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话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溫州話
使用国家和地区 中国溫州市區及下属县市
当地使用人数 約500萬(日期不详)
語系
官方地位
作为官方语言
管理机构
語言代碼
ISO 639-1 zh
ISO 639-2 chi (B)
zho (T)
ISO 639-3 wuu
ISO 639-6 wzhu

温州话中国东南沿海城市温州市住民所讲的一种南部吴语,被认为是中國最難學的方言[1]。在发音和用词、语法等方面都与汉语普通话有较大差别。在发音、用词等方面与北部吴语也有较大差异,不能和其它地方的吴语沟通。

称谓[编辑]

广义的温州话也称「瓯语」,指的是所有瓯语方言的集合体。可以细分为瑞安话乐清话虹桥话平阳话等等。使用人口500万左右。瓯语内部差异较大,但能相互沟通。

狭义的温州话指的是温州鹿城区口音,使用人口不足100万。

分布[编辑]

广义的温州话分布于温州地区的瓯江下游、飞云江鳌江流域,以及丽水台州的部分市镇。

其在温州的分布为:温州市辖三区(鹿城区龙湾区瓯海区)和永嘉县是纯瓯语区,瑞安市文成县基本上属甌江片,只有个别乡村通行闽语或畲族畲语。乐清清江镇石阵岭以南的海积平原是甌江片,石阵岭以北为台州片。平阳县鳌江下游是甌江片,鳌江上游是温州话和闽语的混杂区。苍南县和洞头县都以浙南闽语为主,通行瓯语的乡镇有:龙港、湖前、灵江、读浦、沪山、沿江、龙江、宜山、铁龙、平等、江山、凤江、天井、蒲城。蒲城话是吴语的南极,一个受闽语包围的吴语方言岛。洞头县的瓯语乡镇有:大门、鹿西、三盘、元觉、霓屿等。泰顺县的百丈口分布有变了调的文成话-百丈口话,属方言孤岛,俗称“下路话”,它受周围莒江话的影响很大,有被莒江话同化的趋势。 其在温州地区以外的分布为:丽水青田县通行瓯语的有贵岙镇、温溪镇、吴坑、小舟山、黄垟、万山、汤垟乡以及平桥乡平山村、油竹乡半坑村。台州玉环县的瓯语区散布在玉环岛东南和西南海边以捕鱼为业的应东镇、鲜叠镇、大麦屿等地。

另外由于20世纪初的移民原因,湖州市埭溪镇也有个别村庄通行瓯语。

历史[编辑]

瓯越在以前属“百越”,主体为“东越”,说古越语,古越语属于南岛语系侗台语还有争议,因为两者关系也较密切,但根据地理分布和基因研究,古越人更接近台湾的高山族(南岛语系台湾语族),而和侗台语的民族差异较远[來源請求]

公元前333年,楚国灭越,加强了对的统治,直到公元前221年秦统一中国,历时112年。由于楚人在吴越的势力和影响,东楚方言与古吴越语相融合,形成了一种新的汉语——“江东方言”,吴语的直接祖先。唐代《慧琳音义》把江东一带所说的方言合称为“吴楚之音”。温州话中较古老的词汇,大多可以追溯到“江东方言”,亦是温州话中白读系统的主要来源。

时期,汉人对吴越地区正式开拓,但浙南、福建仍是越人天下,越人建立的东瓯国闽越国一直处于独立状态。虽然汉武帝东瓯国“举国徙中国,乃悉举众来,处江淮之间”,但迁走的仅限瓯越的王族与豪强。期间来自汉语的借用词越来越多,不过瓯越方言的主要词汇仍是土著词语

“江东方言”六朝时期开始分为“吴语”和“闽语”。温州从东汉公元323年建郡一直属会稽郡,据东晋郭璞的记载,瓯越人应从六朝开始说古吴语。因与闽语区接壤,温州话中也保留了较多与古闽语相同的特征。

时期,几次大规模的移民潮,尤其是南宋迁都后,温州汉人大量增加,汉人从中原带到瓯越的正统汉文化对当地汉语方言进行了同化,中原方言在温州话中留下了文白异读的特点。温州方言在宋代已和今语很接近,在北方汉语几经变更后,温州话仍然保持了很多汉语的古老特征,故现在用温州话文读唐诗宋词比用普通话更加通顺。

