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化論的社會影響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演化論的社會影響 達爾文以《物種起源》為研究目標,公開其階段研究演化論,引起政治與社會學家重視,衍生成複雜多義的達爾文主義。

源流[编辑]

源生社會學者[编辑]

达尔文之前的启蒙时代思想家,如黑格尔就认为人类社会的进步经历了不同的发展阶段。早期的思想家认为,斗争是社会生活的天然特征。托马斯·霍布斯在17世纪写成的著作《自然状态》中已经出现达尔文所描述的对自然资源的竞争。

达尔文本身觀點[编辑]

达尔文对进化的独特研讨与其他理论的区别在于:达尔文强调自然对人类的发展的影响高于超自然影响,认为人类像动物一样为生物学法则所约束,特别是人口增长对个体的压力。与霍布斯不同,他相信这种压力使具备某种生理和智力性状的个体常胜于其他个体;随着时间推移,这些特征在种群中的积累会导致新物种出现。此點在後續的基因倫理學仍被不斷地探討。[1]

达尔文觉得“社会本能”如“怜悯”和“道德情感”也通过自然选择而进化,这些进化的结果使他们所在的社会得到增强。他在《人类起源》中表述了这样的观点[2]。所以,达尔文确实相信社会现象也是由自然选择塑造的。

後續社會學者[编辑]

英國哲學家作家赫伯特·斯賓塞提出「社會達爾文主義」,自 19 世紀持續到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形成「社會生物學」。 美國歷史學家理察·霍夫施塔特(Richard Hofstadter)于 1944 年出版的著作《社會達爾文主義與美國思維》。

参见[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http://www.people.com.cn/BIG5/kejiao/42/155/20010213/394325.html 基因倫理學
  2. ^ "..在未来的某个时期,不是用世纪衡量的那么遥远,几乎可以肯定在全世界人类的文明种族将消灭和取代野蛮种族。”"Descent of Man, chapter 6 ISBN 1-57392-176-9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