濟州四·三事件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濟州四·三事件
Map jeju.png
 濟州島
日期 1948年-1954年
地点 濟州島
目标 南朝鲜劳动党
形式 镇压南朝鲜劳动党叛乱、滥杀
死亡人數 14,373-60,000[1]
濟州島

濟州四·三事件제주 4·3 사건)冷战时时共产主义阵营称为济州岛大屠杀美國軍政時期大韓民國第一共和時期早期發生在濟州島,是韓國現代史上人命受害慘重僅次於韓戰的悲劇性事件。而且,在事件發生五十年後,仍未完成具體性與綜合性的追究真相,而民怨不休。直到2000年1月12日「濟州四三特別法」制訂公布之後,才由政府層次著手調查真相。

背景因素[编辑]

事件的背景相當複雜,多重因素交錯,無法以單一的因素加以說明。濟州島因位處東北亞的要衝,地理的特殊性,使得日本在太平洋戰爭末期將濟州島當做戰略基地,駐屯了六萬日軍以阻止美軍的登陸。終戰之後,日本軍撤退,以及從外地回來的六萬名濟州鄉親,造成人口的急遽變動。光復初期的期待破滅,回歸人口的就業困難、生活必需品的短缺、霍亂導致數百人犧牲、嚴重的農作歉收等惡劣情況交雜一起,加上米穀政策的失敗、日帝警察轉變為軍政警察、軍政官吏的牟利行為等,成為嚴重的社會問題。在這樣的氛圍下,1947年「三一節」爆發的開火事件,更讓民心惡化。

三一節開火事件,是警察對示威群眾開火,造成六人死亡、八人重傷的事件,犧牲者大多是圍觀的一般居民。這個事件就是引爆四三事件的導火線。這時,南朝鲜劳动党濟州島黨部展開有組織的「反警察」運動。為了抗議警察開火,三月十日的大罷工,包括公家機關、民間企業等濟州島95%以上的職場都參與了,也是韓國前所未見的民官聯合大罷工。

大罷工[编辑]

美國軍政當局感覺事態嚴重,派遣調查團到濟州分析指出,這場大罷工是因為警察開火引起島民反感,以及南朝鲜劳动党的煽動而升高。但是事後的處理,卻置「南勞黨煽動」的比重高過「警察開火」,而採取了強力攻勢的政策。包括道知事等軍政高層,全由外地人替代,並大舉派遣救援警力與「西北青年會」團員南下濟州,展開對罷工主謀者的逮捕作戰。一個月之內,逮捕收押了五百多人,到隔年爆發四三之前,一年間一共拘禁了兩千五百人,接連遭到恐怖襲擊與刑求。

1948年3月,基層警察分局連續發生三次刑求致死事件,濟州社會頓時陷入一觸即發的危機狀態,此時,南勞黨也因組織外洩而處於危機。陷於守勢的南朝鲜劳动党勢力,利用反軍政當局的民心,決定了兩個目標:採取守護與捍衛組織的手段,並反對即將到來的「(南韓)單方選舉」、「(南韓)單方政權」,決心以「救國鬥爭」展開武裝鬥爭。

1948年4月3日清晨二時,350名武裝隊攻擊了十二處警察分局與右翼團體,展開了武裝起義。這些武裝隊高喊口號,要求警察與「西北青年團」停止鎮壓,反對單選、單政,要求建立統一政府等。起初,美軍政當局視為「治安事態」,只增派警力與西北青年團去阻止事態擴大。但是事態未見收拾,駐韓美軍司令約翰·里德·霍奇英语John R. Hodge中將與軍政廳長威廉·弗里希·迪安少將於是下令警備隊出動,展開鎮壓作戰。

抗選[编辑]

另一方面,第9團團長金益烈中校與武裝隊的金達三之間達成協議,同意透過「四二八協商」來和平解決事態。但是,和平協商卻因右翼青年團體的縱火事件而破局。美軍政當局派遣第20團團長布朗上校與第24軍英语XXIV Corps (United States)作戰參謀蕭中校到濟州,透過更換警備隊第九聯隊長等,試圖讓510選舉能夠成功舉行。但是510舉行的大選,全國兩百個選區當中,只有濟州島兩個選區的投票數未過半數而宣告無效。

美軍政當局於是任命布朗上校為濟州地區最高司令官,展開更強勢的鎮壓作戰。6月23日試圖舉行重新選舉,仍告失敗。5月20日發生四十一名警備隊員脫營,加入武裝隊的事件。6月18日又發生新任團長朴振敬上校遭部下暗殺的事件,都造成衝擊。

後來,濟州事態一度轉為小康局面。武裝隊因金達三等領導階層參加「海州大會」,使得組織經歷了重組的過程。軍警討伐隊在政府建立的過程中,僅採取鬆弛的鎮壓作戰,但只是暫時的小康局面而已。

