中國大陸市場;或是經由中華民國政府同意進入中國大陸市場。目前台資在中國大陸外資的統計數據上並不是第一,但在經濟學人文雜誌報導上有許多人都認為台資應該是中國大陸最大的「外資」。

中華人民共和國在早期對於台商投資採取完全開放態度,以外商甚至一些在地方高於外商的待遇對待台商。(但是在2004年起,中華人民共和國明確表態不歡迎具有「台獨」背景的「綠色台商」在中國大陸投資,並對一些台商點名批評。[7])這樣的經濟交流方式,使得許多台商或是人士攜家帶眷,前往中國大陸工作或是「投資」,增進彼此的交流。不過台灣人和中國大陸人彼此的觀念還是差異很大,需要時間來消除彼此的差異。基本上,台商在中國大陸的投資在一開始是對中華人民共和國十分有利的,台商給予中國大陸其他國家無法給予的技術轉移、並解決了許多地區的就業問題,有一些產業完全依靠台商的起頭作用才能在中國大陸建立。

前民進黨不分區立委林濁水認為:陳水扁總統時期大幅放寬兩岸經貿政策,但是由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官方故意阻擾之、企業界及泛藍整天以「鎖國」攻擊之;因此反而讓陳前總統成為「反西進代言人」,替民進黨開拓了許多選票(這些選票是大多是兩岸經貿開放的受害者,例如因為產業西進增加的失業勞工及許多薪水無法上漲者)[8]

兩岸週末包機開始後、在中國國際航空公司的網址運行圖上重新加了台灣航線。台灣航線以兩岸航線的形式來記載。

法律關係[编辑]

中華民國現任總統馬英九提出兩岸和平協議。

關於海峽兩岸的法律關係,目前彼此皆不承認對方為一個擁有完全主權的國家,此從兩岸的憲法皆可觀之,中華民國憲法第4條規定:「中華民國領土,依其固有之疆域,非經國民大會之決議,不得變更之。」憲法增修條文前言便規定:「為因應國家統一前之需要……」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序言中亦規定:「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神圣领土的一部分。完成统一祖国的大业是包括台湾同胞在内的全中国人民的神圣职责。」由上述憲法條文皆可看出兩岸皆認為對方屬於自己一部分。日前總統馬英九在就職百日接受墨西哥媒體專訪是亦說道:「根據中華民國憲法,中華民國當然是獨立之主權國家,中國大陸地區亦為我中華民國領土。」[9]不過此種看法目前在台灣已略有鬆動,曾有人提出釋憲要求大法官解釋關於固有疆域的定義,然而司法院大法官於釋字328號解釋卻以此為「重大之政治問題」來迴避解釋固有疆域的意義[10]

而兩岸人民的關係方面,目前中華民國政府依據憲法增修條文第11條之規定,制定有「臺灣地區與大陸地區人民關係條例」加以規範,其他尚有「大陸地區人民進入臺灣地區許可辦法」、「大陸地區配偶在臺灣地區依親居留期間工作許可及管理辦法」、「臺灣地區與大陸地區貿易許可辦法」、「臺灣地區與大陸地區金融業務往來許可辦法」等辦法來處理兩岸間的人員來往及經貿交流等問題。

另一方面,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法院所做出之民事判決依據臺灣地區與大陸地區人民關係條例第74條之規定,必須要在不違背臺灣公共秩序或善良風俗的情況下,聲請臺灣的法院裁定認可後,才可以取得執行名義。需關注的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單方面制定《反分裂國家法》,企圖以法律制約中華民國自主的外交空間,若中華民國政府法理台獨,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可依法軍事阻止台灣獨立。

社會關係[编辑]

文教體育關係[编辑]

媒體交流[编辑]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台辦在1996年開始設立關於台灣媒體赴中國採訪的法律,此法比中國對其它國家媒體有更嚴格的限制,中國方面開放TVBS年代電視台中天電視台東森電視台三立電視台等五家電子媒體、《聯合報》、《中國時報》二家報紙及中央通訊社等共八家臺灣媒體,以每月輪派記者方式駐北京採訪。中華民國則於2000年11月公布《大陸新聞人員進入中華民國台灣地區採訪注意事項》,此法對中國媒體的採訪也有比對其他媒體更為嚴格的限制。開放中國中央級媒體新華社、《人民日報》、中央電視台中央人民廣播電台中國新聞社派員駐台灣,採定點方式訪問,時間也是每月一輪。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制定《反分裂國家法》後,中華民國政府認為多數中華人民共和國媒體報導偏頗,加上中華民國新聞媒體和網站都被中華人民共和國攔截封鎖,讓中華民國資訊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無法流通,於是中華民國政府於2005年4月10日終止新華社及《人民日報》兩家中華人民共和國媒體派員駐中華民國採訪。2008年6月31日,馬英九就任總統後,中華民國陆委会委员会议通过恢复让《人民日报》、新华社两家大陆媒体在台驻点案。行政院新闻局也宣布同时放宽大陆媒体赴台驻点记者在台停留时间,从现行的1个月放宽到3个月,并且将首度开放5家大陆地方性媒体申请在台驻点。[11]目前,大陆媒体在台湾可設立最多10家駐點,台湾媒体在大陆可設立最多13家駐點[12]

