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畏號航空母艦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坐标40°45′53″N 74°00′04″W / 40.76472°N 74.00111°W / 40.76472; -74.00111

無畏 Flag of the United States.svg
USS Intrepid CV-11
USS Intrepid CVS-11 bow shot 1970s.jpg
反潛航母無畏號正在海上航行。攝於1970年代。
概觀
艦種 航空母艦
艦級 艾塞克斯級(3號艦)
製造廠 紐波特紐斯造船廠
動工 1941年12月1日
下水 1943年4月26日
服役 1943年8月16日
1952年2月9日
1954年6月18日
退役 1947年3月22日
1952年4月9日
1974年3月15日
結局 1981年4月27日捐贈作博物館艦
除籍 1982年2月23日
技术数据
標準排水量 一般:27,500噸
作戰:33,400噸
滿載排水量 36,380噸
全長 整體:872呎
水線:820呎
全寬 整體:147呎6吋
水線:93呎
吃水 戰時:近26呎
滿載:近27.5呎
鍋爐 8座鍋爐
4座1,250千瓦蒸汽輪機
2座250千瓦柴油輪機
4軸
功率 150,000軸馬力
試航:154,054軸馬力
最高速度 33節
試航:32.93節
續航距離 20,000海哩/15節
服役:15,440海哩/15節
乘員 268名軍官
2,363名水兵
艦載機 36架F6F
37架SB2C
18架TBF
裝備 4門2聯裝5吋/38火炮
4門單管5吋/38火炮
8門4聯裝40毫米高射砲
46挺20毫米機炮
裝甲 機庫:2.5吋
防護甲板:1.5吋
裝甲帶:2.5-4吋
防水壁:4吋
指揮塔:1-1.5吋
舵機:2.5吋
其它 3座升降台
2座彈射器
模版參考來源:[1]

無畏號航空母艦(舷號CV-11)是一艘隸屬於美國海軍航空母艦,為艾塞克斯級航空母艦的三號艦。她是美軍第四艘以無畏為名的軍艦,艦名源自美國海軍於1803年俘獲的一艘火船

無畏號於1941年開始建造。建造僅開始數日,日本偷襲珍珠港。美國正式參與第二次世界大戰,並加快建造無畏號等航空母艦。1943年無畏號下水服役,開始參與太平洋戰爭。戰後無畏號退役封存,在韓戰後開始進行SCB-27C改建,又在期間重編為攻擊航母(CVA-11),於1954年在大西洋艦隊重新服役。稍後無畏號又進行SCB-125現代化改建,增設斜角飛行甲板。

1962年無畏號重編為反潛航母,舷號改為CVS-11,繼續留在大西洋及地中海執勤。稍後無畏號參與美國的太空計畫,分別擔任水星-宇宙神7號雙子座3號的救援船。1966年至1969年,無畏號曾三次前往西太平洋,參與越戰。雖然無畏號其時已改編為反潛航母,但美軍臨時將之改編為輔助攻擊航母,故無畏號亦有派飛機到陸上參與攻擊。

無畏號在1974年退役,並一度預備出售拆解;但在民間組織努力下,海軍在1981年將無畏號捐贈到紐約作博物館艦。1982年無畏號除籍;而同年無畏號海空暨太空博物館(Intrepid Sea-Air-Space Museum)於哈德遜河河畔正式開放,自此成為曼哈頓的重要地標及旅遊點。1986年,無畏號獲評為美國國家歷史地標

美國水兵起初為無畏號安上了戰鬥者The Fighting I)的綽號;但無畏號在二戰期間曾多次因遇襲及意外而受損或擱淺,被迫到乾船塢修理,故亦有被嘲為不幸者The Evil I)、離水者The Dry I)、甚至老弱號USS Decrepit)。[2]

建造與早年服役[编辑]

1941年12月1日,無畏號開始在紐波特紐斯造船廠建造;六日後日軍偷襲珍珠港,美軍即時加快興建各艘航空母艦。1943年4月26日,無畏號下水,並於8月16日服役,首任艦長為湯瑪斯·史伯格(Thomas L. Sprague)上校。10月7日,無畏號離開諾福克海軍基地,前往加勒比海試航,沿途訓練第八航母航空聯隊(今第八航母航空大隊英语Carrier Air Wing Eight)的飛行員,11月1日返抵諾福克,25日再到切薩皮克灣試航,30日返回諾福克作最後檢修。[3][4][5]

12月3日,無畏號離開諾福克,8日開始橫越巴拿馬運河。在通過科倫(Colon)期間曾一度觸地擱淺,艦艏輕微受損,脫困後在巴爾博亞(Balboa)稍作維修,14日繼續行程,最終在22日抵達阿拉米達。接著無畏號先維修艦艏,然後搭載飛機及軍資,1944年1月5日離開阿拉米達,10日抵達珍珠港,並換上第六航母航空聯隊英语Carrier Air Wing Six[6]

第二次世界大戰[编辑]

馬紹爾群島與首次遇襲[编辑]

1944年2月17日傍晚,無畏號遭到日軍魚雷攻擊,卡死舵機,令艦體失控左轉。為恢復操控,艦長史伯格曾調節引擎,但效果未盡理想。最後史伯格回歸原始的航海方法,先後以艦上物資造出多幅前桅帆,增加艦體右轉力,以恢復直線行駛。相片攝於2月20日,可見置於艦艏飛行甲板下層的「前桅帆」:木板(左方)及帆布(右方)。這些臨時帆片由人手操控,並直接聽命艦橋指揮。24日無畏號在左搖右擺下返抵珍珠港,然後返回三藩市修理。

不久前美軍編組了第58特遣艦隊(Task Force 58,第五艦隊下的快速航空母艦艦隊),由馬克·密茲契少將指揮;無畏號編入阿爾弗雷德·蒙哥馬利(Alfred E. Montgomery)少將指揮的第二分隊,同行艦有旗艦艾塞克斯號卡伯特號[7]16日艦隊離開珍珠港,支援即將登陸瓜加林的美軍。29日早上,無畏號等空襲瓜加林北部的萊島(Roi island),摧毀該處的機場,同時擊毀爪加林所有的日軍戰機;當晚分隊的戰艦南達科他號北卡羅來納號阿拉巴馬號炮擊了萊島;而無畏號則在30日再作空襲。[8]

1月31日,美軍開始登陸瓜加林,同時佔領無人防守的馬久羅瓜加林戰役爆發;當日無畏號掩護陸戰隊登陸,並作空中支援,直到2月3日美軍完全佔領環礁為止。4日無畏號前往馬久羅稍作休整,[9] 在12日則往空襲特魯克島(Truk)。

太平洋戰爭爆發後,日軍在特魯克島建立海軍基地,儼如美國之珍珠港。武藏號大和號長門號均於此下錨;但環礁內的日艦,大多在美軍空襲前撤返日本。2月17日美軍艦隊開始攻擊;密茲契在日出前先派F6F奪取制空權,再命後至的18架TBF攻擊跑道上的飛機;第一波攻擊後,日軍空中力量大受打擊,環礁上的365架飛機,只有約100架未有受損;[10]清晨美軍艦隊的輕型航空母艦又派轟炸機攻擊島上設施及礁湖軍艦。

