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涅槃乐队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Nirvana
Nirvana around 1992.jpg
超脫樂團於1992年的一次演出
背景資料
出道地 阿伯丁, 华盛顿州, 美国
类型 另类摇滚, 油渍摇滚
活跃年份 1987—1994
厂牌 Sub Pop
DGC / Geffen
相关团体 Fecal Matter
幽浮一族樂團
Flipper
Eyes Adrift
Earth
Melvins
The Germs
网站 http://hereisnirvana.com/
成员 科特·柯本
Krist Novoselic
戴夫·格羅爾
前成员 Aaron Burckhard
Chad Channing
Dale Crover
詹森·艾弗曼
Dave Foster
Dan Peters

涅槃乐队Nirvana)是一支美国搖滾乐队,于1987年在华盛顿州阿伯丁组建。通过他们专辑Nevermind裡的LithiumSmells Like Teen Spirit两首作品打入美国主流音乐。由于当时主流媒体的不友好,他们所处的音乐流派被称为垃圾摇滚(Grunge,原本是美国俚语,有乏味、丑陋和脏乱等讽刺意味,事实上涅槃的音乐风格是由朋克另类摇滚发展出来的一个分支)。与他们在西雅图的同类爱丽丝囚徒 (Alice in Chains),珍珠果醬(Pearl Jam)和音園(Soundgarden)一起,涅槃乐队把大众的焦点聚集到Grunge音乐上来,使Grunge音乐在20世纪90年代中前期在广播和音乐电视的播放率上占据了统治性的地位。

歷史[编辑]

早期[编辑]

科特·柯本(Kurt Cobain)與Krist Novoselic相識於1985年,當時他們同樣是一個名叫The Melvins的Grunge樂團歌迷,並經常在樂團的排練空間附近徘徊。兩個人覺得可以開始組自己的樂團,於是招募了鼓手Aaron Burckhard,創造了第一個Nirvana的典型。剛開始的幾個月,兩個人與許多的鼓手共事,包括The Melvins的鼓手Dale Crover,第一個Demo裡面即是他在打鼓。同時,樂團也用過一系列的名字,直到他們在1988年2月定下來Nirvana這個名字之前,他們用過Skid Row、Pen Cap Chew,和Ted Ed Fred等作為團名。兩個月後,樂團也確定了鼓手的位置由Chad Channing擔任。

Nirvana第一張正式發行的作品是1988年發行的單曲Love Buzz/Big Cheese。1989年樂團在Sub Pop唱片公司發行了他們的首張專輯Bleach(台灣翻譯為“漂白”)。 1989年的8月8號,1000張Bleach的白色唱片在Lamefest全數售光,這張專輯展現出高度被The MelvinsMudhoneyBlack SabbathLed Zeppelin等團影響的一面。Krist Novoselic在2001年接受Rolling Stone採訪時表示,樂團曾經在巡迴的時候在車上放過一捲錄音帶來聽,當時錄音帶的一面是The Smithereens的一張專輯,另一面則是黑金屬樂團Celtic Frost的專輯,採訪記錄中寫到,這張「合輯」或許對他們影響很大。「漂白」這張專輯在大學電台間被廣泛喜愛,但也些微暗示了他們兩年後的找尋自我。

詹森·艾弗曼(Jason Everman)在「漂白」專輯中名列第二位吉他手,但實際上他並沒有參與錄製,而是出資幫助Nirvana完成錄音,專輯共花了606.17元美金。專輯完成之後,Everman短暫的成為樂團的第二吉他手,但在隨後樂團首次的全美巡迴時被解雇。不久後,他短暫的幫Soundgarden彈奏貝斯,直到加入Mind Funk為止。