温州话与古闽语、古楚语、古江东语都有密切的联系,对研究汉语语音史和语言史都具有特殊的意义。温州南戏的发源地[2],留传的南戏作品都含有不少温州话。由于南戏对元曲及元明小说影响深远,学者们在注释考证这些作品时都需要大量引用温州话。温州鼓词是流行于浙江温州及其毗邻地区的一个曲艺品种,俗称「唱词」。因过去的艺人多为盲人,故又称为「瞽词」或「盲词」。它用温州方言(以瑞安话为标准音表演,具有浓厚的地方色彩和独特的艺术风格,在清代中期已见流传。

「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溫州人說溫州話」,溫州話的複雜性,使其一直被認為是全中國最難學習的方言之一。如下表所示,温州话和各支官话的相似度基本上都是南方各种方言中最低的。 各地区方言相似度表:[3]

北京(%) 濟南(%) 西安(%) 漢口(%) 成都(%) 揚州(%)
太原 60.8 60.7 61.4 58.2 61.6 63.1
蘇州 49.9 51.1 54.8 54.9 54.5 60.8
溫州 39.4 42.8 44.1 42.2 44.1 40.7
長沙 60.9 55.6 59.3 67.6 66 52.9
雙峰 49 48.1 48.8 53 50.6 45.9
南昌 58.2 49.8 53.3 60.2 61.8 54.3
廈門 48 43.9 47.1 50.7 47.7 45.9
潮州 44.3 41.5 46.5 46.8 49.9 47.5
梅縣 52.8 46.5 47 56.2 57.2 50.2
廣州 47.5 45.4 45.5 47 45.4 46.7

在温州民间广泛流传着这样的说法:由于温州話极为难懂且语法结构奇特,因此在中越战争期间,它被用于编写密码,其完美的保密性和情报作用可与太平洋战争时期的纳瓦霍语相媲美。但官方并无此类记载,不过不少语言专家认为温州话十分适合用于编写军用密码。[4]

音系[编辑]

聲母[编辑]

  双唇 唇齿 齿龈 龈腭 颚音 软腭 声门
鼻音 帶濁流 /m/ /n/ /ȵ/ /ŋ/
帶緊喉 /ʔm/ /ʔn/ /ʔȵ/ /ʔŋ/
塞音 浊音 /b/ /d/ /ɡ/
送气 /p/ /t/ /k/
送气 /pʰ/ /tʰ/ /kʰ/
擦音 浊音 /v/ /z/ /ɦ/
清音 /f/ /s/ /ɕ/ /h/
塞擦音 浊音 /d͡z/ /d͡ʑ/
送气 /t͡s/ /t͡ɕ/
送气 /t͡sʰ/ /t͡ɕʰ/
近音 /j/
近音 /l/


次濁聲母分為帶緊喉和帶濁流兩套,前者只拼陰調類,後者只拼陽調類。零聲母開頭有輕微的喉塞音 [ʔ]

韻母[编辑]

開口呼 /ɿ/知書水 /a/山快拿 /ɛ/杏行亨 /e/改色猜 /ə/好告否 /ø/暗斷孫 /o/花惡坐 /ʊ/播普木 /ai/歸枚失 /ei/蛇濟的 /au/搜樓愁 /ɤu/留楚速 /øy/土魔魚 /aŋ/尋盡很 /eŋ/命貞城 /oŋ/風紅洞 /m̩/
齊齒呼 /i/折天張 /ia/藥曉鳥 /iɛ/笑生略 /iai/一泣溺 /iau/休扭丘 /ieu/手熟育 /iaŋ/經認琴 /yoŋ/營春熏 /n̩/
合口呼 /u/歌果胡 /ua/ /uiɛ/ /uɔ/慌夸孝 /uai/ /uaŋ/ /ŋ̍/
撮口呼 /y/絕遠鬼 /yɔ/況共從 /yo/續屬戳


注:鹿城甌語中,新派人群將/øy/與/ø/相混,在大多數人的口中這兩個音處於同一個音位。

且,/o/與/ʊ/也有合併的趨勢,“巴”和“波”在新派人群中讀音一致。

/ei/和/e/也即將完全合併,多數人區分不了“賽”與“世”。

在軟顎塞音/kʰ/、/k/及濁聲音/g/後,/ø/是/y/的音位變體。多數人無意識地交替使用/kʰy/和/kʰø/於“睏”字,/ky/和/kø/於“官”、“干”或“根”等字。