傍晚7時,六架裝有雷達的九七式轟炸機發現美軍艦隊,並伺機攻擊;約克鎮號曾在9時派夜戰F6F前往攔截,但失敗告終。10時11分,一枚魚雷擊中無畏號右舷艦艉,並在水線以下爆炸,造成11人死亡;艦體數個隔艙入水;右舷的舵機機房被炸毀;艦舵更即時卡死向左六度半,使艦體開始向左急轉。為恢復操縱,史伯格暫時將右舷引擎關閉,同時將左舷引擎逐步增速,以增加艦體右轉力度;到艦體朝向東方後,史伯格再下令調節引擎,並正面逆著強烈的東風,以20至22節速度向東撤退。分隊則命卡伯特號及數艘驅逐艦掩護無畏號返回港口。[11][12]

2月18日,美軍命無畏號改為到馬久羅修理,史伯格要將無畏號轉向南方。無畏號甫一轉向,原本正面相迎的逆風即時變成由左舷吹向艦體,使無畏號又再失控打轉。史伯格先將右舷引擎其中一軸鎖死;再將甲板上所有飛機推到艦島前方,充當臨時的前桅帆,使艦體可減少向左偏轉。由於飛機受風面積始終不足,史伯格命船員物盡其用,以木板、繩網及帆布等等再造出多幅前桅帆,置於艦艏防空炮的炮座,並以人手操控;又將艦艏的貸物搬到艦艉隔艙,並為部分艦艉隔艙注水,使艦艉重量增加,從以將艦艏抬高迎風。幾經辛苦之下,無畏號終於勉強恢復航向。稍後史伯格逆著20至30節的東風,將無畏號直接駛回珍珠港修理,於24日抵達。[13][5][12]

無畏號在珍珠港拆除了損壞的艦舵,並填補艦體破洞。29日無畏號離開珍珠港,打算在沒有艦舵的状态下,直接返回三藩市。但當無畏號離開珍珠港不久,隨即失控,使史伯格要向珍珠港求救。當珍珠港派出八艘艦隻前來協助時,海面又颳起強烈西南風,使無畏號無法安全進入港口,只好在近海下錨停泊,直到3月3日才成功進入珍珠港。5日無畏號再次返回乾船塢,並臨時安裝了人手操控的艦舵,在16日再次離開珍珠港。22日無畏號終於抵達三藩市,隨即進入三藩市海軍船廠維修。[14][5][12]

菲律賓[编辑]

1944年6月9日,無畏號離開三藩市,前往珍珠港,再次參與太平洋戰爭;其飛行甲板上擠滿了各式各樣的飛機,以運送到前線使用。

直到1944年5月30日,無畏號才完成維修。6月9日,無畏號前往珍珠港,在14日抵達,並在近海訓練。8月16日,無畏號與企業號獨立號一同前往埃尼威托克,在24日抵達,並與早前參與菲律賓海海戰的艦隊會合。[12]8月26日,小威廉·海爾賽接替雷蒙德·斯普魯恩斯,指揮美軍艦隊。由於海爾賽為第三艦隊司令,故快速航空母艦編隊亦更名為第38特遣艦隊(Task Force 38)。此時無畏號編入傑拉德·波根(Gerald F. Bogan)少將的第二分隊,並擔任旗艦,同行艦有碉堡山號、卡伯特號及獨立號。[15]29日無畏號等第二分隊艦隻離開埃尼威托克,與第一及第三分隊前往菲律賓;而第四分隊則往小笠原群島。[16]9月6日至8日,無畏號等空襲了帛琉;又於9日至10日空襲民都洛薩蘭加尼灣[16]由於缺乏目標,海爾賽改命艦隊於12日攻擊米沙鄢群島等地。[16]15日美國海軍陸戰隊登陸帛琉,無畏號等繼續在外海巡弋,並在稍後改為攻擊呂宋。21至24日,艦隊空襲呂宋各地的港口,然後撤退。28日無畏號在塞班島稍作休整,再經帛琉,於10月2日返抵烏利西。[17]

台灣空戰[编辑]

10月6日,無畏號等艦離港,前往空襲沖繩島;而漢考克號則在此時加入第二分隊。10日艦隊大舉攻擊沖繩,出擊架次高達1,396架,重創沖繩港口。此時豊田副武估計美軍將空襲台灣,命在台的福留繁預備迎戰;此時日軍駐台戰機約有230架。[18]

一如日軍所料,12日美軍艦隊往南空襲台灣。海爾賽派第一分隊空襲台灣南部;無畏號的第二分隊空襲台灣北部;第三分隊空襲台灣中部;第四分隊則集中攻擊高雄。清晨各艦派戰機作第一波攻擊;福留繁則派戰機攔截,同時派轟炸機攻擊美軍航母,台灣空戰爆發。美軍在空戰明顯佔優,第一波攻擊後,日軍只剩下60架戰機可用;第二波攻擊後更全被摧毀,沒有戰機可迎戰第三波攻擊;福留繁的指揮部亦在空襲後夷為平地。傍晚日軍魚雷機發現美軍艦隊,陸續展開攻擊,但無一成功,更損失42架。美軍當日出擊數達1,378架次,只損失48架飛機。[19]

10月13日艦隊再次空襲台灣,出擊數下降至974架。傍晚美艦隊被日軍攻擊;富蘭克林號艦島受損,無人傷亡;而坎培拉號則被魚雷重創,要由拖船協助離開戰場。14日艦隊派146架戰機及100架轟炸機再次攻擊台灣,順道掩護坎培拉號撤退;陸軍航空隊則在中國大陸派109架B-29轟炸高雄。當晚日軍魚雷機再次夜襲,侯斯頓號被魚雷重創,一度下令棄船;由於兩艘受創巡洋艦離台灣及先島群島僅90英里(140千米),海爾賽於15日命三艘巡洋艦及八艘驅逐艦組成拯救小隊,協助兩艦拖行;又派科本斯號及卡伯特號作空中支援。艦隊則緩緩向西南撤走。[20]

10月15日第四分隊往空襲呂宋;日軍則於當日及16日再次空襲拯救小隊;侯斯頓號於16日再被一枚魚雷擊中,入水超過6,300噸,艦長一度決定棄船,但同行驅逐艦決定繼續拖行。此時東京電台稱美軍第三艦隊已受重創。海爾賽得悉後,認為日軍誤判拯救小隊為第三艦隊,索性順水推舟,以拯救小隊作餌,引誘日軍攻擊;無畏號的第二分隊與第三分隊共同掩護小隊,但由第三分隊伏擊從日本而來的飛機。16日早上,日軍命那智號足柄號等由瀨戶內海出發,往南追擊,卻在沖繩外海被碉堡山號兩架飛機攻擊。此時福留繁得悉美軍航空母艦未有受損,命巡洋艦隊即時撤退。美軍埋伏雖然失敗,兩艘重創軍艦仍得而撤走,在27日終於抵達烏利西。[21]

