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坎事件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乌坎村事件
Protests of Wukan.JPG
烏坎村口之一幢建築,上面寫着「毀我耕地,貪官必懲」;右為烏坎村內之派出所
参与者 陆丰市乌坎村民
地点  中国广东省汕尾市陆丰市東海街道烏坎村
日期 2011年9月21日─2012年4月
结果 由副省長成立工作組處理,村內以民主選舉重選村委會成員與村民代表,土地問題仍未完全解決。

烏坎村事件是2011年發生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廣東省汕尾市所屬陸豐市的一宗群体事件。乌坎事件被视为是中国大陆群体事件的标志性里程碑之一。

由於土地被村委會成員私下變賣問題,村民代表過去兩年十數次之上訪仍絲毫沒有解決之下,村民與地方(汕尾市與其下之陸豐市)政府發生矛盾,在2011年9月21日東海街道烏坎村有三四千人聚集在陸豐市政府大樓與派出所,不久獲政府答覆,可問題沒有實質解決。烏坎村之後再爆發多次示威,警民發生激烈打鬥,之後村民自發組織「烏坎村村民臨時代表理事會」,在12月9日起村民每天在村內村委會附近的仙翁戲台前集會示威,並在遊行通往陸豐市政府大樓前與警方爆發衝突,此後開始警民對峙局面。 汕尾市政府12月9日把烏坎村民申訴定性為「(事件與)在境外的某些機構、勢力和媒體與烏坎村事件確實有一定關系,把問題炒得沸沸揚揚,無限放大」[1],但村民表示這只是土地問題訴求。[2]另當天中午,村民薛錦波等五人被刑事拘留,其中薛錦波在被關押了三天後死亡[3]。官方驗屍結果與薛之家人探視後認定的情況大相徑庭,這兩件事情激起村民情緒而把事件激化,亦因此烏坎事件得到國際媒體的注意。

12月20日,政府官員先派代表進村內與村民代表臨時理事會談判,成為事件和平發展的轉機,同時由中共廣東省委書記朱明國牵头成立工作組處理,承認民選之「烏坎代表臨時理事會」地位,對村民過激行為不追究,並稱釋放被拘留村民與盡快再對薛錦波進行驗屍確定死因,翌日晚上雙方撤除路障,結束每天舉行之集會,其後兩天村民歡迎朱明國進村,並把被捕之其中三人釋放,雙方對峙局面結束。

翌年2月1日,烏坎村舉行村民選舉委員會推選大會,由村民一人一票推選11人組成的村民選舉委員會;2月11日通過村民不記名投票的方式推選村民代表,並選舉村內7個村民小組組長共109人,3月3─4日以同樣方式選出村委會成員與村民小組代表各7人,被政府點名視為鬧事分子的或示威組織者全部當選為村委會成員,這幾次選舉均全程開放給記者媒體在旁拍攝,亦有市政府與工作人員在旁監督。2月16日汕尾市官方正式把薛錦波遺體交還其家屬並發放90萬人民幣撫恤和殮葬費,但並未再提及致死之責任問題。及後省工作組安排重新規劃發展烏坎村(包括修整避風港與碼頭、清理航道,建立烏坎圖書館等)等民生項目,一年後驗收[4],而林祖鑾亦表示,工作組已將他們初步認定的被轉賣的9000多畝土地的其中3396畝歸還給烏坎村[5],同年8月10日,廣東省紀委公布汕尾市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陳增新(曾於2006年6月─2011年9月28日陸豐市委書記)涉嚴重違紀正接受調查[6][7],翌年1月15日被雙開[8]

背景[编辑]

近年來,村民委員會在當地居民不知情的情況下陸續轉讓3,200畝農用土地,賣地款項達七億多元人民幣[來源請求],而補助款每戶只有550元[9]。其中村民委員會此前已經轉讓給豐田畜牧場的一塊土地,存在跟房地產開發商碧桂園洽談合作以及轉讓土地的問題。取得村民土地使用權準備興建濱海新區碧桂園的開發商為祖籍烏坎的港商陳文清,他於1980年代成為香港的廣東海陸豐商會會長,同時也是廣東省人大代表。烏坎居民中有二十幾位青年從2009年6月21日至2011年3月底之間十數次組織村民代表到陸豐市信訪局以至廣州的廣東省信訪局上訪均無果,此舉引起村民蘊釀2011年9月21日及往後的歷次示威抗爭行動,這些青年中有部分自發成立「烏坎熱血青年團」。

事件凸顯社會深層次矛盾,農民、投資者、政府三方都存在不滿和利益衝突。據調查顯示,中國每年民眾集體維權的群體性事件多達十餘萬起,其中強行徵地與補償不足引發的群體事件佔到了6成左右。學者于建嶸2010年11月在新京報記者專訪時表示,土地問題已佔全部農村群體性事件的65%。並表示土地糾紛有以下幾種:一是不經農民同意強迫徵地,二是補償過低,三是即使補償低還發不到農民手中,四是補償款被貪污挪用。因土地產生的還有其他糾紛,但主要還是因徵地和佔地引發。[10]金融時報記者拉胡爾·雅各布文章提到:「中國農村的土地名義上歸集體所用,但官員們可用開發的名義將土地所有權託管,並換取補償金。不過村民們常常認爲補償金過低,無法反映出土地出讓帶來的效益。」[11]

清華大學社會學教授孫立平認為,“其實,說起來,村民、投資者和政府三方都有道理,也都有委屈。”“有一位評論家叫做幽壹,他是本地人,對情況比較了解,他對這當中的內情做過詳細的分析。他說,從村民的角度說,村民的訴求很簡單,而且也合理,就是要求討回多年來陸續失去的三千多畝土地。據村民反映,在賣地的過程中,他們一不知情,二也沒有得到過賠償。而這些地近年來大幅度升值。從投資人角度來說,他們似乎也有自己的道理,前幾年或十幾年前,當時的陸豐政府官員敲鑼打鼓,把自己請過來投資。在征地等方面也紛紛給予優惠政策。當時征地的時候,村民們也沒什麼意見,幾百萬幾千萬的賠償款也支付出去了。土地使用的合法手續也辦下來了。投資的項目也在運行之中。現在村民突然又紛紛起來鬧事,說他們對征地的事不知情,要求無條件收回全部土地。那之前的幾百萬幾千萬豈不是全打水漂了?從當地政府的角度說,他們真的是那麼蠢,不懂得做民眾工作,或完全忽視民眾的訴求嗎?實際上也不是那麼簡單。難道不能用花錢買平安的方式,由政府出錢,把土地從投資人手裡贖買回來,然後再無償交還給村民?可問題是,當地政府沒什麼錢啊。更進一步說,這個事件的地可以買,如果以後再發生類似的要求呢?”[12]

經過[编辑]

2011年9月[编辑]

