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禁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海禁(又稱洋禁),是一种鎖國政策,在中国历史上最早于13世紀末開始實行,橫跨三個朝代。除非得到官方正式許可,民間被禁止私自出洋貿易,有謂「尺板不得出海」[1]。惟古代「海」與「洋」不同,所謂「出」海即為「入」洋,而「海內」即為國境,正確而言,明代海禁其實為洋禁,不許出海等同禁止捕魚,事實上古代不具備遠洋撈捕的技術,也不符合經濟效應,清代也僅康熙初年由輔政大臣鰲拜发布的遷界令對沿海漁民有實質上的危害。具体实施隨著时間變遷而有鬆有紧,亦即「严禁」及「弛禁」之分。另一方面,別國商人前往本國通商也被禁止。目的是維持海上治安,杜絕海盜的猖獗情況及打擊走私,從而保障社會穩定。

除了中國李氏朝鮮日本德川幕府亦曾經執行海禁,規定除了官方指定國籍的商人外,一律禁止別國商人進入本國貿易。

海禁政策概要[编辑]

元朝曾四次实行海禁,但每次持续时间都很短,总共只有11年,且对海外贸易没有产生全局性的影响。而中國明清時期實施的海禁,则在政策上有所强化,且持续时间较长,一般被視為限制了沿海民眾的正常谋生之路,但對當時還是一個典型的農業國的中國來說,海禁對老百姓的影響並不若想象中般大。以當時的漁業為例,即使不禁出海也鮮有人「出海」捕漁,因為早期的麻制漁網質料很差,需三天打漁兩天曬網,加上食物儲存技術不佳,定位、星象、漁訊、氣象、風象這些在早期皆是大問題,航至台灣都算生死攸關的事[註 1][註 2],並不是普通漁民就可以處理的事務 [註 3],稍大噸位的帆船也不是個人能負擔得了的,所以當時多是利用漲退潮以石滬中國漁網鸕鶿舢舨等從事沿岸撈捕[註 4]。另一方面,明代所謂的官船、南洋船、縣船並未禁止製造,對於民間沿海船隻也僅強迫改為不利遠航的平底船及嚴禁民造雙桅船(漁船不可能大到有雙桅船編制),明代沿海船隻真正被禁絕的時間不多,嚴格來說是從沒禁近海船隻,僅規範遠洋船隻,卻可以有效制止糧食因商人貪圖東洋銀貨[註 5]外流,及違禁品比如銅及銅制錢的外移,造成國內物價不穩定及米價等民生必需品高漲的情形,甚至引發糧食危機,儘管海禁實施的目的是為了防止走私和打擊海盜,但實際上,真正受到打擊的是本地漁業及國內的沿海貿易,海盜和走私商人的活動反而因為海禁的存在,而更為猖獗,對中國及其周邊國家的社會和經濟發展,產生相當消極的影響。

現代普遍的說法是縱貫明朝統治期間,「海禁」一直是明政府對海洋的基本政策,不僅遠洋性質的海外民間貿易被禁止,明政府甚至不容許百姓進行捕漁業及沿海貿易。事實上僅沿海駕艇或舢舨的蜑家、漁民,在明一代從未消失,直至清代的遷海令,故此說有誇大之嫌,明初因藍玉「勾結外國勢力,陰謀推翻明朝」(藍玉案)加強的海防及嚴格海禁,有資料的不過存在五年(公元1393年至1398年),若完全無海運能力,靖難之後就不可能懷疑建文帝有船可逃至海外,就更別說明成祖之後的七下南洋。

實際上,對於海外貿易的利益之大,當時的統治者亦未必一無所知,故此明朝統治者實施海禁的誘因,很有可能是借「海禁」之名,而將海貿收歸官營。所謂鄭和下西洋,其實亦不無官府打算獨享海貿之利的意思。

由於明初的倭寇對沿海地區的騷擾,而他們亦涉足民間的海外貿易,因此明政府主要針對這個情況,頒布首次的海禁令,導致海外貿易的萎縮。不過明政府仍然對其藩屬國開放市場,與藩屬國之間的朝貢貿易,瞬即就取代了民間海外貿易的作用。

明成祖統治期間,海禁令和朝貢貿易的執行情況並沒有太大問題,甚至任命晉江籍僑領許柴佬總督呂宋國事,不過自明成祖去世后,朝貢貿易的萎縮,以及海禁令逐漸廢弛,違反海禁出洋的中國海商活動日趨頻繁。直到16世紀后,倭寇在沿海地區肆虐的情況日益嚴重,當時的朝廷官員為了重建中國沿海的海上秩序,對海禁存廢產生嚴重分歧。終於在公元1567年,明穆宗隆慶帝宣布停止海禁,開放福建漳州月港,允許民間遠販東西兩洋,史稱「隆慶開關」。