在軟顎音/kʰ/、/k/、/g/、/ŋ/,及齒齦鼻音韻母/n/後,高化後的/i/是/e/的音位變體。

人群A將“開、改、渠、呆、日”這一系列字一律讀/e/韻,屬老派及中派特徵。該人群在鹿城佔少數。

人群B則將這一類字一律讀成/i/韻,為鹿城甌語使用者的多數人群。

而人群C因為長時間同時接觸人群A與人群B,而無意識地交替使用/e/或/i/韻。 人群C的人數與人群B不相上下。

亦有特殊情況,在一些人的音韻中,不同的詞彙中會有選擇性地用/e/或/i/。 比如“該日=/ki ni/”,“日日=/ni ni/”,但是“日晝”則讀/ne tɕieu/ “該日=/ki ni/”,“應該=/iaŋ ki/”,但是偏偏“該死”讀/ke sɿ/

在甌語新派使用者的人群A中,高化後的“呆/ngi/”有向/ȵi/鄂化的傾向。

而在一些人的音韻中,高化後的“日/ni/”已擦化混入了/ȵi/,在這一類人群中失去了/ni/和/ȵi/的對立。

聲調[编辑]

溫州話聲調表
調號 調類 調值
1 陰平 ˧˧ 33
2 陽平 ʱ˧˩ 31
3 陰上 ˧˥ʔ 35
4 陽上 ʱ˨˦ʔ 24
5 陰去 ˦˨ 42
6 陽去 ʱ˩˩ 11
7 陰入 ˧˩˧ː 313
8 陽入 ʱ˨˩˨ː 212


陰上的實際調值是 ˦˥ʔ 45,陽上的實際調值是 ʱ˧˦ʔ 34。上聲帶有緊喉成份。

連續變調[编辑]

一般的兩字組變調調型共有13種,連續變調產生3個新個聲調:˩˧ 13、˥˧ʔ 53(帶緊喉成份,下表未標)、˩ 1(短而弱)。

陰平
˧˧ 33
陽平
ʱ˧˩ 31
陰上
˧˥ʔ 35
陽上
ʱ˨˦ʔ 24
陰去
˦˨ 42
陽去
ʱ˩˩ 11
陰入
˧˩˧ː 313
陽入
ʱ˨˩˨ː 212
陰平
˧˧ 33
˩˩ ˧˨
11+32
˩˩ ˩˧
11+13
˥˧ ˧˥
53+35
˩˧ ˥˧
13+53
˥˧ ˩˧
53+13
陽平
ʱ˧˩ 31
陰上
˧˥ʔ 35
˦˨ ˧˧
42+33
˦˨ ˩˩
42+11
˦˨ ˩˩
42+11
陽上
ʱ˨˦ʔ 24
陰去
˦˨ 42
˩˩ ˩˧
11+13
陽去
ʱ˩˩ 11
˦˨ ˩˩
42+11
陰入
˧˩˧ː 313
˩ ˧˧
1+33
˩˩ ˩˧
11+13
˩ ˧˥
1+35
˩ ˦˨
1+42
˩ ˩˩
1+11
˩ ˩˧
1+13
陽入
ʱ˨˩˨ː 212



文白異讀[编辑]

文白異讀,乃漢語方言甚至漢字文化圈中比較常見的語音現象。其形成原因是在不同的時期,當地語言從外界強勢語言中吸收了部份字的發音,並在該語言中與該字原本讀讀音共存。新的發音被稱為文讀,或者“讀書音”;原有的發音則為白讀,或被稱為說話音。隨著該語言的自然發展,現今的發音也與當初引入的讀音大有不同。

在温州话中,文、白读音丰富多样,变化复杂,使方言词语更加丰富。但多数词的文白读音是相对固定,不能任意变读的。 文白读音运用不同,使含意也不相同。例如:第一百货商店的缩写“一百”,要用文读;作为基数词就要用白读,如“一个”。 外地人来温州,感到温州话最难学的是辨别不了哪个字、哪个词在什么时候该文读或该白读,用不当,不但令人听不懂,有时候还会闹出笑话。 例如温州民谣《叮叮当》中有一句“三角门外仙人井,妙果寺里猪头钟”,这里的“角”字应白读念成了/ʨia/(脚),而人们常说的“三角城头”里的“角”却只能文读成/ko/(各)。这些文白对应的语音材料,为我们了解汉语语音发展演变提供了一定的线索。

为什么温州人常把松台山的“三角城头”说成“山脚门”?