通俗文化互相影響[编辑]

兩岸語言文化相近,通俗文化也有交流。台灣的流行歌手、通俗小說、综艺节目及電視劇受到中國大陆民眾的廣泛支持與喜愛。在早期對峙嚴峻之時,鄧麗君的甜美嗓音即風靡中國大陆,隨後諸如蔡琴張惠妹周杰倫五月天等歌手也受到歡迎。臺灣的閩南語歌曲在中國大陆也有很大市場,《愛拼才會贏》曾在中國大陆大賣,2005年福建省媒體選出十大閩南語歌曲,十首都來自臺灣。

中國大陆改革開放後擺脫教條形式的歷史戲劇作品在台灣民間也頗受注意,諸如《宰相劉羅鍋》、《走向共和》(又稱滿清末代王朝)、《雍正王朝》等。北京搖滾樂次文化與台北的搖滾樂圈也有許多互動。中國大陆的網路語言「河蟹」、「糞青」、「光棍」等也被部分台灣人使用。

兩岸關係與港澳[编辑]

自2008年8月底前的兩岸週末包機航線圖)

目前,行政院大陸委員會香港事務局分別以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2011年前稱中華旅行社)、遠東貿易服務中心以及光華新聞文化中心的名義在香港運作[13]。相對香港特區政府在台北設香港旅遊發展局台北辦事處及香港貿易發展局台北顧問辦事處[14]。2007年5月1日,因應香港旅遊團在阿里山區發生車禍,陸委會表示希望港府能在台灣設立辦事處[15]。2011年7月15日起,香港政府得在台設立綜合性辦事機構,並於2011年12月19日在台北市設立香港經濟貿易文化辦事處

另外,行政院大陸委員會澳門事務處臺北經濟文化中心的名義在澳門運作[13]

中華民國機構人員被香港政府拒絕入境連串事件[编辑]

1999年7月,中華旅行社總經理鄭安國香港電台闡述「特殊兩國論」,其後引起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副總理錢其琛指示香港不應宣傳和支持「兩國論」[16][17],部份香港親中輿論批評傳媒不應該「鼓吹台獨」[18][19][20]。11月,鄭安國工作簽證期滿,但香港政府沒有續發簽證,被調回台灣[21],但繼任的張良任亦未能得到香港入境處簽證[22][23];等待十三個月後,於2001年1月成功赴港履新[24]。對於此事,香港行政長官表示中華旅行社代表要接受某些條件[25];香港特區政府則聲明台灣(中華民國)機構及其人員在港從來沒有官方地位[26]

2005年,時任台北市長的馬英九,原訂於1月10日前往香港大學演講「從台北看華文城市的興起」及一系列觀光推廣演講訪問活動,但截至啟程前一日仍未取得香港入境處簽證,故宣佈不得已取消行程[27][28],並表示曾兩度有香港特區特使遊說他取消訪港,馬英九當場反對[29];馬英九亦指出與他反對《反分裂國家法》有關[30][31]。港府保安局李少光則表示,沒有拒絕馬英九申請簽證入境,但拒絕評論個別入境申請[32]中央人民政府駐香港特別行政區聯絡辦公室則表示注意到有關被拒的消息,尊重特區政府決定,及歡迎馬英九在合適時間訪港[33]。2008年3月23日,馬英九當選總統後在記者會再次重申對2005年簽證被拒、未能訪問出生地一事仍感到失望[34],而馬英九在得到各國的勝選祝賀後,香港政府仍然沒有任何表示[35]

2007年3月23日傍晚,中華民國陸委會官員及記者組成香港第三屆行政長官選舉觀選團,但隨團委員張志宇在機場被拒入境,折返台北[36]。陸委會發表聲明認為港府行為不友善,漠視台港關係[37],港府入境處則表示一貫按照香港法律及既定程式,處理入境個案[38]

2008年10月21日,高雄市市長陳菊自1997年後經歷多次申請被拒,終於首次獲簽證抵港訪問[39],同日,香港政制及內地事務局長林瑞麟表示要小心處理特區是否邀請馬英九總統訪港,並否認政府在推動港台發展上後知後覺[40]