10月17日無畏號往南行駛,以支援美軍重奪菲律賓;而小澤治三郎則命艦隊阻止美軍登陸,並以自身航空母艦為餌,引開美軍艦隊,由栗田健男第二艦隊到雷伊泰攻擊美軍登陸部隊;稍後因此引發雷伊泰灣海戰。18日無畏號空襲卡加延省[17]美軍在20日開始登陸獨魯萬市,而麥克阿瑟則在當日下午登上灘頭,宣告自己重返菲律賓。

雷伊泰灣海戰[编辑]

1944年10月24日,雷伊泰灣海戰期間,無畏號正在派出轟炸機。當日無畏號所屬的第二分隊猛烈攻擊了日軍艦隊,並重創武藏號等日軍戰艦。

10月21日,無畏號再次空襲呂宋一帶。23日,美軍潛艇發現日軍艦隊,並擊沉愛宕號摩耶號,重創高雄號。此時海戰近在眉睫,但美軍未有投入全部航空母艦;第一分隊在22日前往烏利西補給,要到24日才調返菲律賓。[22]無畏號的第二分隊在聖貝納迪諾海峽(San Benardino Strait)以東巡航;第三分隊在波利略島(Polillo Islands)以東;第四分隊則在雷伊泰灣東面海域。[23]

24日早上,美軍三支航空母艦分隊繼續索敵。8時12分,無畏號一架偵察機發現栗田健男的中央艦隊,包括大和號及武藏號等艦,正進入錫布延海;僅15分鐘後,海爾賽越過密茲契的航艦指揮權,命各分隊即時派飛機攻擊日艦(第二分隊最接近日本艦隊,第三及第四分隊分別在其北面及南面),同時將第一分隊調返菲律賓。[23]

此時大西瀧治郎派出近60架飛機,由菲律賓飛往空襲第三分隊,並在9時38分重創了普林斯頓號,最終由美軍於傍晚以魚雷自沉。10時10分,小澤治三郎從航空母艦派飛機作第二波攻擊,於正午12時12分抵達,但第三分隊未再受損。[24]

正當日軍派出第二波攻擊之際,無畏號及卡伯特號的第二分隊,分別於10時26分、12時45分及下午3時50分,到錫布延海猛烈攻擊日軍艦隊。第三分隊於下午1時30分轟炸日艦;而第四分隊則於2時15分作最後攻擊。當日美軍共出動259架次飛機攻擊中央艦隊,並擊沉武藏號,擊傷大和號長門號妙高號[25]

栗田的中央艦隊在下午撤退,先避開美軍攻擊,稍後再嘗試進入雷伊泰灣。這使西村祥治的南方艦隊獨自進入雷伊泰灣,並在25日於蘇里高海峽遭美軍戰艦伏擊慘敗;[26]而第三分隊因忙於救援普林斯頓號及攻擊中央艦隊,故此未有發現小澤的北方艦隊。最終小澤由第四分隊的偵察機,於24日下午3時40分及4時40分發現。[27]

24日晚上10時,海爾賽召集北面三支航空母艦分隊,以及威利斯·李駐守於聖貝納迪諾海峽的戰艦北上,追擊北方艦隊的日軍航空母艦。各分隊於11時45分會合,海爾賽則將航空母艦隊交由密茲契指揮;而前往烏利西的第一分隊則在加速趕回菲律賓。至此小澤的誘敵計畫成功,粟田的中央艦隊在毫無抵抗下駛入雷伊泰灣。[28]

25日凌晨,美軍偵察機發現小澤艦隊大約位置;清晨密茲契命列星頓號先派偵察機前往索敵,並在發現日艦前命航空母艦派飛機升空,以爭取時間。7時10分偵察機發現日艦,第三分隊已升空的轟炸機率先攻擊。小澤雖早在7時便發現美機,但因艦載機折損過多,最終只能派出15架戰機防守。為使誘敵成功,小澤命瑞鳳號離隊吸引美軍攻擊。8時美軍第一波空襲抵達;艾塞克斯號及列星頓號的魚雷轟炸機開始攻擊瑞鳳號,但無一命中;無畏號的轟炸機則先後命中瑞鳳號及千歲號,擊沉後者;聖哈辛托號(或無畏號)的魚雷轟炸機亦命中旗艦瑞鶴號,迫使小澤將指揮轉移至大淀號秋月號亦在稍後被擊沉。[29]

8時22分,托馬斯·金凱德中將的第七艦隊被粟田的中央艦隊攻擊,以明碼向海爾賽求救;但海爾賽未有調動北上的艦隊,只命第一分隊加緊前往菲律賓;[30]10時尼米茲在珍珠港發電報給海爾賽,詢問第三艦隊何在,卻因解密問題而激怒海爾賽;要到11時15分海爾賽才命無畏號的第二分隊及李的戰艦南下。此時兩分隊最快要到26日半夜才可抵達聖貝納迪諾海峽,且分隊必須在中途補油方可繼續前進,不可能追上粟田艦隊;[31]艦隊其他航空母艦則繼續攻擊小澤,最終擊沉瑞鶴號、瑞鳳號、千代田號初月號,並擊傷其他艦隻。海戰於當日結束。[29]

26日清晨5時,無畏號的第二分隊終於與第一分隊會合,而漢考克號亦返回第二分隊。6時兩支分隊派出第一波飛機追擊粟田,又在8時10分及12時45分派出第二波及第三波攻擊,最終僅擊沉能代號早霜號,並重傷熊野號[32]

雷伊泰島、呂宋與再次遇襲[编辑]

1944年11月25日,新澤西號戰艦上的防空炮兵,無助地看著自殺飛機撞入無畏號。此時剛好為雷伊泰灣海戰後一個月,無畏號等正空襲菲律賓各地,以支援美軍重新佔領當地。是次襲擊使無畏號要第二次返回三藩市維修。

10月27日第二分隊在海上補油,在28日前往空襲馬尼拉灣。[17]29日早上,無畏號等派飛機空襲馬尼拉各地機場,並與日軍爆發空戰,擊毀多架飛機;但同日無畏號被神風特攻隊自殺飛機擊中,造成10死六傷,在搶修後繼續作戰。[33]30日老約翰·麥凱恩接替密茲契,指揮快速航空母艦。

11月5日,第一及第三分隊在波利略外海與第二分隊會合,[34]然後分別攻擊仁牙因灣、北錫布延海及馬尼拉灣三地的日軍機場及補給艦隻,並擊沉了那智號,摧毀地面多架飛機。下午列星頓號遭自殺飛機擊傷,迫使麥凱恩將旗艦轉至胡蜂號。6日艦隊再次空襲三地,在傍晚到外海補油。[35]8日無畏號的第二分隊,聯同受損的列星頓號返回烏利西休整,在9日抵達。[36]

11月14日,無畏號的第二分隊離開烏利西,接替第三分隊作戰。15日麥凱恩將艦隊旗艦改設在第二分隊的漢考克號。[37]17日第一、第二及第四分隊再次空襲呂宋,於20日撤到後方補油。21日第四分隊離隊空襲雅浦島,然後到烏利西休整;而第一分隊亦在23日到烏利西,於24日抵達,留下無畏號的第二分隊及艾塞克斯號的第三分隊作戰。[36]25日,兩支分隊再次轟炸呂宋等地的日軍艦隻,其中提康德羅加號擊沉了熊野號