9月21日兩、三千名村民手持橫幅前往開發地塊、村內存在土地爭議的企業、村委會以及市政府遊行請願,一度封堵公路,當天政府沒有表態;政府人員出走之下,村委會辦公大樓人去樓空。翌日上午百多名武警特警嘗試進駐村內以武力驅散正在集會的市民(包括婦女兒童),警民在進村的公路上發生激烈衝突,十多人受傷,其中有兩個兒童被打至重傷,需急救。村民情緒被激化之下,隨後圍攻村口附近之烏坎邊防派出所,向其內投擲石塊、竹枝和敲打並推翻停在門外的兩架警車與兩輛私家車,有十多名警察受傷;警方施放水砲驅散並拘留4人。

23日早上當地人再度聚集烏坎邊防派出所外,要求當局釋放3名被拘留村民,及交代徵地賠償問題。翌日由全體村民推選的15位代表與陸豐市和東海鎮多次溝通並向政府提出三項訴求:

  1. 查清烏坎村改革開放以來土地買賣情況
  2. 查清村委換屆選舉情況
  3. 公開村務、財務狀況

陸豐市委常委、常務副市長邱晉雄代表市委市政府答覆稱:市、鎮兩級將組成強而有力的工作組進駐烏坎村,調查核實村民代表提出的問題;工作組於9月26日進入烏坎村,每7天公佈一次工作進展;烏坎村「兩委」幹部要全力配合市工作組,村民代表參與監督。此外邱晉雄還要求村民代表配合政府做好工作,以及村民絕對不能組織過激行為等,村民代表對答覆表示滿意[13],但這工作組沒真正開展調查,鎮政府委派至烏坎的黨委代書記陳潤基與陳文清為舅侄關係,加上之前歷次上訪均無下文之下,村民對此並不信任。

9月29日村民在仙翁戲台上組織村民見證之下,以姓氏規模比例推舉出117名有投票權的村民代表,其內再由每個姓氏挑出一人,共38位候選人,再在其中選出「烏坎村村民臨時代表理事會」13名成員,結果由林祖鑾任理事會顧問,理事長楊色茂(78票),副理事長張德家(73票)、薛錦波(63票)、孫楚浩(63票),理事成員包括:黃金奇(60票)、莊漢碧(57票)、蔡禮綢(56票)、曾昭亮(49票)、李永平(48票)、林水清(43票)、劉水森(39票)、洪銳潮(39票)、張建城(38票)[14],以其為核心成員帶領村民發起示威遊行。理事會的職責在於監督與配合陸豐市政府的調查工作,其後召集村民發起村民大會;財政來源來自於向村民募捐款項,每筆捐款與支出都在村內主要廟宇張貼公開。

11月[编辑]

據陸豐市宣傳部稱,11月21日約10時半有400名左右的烏坎村民聚集到陸豐市政府辦公大樓前上訪,打出「打倒貪官」、「還我耕地」、「懲治腐敗」、「官商勾結‧扼殺民主」的七彩標語、橫幅等等,至11時半左右村民自行離去[15],但莊烈宏接受陽光時務訪問時表示當天有4,000人遊行,莊烈宏父親莊松坤表示在該次上訪後,陸豐市政府有人前來村內散發「陸豐市委書記楊來發回覆村民代表的講話要點」傳單,並派匿名人員(不配工作證)前來讓老婦孩童簽名確認[16],當天下午及翌日,村內幾次數百人集會,並在市內發起數天的罷市、罷漁。

12月[编辑]

12月9日下午,汕尾市政府舉行新聞發布會,汕尾市委書記鄭雁雄、陸豐市委書記楊來發、市長邱晉雄向國內媒體通報了烏坎村「9‧21」事件的處置情況,當中提到11月1日,東海鎮黨委對存在違紀問題的烏坎村黨支部書記薛昌、副書記陳舜意予以免職處理,並接受陳舜意辭去村委會主任的申請。11月17日,市紀委對薛昌和陳舜意進行了立案查處。陸豐市市長邱晉雄表示:村民關心的財務審計問題、土地問題(包括出讓土地與宅基地問題)、村委會選舉問題、扶貧助學與豐田畜產有限公司污染問題五大項訴求已全部獲處理與落實[17];同日公安部門把「村民臨時代表理事會」副會長薛錦波,另還有張建城、洪銳潮、莊烈宏、曾昭亮五人拘捕,把「烏坎村村民臨時代表理事會」、「烏坎村婦女代表聯合會」定性為非法組織並取締。

12月10日,烏坎村民在微博內發布圖片顯示,有村民因不滿政府解決事件的手法,再度舉行集會活動,其中有人高舉寫有「反對獨裁」、「還我人權」、「開放全國選舉」、「還我耕地」、「打倒官商勾結」、「打倒貪官」、「反對做假事」、「反對造假人」等橫幅。大批手持盾牌的武警和防暴警在烏坎村口附近之豐田蓄牧場戒備;當時村民與警方曾爆發衝突,民眾於當天中午陸續散去,但翌日凌晨4時許再起衝突,汕尾市政府聲言要嚴懲集會組織者,並以武警嘗試強行進村,清除進村路障,受到村內近萬名村民強烈抵抗,於清晨七時撤退[18][19][20],雙方自該天起在村口設置路障,陸豐警方檢查進村人士,禁止外來車輛或糧車進入村內。烏坎村民則對一些拿不出記者證或身份有可疑的人士查問,以防政府人員混入村內,但歡迎外國或香港記者進入。據明報記者在12月19日所見,其中一個關卡有30人把守,大部分爲二三十歲的青年,部分手持棍棒戒備[21]

薛錦波關押期間死亡[编辑]

12月11日,陸豐市新聞辦發報新聞稱「犯罪嫌疑人薛錦波,在汕尾市看守所羈押期間(第三天),突感身體異常,被緊急送往汕尾市逸揮基金醫院搶治。經持續搶救無效,在當天上午11時許宣告死亡」。汕尾市逸揮基金醫院稱「死亡原因為心源性猝死,已初步排除其它死因。」[22]

12月13日,汕尾市人民檢察院發布新聞稿,汕尾市檢察機關委托中山大學法醫鑒定中心對薛錦波的死因進行第三方鑒定[23]

  1. 死者頸項部、背腰部及四肢背側未受壓部位的廣泛紫紅色改變,為屍斑
  2. 雙手腕、膝關節等部位見局限性瘀斑,且對稱,損傷程度輕微
  3. 體表其餘部位未見明顯外傷,未觸及骨折徵
  4. 屍斑顯著,口唇、指甲床紫紺,符合猝死的一般病理改變。

但12月13日《陽光時務》記者張潔平在薛家對薛錦波女兒薛健婉作專訪時,提到在殯儀館認屍時她形容薛錦波遺體狀況:「我爸眼睛閉著,嘴巴張開,胸部破損,到處都是瘀青,手都腫了,手腕瘀青,有傷,大拇指明顯倒過來變形了,斷了的樣子,額頭、下巴都破皮出血,鼻孔裏也有血,都乾了,脖子整一圈都是黑色的。臉和身上其他地方顏色都不一樣,發青發紫,都是黑的,頭上腫了一個大包。背部有很多被腳踢過、踩過傷痕,靠近肺的地方腫了一個大包。膝蓋一直到腳腕都是瘀青、破皮、浮腫」。[24]堅稱父親絕無心臟病史,並在全程被監視下進行,不能對其拍照,手機也全部被沒收,這與政府發放之消息很大程度不吻合。