到1990年代早期,樂團開始與製作人Butch Vig共事「漂白」專輯之後的錄音活動。在這段期間Kurt和Krist了解到Chad並不是樂團真正需要的鼓手,而他也在這段期間過後離隊。經過了短暫給The Melvins鼓手Dale Crover代打後的幾個星期,樂團雇用了Mudhoney的鼓手Dan Peters,並與他錄製了《Sliver》這首歌。這年的年尾,The Melvins的Buzz Osborne介紹戴夫·格羅爾(Dave Grohl)給他們─Dave Grohl的樂團Scream突然解散,而他正在尋覓新樂團,正好Nirvana也是跟隨Scream的曲風。

從不介意 (Nevermind)[编辑]

經過了Sonic Youth的Kim Gordon一而再再而三的推薦,David Geffen在1990年簽下了Nirvana到DGC唱片公司,樂團隨後開始錄製他們第一張在主流唱片公司的專輯。結果《從不介意》現在已經是廣泛被認為的經典。

為了這張專輯,樂團決定繼續與Vig共同合作。不過並不是在Vig的Madison錄音室,樂團轉往洛杉磯的Sound City錄音室錄音。花了兩個月時間,樂團製作了多樣化的歌曲,一些歌例如《In Bloom》和《Breed》成為隨後他們的代表歌曲,而有些其他作品例如:《On a Plain》和《Stay Away》則是一直缺少歌詞,直到錄音過程的中間才完成。

錄音完成後,樂團與Vig開始專輯的混音工作。但是幾天過後,樂團與Vig都對混音的成果不滿意。結果,他們決定叫其他人來監製混音過程,DGC提供了一系列可選擇的人選,名單中包括一些熟悉的名字,如Scott Litt(與R.E.M合作而出名)和Ed Stasium(與The Smithereens合作而出名)。但是Kurt感到憤怒的是這些知名混音師完成的結果,聽起來卻像是與別的樂團合作一般。他決定選擇一個名單底部、「Slayer」名字旁邊的傢伙來:Andy Wallace。(Wallace曾參與製作Slayer在1990年的專輯Seasons in the Abyss。)

Wallace帶給了這張專輯一個完全不同的方向,他加了許多層回音,和一些錄音室的修飾技巧,給了這張專輯光亮的感覺。專輯發行後的幾個月,Kurt頗有壓力的報怨《從不介意》這張專輯聽起來太過平滑了點─雖然邀請Wallace是他自己的選擇,而樂團也都有參與到混音過程。即使樂團對專輯聽起來的效果相當失望,但Wallace已經成功的調和了樂團的獨立搖滾傾向,並且創造了一種未來十年不斷有人想要複製的主流搖滾。

剛開始,DGC唱片公司希望「從不介意」這張專輯能賣個250,000張左右,與Sonic Youth的等級差不多,且這銷售數字唱片公司也曾經達成。但沒想到發行後六個月內就在全美賣了公證的三白金等級銷量(三百萬張),〈Smells Like Teen Spirit〉強力的在MTV被播送,並且帶領了Grunge聲音進入主流。現在大多數的另類搖滾,若和甩著頭髮的金屬樂扯上點邊,這常常是得歸功於這張專輯「從不介意」。1992年的1月,專輯攀上了美國告示牌排行榜的榜首,取代了原本麥可‧傑克森的「危險」專輯,這件事常被認為是當時氣勢上升的另類音樂蓋過流行音樂的證明。由於被表彰到讓他們精疲力盡,樂團決定不著手舉辦其他宣傳《從不介意》的全美巡迴演唱,而選擇在年末舉辦少量的表演。

在1992年2月,樂團在澳洲巡迴的時候,Cobain與Courtney Love在夏威夷結婚。因為愛情,他們在八月時有了一個女兒Frances Bean。Frances Bean誕生的幾天後,樂團在英國的Reading Festival擔綱主秀,做了他們一次最聞名的演出。Cobain如真實的笑話一般,坐著輪椅進入舞台,過程中他站了起來,哭著加入樂團一角,還掛著各式配件和新舊織物。表演的一個重點在Cobain對大眾敘述他最近新到來的女兒,而且還成功帶領大眾一致反覆著"We love you, Courtney!"這句話。Dave Grohl在2005年上廣播節目「Loveline」時提到,樂團曾誠實的預想這場表演會十分失敗,他們已經6個月沒有排練了。結果這場表演最後成為他們生涯最難忘的一場。