日軍再次以自殺飛機還擊。中午12時26分,正當第二分隊開始派出戰機之際,十多架自殺飛機高速向分隊迫近。34分,漢考克號先被自殺飛機的碎片擊傷;到53分,一架自殺飛機撞入無畏號左舷,穿過一個20毫米機炮炮座及飛行甲板,然後與炸彈一同在機庫上層甲板爆炸。爆炸將飛行甲板扭曲,並引發大火。與此同時,卡伯特號亦遭自殺飛機擊中;到55分,第三分隊的艾塞克斯號亦遭自殺飛機擊傷。[38]

數分鐘後,第二架自殺飛機攻擊無畏號,其炸彈先貫穿飛行甲板,並在機庫爆炸;而飛機則散成碎片,橫掃整片飛行甲板,使飛行甲板及機庫均告起火。由於無畏號已無法回收飛機,故此已派出的75架飛機只好在艾塞克斯號、漢考克號及提康德羅加號降落補油,然後飛到雷伊泰的美軍陸上基地。下午1時無畏號的大火開始受控,並在2時47分撲滅。兩次攻擊最終造成69人死亡,35人受傷。[38]

由於艦隊損傷慘重;再加上麥克阿瑟推遲登陸民都洛到12月15日,艦隊下令撤退。第三分隊繼續在海上巡航,而無畏號的第二分隊則返回烏利西,在27日抵達。[36]接著無畏號返回美國維修,在12月20日再次返抵三藩市,並進入乾船塢。[5]

沖繩島、硫磺島與日本[编辑]

1945年4月16日,無畏號遭到日軍自殺飛機擊中,艦體大火,並且向左傾側。是次攻擊使無畏號第三次撤返三藩市維修,並且錯過餘下戰鬥。上一個月無畏號曾成功攔截自殺飛機,但自殺飛機的碎片仍殺使艦上多人死傷。

1945年2月11日,無畏號完成維修,並在16日再次前往西太平洋,於3月2日抵達珍珠港。接著無畏號與富蘭克林號及巴丹號前往烏利西會合艦隊,在13日抵達。[12]次日第五艦隊離開烏利西,前往支援沖繩戰役,並先空襲九州,削弱該處的日軍空中力量。無畏號編入亞瑟·拉德福(Arthur W. Radford)少將的第四分隊,同行艦有旗艦約克鎮號、企業號、蘭利號及獨立號。[39]

3月18日上午,艦隊開始派出機隊,空襲九州各地機場,但宇垣纏在美軍攻擊前,已派出僅餘的飛機升空,正前往攻擊第四分隊,故美軍收獲不大。企業號先於早上被日軍炸彈擊中,但未有引爆;無畏號成功攔截自殺攻擊,艦體輕微受損,但自殺飛機碎片仍殺死艦上兩人,並傷及43人,在機庫引起小火。到下午1時,約克鎮號亦遭日本飛機擊傷,在搶修後繼續作戰。[40]

同日,美軍偵察了神戶吳市,發現日軍於港內的大批軍艦,故密茲契於19日命艦隊空襲瀨戶內海,最終擊傷大和號、日向號榛名號生駒號葛城號龍鳳號天城號鳳翔號海鷹號利根號及大淀號;但美軍亦遭日機反擊,胡蜂號被炸彈擊中爆炸,造成多人死傷,在搶修後繼續作戰;而富蘭克林號則身中兩枚炸彈,起火爆炸,一度失速,更幾近沉沒。戴維森在離艦後,將旗艦轉到第三分隊的漢考克號(後者臨時加入第二分隊),並建議艦長棄船,但為艦長拒絕。最終富蘭克林號在多艘艦隻協助下,緩緩撤走。企業號及部分第四分隊軍艦調往第二分隊,以掩護其撤退。[41]

3月20日艦隊往南撤退,但繼續派飛機轟炸九州南部機場;下午第二分隊再遭遇自殺飛機攻擊,一艘驅逐艦受損,而企業號的甲板則被友軍防空炮擊中。21日第一分隊遭到MXY-7櫻花特別攻擊機襲擊,將之悉數擊落。傍晚胡蜂號轉到第二分隊,而聖哈辛托號則加入第一分隊。各艦於22日到外海補油,而企業號、胡蜂號及富蘭克林號等艦則分別撤返烏利西及美國修理;第二分隊要到4月才重返戰場。[42]23日起,艦隊開始日復日空襲沖繩島,偶而亦空襲硫磺島,各分隊則輪流在海上補油。4月1日,美軍開始登陸沖繩島,艦隊繼續提供空中支援。[43]5日企業號返回,並加入無畏號的第四分隊;6日日軍派出355架自殺飛機及341架轟炸機,攻擊美軍登陸區的艦隻,並擊傷多艘;而美軍艦隊則勉強守住攻擊。當日艦隊估計己方擊落249架。[44]晚上美軍潛艇發現大和號及其他軍艦離開豐後水道,密茲契召集所有航空母艦北進迎擊。[45]

坊之岬海戰[编辑]

4月7日上午8時23分,艾塞克斯號的偵察機發現大和號。[46]斯普魯恩斯曾打算命戰艦迎擊,但為免登陸部隊遇襲,將任務交給航空母艦。9時15分密茲契先派16架戰機再作偵察,並命第一及第三分隊預備攻擊。此時無畏號的第四分隊仍忙於掩護沖繩,要到45分才進入作戰距離。[46]10時起各艦開始派飛機前往攻擊,並持續至下午2時。[47]大和號接連中彈,快速向左舷傾側,最終在23分爆炸沈沒;日軍亦損失了矢矧號濱風號磯風號朝霜號霞號,另外冬月號涼月號雪風號初霜號亦受損。美軍整日亦受自殺飛機侵擾;漢考克號於中午被一枚炸彈及飛機擊中,引發大火,到下午才恢復飛行作業。[48]

沖繩島與第四次受創[编辑]

1952年至1954年,無畏號正在進行SCB-27C改建。相中可見右舷新建的升降台,以及前方的蒸汽彈射器。

4月8日艦隊返回南方,支援沖繩作戰。同日蘭道夫號與艦隊會合,戴維森重建第二分隊,並以企業號為旗艦,同行艦尚有獨立號;9日漢考克號及卡伯特號則撤返烏利西修理。[49]由於日軍俘虜稱將在11日發動大規模自殺飛機攻擊,密茲契加緊戰機警備。11日日軍一如所料,在下午1時30分起大舉進攻;密蘇里號先於2時43分被一架自殺飛機擊中,受損不大;企業號於2時10分亦被自殺飛機擊中,爆炸起火,使甲板飛行作業停止48小時,再次撤返烏利西修理;艾塞克斯號在下午3時7分幾乎被擊中,炸彈在艦外落水爆炸,艦體輕微受損。整日日軍共派出近185架自殺飛機。[50]12日日軍集中空襲沖繩島的登陸艦隊,擊傷多艘美軍艦隻;同日富蘭克林·羅斯福去世。[51]