自清军入關後,即使以張煌言鄭成功為首的抗清勢力對東南沿海的不斷騷擾,清廷仍未考慮對沿海地區實施嚴厲的海禁政策,但在公元1660年廈門海戰的失敗,清廷水師遭到毁滅性打擊,因而不得不採取黃梧「遷界令」的建議,不但禁止沿岸貿易和捕魚業,而且出於孤立台灣明鄭政權的目的,下令沿海省份所有居民內遷五十里,將房屋全部焚毁[2]。可是「遷界令」對明鄭政權的打擊不若想像中大,而且沿海地區的走私並沒有因而斷絕。反而海禁令的實施,使民間用作交易貨幣用途的銅和白銀嚴重不足,引發經濟危機[註 6]

公元1683年(康熙二十三年),清军平定台灣,隨即解除海禁,康熙帝開放廣州、泉州、寧波松江等四地,准外人貿易,並設江、浙、閩、粵四海關處理。不過清政府在公元1708年(康熙四十七年)執行「米禁」,禁止大米流出國境。另一方面,清政府也在公元1717年(康熙五十六年)嚴禁沿海百姓往南洋定居,稱為「南洋海禁」。

公元1757年(乾隆二十二年),乾隆帝以海防重地,規範外商活動為理由,下令除廣州港外,關閉其他三個港口,由「公行」專責處理中國對外貿易,處理外商的商務糾紛,承銷出入口貨物,劃定貨物價格,以及代朝廷管束及監視外商。除此之外,外商必需通過「公行」向朝廷轉達意見,因此「公行」常有濫用職權的情況,令西洋商人深感不滿。

不過,明清海禁反而成為東南亞地區陶瓷業發展的契機。另一方面,明清的藩屬國琉球等國家,卻因為海禁的關係,透過朝貢貿易取得獨佔大陸貿易的利益。

明朝海禁[编辑]

明代海禁年表
年份(公元) 事件
1367年 設立黄渡市舶司
1368年 明朝建国
1370年 設立「三市舶司」
1371年 海禁令
1374年 廢除「三市舶司」
1381年 海禁令
1384年 明太祖命令湯和經略東南
1387年 因倭寇猖獗,遷島嶼居民往內陸
1390年 海禁令
1394年 禁止使用蕃香及蕃貨
1397年 海禁令
1399年 靖難之變
1402年 海禁令
1404年 海禁令
1405年

1431年
鄭和下西洋
1431年 海禁令
1433年 海禁令
1449年 海禁令
土木堡之變
1452年 海禁令
1459年 海禁令
1509年 廣州開港
1522年 葡萄牙艦船砲撃被驅逐
廣州封港
1523年 寧波之亂
海禁令
1524年 海禁令
1526年 日本石見銀山正式開礦
1529年 海禁令
廣東重開貿易
1533年 海禁令
日本引入「灰吹法」鑄銀
1547年 浙江巡撫朱紈上任
1549年 朱紈被罷官,后自殺
1556年 海盜徐海兵敗投水自盡,
首級被送至北京。
1559年 海盜王直杭州被斬首。
1567年 月港開港
1592年 萬曆朝鮮之役,月港封港,赴日商船首次絕跡
1593年 日本退兵,月港開港
1644年 明朝滅亡

海禁政策的確立[编辑]

元末起義軍領袖之一的朱元璋擊敗其他義軍,將蒙元政權逐出中原,於公元1368年建立明朝。不過明朝的建立並不意味著戰事結束,據《明史》及《明實錄》記載,從公元1368年至公元1374年這七年間,倭寇對中國沿岸的侵擾次數多達二十三次[3],可見當時倭寇的猖獗。

洪武年間正值日本的南北朝內戰,流離失所的日本平民為逃避戰亂,紛紛流亡海上。明太祖洪武25年(公元1392年),日本北朝的足利氏吞併南朝,不少南朝遺臣相繼逃亡出海,與日本浪人組成強大武裝,形成倭寇,侵擾中國沿岸地區[4]

另一方面,曾割據江南沿海州縣的張士誠方國珍,自被朱元璋擊敗后,其部下亡命海上,勾結日本浪人,侵擾山東浙江福建等沿海地區。有鑒於等州是張士誠的故根據地,朱元璋因而對以上地方採歧視性政策,該地田賦較其他地區高出十倍以上[4],當地百姓不堪其苦,流亡他鄉,或作為倭寇嚮導。此外,閩浙大族亦為了利益私通倭寇。