不到兩個禮拜的時間後,Nirvana在MTV音樂錄影帶頒獎上做了讓人印象深刻的表演。當時MTV想要樂團演奏〈Smells Like Teen Spirit〉,但是他們卻想演奏新歌〈Rape Me〉。MTV被這主意嚇了一跳,最後他們同意樂團演奏"Lithium"代替,這也是接下來要發行的單曲。當表演開始的時候,Kurt漫不經心的唱出〈Rape Me〉的一小段,後來又轉而接上"Lithium",這讓在場MTV的行政人員吃了一驚。接近歌曲尾聲時,貝斯音箱失去了作用,Novoselic感到失望,決定把貝斯往空中拋來製造一些戲劇性效果。但是他判斷錯了著地點,貝斯砰的一聲打在他的額頭,痛的他在舞台上踉蹌而行,頭暈眼花。當Cobain開始搗壞他們的器材時,Grohl跑到前面並對著麥克風重複喊叫著"Hi, Axl!",提到的是槍與玫瑰合唱團的主唱Axl Rose,因為之前樂隊與Courtney在這表演前曾經很奇妙的與他偶然撞見。

Nirvana後來在1992年的12月發行了Incesticide,這是一張B面歌曲及少見作品的合輯。有許多歌曲是Nirvana在英國BBC國家廣播電台的錄音,以及未發行的早期錄音,而這些早期錄音正要在交易圈裡以不合法的bootleg形式流通,因此這張專輯給了bootlegger(以這些錄音作品牟利的人)重重一擊,這張作品包含了許多樂迷的最愛,像是"Sliver"、"Dive"、"Been a Son",和"Aneurysm",以及一些翻唱The Vaselines(一支英國樂團)的歌曲,這個樂團也因為Nirvana的翻唱而更廣為人知。

母體[编辑]

為了1993年將推出的「母體」專輯,樂團僱請了Steve Albini來當製作人,他最有名的案子應該是與the Pixies合作的專輯「Surfer Rosa」。與Albini合作的期間相當有成效,而且明顯的快了些:最剛開始的專輯版本在兩週內便錄製與混音完成,與花在錄音和混音「Nevermind」的好幾個月相比有一大段距離。

Albini在製作時十分謹慎的更動Nirvana的部份,讓這張專輯原始一點,少些光亮的聲音,以讓樂團能如願疏遠或遠離他們的新「主流」觀眾,有些觀眾只稍微、或是根本不注意另類、黑暗或實驗性質的Nirvana,而這正是他們的源頭。舉例來說,"Radio Friendly Unit Shifter"這首歌的特色便是有一長段的尖聲回饋(feedback),明顯而諷刺。(在這行業裡,"radio-friendly unit shifter"描述的是「理想」的專輯─一張能夠得到電台強力放送,最後能大賣的唱片)。無論如何,Cobain堅持Albini混出的聲音樸素,這也是他永遠想要Nirvana有的─一個「自然」的錄音,除去一層又一層的錄音室技巧。

隨著專輯的發行來臨,歌迷沉浸在「歪曲傑作」印象之中。然而,事實上樂團不太高興Albini一些確信的觀點。特別他們覺得BASS推的太小,而且Cobain覺得"Heart-Shaped Box"和"All Apologies"聽起來不夠「完美」。長期為R.E.M.擔任製作人的Scott Litt被請去幫忙重新混音那兩首歌,Cobain也重新加了樂器和合音。Litt也重新混音了"Pennyroyal Tea",但是Albini的版本仍然被使用在專輯裡。(DGC計畫以後將Litt的版本發成單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