美軍艦隊繼續支援沖繩美軍,並連日與日軍飛機空戰。15及16日,艦隊空襲了九州的機場,而日軍再派自殺飛機反擊。16日下午1時36分,兩架自殺飛機攻擊無畏號,第一架飛機僅僅掠過飛行甲板,在艦側落水墜毀;第二架飛機則垂直撞入接近後方升降台的飛行甲板,並引發大火。火勢雖在一小時內撲滅,但無畏號因受損嚴重,而要再次返國修理。攻擊最終造成10死87人受傷。[52]

4月17日無畏號啟程返國,先在5月4日途經烏利西,再於11日經珍珠港,於19日再一次進入三藩市海軍船塢維修。[5]

日本投降[编辑]

6月29日,無畏號離開三藩市,並先到珍珠港近海訓練。8月6日,無畏號離開珍珠港,在同日空襲了威克島,於7日抵達埃尼威托克。[12]15日中午,裕仁天皇宣佈日本投降[5]

8月21日,無畏號、安提頓號及卡伯特號啟程前往日本,以協助盟軍佔領當地。途中安提頓號因機件故障而要到關島維修,無畏號與卡伯特號兩艦則在25日與艦隊會合。接著無畏號兩艦分別到日本本土、仁川大沽等地,協助盟軍佔領日佔土地。[12]10月8日無畏號離開渤海,與列星頓號、漢考克號及班寧頓號等艦繼續在日本及西太平洋執勤,在14日進入橫須賀船廠休整。12月2日無畏號離開橫須賀,於15日返抵聖佩德羅。1946年2月4日,無畏號轉到三藩市,並開始封存待命。[5][12]

戰後改建與大西洋艦隊[编辑]

1961年,無畏號(上)、薩拉托加號(中)及獨立號(下)在海上並列行駛;三艦水兵在甲板排出Naval Aviation 1911-1961字樣,慶祝美國海軍航空發展50周年。五十年後的2011年,薩拉托加號與獨立號已經除籍,預備出售拆解;而改為博物館艦的無畏號卻有特別展覽,慶祝美國海軍航空發展100周年。展覽在5月29日至9月5日舉行。[53]

1947年3月22日,無畏號退役,繼續在三藩市封存。此時海軍正打算為艾塞克斯級作現代化改建,但要到韓戰爆發後,才有充足經費。1952年2月9日,無畏號短暫返回現役,由三藩市前往東岸的紐波特紐斯造船廠。4月9日無畏號在該處退役,並開始進行SCB-27C改建。同年10月1日,無畏號改編為攻擊航母,舷號改為CVA-11。[54]

1954年6月18日,無畏號完成改建,在同日重返現役。9月到11月,無畏號到加勒比海試航,接著加入大西洋艦隊。[5][54]

1955年1月9日,無畏號在關塔那摩灣一帶考核飛行員,並曾到訪太子港。5月28日,無畏號前往地中海巡航,在6月7日抵達西班牙加的斯灣。接著無畏號途經直布羅陀,並嗚放21響禮炮,慶祝英女皇伊莉莎白二世生日(其時為直布羅陀英女皇壽辰日,並非女皇實際出生日)。稍後無畏號依次到訪利佛諾那不勒斯塞薩洛尼基雅典華倫西亞馬賽戛纳羅德島伊斯坦堡,在11月初啟程返國,於22日返抵美國。[5][54][55]

1956年3月12日,無畏號再次前往地中海,並在21日於直布羅陀接替返國的尚普蘭湖號。接著無畏號再造訪多個地中海港口,於9月5日返抵美國。接著無畏號前往布魯克林造船廠,並在29日開始進行SCB-125改建,增設斜角飛行甲板及封閉艦艏。[5][54][56]

1957年4月,無畏號完成改建,在5月7日前往諾福克海軍基地,並在20日開始在關塔那摩灣外考核機師,於8月返回諾福克。9月3日,無畏號前往北大西洋,並參與北約大型軍事演習反擊行動(Operation Strikeback)。除無畏號外,美軍亦派出艾塞克斯號、胡蜂號、塔拉瓦號福萊斯特號薩拉托加號艾奧瓦號威斯康辛號;英國則派出皇家方舟號鷹號壁壘號(HMS Bulwark R08)。演習模擬防守GIUK缺口。演習期間,無畏號曾到訪布雷斯特貝爾法斯特附近港口,於10月22日返抵美國。[5][54][57]

1958年1月22日,無畏號進入諾福克船廠稍作維修,然後留在近岸執勤,並曾到訪紐約。6月9日,無畏號搭載美國海軍學院的學員,前往北大西洋考核,並途經里斯本奧斯陸鹿特丹,在8月8日返抵諾福克。稍後無畏號前往梅港維修,然後到加勒比海訓練演習。[5][54][58]

1959年2月13日,無畏號與羅斯福號一同前往地中海,並在3月1日於直布羅陀接替蘭道夫號及福萊斯特號。稍後無畏號先後到訪帕爾馬、那不勒斯、巴塞羅那、雅典、康城、巴勒莫及利佛諾,在8月18日由艾塞克斯號接替,於30日返抵諾福克,並進入船廠維修。[5][54][59]

1960年1月,無畏號完成維修,前往加勒比海試航,然後留在近岸訓練。要到8月4日,無畏號才再次離開諾福克,到地中海巡航。稍後無畏號造訪利佛諾、菲烏米奇諾、雅典、伊斯坦堡、貝魯特、那不勒斯及羅塔島,於1961年2月17日返抵諾福克。4月,無畏號在近岸考核飛行員,並在5月前往紐約,擔任武器試驗的觀測艦,並乘載美國多所軍校的觀察員。6月多明尼加共和國總統拉斐爾·特魯希略遇刺身亡,政局不穩,無畏號與福治谷號等被派往當地警備,隨時撤僑。[5][54][60]

1961年8月4日,無畏號再次前往地中海,先在17日於直布羅陀接替羅斯福號。稍後無畏號與北約海軍演習,並先後到訪那不勒斯、克基拉島、羅德島、雅典、熱那亞、利佛諾、康城及巴塞羅那,最後在1962年2月17日由香格里拉號接替,於3月1日返抵諾福克。[5][54][61]

反潛航母及太空任務[编辑]

1965年3月23日,無畏號參與太空任務,擔任雙子座3號的救援船。此時無畏號已完成SCB-125改建,且被改編為反潛航母。

1962年3月10日,無畏號進入諾福克海軍船廠,開始改建為反潛航母,並在31日正式改編,舷號改為CVS-11。4月2日無畏號完成改建,隨即到近岸及關塔那摩灣一帶訓練,然後前往巴哈馬海域,擔任水星-宇宙神7號的救援艦。5月24日,太空艙因技術問題而偏離原定降落點,在無畏號230哩外遠處濺落。無畏號先派直升機救走太空人,然後打撈太空艙,於31日返抵諾福克。7月6日無畏號到海上考核海軍學院學員,並到訪魁北克,於期間開放予公眾參觀,最後在8月5日返抵諾福克。9月12日,無畏號進入諾福克船廠翻修,直到12月28日。[5][54][62]

