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平合戰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日語寫法
日語原文 源平合戦
假名 げんぺい かっせん
平文式罗马字 Genpei Kassen
日語寫法
日語原文 治承・寿永の乱
假名 じしょう・じゅえいのらん
平文式罗马字 Jishō-Jyuēi no Ran
描繪源平合戰的屏風

源平合戰,史稱「治承·壽永之亂」,指日本平安時代末期,1180年1185年的6年間,源氏平氏兩大武士家族為了爭奪權力而展開的一系列戰爭的總稱。

源平合战对日本历史有着重大的影响。其彰示着武士集团的權勢躍升,公卿集团的快速衰败。1179年後白河法皇平清盛軟禁,代表着日本院政制度的崩壞。源平合战结束后,源赖朝1192年就任征夷大將軍,於鎌倉設立幕府,开创了日本绵延700餘年的幕府政治制度,直至明治時代大政奉還

名稱說明[编辑]

雖然源平合戰是最為廣泛的稱呼,而且兩大陣營領袖各為源氏平氏,但事實上並不一定所有的源氏就支持源氏,平氏就支持平氏,源平合戰期間也可見到同族間的戰爭。

背景[编辑]

平家崛起[编辑]

平安時代末期,貴族間充滿了權力的衝突與矛盾,最終訴諸武力解決。在1156年保元之亂1159年平治之亂中,伊勢平氏(常特稱平家)皆為勝方立下赫赫戰功,尤其是平治之亂,平家幾乎剿滅了政敵源氏。源氏領袖之一的源義朝於逃亡途中遇害,三子源赖朝被流放到伊豆,多位苟存的幼子亦被送入佛門,平家地位確立。平家領袖平清盛1167年升任至太政大臣,朝中重要官職皆為平家出掌,朝外許多令制國也落入平家手中。除此之外,平清盛的女兒德子亦嫁给高倉天皇中宮,並生下言仁親王(安德天皇),此時平家可謂權傾天下。

鹿谷陰謀[编辑]

平家在勢力不断扩张的过程中日渐骄奢跋扈,统治也越来越腐败残暴。舊勢力的公卿貴族或因既得利益受損、或因輕視平家武夫出身卻大權在握,舊勢力的反撲於是逐漸蘊釀,最終在1177年鹿谷鹿ヶ谷)密謀誅殺平家(鹿ヶ谷の陰謀),但隨即事跡敗露,反為平家所害。由於謀議者中有許多是後白河法皇的近臣親信,據信為後白河法皇在幕後授意,因此平清盛一度欲幽禁法皇,賴忠孝兩全的長子平重盛力諫而做罷,但平家與法皇間的關係已急速惡化。

源平合戰始末[编辑]

源平合戰各主要戰役的時間及地點

以仁王令旨討平[编辑]

1179年平重盛病故,後白河法皇收回平重盛領地越前國,引起平清盛不滿。平清盛惟恐大禍不遠,決定先發制人,乃將後白河法皇軟禁在鳥羽殿1180年逼宮高倉天皇並擁立自己年僅2歲的外孫言仁親王繼位,是為安德天皇,平家完全掌握朝政。

素有大志的後白河法皇三子以仁王於1180年4月與攝津源氏源賴政合謀,假稱「最勝親王」名號,密使在熊野隱居的源行家源義朝之弟)向全國源氏發送征討平家的令旨。然而此事已為監視源行家的僧人湛増所獲,平家發兵征伐,以仁王與源賴政出奔至園城寺,並向延曆寺興福寺求援。延曆寺拒絕,以仁王等只好逃往奈良興福寺。途中到達平等院時,遭到平清盛四子平知盛追擊,雙方人馬於宇治川交戰後,源賴政戰死。以仁王繼續逃往光明山(34°46′44″N 135°49′36″E / 34.7789°N 135.8266°E / 34.7789; 135.8266,大約現今京都府相樂郡及宇治市交界處),最後於鳥居前中箭落馬身亡。

關東興兵[编辑]