而在同一天被刑事拘留的張建城在12月22日下午被釋放後,向明報記者講述在看守所關押期間連續31小時(於9日下午3時至10日晚上10時)被審問情況[25]提到薛與他一起被審問,薛比他早他兩小時完成審問(即估計有29小時),張建城稱親眼看到薛被四人從監房內抬出,當時還聽到有人說薛「全身都是黑的」,張叫了薛十多聲但沒有回應。

12月14日下午,汕尾市委、市政府召開媒體見面會通報了陸豐烏坎村上訪事件犯罪嫌疑人薛錦波死因調查情況,稱「其皮膚的瘀斑屬於輕微外力導致的輕微毀傷,可排除死亡是由外力導致的可能性」、「心源性猝死是由於心臟原因導致的猝死。據調查,死者有哮喘病史。」會上汕尾市代市長吳紫驪稱薛錦波「涉嫌故意毀壞財物罪、妨害公務罪」被扣留;而公安機關在整個審訊、羈押過程都有全程錄音錄像[26]

同日,陸豐市新聞辦在陸豐市宣傳文化網發布「烏坎『9‧21』事件被羈押人員家屬探視」消息,公開四位被拘留者──張建城、洪銳潮(在汕尾市看守所)、莊烈宏(在廣州市天河區之廣東省看守所)、曾昭亮(在深圳市上梅林之深圳第二看守所)與其家屬在12月13日下午探視的視頻信息。[27]這亦把村中流傳之「莊烈宏、曾昭亮已死亡,同樣指甲扯脫,腳筋挑斷」謠言粉碎[28]

村民每天集會、與汕尾公安對峙[编辑]

自薛錦波離世那一天起,村內臨時委員會在村委會附近的舊電影院門前設立薛的小靈堂,村民每天都聚集於此悼念薛錦波,12月15日上午的村民大會上,烏坎村民說,現在就算是廣東省政府的官員也不可信,並要求中央政府介入調查[29],而陸豐市政府則警告,將嚴懲為首煽動村民鬧事之人。

在12月17日的村民大會中,要求當局在5天內交出薛錦波的屍體,否則準備到陸豐市政府游行示威。[30]

12月18日,雙方對峙之下,警方採取封村、斷水、斷電、斷糧等方式,糧車不許進入,漁港也被封鎖,漁民無法出海捕魚。[31]香港明報記者現場所見,附近村民自發送去糧水。由於有村民在小路運送附近村內大米進村,加上有自種的菜蔬和自己養殖的魚類出售,市場仍有少量交易。有村民表示怕被當局抓捕,男丁不敢出陸豐市區採購糧食,孩子生病也不敢帶其出市區看病。而網上傳聞稱解放軍第41、第42集團軍緊急向烏坎方向移動,[32][33]明報記者求證被陸豐市新聞辦主任黃先生否認[34]

12月19日,烏坎村民收到12月18日由汕尾市委舉行之烏坎事件媒體見面會的錄影光碟,市委書記鄭雁雄提出讓步方案,包括保證軍警不會強行入村,但在場他公開說道:「做幹部不容易,手段一天比一天少!」「你以為請武警不用錢嗎!」「對著幹沒有好下場,怎麼收場?」,更稱村民接受境外媒體報道是「借外力打自己兄弟」,又說「有問題不找政府,找幾個爛媒體!」,而當天周邊21條村的政府領導,突然集體入村「了解情況」,由烏坎村民選臨時代表理事會會長楊色茂接見並向其宣明立場。下午二時,烏坎代表臨時理事會發起集會,號召翌日再度遊行,要求當局釋放三名被拘留代表並歸還薛錦波遺體。楊色茂即場號召100名年輕人成立維安隊,另募集500人作預備隊。[35]另12月20日南方日報報道該見面會上,鄭雁雄表示:原先已凍結的豐田畜產有限公司用地,由政府出面協調、賠償徵地者損失,收回404畝事件所涉用地,通過徵求規劃部門和村民意見後再重新開發,並充分保障村民利益;鄭雁雄亦稱,烏坎村事件是群眾不滿村黨支部和村委主要負責人連續任職時間過長,在村務管理、土地出讓和已出讓土地面臨升值或轉讓的情況下,出於對利益變化的關切。[36]

省委副書記朱明國介入事件[编辑]

12月20日,汕尾市官方代表進烏坎村,烏坎代表臨時理事會向政府代表提出多項要求以換取取消遊行,其中包括停止與收回涉及以前不合法的土地買賣,由政府賠償被徵地者損失,未來開發前先徵求村民意見,另給陸豐政府五天時間交還薛錦波遺體[37],原定之遊行並沒有舉行;晚上廣東衛視播出上午在陸豐市政府召開的幹部群眾大會,廣東省委副書記朱明國稱群眾的主要訴求合理,大多數群眾過激行為是可以理解和原諒,提出村內只要不再組織與政府對抗,不會進村抓人,而林祖鑾和楊色茂等組織者用實際行動悔過自首和爭取立功,政府可考慮從寬處理,不抓捕[38],但亦有村民表示不相信[39];晚上八時左右,陸豐市警方與村民雙方築起的路障均撤除,晚上11時,林祖鑾召開記者會稱翌日早上九時與朱明國會面,決定將定12月21日發起的示威遊行取消[40],村民連日來集會遊行告一段落。

12月21日早上,林祖鑾與朱明國及鄭雁雄在陸豐市信訪辦公室會面,會議期間,沒有媒體在場拍攝記錄,也看不到錄音器材,雙方各派一名筆錄員書面記錄[41]。鄭雁雄口頭承諾,同意為猝死村民薛錦波再進行死因鑒定;兩天內釋放仍被扣押的三名村民,與承認村民組成的臨時代表理事會身份,並承諾不會秋後算帳,林祖鑾對會面結果感到滿意。[42]21日朱明國接受了村民的要求,即:交還薛錦波遺體;要求安排五家國際著名傳媒機構代表,親驗薛遺體;承認臨時理事會村代表地位。之後不久,烏坎村召開村民大會,宣布取消原先定於21日下午的游行,並撤掉村內的橫幅標語,恢復烏坎村的生產和生活[43]

烏坎村民從月初開始與汕尾警方對峙時,已不斷在微博向外強調「我們只是對土地問題提出抗議,我們是黨員,是團員,請政府和媒體不要再誇張我們的性質」,對BBC表示,「對陸豐這些貪官肯定應該嚴懲的,因為他們太貪得無厭。」另一位則說「我們相信我們的省領導,我們的中央領導能處理此事。」[44]這讓陸豐市政府最初把村民行為簡單定性為「勾結境外勢力」的說法「套路」變得空洞,在朱五點時轉為「陸豐烏坎村群眾的主要訴求是合理的,基層黨委政府在群眾工作中確實存在一些失誤,村民出現一些不理性行為可以理解。」的「村內利益糾紛」。省工作組在12月21日晚上進入烏坎村時受村民夾道歡迎[45]

