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月政变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热月政变

热月政变法语Chute de Robespierre),為發生於1794年7月27日(按照當時共和曆為八月九日),法國為反對雅各賓恐怖統治而發動的政變

歷史背景[编辑]

法國大革命上中葉,雅各賓派採取一系列恐怖統治措施。

經濟上,由雅各賓派控制的國民公會頒佈了三個土地法會,規定把逃亡貴族的土地分成小塊,用十年分期付款的辦法出售給農民;把幾百年來被地主奪去的村社公地按當地人口分給農民;無條件地廢除封建義務,燒毀全部封建地契和文據,對私藏者處以刑罰。這些土地政策,變封建土地所有制為小農土地所有制,但是這些有關土地的措施直接造成後來法國在工業革命落後於其他主要資本主義國家。

政治上,1793年9月17日頒佈了一項法令,命令各地方當局逮捕一切嫌疑分子,嚴厲鎮壓里昂旺代等城市叛亂者,王后瑪麗·安托瓦內特被判死刑;在中央,主張溫和共和主義的吉倫特派遭到重創,136名吉倫特黨黨徙被趕出國民公會,其中22名被送上斷頭台;同時,全國其他城市吉倫特黨人的領袖被處死刑自殺的也很多,從肉體上消除政見不同者。異見人士受到致命打擊,鞏固了政權。史稱恐怖統治

軍事上,1793年春,奧、西、荷、英、俄、普、撒丁王國、那不勒斯組成第一次反法同盟,竭力支持法國各地的王黨叛亂,顛覆革命政權,恢復法國君主專制制度。在內憂外患的嚴峻形勢下,國民公會發佈總動員令,挫敗反法同盟,並把他們趕出法國境內。軍事上的勝利,狠狠打擊了國內外反革命勢力,鞏固了政權。思想文化上,廢除天主教,改信“理性教”,教堂成了崇拜理性的俱樂部和廟宇,聖像被馬拉沙利爾勒俾勒迪的半身像所代替,在巴黎聖母院廣場上,焚毀了祭壇和祈禱畫,巴黎主教哥伯戈貝爾和其他許多神父都同宗教斷絕關係,支持理性教;國民公會在1793年10月通過採用新曆法法令,以共和國成立日為一年的元旦,新曆法沒有宗教日,顯然,目的在於反對天主教;另外,社會風俗、生活乃至衣著,都進行了革命,如“公民”代替“先生”,取消撲粉假髮和過分華麗的時裝等。

政變過程[编辑]

1794年7月26日,羅伯斯庇爾國民公會發表演說,表示「國民公會中還有尚未肅清的議員」,但是議員要求羅伯斯庇爾將議員的名字說出,羅伯斯庇爾並沒有說出,引發議員們的恐慌,人人自危。由於過去已經有丹敦等人被整肅的前例,於是引發議員們有意發動政變。當天晚上羅伯斯庇爾在雅各賓俱樂部發言指出,「各位今天聽到我的演說,恐怕是我的遺言了」,沒想到一語成讖。

7月27日,羅伯斯庇爾前往國民公會,結果被議長打斷發言;場內開始出現「打倒暴君」的呼聲以及逮捕羅伯斯庇爾等人的要求,並且國民公會於下午三點通過逮捕羅伯斯庇爾的決議。之後巴黎出現暴動,羅伯斯庇爾逃往巴黎市政廳,並且準備舉槍自殺,一名國民衛隊的少年兵開槍打碎羅伯斯庇爾的下顎並將他逮捕。

7月28日,羅伯斯庇爾、聖鞠斯特等二十二人因此被送上斷頭台,之後雅各賓派被處死刑者也超過百人。對於同志,羅伯斯庇爾顯然全有不捨之情:在等待上斷頭台的時間,他吻別了聖鞠斯特。熱月政變也被視為是「反動派的反撲」。由於此次政变发生在熱月,本次的政變因此稱為熱月政變。而熱月政變也宣告法國大革命市民革命的結束。

政變後的影響[编辑]

燄月革命後,法國政局相對穩定,進入維護大革命成果時期。政權並未易手,並未被封建勢力或人民群眾掌握,所以說,法國大革命以勝利告終;從採取的措施看,如釋放大批嫌疑犯,廢除全面限價法令,恢復資本主義經濟自由,等等。我們不能由此認為熱月党人是反革命分子,代表反動階級的利益,他們恰恰是為了維護共和制,維護資本主義社會統治秩序;從群眾運動性質看,鸟月起義和华月起義屬於饑餓暴動,反對物價高漲,反對資產階級統治,鬥爭矛頭不是指向封建勢力,所以性質與燄月政变前有本質區別;從國內反革命勢力看,儘管熱月政變後,王党分子製造混亂,叛亂不斷,但是由於政變前遭受重創,已形成不了氣候,其規模和力量遠遜於以前,對資產階級政權不能構成太大威脅,都以失敗告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