討平令旨陸陸續續到達在各地蟄伏的源氏,其中一人即為河內源氏源賴朝。在伊豆蟄居的源賴朝與北条時政合謀,祕密糾結伊豆相模武藏的源氏勢力,於8月17日襲殺平家在伊豆的監管山木兼隆。之後源賴朝轉往相模,於石橋山遭遇大庭景親等平家追討大軍的夾擊,慘敗而逃。石橋山之戰初嚐大敗的源賴朝輾轉逃往安房,途中在海上與三浦半島豪族坂東平氏三浦義澄等會合。抵達安房後,源賴朝除了得到官吏階級(在庁官人)的支持外,上總千葉常胤、武藏的足立遠元畠山重忠等平家或藤原氏地方豪族,由於當時武士身份的領地不甚穩定,為了更進一步鞏固武士階級的權力與利益也陸續加入,源賴朝的勢力迅速壯大。10月6日,源賴朝入駐過去也是河內源氏祖先經略之地的鎌倉。此時,源賴朝已實質控有關東南部。在關東的另一方面,甲斐源氏源信義(又稱武田信義)亦在收到令旨後興兵討平。

關東亂起不久,平家即派遣平維盛平忠度平知盛等前往征討。平家東征軍兵發東海道10月18日於駿河富士川和源賴朝、武田信義聯軍對峙。然而關東聯軍以逸待勞已久,平家東征軍則兵疲馬困,武田軍趁機發動夜襲,平家軍未戰先敗、望風而逃。平家軍退去後,源賴朝等決定以經營關東為優先,未加追擊,退回鎌倉。值得一提的是,富士川之戰得勝後,源賴朝在黃瀨川陣地與前來馳援的九弟源義經於失散多年後再次相會,此後的作戰主要由源義經負責執行,源賴朝則在後方運籌。

在關東經略上,對內,為了有效統御龐大的武士集團,源賴朝創立了侍所,命和田義盛梶原景時負責掌控。對外,源賴朝則積極收服、鏟除關東地區同為源氏的志田義廣新田義重佐竹氏藤姓藤原氏足利忠綱等反抗勢力,並鞏固己方武士集團的權益。

源氏蠭起[编辑]

除了關東之外,各地接獲令旨的源氏勢力也一一興兵響應。例如土佐源希義河內石川源義基源義兼父子、美濃土岐氏近江佐佐木氏山本義經熊野湛増伊予河野氏肥後菊池氏等,此外,在若狭越前加賀也有官吏階級起事。

1180年9月,信濃源義仲(又稱木曾義仲,源賴朝的堂弟)誓師,迅速席捲信濃、越後。之後曾一度進兵至上野,但由於和源賴朝家族間有殺父之讎的嫌隙,所以不選擇與源賴朝會合,而是向北轉進,平定北陸,並擁立以仁王之子北陸宮,儼然是和源賴朝競爭的一股強大勢力。

平清盛病故[编辑]

近畿方面,以寺廟、神社為中心的反平勢力也如火焰般蔓延,平家強力鎮壓。1180年12月,平重衡燒毀東大寺、興福寺,更刺激了寺社的反抗。1181年1月,紀伊熊野三山勢力起事,在伊勢志摩等地和平家交戰。(熊野海賊菜切攻め)。

1181年2月,正在規劃新體制及鎮壓作戰的平清盛身染熱病,於九条河原口的平盛国宅邸逝世,平家驟失龍首。4月平重衡率領大軍東征,於墨俣川大敗源行家,史稱墨俣川之戰。之後平家軍一度追擊到三河,但因源氏援軍抵達,攻勢才因而中斷。

木曾義仲上洛[编辑]

1183年4月,平維盛平通盛受命征剿木曾義仲勢力。平家軍陸續擊破越前加賀等地,同年5月於加賀、越中國界的俱利伽羅峠與木曾軍對峙,但為木曾軍所破。

俱利伽羅峠之戰後木曾軍舉北陸宮旗號,向京都推進。源行家、源行綱(又稱多田行綱)、源義定(又稱安田義定)等多路進擊,突破平家的京都防衛線。7月,平宗盛等挾安德天皇三神器棄都西逃,木曾軍進入京都。雖然一開始木曾軍受到後白河法皇乃至貴族、庶民的熱烈歡迎,但由於先前養和大飢饉的影響,軍糧不足的木曾軍卻開始大肆掠奪,軍紀敗壞,人心遂望源賴朝能進京平亂。

