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洋機構 (山達基)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海洋機構是山達基教會的一個單位,教會聲稱是由最高度奉獻的成員組成。教祖羅恩·賀伯特在1967年以私人海軍的模式建立了海洋機構,在戴安娜、雅典娜和阿波羅三艘船上運作,自稱準將,成員穿類似海軍制服。海洋機構在1975年搬到陸上基地,卻保存了海軍的風俗,現在教會的所有高管和高級職員也是海洋機構成員。除了高管和有佣金的職位外,大部分人員工作艱苦,薪水微薄,教會辯稱它是修道會。

受害者的指控[编辑]

十億年合約與軟禁[编辑]

每個海洋機構人員都要簽一份十億年合約,來生世世獻身山達基,雖然沒有法律效力,但實際上脫離機構是很困難的。大多數海洋機構人員住在佛羅里達州清水灣、加州洛杉磯、澳洲雪梨等大基地內宿舍,守衛深嚴,因爲有合約,教會不輕易批准離開。

臺灣女大學生愛麗絲,接觸山達基不久,於2011年加入海洋機構,辨停學到澳洲,教會對她說是進修,實際上無山達基經驗的全是做打掃、跑腿等工作。她簽了十 億年的合約,雖然厭倦了那裏的生涯,但根據教會是不能違約的。2012年3月,她精神崩潰,被教會軟禁在隔離房,有教會臺灣前總裁李美足電話錄音做證。根 據羅恩·賀伯特政策,精神崩潰的人要接受因爲麗莎·麥克弗森而出名的「反思程式」。愛麗絲試圖逃走時以拳頭打破窗口,受傷入院,診斷出有精神病,已再不能照顧自己的日常生活,教會拒絕賠償。教會通過律師發言,否認關愛麗絲在隔離房,並指羅恩·賀伯特的「隔離」是貶損之詞。澳洲廣播公司電視臺播出這段新聞前,兩名山達基教會人員,沒有通知病人的家人、監護人,在未得同意下,把愛麗絲帶到臺中民間公證人陳毓倫辦事處,簽署了一份多頁的聲明,否認厭倦海洋機構想離開,否認被軟禁、被虐待、試圖逃跑時受傷。澳洲廣播公司的常務董事還接到愛麗絲的電郵附着聲明,裏面這樣說:「我不授權澳洲廣播公司、你們的記者或任何其他媒體公開此事,或利用我的不幸情況而得到優勢,或醜化一個我欣然支持的組織。」澳洲離教者多,根據人口調查只有二千多教徒,一半以上員工是臺灣來的,教會基地裏面的一切工作,包括清潔打掃全是海洋機構員工負責的。[1][2][3][4]

強迫墮胎[编辑]

前山海洋機構人員勞拉(Laura DeCrescenzo) ,控告教會:[5]

  • 用非法和欺詐手段
  • 拖欠工資
  • 違反勞工法
  • 歧視和侵犯隱私權
  • 非法使用測謊器
  • 販賣人口
  • 造成精神痛苦
  • 妨礙司法公正

勞拉十歲成爲山達基人員,十二歲離家出走入了海洋機構,十七歲被脅迫墮胎,原因是嬰兒干擾工作,在教會是不道德的。 她嚥下漂白劑,說服她的海洋組織同輩她是有自殺傾向的,因此得以逃脫 。

苦役童工[编辑]

教會主席大衛·密斯凱維吉侄女珍妮(Jenna Miscavige Hill)是第三代山達基人,在海洋機構長大的,在新書 Beyond Belief 寫道:「我6歲入苦工監,7歲簽署了10億年的合同, 13歲時我被審問性生活, 17歲的時候,我試圖跳下屋頂。」她要離開海洋機構時,教會威脅拿走她的一切——男友和家人。她站在屋頂邊要跳,海洋機構因爲怕負面新聞而放過了她和男友。[6][7]巡迴推動新書到澳洲電視臺受訪問時說:「苦役童工、強制墮胎……山達基是反人道的罪行,是反生命本身的罪行。」[8]

勞改營[编辑]

羅恩·賀伯特創立康復計劃部隊給海洋機構人員贖罪,被判入該隊的有四類:被心靈電子表檢查出有隱藏邪惡意向的、沒有生產力和牛津能力測驗低分的、要對生產指數下降負責任的、和工作劣質的。

John Duignan 描述在康復工程部隊時居住在老鼠出沒的地下室中,從事多年有辱人格的工作,配偶或子女被拒絕探訪。2012年,前旗艦艦長黛比·庫克(Debbie Cook) 在2012年法院作證,她被帶到加州基地一個叫洞穴的地方,站一個大垃圾桶上十二個小時,脖子上掛著「同志」標記,上百人苛刻尖叫要她招認她的同性戀傾向,一面在她的頭上潑冷水,受掌摑折磨。

販運人口[编辑]

2009年,Headley 夫婦控告山達基教會販運人口。教會承認,海洋機構的規則,包括禁止生兒育女,監控電話,審查郵件,上網需要批准,以體力勞動作爲紀律處罰。法庭注意到 Marc Headley 被命令在沒有防護裝備之下,徒手在曝氣池中清潔人糞,Claire Headley 被教會威迫墮胎兩次。

可是法官判斷教會受自由信仰保護 ,怎樣對待成員有「神職人員」豁免權,販運人口罪名不成立,但提議襲擊、毆打等指控更適合證據。2011年,聯邦調查局也停止對教會販運人口的調查。

參考[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