重要大陸事務法規[编辑]

  1. 兩岸人民關係條例
  2. 入出國及移民法
  3. 大陸地區人民進入台灣地區許可辦法
  4. 大陸地區人民在台灣地區依親居留、長期居留、或定居許可辦法
  5. 大陸地區專業人士來台從事專業活動許可辦法
  6. 台灣地區公務員及特定身份人員進入大陸地區許可辦法
  7. 試辦金門馬祖澎湖與大陸地區通航實施辦法
  8. 大陸地區人民來台從事商務活動許可辦法
  9. 台灣地區與大陸地區貿易許可辦法
  10. 台灣地區與大陸地區金融業務往來及投資管理辦法

參見[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1. ^ 张王会”成功举行 两岸关系再获重大突破,亚太日报,2014年2月13日
  2. ^ 台灣是曾被日本佔領的領土
  3. ^ 論國人對國防與戰爭應有的認知
  4. ^ 朱鎔基在九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上答記者問(節錄),國務院台灣事務辦公室
  5. ^ 陸委會最新民調 支持統一僅一成,
  6. ^ 台去年贸易顺差历年第三对大陸香港顺差787亿美元
  7. ^ 我们不欢迎“绿色”台商 《人民日报海外版》 (2004年05月31日 第一版)
  8. ^ 贏家與輸家贏家與輸家扁·後扁回顧前瞻之三蘋果日報 (台灣),2007年06月14日
  9. ^ 馬:大陸是中華民國領土
  10. ^ 釋字328號解釋
  11. ^ 南方周末:人民日报恢复在台驻点,驻台媒体将达10家
  12. ^ 新民网相关报道
  13. ^ 13.0 13.1 駐港澳機構服務事項 行政院大陸委員會
  14. ^ 香港貿易發展局全球辦事處:台北顧問辦事處
  15. ^ 2007年5月1日香港旅遊團來台旅遊車禍後續處理說明陸委會新聞稿
  16. ^ 1999年8月21日錢其琛箝制兩國論港報反應不一聯合報
  17. ^ 1999年8月錢其琛警告香港不得宣傳或支持「兩國論」行政院大陸委員會海峽兩岸關係紀要
  18. ^ 1999年8月1日香港左報抨擊鄭安國對兩國的論闡示聯合報
  19. ^ 1999年8月兩國論餘波未了言論自由受挑戰香港電台傳媒透視八月傳媒記事簿
  20. ^ 2002年8月19日鄭安國當年談兩國論掀風波大紀元
  21. ^ 1999年11月23日鄭安國突調回台招猜測BBC中文網
  22. ^ 2000年4月23日張良任赴港履新簽證起風波BBC中文網
  23. ^ 2000年5月17日政府就張良任的入境申請發表聲明港特區政府新聞公報
  24. ^ 2001年1月29日張良任30日赴港履新ETtoday
  25. ^ 2000年5月25日行政長官談中華旅行社問題香港特區政府新聞公報
  26. ^ 2000年4月22日政府就中華旅行社問題發表聲明香港特區政府新聞公報
  27. ^ 2005年1月5日【馬英九被港府拒絕入境】馬:去不成,真是蠻遺憾的明報
  28. ^ 2005年1月5日馬英九遭港府拒入境星島日報
  29. ^ 2005年1月7日馬英九證實港府兩度派遣特使遊說他自己取消訪港行程自由亞洲電台
  30. ^ 2005年1月5日【馬英九被港府拒絕入境】馬英九指港府拒簽非常不智新浪網
  31. ^ 2005年1月5日港府拒簽證馬英九訪港被迫取消大紀元
  32. ^ 2005年1月10日【馬英九被港府拒絕入境】李少光:沒拒絕馬英九申請明報
  33. ^ 2005年1月5日中聯辦:歡迎馬英九適時來港國際日報
  34. ^ 2008年3月23日馬:優先解決兩岸關係 出訪?有需要「會考慮」nownews
  35. ^ 2008年3月30日港生也沒用…… 香港特首沒給馬英九當選賀電nownews
  36. ^ 2007年3月24日台陸委會委員張志宇被拒入境港ChinaPress.Com
  37. ^ 2007年3月25日我官員入港遭拒,顯示港府不友善,漠視台港關係陸委會新聞稿
  38. ^ 2007年3月24日張志宇被拒入境港府:簽證去年7月到期星島環球網
  39. ^ 2008年10月21日陳菊訪港推廣高雄旅遊星島日報
  40. ^ 2008年10月21日林瑞麟:是否邀請馬英九訪港須小心處理香港電台中文新聞

延伸阅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