1963年1月23日,無畏號前往關塔那摩灣訓練,並造訪金斯敦,於3月23日返抵諾福克。5月13日無畏號前往紐約,再次開放予公眾參觀,並在23日返回諾福克。6月及8月無畏號到北大西洋考核軍校學員,於10月1日返抵諾福克。11月至12月,無畏號留在近海執勤。[5][54][63]

1964年上半葉,無畏號繼續在北大西洋及加勒比海執勤。6月11日,無畏號離開諾福克,再次到大西洋及地中海考核軍校學員,並且追蹤蘇聯潛艇,在8月返回諾福克。[5][54]

稍後無畏號繼續在近岸訓練。1965年3月,無畏號前往加勒比海,擔任雙子座3號的救援船。23日雙子座3號升空,為美國首次雙人太空任務。太空艙在返回時偏離預定濺落點,故無畏號先派直升機救走太空人,接著才打撈太空艙。4月無畏號進入紐約布魯克林船廠作現代化改建(Fleet Rehabilitation and Modernization, FRAM),以延長服役壽命。改建在9月完成後,無畏號留在近海試航。[5][54]

越戰[编辑]

1966年,一架A-4攻擊機預備在無畏號起飛。此時無畏號已改編為反潛航母,但仍搭載攻擊機隊,並在越戰中參與陸上攻擊任務。同樣於越戰用作臨時攻擊航母的還有香格里拉號;兩艦均曾作SCB-27C改建,較其他SCB-27A艦先進。

1966年4月4日,無畏號離開諾福克,途經好望角,前往西太平洋參與越戰。此時正值美軍將滾雷行動升級,加大力度轟炸北越。為增加空中攻擊力,海軍將無畏號的反潛機隊替換,轉為搭載攻擊航母的機隊,以用作輔助攻擊航母。5月15日,無畏號抵達越南外海的洋基站,接替返國的漢考克號,開始派攻擊機到陸上轟炸。[64][65]6月29日,美軍獲准攻擊北越的儲油設施(即POL攻擊)及工業設施,並開始與受蘇聯訓練的北越米格機交戰;[66]10月9日,無畏號一架A-1攻擊機更擊落了一架米格-17。這也是活塞動力飛機在越戰中唯一擊落的噴射機。作戰期間,無畏號曾到橫須賀、佐世保香港蘇比克灣休整。10月30日無畏號離開西太平洋,再經好望角,在11月21日返抵諾福克。[67][68][54]

1967年5月11日,無畏號第二次前往越南作戰。與上前巡航相若,無畏號再次用作輔助攻擊航母,但額外加上了F-8戰鬥機小隊。無畏號預備橫越蘇伊士運河之際,六日戰爭爆發,無畏號在運河關閉前成功橫越,繼續前往西太平洋。6月9日無畏號開始在洋基站執勤。[5][67]此時美軍正加緊轟炸連接河內市海防市清化市及中國的鐵路;無畏號隨即加入,並與其他航空母艦多次派出混編機種的機隊到陸上攻擊,以應付北越密集的防空飛彈。這些混合機隊的攻擊任務亦稱為Alpha Strikes。[69]8月21日,無畏號與奧里斯卡尼號星座號發動聯合攻擊。無畏號先派出兩波飛機攻擊錦普鎮的港口,然後派另一波飛機攻擊河內外圍的軍事補給點及鐵路設施;星座號空襲了白馬市機場;而奧里斯卡尼號則空襲河內的火力發電廠。[70]10月無畏號與奧里斯卡尼號空襲了海防市的港口及船廠設施,又在11月與珊瑚海號切斷寧平市附近河道的鐵路橋,並在該區摧毀了25列火車卡。[71]不過,北越密集的防空火力使美軍損傷慘重。整次巡航,無畏號一共有12架飛機被防空炮及飛彈擊落。[67]執勤期間,無畏號曾到蘇比克灣、橫須賀及香港休整。12月9日無畏號離開越南,經南非好望角,最後於30日返抵諾福克。[68][54]

1968年6月4日,無畏號離開諾福克,途經好望角,最後一次參與越戰。早前北越發動春節攻勢,但遭到南越及美軍擊潰。到7月24日無畏號開始在越南外海執勤時,美國總統林登·詹森早已下令禁止攻擊北緯19度以北的北越設施及軍隊。無畏號僅恢復鋼虎行動,攻擊老撾胡志明小道補給線。雖然海空軍的出擊數日漸下降,但仍有與北越空軍交戰。9月19日,無畏號一架F-8擊落了一架米格-21;此後要到1970年3月,海軍才再有擊落米格機的紀錄。[67][72]執勤期間,無畏號曾到蘇比克灣、香港及新加坡休假。1969年1月8日無畏號離開越南,繞經好望角,在2月8日返抵諾福克,結束越戰巡航。[68][54]

後續巡航[编辑]

返國後無畏號留在近岸執勤,並將母港轉到羅得島州昆錫點海軍基地(Quonset Point)。9月8日,無畏號在詹姆斯鎮外海訓練時一度擱淺,在兩小時後脫困。10月到11月期間,無畏號到加勒比海訓練,然後回國修理。1970年9月到11月,無畏號再次到加勒比海作反潛訓練。[54][73]

1971年4月16日,無畏號再次作遠洋巡航,前往北大西洋及地中海,與北洋海軍演習,並曾到訪里斯本、普利茅斯基爾、那不勒斯、康城、巴塞羅那、漢堡哥本哈根格里諾克蘇格蘭羅塞斯(Rosyth)、朴次茅斯卑爾根。巡航期間,無畏號曾到波羅的海以及北極圈內的巴倫支海,追蹤蘇聯潛艇,在10月15日返抵昆錫點。[54][73]

1972年7月11日至10月15日,無畏號曾到北大西洋執勤,然後預備最後一次遠洋巡航。11月24日,無畏號先後到地中海及北大西洋巡航,與北約海軍演習,並先後到訪鹿特丹、里斯本及若干意大利、希臘與法國港口,於5月4日返抵昆錫點,並預備退役。[54][73]

退役、榮譽與博物館艦[编辑]

1974年3月15日,無畏號退役,並拖到費城封存;她也是美軍最後一艘退役的反潛航母。[54]稍後海軍打算將無畏號出售拆解,但遭到民間反對;其中紐約房地產商兼慈善家扎卡里·費沙(Zachary Fisher)更在1978年成立無畏號博物館組織(Intrepid Museum Foundation),並籌集資金,以購入無畏號作博物館艦。與海軍交涉多年後,海軍同意了組織的請求,並在1981年4月27日將無畏號轉交組織管理。1982年2月23日,無畏號除籍,並開始改建為博物館艦;同年8月,無畏號海空暨太空博物館(Intrepid Sea-Air-Space Museum)在紐約正式開放;而費沙在稍後購入更多海軍退役艦隻到博物館。1986年,無畏號獲評為美國國家歷史地標[3][74]