这是因为有些字的文读韵母为o,白读韵母为a。如:

角①ko213。音似“各”。文读。“角色。”

角②ʨia213。音似“脚”。白读。“三角门。”

傢①ko33。音似“加”。文读。“傢俱。”

傢②ʨia33。音似“迦”。白读。“个傢伙。”

魄①tʰo213。音似“托”。文读。“落魄。”

魄②pʰa213。音似“拍”。白读。“魂魄。”

叉①tsʰo33。音似“车”。文读。“叉儿。”“吃西餐用刀叉。”“柴爿叉儿。”

叉②tsʰa33。音似“餐”。白读。“叉烧包。”

炸①tso42。音似“榨”。文读。“爆炸。”

炸②tsa42。音似“债”。白读。“油炸馃。”“炸响铃。”

八①po213。音似“搏”。文读。“八月十五。”

八②pa213。音似“百”。白读。“小八癞子。”

至于对“龙”字的读音,倒是十分讲究,如“龙舟”、“水龙头”读近似于普通话的文读/loŋ/(笼);但“划龙船”、“眙斗龙”等却习惯于白读liɛ(寮)。至于对那些大名为“国龙、天龙”的诸位先生们,年长的温州老乡常称之为某某/liɛ/,而作为他的书名雅号,最好还是称之为某某/loŋ/。当然,如果是他的妻子或亲人,叫一声“阿龙”,却是别有情意在名中。

为什么“龙船”的“龙”,跟“龙舟”的“龙”,温州话读法不一样?

这是因为一些字的文读韵母为/oŋ/,白读韵母为/iɛ/,如:

龙①loŋ31。音似“笼”。文读。“龙舟。”“水龙头。”

龙②liɛ31。音似“燎”。白读。“龙船。”“水龙。”

隆①long31。音似“笼”。文读。“隆重。”

隆②liɛ31。音似“辽”。白读。“乾隆皇帝。”

垄①loŋ35。音似“拢”。文读。“垄断。”

垄②liɛ35。音似“两”。白读。“旧年种起两垅芥菜。”

棚①boŋ31。音似“朋”。文读。“牛棚。”“茅棚厂。”

棚②biɛ31。音似“彭”。白读。“金瓜棚。”“肚棚。”“尿布棚。”


一些文白異讀的例子


1,温州广播电视周报今年新开辟《壹周刊》,这其中的“壹”字该怎么读?

答:有些字的文读韵母为/ai/或/iai/,白读韵母有作/i/或/ɿ/的。文白读音运用不同,使含意也不相同。例如:第一百货商店的缩写“一百”,要用文读;作为基数词就要用白读,如“一个”。《壹周刊》是刊名,应该用读书音,即文读。

一①ʔiai213。音似“乙”。文读。“一五一十。”“第一。”

一②ʔi213。音似“页”。白读。“一色一样。”“一直。”

易①jiai213。音似“翼”。文读。“易经。”

易②ji22。音似“夜”。白读。“容易。”“平易。”

醉①tsai42。音似“最”。文读。用酒等浸渍食品。“虾儿醉起吃。”

醉②tsʰɿ42。音似“注”。白读。“酒喝醉爻,人沃晓不得爻。”

吃①ʨʰiai213。音似“泣”。文读。“口吃。”

吃②tsʰɿ213。音似“起”的入声。白读。“吃饭。”

率①sai213。音似“失”。文读。“率领。”

率②li213。音似“立”。白读。“效率。”


2,“浦发银行”的“浦”该怎么读?