為了防止沿海奸民私通倭寇,明朝政府於洪武四年(公元1371年)頒布「海禁令」,官民嚴禁私自出海與外國互市,也限制外国商人到中国进行贸易[5],主要為了壓制元末明初倭寇的猖獗情況,並非抱著取缔走私而設立,不過海禁令的內容本身具备了防止海盗与走私两种功能。在當時,明政府在市舶司制度与违禁下海律[註 7]的管辖范围内认可的民间贸易內進行「貿易管制」[7]

在海禁轉趨严厲时,则也伴随著「渔禁」,即不但商船不得出海,连渔船也不行,亦有謂海禁是防止沿海因貿易致富,與內陸貧富差距拉大導致政治不穩。[來源請求]在以后到隆庆开关為止,海禁是明朝基本国策的一部分。

海禁政策的弛緩[编辑]

後期倭寇[编辑]

「严禁」是嘉靖朝时期大倭患的重要原因之一。[來源請求]

海禁的緩和[编辑]

清朝海禁[编辑]

康熙初年(其时康熙帝尚未亲政)由輔政大臣鰲拜下令实行“迁海令”,是為了对郑成功張煌言等抗清力量進行封锁,此舉使人民生计断绝,流离失所,“滨海数千里,无复人烟”[8]。到康熙八年(1669年)允許復界。

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改四口通商一口通商

注釋及參考文獻[编辑]

注釋[编辑]

  1. ^ 永乐元年(1403年)由江南运粮到直沽,全年总量为六十万一千二百三十石,安全运达的只有四十九万多石,沉没、损失的粮占总运量的百分之十七。這段海域算是中國沿海最平靜的一段,失事率高達17%,這還不算出海。
  2. ^ 《天工開物》凡海舟,元朝與國初運米者曰遮洋淺船,次者曰鑽風船(即海鰍)。所經道里止萬里長灘(長江口至蘇北鹽城)、黑水洋(蘇北鹽城東海岸至山東半島南)、沙門島(山東蓬萊西北)等處,『苦無大險』。
  3. ^ 《天工開物》車船:「凡海舟,以竹筒貯淡水數石,度供舟內人兩日之需,遇島又汲。其何國何島合用何向,針指示昭然,恐非人力所祖。舵工一群主佐,直是識力造到死生渾忘地,非鼓勇之謂也!」 海船上用竹筒貯藏淡水數石,供船內人兩日之用,遇到島嶼再汲水補充。船行至某國某島該用什麼航向,羅經盤上的指針都明確指示出來,恐非人力所能熟悉。舵手是全船的核心人物,其見識與魄力簡直到了置生死於度外的境地,並不是一時鼓足勇氣能作到的。出港巡航後再回母港等同兩段航向,難度更高。
  4. ^ 海洋國家的日本江戶年間出現商業撈捕,出現七個人才拖的動的大網,在「海灘」上撈捕沙丁魚,以制作魚肥謀利,這還是有資本支撐的情況
  5. ^ 尤其是石見銀山開發後,正值日本氣候最好的瀨戶內海,因小冰河時期來臨氣候異常多年雨水短少糧食不足。
  6. ^ 事實上,清廷只是延續歷代箝制商業發展的通病,糧食危機對於農業國家的傷害比根本尚未萌芽的經濟相比,嚴重性更強烈,尤其是位居小冰河時期,救荒新大陸作物尚未普及之時,另外中國的銅荒拜制錢大量外流所造成,為明清兩代之痛,造成小額貿易困難,大額白銀通貨卻不斷貶值。
  7. ^ 違禁下海律是收錄在《大明律》兵律:解附例卷之十五的「關津」一節,沿襲蒙元時期《市舶例》的貿易管制法令,規定凡將馬、牛、軍需、鐵器、銅錢、絹絲私出外境貨賣及下海者,杖一百,若將人口軍器出境及下海者絞[6]

参考文献[编辑]

  1. ^ 山本2002 第135頁、檀上2005 第145頁
  2. ^ 佐久間1992 第369頁
  3. ^ 熊1997 90頁
  4. ^ 4.0 4.1 呂振基、蘇榮 編著. 析論中國歷史《治亂因果篇》(上冊). 永柏出版有限公司. 2005年4月初版、2005年8月第二版: 第266頁. ISBN 988-98403-1-6. 
  5. ^ 佐久間1992 197-199頁、熊1997 90頁、檀上2005 147,162頁、上田2005 95頁
  6. ^ 檀上2004 10頁
  7. ^ 檀上2004 9頁、檀上2005 148頁
  8. ^ 夏琳《海纪辑要》

参考書目[编辑]

日語書目[编辑]

明代海禁[编辑]
清代海禁[编辑]
明清通史[编辑]
其他[编辑]

中文書目[编辑]

相關條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