溪生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溪生
越南語表記?
國語字 Khe Sanh
漢喃 溪生

溪生Khe Sanh/溪生),或音譯做「溪山」,是越南广治省向化县县府,位于东河市以西63公里。

名稱問題[编辑]

該地名在現代越南語中為「Khe Sanh」,由于現代越南语使用羅馬字表記,而鮮有使用原漢字喃字表記該地名,使得現代漢語對其名稱的翻譯產生含糊。事實上,其名稱中的「Khe」的對應漢字为「」(此處為「溪」的喃音,其標準漢越音為:「khê」),「Sanh」對應漢字為「」,而非音譯的「山」字(「」在越語中的讀音為「sơn」,與「Sanh」差異很大),故該地名的中文名稱應為「溪生」。現在有人所說的「溪山」則是根據越文羅馬字所作的音譯

戰爭相關[编辑]

溪生作戰基地英语Khe Sanh Combat Base曾是美国海军越南战争期间设在南越16°39′16″N 106°43′51″E / 16.65444°N 106.73083°E / 16.65444; 106.73083MGRS 48QXD850418)的军事基地。机场建于1962年9月。1967年4月下旬,“山地战斗”开始,进入1968年后战斗扩大化即成溪生战役。戰役期間美军極度擔心北越部队將重演著名的奠边府战役的包圍殲滅,但北越的攻勢最後在美軍絕對優勢的空中火力下以失败告终。溪生防守战成为了越南战争最大的保卫战之一,并吸引了国际媒体的极大关注,是元旦攻势数度攻击高潮中的一环。到了1968年7月5日,美军称敌人的火炮攻击造成基地脆弱不堪,溪生被遗弃。而这次基地的关闭,美海军第3舰队得以授权在北部边界地区建造移动火炮支援基地。

1971年溪生再次被美军启用(杜威峡谷II号行动)以支援兰山719行动,即南越入侵老挝。后在1972年时再次遭弃用。1973年5月,美国官方在西贡报告称,北越部队已将溪生的旧军用机场重新修葺,用它向南方空运信使。今天,溪生基地成为展示战争遗蹟的博物馆。多数旧基地已被荒草掩埋,或种上了咖啡或香蕉。而机场跑道上依旧荒芜。

澳大利亚摇滚乐团Cold Chisel曾创作一首名为《溪生》(Khe Sanh)的关于澳大利亚越战老兵的歌。这首歌描述了因战争受征召的澳大利亞軍官兵所遭受的苦楚。而事实上并没有多少澳大利亚人在越战中服务于溪生基地。

歌手布鲁斯·斯普林斯廷(Bruce Springsteen)也曾在他的歌曲《生于美国》(Born in the U.S.A.)的第三节中提到溪生。

此次战役在电影《谋杀绿脚趾》(The Big Lebowski)中,由約翰·古德曼(John Goodman)扮演的Walter Sobchak提到。正当他向朋友Donny致悼词,即将抛洒骨灰时,他开始讲述越南战争的事情:

“他死了……他死了,还有好多和他一样年纪的青年人,死在他前面了。主,以您的智,您带走了他,如你带走的那许多聪颖,如花般年纪的青年人们一样,在溪生,在Langdok,以及364号山上。这些人付出了他们的命。”

在流行文化中提到此役的还有2004年《辛普森一家》(Simpsons)剧集“我的盛大极客婚礼”。Skinner校长在与Edna Crabapple站在婚姻圣殿时说:“如我在溪生曾说的:我投降。”

美国总统就职演说[编辑]

2009年1月20日,美国总统巴拉克·侯赛因·奥巴马在就职演说中提到了溪生战役

“它是冒险家、实干家和创造者——一些人受到颂扬,而更多的人们依旧在普通岗位上默默无名,而他们正是携手与我们一道走过漫长崎岖的道路,通往繁荣与自由。”

“为我们,他们背着少量的财物,跨越海洋,寻找新的生活。”

“为我们,他们在工厂辛劳工作,开拓西部;忍受着马夫的皮鞭,开垦荒土。”

“为我们,在协和镇、葛底斯堡、诺曼底和溪生,他们战斗至死。” [1] US produced news reel about Khe Sanh

注释[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