12月22日下午三時半,鄭雁雄、陸豐市委書記楊來發、副書記邱晉雄等陪同朱明國進村與林祖鑾在辦公室會談,受數百村民歡迎[46],當天中午,被拘留村民張建城被獲釋回村,取保候審[47],另外兩位被補者莊烈宏、洪銳潮亦於翌日下午獲釋回村,新華社在23日發稿稱「羈押期間能夠主動坦白交代犯罪事實,有悔改表現,並積極配合公安機關查清全案。公安機關依法取保候審」[48],但沒有提及曾昭亮的去向。

2012年1月[编辑]

1月15日上午,廣東省陸豐市烏坎村召開黨員大會,省委組織部王葉敏宣布村黨總支部正式成立,由民選代表、臨時代表理事會顾问林祖鑾擔任村黨總支書記、村委會重新選舉籌備小組組長,負責領導村委會重新選舉工作,烏坎村黨總支部成立後,该村原黨支部自行解散。[49]林祖鑾與新啟蒙公民參與立法研究中心的熊偉隨即着手籌備往後的選舉工作。

2012年2月[编辑]

村民選舉委員會推選大會[编辑]

2月1日,村代表於烏坎學校舉行村民選舉委員會推選大會,由全村村民(以新一村、一村至六村共七村小組)一人一票選出,選舉採用「無候選人直接選舉」辦法,為保證選舉公平,避免選委會成員參與村委會,採用「自薦與他薦相結合」方式,避免讓選委會成員「既當運動員又當裁判」。自薦參選「村選舉委員會」選民需簽字聲明不參選村委會,他薦的話需每人徵集50名選民簽名支持。

投票於早上9點開始,下午4時結束,全程(包括晚上的點票統計)有中外記者穿梭採訪,現場設有秘密寫票箱(室外)與秘密寫票區(室內以布簾分隔)並設義工代寫人,以方便不識字之選民;選舉開始前需查驗票箱,選民以50人為單位分批進場投票,選舉後隨即在記者面前燒毁餘票;選舉後隨即進行點票與唱票(實際參加推選的村民有6242人,收回選票有6180張),至晚上11點完成點票,產生以11名代表組成的選舉委員會。據翌日的第12號公告名單如下:

主任:楊色茂    副主任:孫煥松、洪天彬、張水妹
委員:楊金朝、楊銀橋、李炎森、蔡義濤、吳炳枝、盧本秋、莊漢深

在2月29日的選委會通知公布,楊色茂因參選村委會一職,主動辭去選委主任;主任一職由洪天彬接任,副主任一職由李炎森遞補,委員一職則由陳炎宗遞補。

11位選舉委員會成員組織往後的烏坎村民委員會的重新選舉工作,主要包括宣傳動員,制定本村重新選舉工作方案,審查登記和公佈參加選舉的村民名單、組織投票選舉等,任期從推選產生之日起至新村民委員會選舉產生並完成工作交接之日止。[50][51]是次選舉除外國記者外,於翌日在新華社中國青年報新京報南方日報見報。

推選村民代表[编辑]

黨總支部與村民選委會於2月4日確定,通過村民不記名投票的方式推選村民代表,於2月11日選舉7個村民的小組與其組長。選舉由早上9點至下午3點於烏坎學校舉行,過程大致上與2月1日的選委會推選大會相同。[52]

據每15戶一名村民代表的原則,烏坎村確定107名村民代表的分配為:新一村21名,一村15名,二村13名,三村13名,四村11名,五村15名,六村19名。同時每個自然村將選出一名村民小組組長。本次投票中共收回村小組長選票6449張,村代表選票6491張,原定第五屆村民代表名額為107名,由於有兩對候選人得票完全相同,同時當選之下,最後名單上的村民代表總數為109人[53],據村委員公告,是次推選的村民代表名單如下:

薛錦波遺體交還家屬[编辑]

2月14日下午,汕尾市委書記鄭雁雄、陸豐市委書記楊來發、汕尾市委副書記兼代市長邱晉雄等數人進烏坎村,與村黨總支書記林祖鑾閉門會議,商討交還薛錦波遺體事宜。薛錦波遺體2月16日上午正式歸還,同時包括村代表與家屬在內的近百人於陸豐市永安殯儀館召開告別式[54],並由村黨總支書記林祖鑾致悼詞。翌日下午三時半在村內烏坎村舊影院場廣場舉行追思會,而遺體不能按薛家意願土葬,只能被火化。林祖鑾在追思大會上稱薛為一位好伙伴、傑出的烏坎村好鄉賢,愛憎分明、堅持原則、大公無私、光明磊落、團結群眾、品德兼優、深得群眾信任與愛戴;他的死使烏坎全村村民浸泡在悲痛之中,朱明國帶領工作組的進駐肯定村民訴求合理,村民維護自己合法土地權益行動進入新階段,並稱事跡銘記在烏坎的村史裡,但悼詞中沒提到查明真相、追究責任等問題及其評價,亦沒邀請媒體代表或第三方法醫再對薛錦波遺體進行檢驗。

薛健婉在自由亞洲電台電話訪問中,對「家屬獲90萬元賠償以換取不再追究當局責任」之傳言表示不想回應,只道:「我祇能一句,希望民主選舉社會能早日到來。其他的事我都不想回應,現時父親的事總算了結,至少我們已經將他好好安葬,令他入土為安」[55]而在有線電視在該追思會的新聞稿稱「政府亦只同意發放家屬九十萬元,作為撫恤和殮葬費用」[56]

村委會重選與村民小組長選舉[编辑]

乌坎村民2012年3月2日投票选举村委会

第五屆村民委員會重新選舉在3月3─4日舉行,選出一名主任、兩名副主任和四名委員與各村小組代表。村主任有林祖鑾與曹鎮才自薦參加、副主任由薛健婉、楊色茂、陳少領、洪銳潮與張德家自薦、委員自薦者則有楊祝柳、孫文良、薛俊良、陳昌來、黃雪華、沈錦城、林寶加、陳素轉、吳真、洪瑞卿、黃漢釵、張建城、魏永漢、蔡景群與庄烈宏、吳真;這22位自薦者在2月29日他們在仙翁戲台舉行競選演講會,吸引大批村民在場觀看。

在這次選舉前,《東方日報》報道村民內部形成溫和派與激進派;後者認為村委會將來持續抗爭以追回被賤賣土地。前者則認為村委會先交接現有的土地和資產,其餘容後再議[57]。另《明報》報道,選委會獲悉村內有宗族以宗族關係邀本姓氏村民吃飯開會拉票[58],而《東方日報》稱有村民透露,省市政府官員在是次選舉前有低調到烏坎村巡視,並與村民或參選人私下接觸[59]