2010年5月28日,無畏號博物館正在舉行紐約海軍周(Fleet Week)活動,艦上遊人眾多。自無畏號改建為博物館後,便成為紐約地標之一;但無畏號只是整個博物館的其中一部分,其他部分還有黑鱸號潛艇(USS Growler, SSG-577)、一架和諧式客機及洛歇A-12偵察機。2011年4月,太空總署宣佈企業號太空梭將會轉移到海空暨太空博物館展覽;而企業號則在2012年4月27日運抵紐約,並在6月6日運抵無畏號艦上。

此後無畏號博物館逐漸成為紐約市地標,以及多項活動舉辦地點,平均每年有915,000人參觀。2001年九一一襲擊後,聯邦調查局曾以無畏號作為臨時辦公地點。電影《驚天奪寶》(2004年上畫)及《我是傳奇》(2007年上畫),均曾在無畏號取景。

2006年7月,無畏號開始籌備翻修,並在10月1日關閉。11月6日,拖船嘗試將無畏號拖到新澤西州貝永維修;但無畏號由於長年停泊,艦體早被淤泥卡死,無法移動。海軍稍後加入協助,在清理走30,000立方米淤泥後,無畏號在12月5日拖離停泊處,接著開始維修及翻新,總共耗費一億二千萬美金(120,000,000)。2008年10月2日,無畏號由拖船拖回紐約,並在11月8日再次對外開放。[75][76]

無畏號兩次獲頒海軍集體嘉獎勳表,並分別在二戰及越戰獲得五枚戰鬥之星。全部榮譽見下表:[77][3]

Bronze star
Silver star
Bronze star
Silver star
海軍集體嘉獎勳表
兩次
海軍遠征獎章 中國服役獎章
(延長)
美國戰役獎章 太平洋戰爭獎章
五枚戰鬥之星
第二次世界大戰勝利獎章 海軍佔領服役獎章
(「亞洲(Asia)」橫扣)
(「歐洲(Europe)」橫扣)
國防部服役獎章
兩枚
越南服役獎章
五枚戰鬥之星
菲律賓總統集體嘉獎勳表 棕櫚葉越南英勇十字集體嘉獎 菲律賓解放獎章 越南共和國戰役獎章

相關條目[编辑]

註釋[编辑]