9月,木曾軍繼續追擊平家,兵發山陽道10月,木曾軍於備中水島平重衡所敗,史稱水島之戰。之後木曾軍連喫敗戰,退回京都。

源賴朝奉旨勤王[编辑]

後白河法皇為制衡木曾義仲,屢次暗中催促源賴朝進京勤王。但源賴朝反而趁勢要求法皇下旨將東海道東山道北陸道等地的国衙領荘園返還給各地国司本所。法皇迫不得已,於壽永二年(1183年)10月宣旨,除了北陸道之外,幾乎悉數同意源賴朝的要求。至此,源賴朝不只是實質控有關東,也有了法理上的正統性。

源賴朝派遣同父異母的兩位弟弟源範賴源義經率兵上京,11月初抵達近江。而在這段期間,銳氣大挫的木曾義仲不但和法皇瀕臨決裂,復加以昔日盟友的離棄,逐漸陷入孤立。11月19日,木曾義仲發動政變,法住寺合戰後軟禁法皇,並解除攝政近衛基通與數位法皇近臣的職務,令藤原師家接任攝政。之後法皇與木曾義仲達成協議,12月法皇下旨命木曾義仲率軍討伐源賴朝。1184年1月,木曾義仲受封為征東大將軍,統攬軍政大權。1月20日,源範賴與源義經各於京都近郊的瀨田宇治與木曾軍展開會戰,眾叛親離的木曾軍力僅400餘騎,很快地就被擊潰。木曾義仲雖企圖逃往北陸,但於近江粟津遭到截殺。

平家滅亡[编辑]

在木曾義仲與源賴朝衝突期間,平家勢力趁機反撲,1184年1月時,勢力已返回至攝津福原一帶。法皇命源範賴與源義經征討平家,兵發福原。源範賴與源義經兵分兩路,奇襲平家軍,平家大敗,眾多大將戰死,殘部取海路而逃。此役讓平家遭受重創,種下日後敗亡的遠因。

一之谷之戰後,平家盤踞讚岐屋島。由於源氏軍沒有水軍,因此未能追擊。半年後,8月,源範賴為繞到平家背後,取徑山陽道,但為平家識破,源範賴大軍遭平行盛截斷,關門海峽亦為平知盛封鎖,陷入兵糧不繼的困境。1185年,源範賴渡逃九州,在戰情不利的情況下,源賴朝令源義經發兵征討平家。2月,源義經渡海,由阿波勝浦上岸,在巧妙用計賺敵後,終於攻陷平家屋島本陣。

屋島之戰後,雙方陷入膠著的對峙狀態。不久,平家得到源範賴率軍馳援的情報,主動向長門退兵,結果造成瀨戶內海拱手讓與源氏,河野通信等水軍勢力及中國四國的武士集團一一向源氏輸誠。3月24日,雙方在關門海峽壇之浦壇ノ浦)進行海戰,約於清晨6時許,由平家軍主動展開攻擊。雖然一開始平家軍佔了上風,但中午過後戰情即開始逆轉。眼見大勢已去,平家大將陸續投海自盡。最後,年僅8歲的平家血脈安德天皇由外祖母二位尼攜抱跳海,壇之浦之戰結束,平家覆亡。

腳註[编辑]

1.據《吾妻鏡》等史料記載,義仲擔任的官職為「征夷大將軍」,《玉葉》則記載為「征東大將軍」。《三槐荒涼拔書要》所收錄的《山槐記》在建久3年(1192年)7月9日條關於源賴朝受封征夷大將軍一職的詳細經過中發現相關記載。賴朝要求朝廷冊封自己為大將軍。朝廷考察了歷史,發現義仲所任的征東大將軍等職務歷史上有凶例,而坂上田村麻呂所任的征夷大將軍是吉例,因此決定冊封賴朝為征夷大將軍。所以以此推斷,義仲所任的官職應該是征東大將軍而不是征夷大將軍。(櫻井陽子,「頼朝の征夷大将軍任官をめぐって」 《明月記研究》9號、2004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