3日的選舉於烏坎學校舉行,由早上9時至下午3時舉行,過程與之前兩次大致相同,除大批記者外還有附近其他村民或一些各省上訪者趕至,美國駐廣州領事館主管人權事務的副領事包德寶(Paul Baldwin)早上亦有到場,但他到場時一度遭工作人員阻擋,經雙方交涉後獲准進場,但他只逗留10分鐘後離開,全程沒發表談話。

選舉結束後隨即由工作人員封箱與點票,同時間各村的餘票匯總到主席台上把票角剪掉,並貼上封條,其上由數名選委簽名封存,而點票後的選票以村為單位亦匯總到主席台前以同一方式封存。3點半時公布投票人數:全村8363名已登記選民中,共6812名村民投票與委託投票,投票率81.45%。唱票過程在前幢課室(主席台前)開始,每村選票分兩組唱票,一人以潮州話普通話唱票另一人在立板上記好,唱票員身後有兩、三位工作人員監察。

當天晚上7時左右點票陸續完成,副主任洪天彬宣布林祖鑾以6205高票當選主任,楊色茂以3609票當選副主任,其他候選人因得票均不過半數(其餘不過半的有參選副主任的洪銳潮2919票、參選副主任的薛健婉2118票、參選委員的庄烈宏3292票、參選委員的孫文良1728票、選委員的張建城2226票[60],共缺副主任1人、委員4人),翌日於同地進行同時(早上9時至下午3時)村委會其餘席位之差額選舉,宣布主任與副主任人選的同時,選委會也公布薛健婉於當天下午與村委會聯系申請退選,其候選資格由黃雪華替上。

3月4日的選舉選後,選委會公布是次選舉:全村8208名已登記選民中,共6185名村民投票與委託投票,投票率75.35%。洪銳潮得4196票當選副主任,庄烈宏得4115票、張建城3168票、陳素轉3604票、孫文良2773票當選委員[61](七位村委會委員在同月6日於陸豐市民政廳領取當選證)。

至此第五屆村委會成員如下:
主任:林祖鑾 副主任:楊色茂、洪銳潮
委員:庄烈宏、張建城、孫文良、陳素轉

另3月4日亦同時選出各村之村民小組長成員,參與之成員如下(帶※號者為當選):

  • 新一村:蔡富忠※、黃漢釵
  •  一村:朱仕沛※、李木雄
  •  二村:張水妹※、庄金填
  •  三村:薛流粦※、吳 真
  •  四村:薛庭波 、柳進興※
  •  五村:洪漢卿※、黃兩平
  •  六村:楊銀橋※、陳永育

后续[编辑]

消息封鎖[编辑]

烏坎事件在中國國內常規媒體也有見報道[62],但只局限於官方(廣東省委與陸豐市委)發出之通稿;但中國境內的互聯網,以關鍵字「烏坎」、「薛錦波」和「陸豐」等關鍵字,於各大入口網站查詢微博和關鍵字網頁曾一度遭封鎖[63]

在中國大陸通過搜索引擎依然可搜索到烏坎事件的相關消息,但多只是報紙轉載官方之消息;官方新聞多只見於南方網(轉載陸豐市委宣傳部或廣東省官媒南方日報消息)、南方日報、廣東衛視(如鄭雁雄朱明國會議與講話)與汕尾市政府官方網站(如烏坎事件官方版本〈9月21日─12月13日〉)。

國內媒體在零星上訪以至軍民對峙僵持時(自11月底至12月20日),至人民日報發表評論前基本上只能刊載陸豐市政府的通稿,並不見獨立採訪報道,包括南方都市報南方周末等,盡管有大陸記者親赴烏坎採訪(如南方都市報有記者以個人名義前往),因南方網只轉載陸豐市政府之消息,所以烏坎村內曾有「南方網報道失實,喪失職業道德」橫幅出現。12月22日人民日報發表《「烏坎轉機」提示我們什麼》評論以後,各地報紙網站開始刊發獨立之評論與採訪報道,如同日發表的新京報,亦開始有見官媒側訪如中新社之《廣東烏坎村見聞》,除此之外報紙轉載南方日報之烏坎事件官方報道也被放至顯著位置,如南方都市報,及後至村委員重選時各地報紙亦見有相當多之評論。

另外除媒體外,當地年青村民除負責駐守進村要道外,還有青年村民如張建興(張建城弟弟)與村民「雞精」(本名吳吉金)等自行拍攝錄像編輯成視頻《烏坎!烏坎!》或集會相片,通過網絡供網民下載發放,向外界表達訴求及尋求網民關注甚至聲援;在事件僵局以至選舉前後,他們每天以微博(主要在新浪微博)向外發放當天村內集會與選舉情況之圖文與視頻(這些圖文有被媒體採用),成為事件中除媒體以外最重要的消息传播方法,這也是事件中消息傳播的一個亮點。

汕尾市委書記演讲风波[编辑]

2011年12月19日,汕尾市市委書記鄭雁雄在於陸豐市召開的陸豐、東海、烏坎幹部群眾代表見面會上發表講話。該演讲谈話長達幾個小時,篇幅很大。該講話為與會者通報了三個問題,「第一個,就是什麼事?烏坎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第二個是怎麼看,這個事情我們該怎麼看待?站在村子裡的角度,站在陸豐、東海的角度,站在汕尾、站在更高一級的角度怎麼樣來看待這個事情?第三個就是怎麼辦?這個事情發展下去是怎麼個了結法?總不能沒完沒了吧?總要解決!一個負責任的政府必須要解決!」[64]

演讲稿中的個別語被刻意断章取义地剪辑成一段视频,在互联网上骚动一时,比如披露陸豐市人民政府為烏坎村部署的武警官兵的维稳成本巨大,郑說「你以為請武警不用錢呐?!」鄭雁雄同時抨擊村民接受國外媒體採訪是「借外力打自己兄弟」,他表示:「國家这样政策,我自己也身有感受,你说,像這樣負責任的政府,你不指望,你指望國外幾個爛媒體、爛報紙、爛網站,好壞都顛倒了。」他又說:「境外的媒體信得過,母豬都會上樹。」

鄭雁雄說:「找幾個境外記者來炒一炒呗,境外說得你越難聽,他们越高興,呀你麻煩了,到時候你的上級问责于你,把你老郑給撤了!把我撤了有什麼好處啊?再派一個新的市委書記來,也不見得比鄭雁雄好多少!哈,這個話是玩笑話,但也有一定道理,你們村裡面鬧的結果不是要這個,是要實際利益吧?那你何苦不對話呢?何苦去搞一些過激行為、去炒呢?請外人來打兄弟,那沒必要。」鄭雁雄委屈自言先进當官看似威风实际非常苦非常累,他說「現在只有一批人,会觉得一年比一年艱苦。誰呢?當幹部的,包括我。以前的市委書記哪有這麼累,什麼事都得担。權力一天比一天小,任务一天比一天大,维稳一天比一天难,手段一天比一天少,同时呀,平民百姓一天比一天胃口高,一天比一天方法聪明,一天比一天難管。」

