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厘頭文化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無厘頭文化香港自1990年代興起的次文化,以周星馳為此文化的佼佼者,直至亞洲金融風暴後才慢慢消退。無厘頭文化透過香港喜劇等影視作品的流行而發展,並且被華語社區廣泛接受,1970年代以後出生的年輕人亦廣泛接受其喜劇藝術的表演形式,並逐漸運用在現實生活中。

語源[编辑]

無厘頭原写作“莫釐頭尻”,是广东南海一带的粵語俚语。莫釐是指“没有道理,分不清楚”,则指脊骨尾部或还没长成的尾巴,讀作「Kao1[1],在这里引申为“末端、最尾”之意思。合起来的意思是:形容人或事分不清次序和头尾,毫无逻辑[2]等同普遍話的莫名其妙。

莫釐”后来变音成“無釐”,又或者是“莫”通“無”而假借;“”字由于读音与粤语粗口“”字同音,为求避讳而去掉。再因為“”通“厘”,常年简略下变形成為“无厘头”。

另一個說法是,晚時期鴉片盛行,並且有「無厘癮頭」(抽鴉片煙抽得不是味兒)的說法,久而久之「癮」字被略去而變成「無厘頭」。[來源請求]

緣起[编辑]

無厘頭文化充斥草根式笑話、觸動受眾神經質幽默表演,並利用表面毫無邏輯關聯的語言和肢體動作,表現出人物出人意表、看似矛盾的行為方式,效果往往滑稽可笑。「無厘頭文化」剛出現時受過教學界大加鞭韃,認為對青少年構成不良影響,但近年這種文化已開始受到廣泛研究。

有論者認為,隨著1990年代,香港步入「後六四事件」時代,第二度移民潮爆發,主權移交問題困擾香港政治及民生,無厘頭文化以至卡啦OK興起,反映港人當時的消極態度,寧願沉醉於自戀式的消費模式,同時1980年代香港音樂及電影諷刺時弊的現實元素漸受冷落,娛樂文化轉而追求即時快感。[3]

手法[编辑]

電影對白[编辑]

周星馳的電視劇作品《蓋世豪俠》是最早創立的無厘頭文化,劇集中周星馳的口頭禪,例如「坐低飲啖茶,食個包」(粵語,即「坐下來喝一口茶,吃一口包」),「你講嘢呀?」(字面解釋為「你在說話嗎?」,按照一般粵語使用習慣此處應該為「你沒開玩笑吧?」或者「你說的不是廢話嗎?」),及劇中的地方名「段古武辛府」(斷估無辛苦,即「隨意亂猜不會辛苦」),成為了當時不少香港人的口頭禪,做成一種社會現象。其中「你講嘢呀?」暗諷對方說廢話,但不同文化亦會以「你講嘢呀?」作相同功用,如法文有所謂tu parles!(你講嘢!)

角色[编辑]

周星馳的電影中,角色的編排亦多次營造荒謬、突兀、粗俗的喜劇效果。在他早年的電影中,吳君如等女角會突然造出誇張的表情、更甚是下流不文的動作,觸動觀眾的神經。在《唐伯虎點秋香》中,由李健仁反串的女角如花以中指挖鼻的場面,首次在銀幕出現,此後在他多部電影中有類似的安排,更成為他後來為生力啤拍攝的廣告的壓軸角色、以及成為了醜女的代名詞。又例如劉以達在《食神》中扮演夢遺大師的詭異形像,以及《國產凌凌漆》中的羅家英怪博士角色,都是無厘頭角色的代表。

周星馳演古裝劇時,會刻意採用現代語、現代觀念,角色、場景與時空的矛盾穿梭影片,充分發揮無厘頭精神,亦成為周星馳電影的重要標記。

歌曲[编辑]

在無厘頭文化草創之時,當年香港新扎女歌手甄楚倩有一首極為流行的士高歌曲《今天天氣呵呵呵》,亦是利用了無厘頭手法,借助天氣來掩飾自己的內心對白。「今天天氣呵呵呵」一句後來亦被另一位流行歌手周慧敏引用,指自己不會為了討好別人而對人說一些無關痛癢的閒聊對話。

無厘頭文化亦出現在一些完全沒有關連,但含有近似詞語的廢話來回應廢話的場合。例如:有人在洗手間門外把朋友截停問:「喂,你去邊呀?」(「你要去哪裡?」)有時回應者可能會冷冷的回一句:「去金邊呀!」。曾志偉林敏驄的《冇有線電台》中的一首歌《皮球大合唱》便充斥著一大堆這樣的對白:

呢度畀唔畀搭台呀?
呢度畀唔畀搭咀呀?
呢度畀唔畀搭棚呀?
喂,你去邊呀?
我去金邊呀!
我去紮辮呀!(對話者是男生)

小說[编辑]

很多時要對當地(主要是香港)的文化有一定認識,才能夠明白無厘頭對白的含意。例如:在梁望峰的一本小說中,一對兄妹有這樣的對白:

兄:我來自北京!
妹:(頭也不回的回答)停不了的愛!

乍看之下的確是完全沒有關係的回答,但若明白當時的流行文化,這兩句對白的解讀如下:

兄:我來自北京!(歌手黎明的歌,暗指“其實我是黎明”)
妹:停不了的愛!(歌手黎明詩的歌,暗指“如果你是黎明的話,那麼我就是黎明詩了。廢話!”)

其他「無厘頭」[编辑]

「無厘頭」並無清楚明確的定義,周星馳接受英國廣播公司訪問時,主持人曾將無厘頭形容成「笨對話」(Silly Talk),周星馳含笑同意,但這種翻譯顯然未能反映無厘頭的元素,正因為各人對「無厘頭」都有不同解釋,這詞亦常被濫用。

中國大陸曾有人說:「周星馳的無厘頭正是中國最大的BT文化,是bt而不是變態。是更高層次的幽默而不是庸俗的玩笑,是思維的靈光一閃而不是流俗,是心有靈犀會心的一笑而不是惡搞……」其意大致是形容一種跳躍式的思維。更甚者,內地有論者提出「無厘頭文化與中國互聯網的有機結合,開拓第四盈利模式將是今後中國互聯網嶄新的機會之路。中國互聯網將向我們一路凱歌、滿面春風而來。」大概文章本身已夠無厘頭,或是網站。

參考[编辑]

  1. ^ 《说文解字》,“𦞠也。从尸九聲。苦刀切”
  2. ^ 香港商業電臺雷霆881《光明頂》(2010年6月21日)節目內查證
  3. ^ 《粵語流行曲的發展與興衰》 黃霑博士論文 香港大學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