戒嚴[编辑]

南韓建立了大韓民國,北邊也建立了另一個政權,導致濟州事態跳脫單純的地方問題,而成為對政權正統性的挑戰。李承晚政府在10月11日設置濟州島警備司令部,增派了本土的大韓民國國軍正規兵力到濟州。但是,此時被派到濟州的麗水第14團卻易幟叛變,而捲入了無法挽救的漩渦之中。

11月17日李承晚政府宣佈濟州戒嚴。在此之前,第9團團長宋堯讚發出佈告稱,在距離海岸線五公里的山區地帶通行的人,視為暴力份子將予以格殺。從此,就對山區村落大肆展開「焦土化」的強力鎮壓作戰。與此有關的美軍情報報告書中記載了:「第九團基於山區地帶村落的所有居民,明顯提供游擊隊幫助與方便的假設之下,而對村落居民採取『大量屠殺計畫』(Program of mass slaughter)。」

格殺勿論[编辑]

戒嚴令宣布之後,許多山區村落的居民遇害。不只是山區部落,連住在海岸邊村落的零散居民,也以提供武裝隊協助的理由而被處死。結果,為了保命而逃入山中的難民更為增加,他們在寒冬躲在漢拏山中,被抓到的話,不是遭射殺就是送到監獄。鎮壓軍警甚至將家中有人不在者列為「逃避者家屬」,而對他們的父母與兄弟姊妹施以「代殺」的殘忍替代手法。

到了12月底,鎮壓部隊由第9團改為第2團接替,但是團長咸炳善繼續執行強勢鎮壓作戰。沒有經過審判的程序,許多居民就被集體屠殺。人命受害最多的「北村事件」,就是第2團的暴行。

1948年3月,設置了濟州島地區戰鬥司令部,展開了鎮壓與安撫並行的作戰。新任司令官劉載興發表赦免政策,躲避到漢拏山的人投誠的話,全都可以得到寬恕。這時,有許多居民下山了。1949年5月10日的重新選舉,也就成功地舉行了。當年六月,武裝隊領袖李德九遭射殺之後,武裝隊已經形同潰滅。但是韓戰爆發(1950. 6. 25.),又是一次悲劇的到來(雖然韓戰戰火最終未波及到濟州島)。「輔導聯盟」加入者、需監視者、入山者家屬等,在第一波拘留中大舉遭到殺害。在全國的監獄中被拘禁的四三事件關聯者,則遭立即處決的處分。據估計,在第一波拘留與監獄中犧牲的人達三千多,受害者的屍體大部分都無法找到。

武裝隊的殘餘份子儘管還有攻勢,但力量已經衰微。1954年9月21日漢拏山從禁足地區全面開放。從1947年3月1日三一節的開火事件引發1948年四三武裝起義,四三事件歷經七年七個月總算落幕了。

落幕[编辑]

因此,「濟州四三事件」應該被定義為:「以1947年3月1日警察的開火事件為起點,並抵抗警察與西北青年團的鎮壓,以及反對單選、單政,在1948年4月3日由南朝鲜劳动党濟州島黨部武裝隊武裝起義之後,到1954年9月21日漢拏山禁足全面開放為止,在濟州島發生的武裝隊與討伐隊之間的武力衝突,以及討伐隊在鎮壓過程中造成無數居民犧牲的事件。」[2]

據估計,約1萬4千人至6萬人在武力衝突和鎮壓過程中被殺。韓國政府2003年10月15日認可了《濟州4·3事件真相調查報告書》,承認截止1954年9月21日解除戒嚴,有3萬餘名無辜人員犧牲。[3]

韓國政府43事件國家真相調查委員會實際登記有案的受害者人數為14,373人,但據信包含未確認與未紀錄的人數總計約為25000~30000人之間,此數字是根據委員會資訊與事件之前與之後的人口數字統計[4]。而濟州島民則認為可能有多至4萬人遇害[5]。另一方面,該事件也導致近4000多名的濟州島民逃往日本避難,其後裔多散居在日本的關西地區。

類似事件[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Bruce Cumings. The Korean War: A History. Random House Publishing Group. 27 July 2010121: . ISBN 978-0-679-60378-8. (英文)
  2. ^ 濟州島四三屠殺事件朱立熙翻譯自「濟州四三研究所」網站
  3. ^ 李圭倍. 济州4·3事件的历史真相及研究课题.
  4. ^ Summary of the Report's conclusion from The National Committee for Investigation of the Truth about the Jeju April 3 Incident.
  5. ^ 告慰亡靈:濟州島四·三事件第64週年紀念在4·3和平公園舉行. 濟州周刊, 2012.04.20

外部連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