答:有些字的文读韵母为/ʊ/,白读韵母为/øy/。“下吕浦”是当地的地名,应读白读;“黄浦”是外地的地名,应该尊重外地的读音,读文读。所以“浦发银行”的“浦”应该文读似“普”。

浦①pʰʊ35。音似“普”。文读。地名用字。“浦口。”“黄浦。”

浦②pʰøy35。音似“铺”。白读。小河的河口一段。“一潮通百浦。” 地名用字。“下吕浦。”

铺①pʰʊ33。音似“颇”。文读。动词。喷,洒。“地下扫起坌显,铺俫水起吧。”

铺②pʰøy35。音似“圃”。白读一。动词。展开,摊平。“铺床。”

铺③pʰøy42。音似“破”。白读二。量词。一铺等于十华里。“温瑞塘河古称七铺河。”

波①pʊ33。音似“玻”。文读。“波浪。”

波②pøy33。音似“餔”。白读。“宁波。”

播①pʊ33。音似“波”。文读。“播送。”

播②pøy42。音似“布”。白读。“散播。”

蒲①bʊ31。音似“菩”。文读。“菖蒲。”

蒲②bøy31。音似“婆”。白读。“蒲瓜。”“蒲鞋。”“蒲墩。”“蒲扇。”

夫①fʊ33。音似“呼”。文读。“吴王夫差。”

夫②føy33。音似“伕”。白读。“丈夫。”“夫爷。”

模①mʊ31。音似“麻”。文读。“模范。”

模②møy31。音似“魔”。白读一。“模子。”“模具。”


3,温州人所说的“细达薄肉”为什么用“达”字?

答:有些字的文读韵母为/a/,白读韵母为/e/,/iɛ/。如:

达①da213。音似“踏”。文读。“发达。”

达②tʰe42。音似“态”。白读。细腻义。“该爿松糕炊起达显达。”

鸟①ȵia35。音似“捏”的上声。文读。“大鹏鸟。”“枪打出头鸟。”

鸟②tiɛ35。音似“打”。白读。“鸟儿。”

也①ɦa213。音似“狭”。文读。“是也不?”“有也冇?”“昨黄昏一厘儿也不冷。”

也②iɛ35。音似“夭”。白读。“也许。”


4,温州人常说“打火铃”,其实应该写成“打火轮”,为什么呢?

答:有些字的文读韵母为/aŋ/,白读韵母为/eŋ/,这似乎受官话或北吴语的影响,或是語音發展的舊讀遺留。如:

新①saŋ33。音似“伸”。文读。“崭新。”“新旧。”

新②seŋ33。音似“升”。白读。“新鲜。”

申①saŋ33。音似“伸”。文读。“重申。”

申②seŋ33。音似“声”。白读。“申冤。”

轮①laŋ31。音似“棱”。文读。“车轮。”

轮②leŋ31。音似“林”。白读。“轮着值班。”“打火轮。”

憎①tsaŋ33。音似“增”。文读。“憎恶。”

憎②tseŋ33。音似“蒸”。白读。“嫌憎。”

棱①laŋ31。音似“伦”。文读。“方棱砖。”

棱②leŋ31。音似“林”。白读。“棱镜。”

净①ʨiaŋ42。音似“境”。文读。“净空。”

净②zeŋ22。音似“盛”。白读。“干净。”

明①maŋ31。音似“门”。文读。“明朝。”

明②meŋ31。音似“民”。白读。“光明。”


5,温州人把小孩称作“细儿”,把孩子小称作“娒细”,那是什么道理?

答:有些字的文读韵母為/ei/,/e/,白读韵母为/ai/,如:

细①sei42。音似“世”。文读。“仔细。”“细儿。”“工资近细显。”

细②sai35。音似“碎”的上声。白读。“娒细肉嫩。”

罪①zei35。音似“在”。文读。“罪过。”

罪②zai35。音似“什”的上声。白读。“犯罪。”

盖①ke42。音似“概”。文读。“盖浇饭。”“华盖山。”

盖②lai42。音似“绘”。白读。“脑盖髓。”

挼①ne31。音似“耐”的阳平声。文读。“该件衣裳匄你挼爻菜干一色。”

挼②nai31。音似“内”的阳平声。白读。“挼糖糕。”

赤①tsʰei213。音似“尺”。文读。“赤字。”“赤脚。”

赤②tsʰai213。音似“七”。白读。“赤佬。”

沸①fei42。音似“废”。文读。“沸沸扬扬。”

沸②fai213。音似“拂”。白读。“沸腾。”


6,为什么“绿豆”的“豆”和“豆腐”的“豆”读法不一样?

答:有些字文读韵母为/ɤu/,白读韵母为/øy/。如:

豆①dɤu22。音似“痘”。文读。“绿豆。”

豆②døy22。音似“度”。白读。“豆腐。”

素①sɤu42。音似“数”。文读。“朴素。”

素②søy42。音似“诉”。白读。“吃素。”

徒①dɤu31。音似“头”。文读。“门徒。”

徒②døy31。音似“途”。白读。“徒弟。”


7,为什么温州人称“蚂蚁”为“虎眼”?