清華大學社會學教授孫立平認為,「這裡我特別要說的是網上流傳很廣的汕尾市委書記鄭雁雄的那篇講話。這個講話曾經廣泛地被誤讀,尤其是其中個別句子被抓住而備受奚落和指責。這個講話中有的觀點和說法我也是不贊成的,但盡管如此,我認為,這篇講話體現了一種用平常心解決這個問題的態度,情理法兼顧。在講話中,他多次使用這樣的句式,「如果我是村民,我會怎麼想」、「我也會……」等,至少表明官方願意從民眾的角度,「設身處地」地理解這個事件的邏輯。這種平常心,對於將「對峙型思維」轉換為「妥協型思維」起重要作用。而妥協型思維,則是理性地解決社會矛盾的重要組成部分。」[12]

朱六點與朱五點[编辑]

12月20日上午,中紀委委員、省委副書記朱明國在陸豐市政府舉行之「陸豐市幹部群眾大會」宣布,成立省工作組處理烏坎事件,根據群眾訴求,省工作組設村集體土地問題、村財務問題、村幹部違紀問題和村委換屆選舉問題等專案工作組,每個專案工作組都公布聯系電話(在12月20日當天已分發到烏坎村內),方便聽取村民訴求。隨後朱明國和林祖鑾的會談與官民雙方撤除路障,輿論認為是烏坎事件中破解僵局的一個轉折點。

在汕尾市人民政府屬下之汕尾黨政信息網內有此條報道,當中列舉會議上朱明國提到之以下六點(簡稱「朱六點」):

  但其中的第六點因為仍把林與楊定性為組織起對抗事者論,被村民認為是沒有誠意的表現,在村內以至微博上引起過討論。

  在翌日出版的《南方日報》或《南方都市報》上,這篇報道更動為只有五點的講話,原來的第六點被刪除,(簡稱「朱五點」),內容比前者詳細之餘,語氣比之前更緩和與開明。

  而本來刊載朱六點的汕尾黨政信息網在翌日把朱六點的第六點刪除,其他原文照錄;資深媒體人笑蜀評論認為[68]這是把民間維權簡單粗暴地打成「勾結境外勢力」(因為有國外媒體進村採訪)標簽化與敵對化套路失去作用的一個象徵。烏坎村民聲明「一切抗爭僅基於利益,僅限於基本權利,非政治對抗」,這種堅韌的理性,避免了事件極端化,也因此讓陸豐市以至廣東省政府的這種定性套路失去作用,從而臨忙修改。笑蜀評論指,由烏坎事件看到中國民間維權抗爭常態化是中國社會轉型的關鍵。

村民與媒體的關係[编辑]

此次事件受到了境内外媒体的普遍关注。不少境外媒體派記者進駐村內,其中包括BBC每日電訊報NHK紐約時報、台灣東森電視與香港多家電視台與報紙等,選舉期間更有接近30個中外媒體如法新社、台灣中天電視、日本NHK朝日電視台、時事通訊社,亦不乏官媒(新華社)與香港的親中媒體(大公報文匯報等)。

縱使烏坎村與陸豐市市區需要半小時車程之遙,傍晚後已沒有公交車往來市區與村內,交通稍有不便,烏坎村民因看到境外記者能公開報道烏坎事件詳情並見報引起汕尾市官方重視等,從12月初軍民對立時一直對記者媒體表示感謝,而報道消息以視頻截圖或者翻拍報紙等多種方式在微博傳至村內,村民認為境外記者在傳播消息以至促進廣東高層了解陸豐以至烏坎村民訴求方面有其功德,表示「感謝你們,沒有你們報道,我們沒有勝利!」。而在村內村民因此樂意借出自家房子讓記者暫住、洗澡,或者是休息與借用網絡作為發稿之用。而因為鄭雁雄曾公開稱「境外媒體信不過」或者汕尾官方懷疑「(事件與)在境外的某些機構、勢力和媒體與烏坎村事件確實有一定關系」之下,記者自發支付膳食、宿費並立下收據作證,以防汕尾官方把記者與村民扣上「勾結境外勢力」的罪名。[69]

莊烈宏、楊色茂與洪銳潮[编辑]

2014年2月初,村代表之一的莊烈宏與妻子到紐約尋求政治庇護。原村委副主任洪銳潮及楊色茂兩人,在2014年3月的烏坎村換屆選舉時,於遭受威脅後堅持參選;3月18日,洪銳潮以涉嫌受賄罪被刑拘,後在缺席選舉時(被拘留中)被選為村委副主任。而楊色茂於3月13日以涉嫌受賄被刑拘,後取保候審,同月31日宣布退選。

直到同年9月中旬,洪、楊兩家人接到判決書,才知道二人被陸豐市法院以「受賄罪」分別判處有期徒刑四年及兩年。洪銳潮姐姐洪瑞卿認為他們是被冤枉的。

10月8日起,烏坎村民於村內仙翁戲台前聚集多日,除了不滿洪銳潮和楊色茂被判刑外,也因為附近一宗有爭議的土地準備動工修建房地產項目,還有換屆後一直未召開過村民大會,引發村民不滿。

影響[编辑]

省內各地響應[编辑]

廣州一部分人进行了聲援烏坎村民的集會,18日在廣東省省會廣州市發起示威活動,大约有12人在广州市内的廣場上發放傳單,後來傳單被警方沒收,这也成為烏坎村抗議行動開花的首例,而三名聲援烏坎村民之抗議人士遭廣州警方刑事拘留。[70]

陸豐龍頭村12月15日有村民示威[71]。此外,汕頭澄海溪南鎮也爆農民示威,逾千村民星期日上街遊行,高呼“我們覺醒了”,抗議官員出让土地。而龍光村白籃村崎砂村等村民,亦相繼醞釀維權活動。龍光村不滿政府暴力鎮壓,村民已表決聲援烏坎村。[72]

12月20日廣東汕頭市潮陽區海門鎮民眾因抗議政府不顧反對興建第二座燃煤電廠──華電集團發電廠工程,有三萬名民眾在鎮政府辦公大樓集會,並衝往深廣高速公路堵路抗議;法新社報道說,武警向示威群眾發射催淚瓦斯,並用警棍毆打抗議民眾[73]新華社當天晚上11點發出新聞稿,引述汕頭市委宣傳部稱汕頭市委、市政府已決定暫停把這一項目上馬[74]

相關評論[编辑]

學術界[编辑]

清華大學當代中國研究中心執行委員、社會學研究所助理教授陳明祺指出,烏坎事件海門鎮事件顯示,中國基層政府官員良莠不齊,造成民怨長期積累。烏坎村官員很久沒改選,引發弊端,中國政治雖引進基層民主選舉,但仍無法解決草根治理問題。另外,中國很多地方政府倚靠出让土地,做為财政收入,但過程不透明,加上地方官員貪汙腐化,使得地方政權不僅腐化還黑社會化。[75]

