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化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物化,是一種客體化(即對象化,objectify)的過程,透過社會分工來區分物我,也就是把某些東西當作勞動的對象,是可以被控制、分解、操弄、改變、轉型、交換、消費、生產…的東西。人類在勞動中,必須先物化身體,把身體當作勞動工具使用,進而得到勞動的報酬或成果,是一個交易的過程。在這個過程中,不但將報酬與成果物化,成為可以交換而得的東西,自己的身體也必須跟著物化,以便衡量,並以勞力的方式交易出去。有人的地方就有物化,物化是人類生存的必要過程。

人類在不同的歷史階段採用不同的人類組織和社會制度去進行物化,是個歷史進程,物我、人我關係也因此不斷地變化。現代大部分人類採取市場機制和資本主義生產模式,物化就採取了商品化(commodification)的形式,人們開始用商品化來改造自然與自身(身體、國家、經濟、文化等等)。商品化的形式大大便利了物化的深度、速度與強度,人們已經不能完全控制這樣的一種形式的物化或商品化,所以也被稱為異化[1]

物化也是一種將物體轉化為觀測對象的系統化程序。米歇尔·福柯說明了諸如醫院監獄之類的規訓機構,如何將肉體變成科學知識客體,並因而被物化。其中性物化一詞常為女性主義者(尤其是反色情女性主義者`、社會女性主義者基進女性主義者)所用。

和物化相反的行为就是人格化,即将非人的其他生物或非生物拟人化,将其当作人类自己的同伴看待和对待。

批判語言與身體自主[编辑]

「物化」一詞被引進批判語言,是為了打擊被認為「正常」的剝削行為和予取予求,是針對社會結構與制度的批判,例如勞動契約當中,工人像是機器一樣附屬於老闆,超長工時卻是超低薪資,沒有實質的陳情管道;或是婚姻家庭中,妻子婦女像是廉價勞工一樣附屬於丈夫男人,無條件負責所有家務勞動,沒有自己的聲音。

物化一詞現在則最常被用來批判,批評消費女性身體展場女郎、部分模特兒),或是將父權審美觀強押在女性身體減肥整形美容),以及的其他父權資本主義商業性行為,例如性交易色情行業

但卻被有些宗教右派衛道人士挪用,其實當中隱含了保守、維護主流行業婚姻家庭意識形態,鞏固了「正當」工作的刻苦員工與良家婦女的形象,卻也間接正當化或繼續遮蔽了剝削工人女性的行為,進而排除、忽略與貶低不符合這個形態的其他工作。

一部分的女性主義者(尤其是後女性主義者)與性權人士批評採用這個修辭策略,背後真正隱含的價值觀卻是反對各種性實踐的可能。這個顧慮固然有其社會與歷史演進的過程,卻限制了因個人自由意志而選擇其他物化的可能,窄化了個人的生活方式。然而物化之所以對於人類社會重要,就是因為人類可以依照現實考量,藉此自由選擇交換,進而決定屬於自己的生活方式。

同時另一部分的女性主義者(尤其是社會女性主義者基進女性主義者)認為許多人的個人自由意志其實深受父權資本主義影響,社會化的過程教導他們自我物化與受到支配宰制是一種選擇,有如許多奴隸並不認為被奴役有什麼問題。因此反對個人自由意志選擇物化的說法,認為在現有社會許多人的自由意志只是相對的概念,這些人只是被灌輸父權資本主義觀念受害者。

參考資料[编辑]

  1. ^ http://intermargins.net/repression/theory/objectification/index.html

參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