答:有些字的文读韵母为/i/,白读韵母为/a/。如:

蚁①ȵi35。音似“议”。文读。“蚂蚁。”

蚁②nga35。音似“眼”,白读。古音。“白蚁。”“虎蚁。”

研①ȵi31。音似“娘”。文读。“研究。”

研②nga31。音似“颜”。白读。“逮药研做粉沫。”

镊①ȵi213。音似“热”。文读。“镊子。”

镊②ȵia213。音似“捏”。白读。“夹镊儿。”


8,为什么“马铃薯”的“薯”,跟“番薯”的“薯”,温州话读音不一样?

答:有些字的文读韵母为/ɿ/,白读韵母为/ei/。如:

薯①zɿ31。音似“迟”。文读。“马铃薯。”

薯②zei31。音似“齐”。白读。“番薯。”

施①sɿ33。音似“书”。文读。“实施。”

施②sei42。音似“世”。白读。“布施。”

刺①tsʰɿ42。音似“处”。文读。“刺激。”“穿刺。”“刺刀。”

刺②tsʰei42。音似“且”的去声。白读一。“生刺。”“指甲眼里匄刺戳底痛显痛。”

刺③tsʰei213。音似“赤”。白读二。“刺绒衫。”“刺鞋底。”“刺网。”

絮①sɿ42。音似“四”。文读。“棉絮。”

絮②sei33。音似“西”。白读。“天罗瓜絮。”

随①zɿ31。音似“如”。文读。“跟随。”

随②zei31。音似“齐”。白读。“随便。”“随何乜。”


9,为什么“东南西北”的“南”,跟“南无阿弥陀佛”的“南”,读法不一样?

答:有些字的文读韵母为/ø/,白读韵母为/a/。如:

南①nø31。音似“男”。文读。“南北。”

南②na33。音似“奶”。白读。“南无阿弥陀。”

绊①bø35。音似“伴”。文读。“绊脚石。”

绊②ba42。音似“拜”。白读。“打脚绊。”

沓①dø213。音似“段”。文读。合并。“该两笔账沓起算。”

沓②ta213。音似“搭”。白读。语多。“沓嘴沓舌。”

番①pʰø33。音似“潘”。文读。“番禺。”

番②fa33。音似“翻”。白读一。“番茄。”

番③fa42。音似“贩”。白读二。“三番两次。”

哈①hø213。音似“罕”的入声。文读。“哈气。”

哈②ha213。音似“瞎”。白读一。“哈尔滨。”“哈士蟆。”

哈③ha33。音似“赫”的平声。白读二。“哈巴狗。”

匝①tsø213。音似“尊”的入声。文读。“阿爸比阿妈大半匝。”

匝②tsa213。音似“札”。白读。“东瓯大桥匝道。”


12,为什么“脱离关系”的“脱”,跟“脱鞋”的“脱”,温州话读法不一样?

答:有些字的文读韵母为oe,白读韵母为ai。

脱①tʰø213。音似“探”的入声。文读。“摆脱。”“脱离。”“饭保儿吃脱。”“个盒儿有三脱个。”

脱②tʰai213。音似“退”的入声。白读。“脱鞋。”“脱衣裳。”“滑头滑脱。”“拉屁脱裤。”

夺①dø213。音似“突”。文读。“抢夺。”“夺权。”

夺②dai213。音似“队”的入声。白读。“赌抢赌夺。”

等等。

詞彙[编辑]

溫州話的詞彙詳細可分為四大類

一、本土固有詞彙 (Native Vocabularies)

本土固有詞彙可包括百越遺留詞彙,及一些吳語甌江片之外不用的具有本土特色的詞彙,如:

溫州人慣用“靠造化/kʰə zə huo/”來表達普通話的:隨便

用“盯人睛/teŋ naŋ tseŋ/”來表達普通話的:害羞

用“頭皮漲/dɤu bei ʨie/”表達:厲害

這些詞彙及表達方式,在甌語之外的漢方言中,都是極其罕見的。


二、與太湖片共通的詞彙 (Goyuitian Vocabularies)

甌語,作為吳語的東甌片,言語中有不少詞彙能與北部吳語區相通。如:

普通話 溫州話 上海話
硬幣 铅角子/kʰɑ ko tsɿ/ 铅角子/kʰɛ koʔ tsɿ/
東西 物事/mø zɿ/ 物事/məʔ zɿ/
左手 济手/tsei ɕieu/ 济手/ʨi sᴇ/
右手 顺手/yoŋ ɕieu/ 顺手/zən sᴇ/
囥/kʰuɔ/ 囥/kʰ ɑ̃/
掼/gɑ/ 掼/guɛ/

三、繼承古漢語的詞彙 (Classical Chinese Vocabularies)

一些詞彙吸收於古文言詞彙如:

  • “蔫/i/”:《康熙字典》物不鲜也。例:饭蔫爻罢(饭不新鲜了)。
  • “显/ɕi/”:《康熙字典》明也,覿也,著也。例:好显好啊(非常好)。
  • “箸/dzei/”:《康熙字典》箸即筯也,即筷子。例:用箸慢慢夾(用筷子慢慢夹)。
  • “恁/ʔnɑŋ/”:《康熙字典》如此也。例:恁好高(如此盲目冒险)。

亦有部份繼承古漢語的詞彙能與粵語、閩語及官話相通。 如“落雨”、“相伴”、“不啻”等。

詞彙比較:

普通話 溫州話 上海話 廣州話
早上 天光 早上向 朝早/上晝/晨早
中午 日晝 日中向 晏晝
下午 後半日/下半日 下半天 下晝
晚上 黃昏 夜里向 晚黑/夜晚

四、近代吸收的白話文 (Modern Written Chinese Vocabularies)

如“喜歡”、“電腦”以及大量現代書面語詞彙。


下表中的是汉语方言的一些基本词汇,在温州话内部说法较为统一,而在其他地方基本没有同类说法(瓯江片周边地区的方言可能有少量受其影响;有的在其他地方有极少零散的分布):

普通话说法 瓯江片说法 注释
太阳 太阳佛、日光佛 现在城市中多只使用“太阳”。
月亮 月光佛 现在城市中多只使用“月光”。
蚕豆 淮豆 温州话“淮豆”音与普通话“豌豆”相近,本地人也常以为是“豌豆”。

温州人称“豌豆”则为“蚕豆”。

宰(猪) 《集韵》通回切,以汤除毛。
猴子 猴大
《集韵》去久切,手舉也。
猪舌 猪口近 温州话称“赚”为“近”。《二刻拍案惊奇·第八卷》:守分一日里辛辛苦苦,巴着生理,不能够近得多少钱。

“猪口近”即“猪口赚”,与其他方言中的“猪赚头”等类似。

房子 屋宕
肥皂 油皂/香皂/洋皂 “香皂”為洗身體用的肥皂,而洋皂為洗潔衣物用的肥皂。
《广韵》丑吏切,直视。
抓(贼) 缚在温州话中有文白两读,此处白读“bo”(音如“拔”),
掉(下来)
洗澡 洗身体 现在城市中多只使用“洗浴”。
琐(或是“细”字的白读)

數詞[编辑]

地區 一 两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溫州 /iai˧˩˧ː/, /liɛʱ˨˦ʔ/, /sa˧˧/, /sɿ˦˨/, /ŋ̍ʱ˨˦ʔ/, /lɤuʱ˨˩˨ː/, /ʦʰai˧˩˧ː/, /po˧˩˧ː/, /ʨiau˧˥ʔ/, /zaiʱ˨˩˨ː/
瑞安 iaa, la2, so1, sɨ3, ŋ2. loɯɯ (或 liɯɯ), ts'aa, puu, tɕaɯ2, zaa

語法[编辑]

习惯将名词置于定语之前,而将动词置于副词之前,与现代汉语正好相反。仍使用一些古漢語中的语法。 在使用完成式時,溫州話的語序會被強制轉換為SOV。

参考资料[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

注释[编辑]

  1. ^ 《珠三角熱話》. 無綫新聞. 2013年12月15日. (粵語)
  2. ^ 《宋元戏曲考》王国维
  3. ^ 《方言间系统相似度测度研究》陈海伦
  4. ^ 关于越南战争期间中方使用的密码语言,有一说认为并不是温州话,而是来自温州苍南县(当时仍属平阳县钱库一带的蛮话,参见访今寻古之三:扑朔迷离说蛮话,苍南广电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