銘傳大學公共行政學教授楊開煌表示,廣東省近期處理烏坎村海門鎮等群眾抗爭事件,顯示出對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廣東省委記汪洋中國新一代地方領導人已經體認到,穩定來自和諧,而非壓制;應該溝通而非封鎖。這也可能成為中國地方官員處理民眾抗爭事件的模式。所以烏坎村、海門鎮群眾抗爭事件,對汪洋而言危機就是轉機,處理得好,不僅可轉危為安,甚至還有加分效果。[76]

媒體[编辑]

香港東方日報文章指出,烏坎村事件,原本只是村民要求法辦貪官並追索徵地款的案件,要求合理合法處理,當局做法卻倒行逆施,藉口「 境外敵對勢力介入」,不懲貪官反而鎮壓百姓,以派出上千軍警封堵烏坎村,斷糧、斷水、斷電的手段逼迫村民就範,令廣東省形象一再蒙羞,連累省委書記汪洋在中共十八大的政治行情。[77]

台灣聯合報評論稱,廣東省委書記汪洋將採取懲貪或鎮壓的處理方式,烏坎村事件的處置或許可視為改革契機,藉此整頓吏治、嚴懲腐敗,解決長期土地被盜賣的問題,自然可使民怨平息;反之不僅影響其政績,也會被解讀成中共高層因中共十八大前的大位之爭。[78]

人民日報新京報[79]在12月22日烏坎事件獲初步解決發表評論,評論上表示群眾固然不能「有訴求就過激,一過激就違法」,基層政府也不能把本屬正常的訴求表達,用「堵」和「壓」使之演變成過激對抗,評論也贊揚廣東省委派遣的工作組化解了村民激烈的情緒,人民日報評論「為問題的徹底解決,為當地的穩定和諧,創造了基本條件」,「這種有錯即糾的政治勇氣,體現了我們黨一以貫之的宗旨:對群眾利益負責,就是對黨的事業負責」。[80]

事件人物[编辑]

  • 薛昌:1970年至2011年任中共乌坎村党支部书记。2011年11月1日被免职。
  • 陈舜意:中共乌坎村党支部副书记、乌坎村村民委员会主任。2011年11月1日被免去党支部副书记职务,并同意其辞去村民委员会主任职务。
  • 陳潤基:中共乌坎村党支部代书记,由中共东海街道办事处党委任命,接替薛昌。
  • 朱茂銓:中共乌坎村党支部代书记,2011年12月5日由中共陸豐市委任命,接替陳潤基。原任東海街道办事处副主任、曾任市鎮與烏坎村之間的協調員
  • 杨色茂:乌坎村村民临时代表理事会理事长(78票当选)。2014年3月13日,因涉嫌在该村民生工程项目中收受贿赂,被陆丰市检察机关依法立案侦查,并予以刑事拘留[81]
  • 张德家:乌坎村村民临时代表理事会副理事长、秘书长(73票当选)
  • 薛锦波:乌坎村村民临时代表理事会副理事长(63票当选),2011年12月9日被刑事拘留,12月11日死亡。
  • 孙楚浩:乌坎村村民临时代表理事会副理事长(63票当选)
  • 林祖恋(原名林祖銮):乌坎村村民临时代表理事会顧問
  • 黄金奇:乌坎村村民临时代表理事会理事(60票当选)
  • 庄汉碧:乌坎村村民临时代表理事会理事(57票当选)
  • 蔡礼调:乌坎村村民临时代表理事会理事(56票当选)
  • 曾昭亮(曾向清):乌坎村村民临时代表理事会理事(49票当选),2011年12月9日被刑事拘留
  • 李永平:乌坎村村民临时代表理事会理事(48票当选)
  • 林水清:乌坎村村民临时代表理事会理事(43票当选)
  • 刘水森:乌坎村村民临时代表理事会理事(39票当选)
  • 洪銳潮(洪镇锐):乌坎村村民临时代表理事会理事(39票当选),2011年12月9日被刑事拘留
  • 张建城:乌坎村村民临时代表理事会理事(38票当选),2011年12月9日被刑事拘留
  • 張建興:乌坎村热血青年团成员
  • 莊烈宏:乌坎村热血青年团成员,2011年12月9日被刑事拘留
  • 黄雄:中共东海经济开发区书记、中共东海街道办事处党委书记、东海街道办事处主任,2011年12月5日免去中共东海街道办事处党委书记职务
  • 鄭俊雄:中共东海街道办事处党委书记,2011年12月5日任命

参考文献[编辑]