  1. ^ Friedman 1983,第394页艾塞克斯艦級配置。由於各艘艾塞克斯級服役期間曾多次改建或改變用途,數據僅以設計及建造時為準。
  2. ^ Boys' Life雜誌,1985年8月,第24頁
  3. ^ 3.0 3.1 3.2 海軍網上資源(NavSource Online):無畏號
  4. ^ Zollo 1993,第58页
  5. ^ 5.00 5.01 5.02 5.03 5.04 5.05 5.06 5.07 5.08 5.09 5.10 5.11 5.12 5.13 5.14 5.15 5.16 5.17 5.18 5.19 美國海軍軍艦字典(DANFS)簡介
  6. ^ Zollo 1993,第59-64页
  7. ^ Morison 1988,第208页其時第一分隊指揮為約翰·小李維(Jown W. Reeves, Jr.)少將,下轄旗艦企業號約克鎮號貝勞森林號;第三分隊由費德烈·薛曼(Frederick C. Sherman)少將指揮,下轄旗艦碉堡山號蒙特利號科本斯號;第四分隊由山姆·堅達(Samuel P. Ginder)少將指揮,下轄旗艦薩拉托加號普林斯頓號蘭利號
  8. ^ Morison 1988,第219页
  9. ^ Morison 1988,第218页
  10. ^ Morison 1988,第320页
  11. ^ Morison 1988,第321-325页
  12. ^ 12.0 12.1 12.2 12.3 12.4 12.5 12.6 12.7 無畏號老兵組織-二次戰歷史
  13. ^ 見艦長史伯格報告Zollo 1993,第91-93页。當時史伯格要將無畏號向東撤退,但失控的無畏號卻經常將艦體轉回西方,直指東京,使史伯格慨嘆「我當時根本就不想到那裡啊!」(The ship kept turning west towards Tokyo, at the time I didn't want to go to Tokyo.)
  14. ^ Zollo 1993,第93-94页
  15. ^ 第38特遣艦隊行動-雷伊泰灣8月26日時,第一分隊由老約翰·麥凱恩中將指揮,下轄旗艦胡蜂號大黃蜂號、科本斯號及蒙特利號;第三分隊由薛曼指揮,下轄旗艦艾塞克斯號、艦隊旗艦列星頓號、蘭利號及普林斯頓號;第四分隊由拉夫·戴維森(Ralph E. Davison)少將指揮,下轄旗艦富蘭克林號、企業號、聖哈辛托號及貝勞森林號。
  16. ^ 16.0 16.1 16.2 Morison 1988,第13页
  17. ^ 17.0 17.1 17.2 第38特遣艦隊行動-雷伊泰灣
  18. ^ Morison 1988,第91页
  19. ^ Morison 1988,第93页福留繁在指揮部看到多架飛機被擊落,鼓掌稱快,但下一刻才發現墜地的均為日機,不禁哀嘆日軍攔截只是「以卵擊石」。
  20. ^ Morison 1988,第95-100页
  21. ^ Morison 1988,第101-104页
  22. ^ 第38特遣艦隊行動-雷伊泰灣24日海戰爆發前,美軍四支航空母艦分隊如下:第一分隊仍由麥凱恩中將指揮,下轄旗艦胡蜂號、大黃蜂號、漢考克號(於22日調自第二分隊)、科本斯號及蒙特利號,蒙哥馬利少將則於30日接替麥凱恩;第二分隊繼續由波根少將指揮,下轄旗艦無畏號、卡伯特號及獨立號,而碉堡山號則於23日撤返布雷默頓普吉灣海軍船塢維修;第三分隊的指揮仍為薛曼少將,航空母艦編制不變(分隊旗艦艾塞克斯號、第38特遣艦隊旗艦列星頓號、普林斯頓號及蘭利號);第四分隊續由戴維森少將指揮,有旗艦富蘭克林號(於10月30日受損撤退)、企業號(30日後接替富蘭克林號為旗艦)、聖哈辛托號及貝勞森林號。
  23. ^ 23.0 23.1 Morison 1988,第175页
  24. ^ Morison 1988,第182-183页
  25. ^ Morison 1988,第184-186页。擊傷武藏號的飛機以第二分隊為主。武藏號最終身中19枚魚雷及17枚炸彈,於8時35分左右沉沒。
  26. ^ Morison 1988,第189页
  27. ^ Morison 1988,第192页
  28. ^ Morison 1988,第193-195, 320页第二分隊的波根少將於當晚接獲獨立號的報告,指粟田中央艦隊再次東進,更未因錫布延海戰而失去戰力。波根因此抗議海爾賽的命令;李上將亦估計中央艦隊僅為暫時撤退,並向海爾賽報告;但海爾賽未有理會,而兩人亦未有進一步行動。整日被海爾賽凌駕指揮的密茲契於日間命參謀留意粟田動向。晚間其參謀收到獨立號報告後,即搖醒密茲契;但密茲契得悉海爾賽已收到該情報後,便未有進言,倒頭再睡。
  29. ^ 29.0 29.1 Morison 1988,第322-328页
  30. ^ 見: Morison 1988,第308-312页及大黃蜂號服役日記10月25日大黃蜂號服役日記10月26日。第一分隊分別在25日10時30分及12時48分派飛機攻擊粟田艦隊,其時粟田已開始向北撤退,兩波飛機雖找到粟田艦隊,但攻擊收效甚微;反而是第七艦隊的護航航空母艦攻擊成功,分別在中午擊傷了長門號及旗艦利根號;第一分隊再於26日早上6時、8時27分及12時35分派三波飛機追擊,幾乎沒有擊傷任何日艦。
  31. ^ Morison 1988,第329页
  32. ^ Morison 1988,第310-311页
  33. ^ Morison 1988,第342页
  34. ^ Morison 1988,第348页
  35. ^ Morison 1988,第349页
  36. ^ 36.0 36.1 36.2 第38特遣艦隊行動-雷伊泰灣-11月
  37. ^ Morison 1988,第356页
  38. ^ 38.0 38.1 Morison 1988,第358-359页
  39. ^ 第58特遣艦隊行動-冰山行動-至1945年4月7日此時第一分隊由約瑟·克拉克(Joseph J. Clark)少將指揮,有旗艦大黃蜂號、胡蜂號、班寧頓號及貝勞森林號;第二分隊由戴維森指揮,有旗艦富蘭克林號、蘭道夫號及聖哈辛托號;第三分隊由薛曼指揮,有旗艦艾塞克斯號、碉堡山號(艦隊旗艦)、科本斯號及卡伯特號。蘭道夫號在3月11日於港內被自殺飛機攻擊受創,要到4月7日才啟程往會合艦隊。由於第二及第四分隊屢屢受創,使艦隻在作戰期間有多次轉移,編制並不持續完整。
  40. ^ Morison 1988,第94-95页
  41. ^ Morison 1988,第94-97页
  42. ^ Morison 1988,第97-100页
  43. ^ Morison 1988,第101-102页
  44. ^ Morison 1988,第196-197页日軍飛機數量出自日方數據,而美軍僅可估計擊落數量。
  45. ^ Morison 1988,第200, 203页
  46. ^ 46.0 46.1 Morison 1988,第203页
  47. ^ Morison 1988,第205页
  48. ^ Morison 1988,第205-209页由於攻擊機隊甚多,美軍飛機無法妥善協調攻擊,引起頗多混亂,故此難以確認何者成功命中大和號,亦無法確定大和號共命中多少炸彈及魚雷;美軍亦誤認矢矧號為同級艦阿賀野號;而矢矧號最終身中12枚炸彈及七枚魚雷方告沉沒。整日美軍的攻擊機隊共有386架,第一分隊佔113架;第三分隊167架;第四分隊106架。
  49. ^ 第58特遣艦隊行動-冰山行動-1945年4月8日至5月28日
  50. ^ Morison 1988,第209-211页
  51. ^ Morison 1988,第221-230页
  52. ^ Morison 1988,第248页
  53. ^ 見無畏號博物館展覽:海軍航空100周年紀念
  54. ^ 54.00 54.01 54.02 54.03 54.04 54.05 54.06 54.07 54.08 54.09 54.10 54.11 54.12 54.13 54.14 54.15 54.16 54.17 54.18 54.19 無畏號航空母艦1953年後搭載的聯隊列表
  55. ^ 1963年無畏號年刊(Cruise book):119頁123頁
  56. ^ 1963年無畏號年刊(Cruise book):124頁127頁
  57. ^ 1963年無畏號年刊(Cruise book):136頁138頁
  58. ^ 1963年無畏號年刊(Cruise book):142頁144頁
  59. ^ 1963年無畏號年刊(Cruise book):148頁151頁
  60. ^ 1963年無畏號年刊(Cruise book):152頁154頁159頁
  61. ^ 1963年無畏號年刊(Cruise book):160頁162頁164頁
  62. ^ 1963年無畏號年刊(Cruise book):168頁169頁170頁176頁
  63. ^ 1963年無畏號年刊(Cruise book):178頁180頁182頁183頁184頁185頁186頁
  64. ^ Gurney 1985,第174页
  65. ^ Francillon 1988,第54页
  66. ^ Nichols 1987,第154-155页見越南空戰年表:1966年。
  67. ^ 67.0 67.1 67.2 67.3 Francillon 1988,第142-143页見無畏號越戰巡航、在線及戰損紀錄。
  68. ^ 68.0 68.1 68.2 美國航空母艦越南巡航到訪港口紀錄
  69. ^ Nichols 1987,第155-156页見越南空戰年表:1967年。
  70. ^ Gurney 1985,第186-187页自1964年後,美軍一直在河內市中心設下禁止攻擊區;未經美國總統批准,美軍均不可進入攻擊。故此不少軍事設施到一直未受損毀。
  71. ^ Gurney 1985,第191页
  72. ^ Nichols 1987,第156-157页見越南空戰年表:1968年。
  73. ^ 73.0 73.1 73.2 1945年後無畏號部署
  74. ^ 無畏號海空暨太空博物館-歷史
  75. ^ 無畏號海空暨太空博物館網頁
  76. ^ 相關英文新聞來源見The Intrepid Will Be Temporarily Moved and Pier 86 Will be Reconstructed Under an Historic $55 Million-Plus Capital Expansion PlanIntrepid to Close for Repairs, RenovationBriefly, Slowly, Intrepid Moves Again - New York TimesAircraft carrier survived wars, years of decay
  77. ^ 無畏號老兵組織-榮譽。部分榮譽參考美國海軍勛獎網頁

參考書目[编辑]

  • Friedman, Norman, U.S. Aircraft Carriers: An Illustrated Design History, Annapolis, Maryland: Naval Institute Press. 1983, ISBN 0-87021-739-9 (英文) 
  • Zollo, Anthony F., USS Intrepid: CV-11, CVA-11, CVS-11: the "Fighting I" illustrated history, Nashville, Tennessee: Turner Publishing Company. 1993 (英文) 
  • Morison, Samuel Eliot, History of United States naval operations in World War II, 7, Boston: Little, Brown and Company. 1988 (英文) 
  • Morison, Samuel Eliot, History of United States naval operations in World War II, 8, Boston: Little, Brown and Company. 1988 (英文) 
  • Morison, Samuel Eliot, History of United States naval operations in World War II, 12, Boston: Little, Brown and Company. 1988 (英文) 
  • Morison, Samuel Eliot, History of United States naval operations in World War II, 13, Boston: Little, Brown and Company. 1988 (英文) 
  • Morison, Samuel Eliot, History of United States naval operations in World War II, 14, Boston: Little, Brown and Company. 1988 (英文) 
  • Francillon, René, Tonkin Gulf Yacht Club: US Carrier Operations off Vietnam, Annapolis, Maryland: Naval Institute Press. 1988, ISBN 0-87021-696-1 (英文) 
  • Nichols, John B., On Yankee Station: The Naval Air War over Vietnam, Annapolis, Maryland: Naval Institute Press. 1987, ISBN 978-1557504951 (英文) 
  • Gurney, Gene, Vietnam, the war in the air, New York: Crown Publisher. 1985, ISBN 0-517-55350-3 (英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