  1. ^ 汕尾通報“9·21”陸豐烏坎村事件處置結果,南方網2011年12月9日
  2. ^ 烏坎!烏坎!──誓保祖地(烏坎村民對外發放的視訊,71分鐘版). 
  3. ^ 聯合早報. 廣東陸豐再爆衝突羈押村民離奇死. 2011-12-12. 
  4. ^ 粵省委副書記朱明國率團視察烏坎村,大公報2012年5月29日
  5. ^ 烏坎之路,《廉政瞭望》2012年第12期
  6. ^ 陳增新涉嫌嚴重違紀正在接受組織調查,廣東紀檢監察網2012年8月10日
  7. ^ 汕尾市政法委書記陳增新違紀被查,財新網2012年8月10日
  8. ^ 汕尾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陳增新因嚴重違紀被開除黨籍開除公職,廣東紀檢監察網2013年1月15日
  9. ^ 中國廣東陸豐烏坎村抗議活動升級:薛錦波葬禮和一些鮮爲人知的事情,中國財經日報,2011年12月17日發布
  10. ^ 于建嶸:圈地是城市對農村掠奪,新京報,2010年11月5日
  11. ^ 烏坎抗議活動升級,FT中文網,2011年12月16日發布
  12. ^ 12.0 12.1 孫立平教授:烏坎所展示的長治久安之路,人民網時政頻道2012月1月19日
  13. ^ 陸豐9·21烏坎事件基本平息 村民代表終獲滿意答覆,南方網2011年9月24日
  14. ^ 呼嘯村莊──烏坎的死亡與反抗,張潔平 著,陽光時務2011年12月16日
  15. ^ 陸豐迅速妥善處置村民上訪,南方日報2011年11月22日
  16. ^ 烏坎在行動(視頻),陽光時務2011年12月2日
  17. ^ 汕尾通報「9·21」陸豐烏坎村事件處置結果,南方網2011年12月9日
  18. ^ 公安催淚彈攻村千警封鎖斷糧 烏坎村五被捕村民兩死三殘自由亞洲電台2011年12月12日
  19. ^ 陸豐千警催淚彈攻村 萬人阻拉人 一被捕者猝死,明報2011年12月12日
  20. ^ 公安機關開展清障行動,推進烏坎維穩工作,汕尾黨政信息網2011年12月11日
  21. ^ 烏坎村1.3萬人剩糧7天,全村抗爭近4月,逾千武警海陸圍堵 明報,2011年12月18日
  22. ^ 陸豐「9‧21」案件一犯罪嫌疑人羈押期間心源性猝死,汕尾黨政信息網2011年12月11日
  23. ^ 檢察機關介入犯罪嫌疑人薛錦波死因調查,南方網2011年12月13日
  24. ^ 父親薛錦波之死──薛錦波長女薛健婉自述,陽光時務第9期,2011年12月15日
  25. ^ 連審31小時 首獲釋村民曾想死 薛錦波死前亦曾被連審29小時,明報,2011年12月23日
  26. ^ 汕尾通報烏坎事件嫌疑人死因調查結果,南方日報2011年12月15日
  27. ^ 烏坎『9‧21』事件被羈押人員家屬探視,陸豐市新聞辦2011年12月14日
  28. ^ 陸豐村民死前疑遭酷刑,太陽報2011年12月13日
  29. ^ BBC記者深入烏坎直擊村民抗議,BBC中文網,2011年12月15日
  30. ^ China's rebel villagers in Wukan threaten to march on government offices. [12 09, 2011]. 
  31. ^ 存糧有限廣東烏坎村警民繼續對峙 BBC中文網,2011年12月18日
  32. ^ 中國廣東烏坎村,面臨解放軍鎮壓 蘋果日報,2011年12月19日
  33. ^ 逾千解放軍進駐烏坎,成報,2011年12月19日
  34. ^ 市政府否認,解放軍進駐,明報,2011年12月19日
  35. ^ 政府突願賠,村民指分化拒接受,保證不派軍警,未肯歸還薛錦波遺體,明報,2011年12月20日
  36. ^ 汕尾市委書記鄭雁雄通報烏坎事件有關決定,政府收回並賠償404畝涉事用地,南方日報,2011年12月20日
  37. ^ 汕尾市參與解決烏坎危機,村民籌劃大遊行,華爾街日報中文版,2011年12月20日
  38. ^ 認真落實朱明國副書記講話精神,加快平息烏坎事態,汕尾市人民政府網,2011年12月20日
  39. ^ 烏坎村將與政府談判提出取消遊行的條件,國際財經日報,2011年12月20日
  40. ^ 烏坎村民明晤粵省委副書記順延示威遊行一日香港商業電台2011年12月20日
  41. ^ 烏坎自治組織獲批合法 建政62年首承認 允放人還屍,明報,2011年12月22日
  42. ^ 粵工作組答允再鑒定薛錦波死因,商業電台,2011年12月21日
  43. ^ 中國廣東陸豐市烏坎村抗議事件21日新進展:達成共識,中國財經日報,2011年12月22日
  44. ^ 中共黨報發表評論為烏坎事件定調 BBC中文網,2011年12月22日
  45. ^ 烏坎村民歡迎省工作組進村,南方網,2011年12月21日
  46. ^ 朱明國走訪烏坎村 稱給村民的承諾不會變南方都市報2011年12月23日
  47. ^ 張建興微博,12月22日 15:06發表
  48. ^ 烏坎被刑拘三村民取保候審,大公網,2011年12月23日
  49. ^ 廣東烏坎村成立黨總支部及村委會重新選舉籌備小組新華社2012年1月15日
  50. ^ 烏坎村昨推選出村民選舉委員會南方日報2012年2月2日
  51. ^ 烏坎推選村民選舉委員會 選委會由11人組成 一個月後將選舉村委會中國青年報2012年2月2日
  52. ^ 烏坎村推選出村民代表南方日報2012月2月12日
  53. ^ 烏坎村民代表和組長選舉投票結束BBC中文網2012年2月12日
  54. ^ 烏坎抗爭英雄遺體回家明報2012年2月17日
  55. ^ 烏坎村民代表薛錦波遺體已還家屬自由亞洲電台2012年2月17日
  56. ^ 烏坎村民為薛錦波舉行追思會,香港有線電視2012年2月17日
  57. ^ 烏坎內訌,2012年3月3日東方日報
  58. ^ 烏坎終極選舉 中央派員觀察 宗族擺酒拉票 氣氛詭異恐有人搗亂,2012年3月3日明報
  59. ^ 烏坎今選村委 官方監視村民,2012年3月3日1東方日報
  60. ^ WH雞精微博,2012年3月3日23時22分發表
  61. ^ WH雞精微博,2012年3月4日19時48分發表
  62. ^ 烏坎村民周三突圍,「死就死」,擬遊行至市政府,促還遺體土地 明報,2011年12月19日
  63. ^ 乌坎村的抗争被消声,微博实名制进一步收紧言论 无国界记者,2011年12月19日
  64. ^ 汕尾市委書記鄭雁雄12‧19烏坎講話實錄,中國選舉與治理網,2011年12月22日
  65. ^ 廣東汕尾傳達朱明國講話,聲稱烏坎挑頭者再鬧必追究,汕尾黨政信息網2011年12月20日
  66. ^ 認真落實朱明國副書記講話精神 加快平息烏坎事態,陸豐市宣傳文化網,2011年12月20日
  67. ^ 省工作組進駐陸豐解決烏坎事件,南方日報2011年12月21日
  68. ^ 笑蜀:烏坎是中國必須闖過去的一個坎,鳳凰網評論2011年12月21日
  69. ^ 村民殺魚慰勞,境外記者爭付費 明報,2011年12月22日
  70. ^ 聲援烏坎村 大陸出現零星示威活動. 中央廣播電台. 2011年12月19日 [2011年12月19日]. 
  71. ^ 陆丰龙头村过千村民效乌坎抗争 自由亞洲電台,2011年12月15日
  72. ^ 乌坎村事件启发邻市村民站起来. 自由亞洲電台. 2011年12月19日 [2011年12月19日]. 
  73. ^ 廣東海門逾萬民眾抗議反對建電廠. BBC中文網. 2011年12月20日 [2011年12月20日]. 
  74. ^ 市委、市政府妥善處置潮陽區海門鎮部分群眾堵塞深汕高速公路的行為. 汕頭都市報. 2011年12月21日 [2011年12月21日]. 
  75. ^ 學者看法/人民維權步步逼 官方選擇性退讓 聯合報,2011年12月22日
  76. ^ 銘傳大學教授楊開煌:烏坎村抗爭 考驗汪洋 聯合報,2011年12月22日
  77. ^ 一村尚難治 何以治天下,東方日報 神州觀察,2011年12月16日
  78. ^ 烏坎村事件/懲貪?鎮壓? 牽動汪洋前途 聯合報,2011年12月20日
  79. ^ 「法律至上」就沒有邁不過的「烏坎」新京報2011年12月22日
  80. ^ 「烏坎轉機」提示我們什麼 人民日報人民時評,2011年12月22日
  81. ^ 乌坎村委副主任杨色茂涉嫌受贿被刑拘 曾是上访维权积极分子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