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魯爾戰役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特魯爾戰役
西班牙內戰的一部分
Espagne guerre octo.png
1937年10月,特魯爾戰役前的西班牙局勢。
日期: 1937年12月15日1938年2月22日
地点: 西班牙阿拉貢特魯爾
結果: 國民軍決定性勝利[1]
參戰方
Flag of the Second Spanish Republic.svg 西班牙第二共和國 西班牙 西班牙國民軍
指揮官和领导者
Flag of the Second Spanish Republic.svg 朱安·薩拉維亞
Flag of the Second Spanish Republic.svg 恩瑞克·海瑞迪亞
Flag of the Second Spanish Republic.svg 朱安·伊巴羅拉
Flag of the Second Spanish Republic.svg 恩瑞克·里斯特
Flag of the Second Spanish Republic.svg 艾伊·卡佩席諾
Flag of the International Brigades.svg 卡羅歐·思維爾塞齊
西班牙 弗朗西斯科·佛朗哥
西班牙 安東尼歐·阿然達
西班牙 荷西·恩瑞庫·瓦維拉
西班牙 朱安·維剛
西班牙 多明尼哥·雷·德哈科特
兵力
77,000名士兵
120架飛機
100輛坦克
20,000名士兵
140架飛機
500門大砲
6000名民兵
伤亡与损失
85,000人傷亡
14,000人被俘
損失35%的飛機與坦克
57,000人傷亡
數架飛機

特魯爾戰役西班牙語Batalla de Teruel1937年12月15日1938年2月22日)是西班牙內戰中,一場發生於特魯爾市的戰役,戰鬥期間也是西班牙20年來最冷的冬天[2]。特魯特戰役是一場血腥的戰鬥,城市被轉手多次,最初被共和軍掌控,最後被國民軍佔領。戰鬥過程中,特魯爾市遭到重砲與飛機所轟炸;2個月的戰事裡,雙方傷亡損失超過14萬人[2]。佛朗哥利用了人員與物資上的優勢奪回特魯爾,嚴重消耗了共和軍,使這場戰役成了整場西班牙內戰的轉捩點[3]

背景[编辑]

共和軍對特魯爾市的興趣是出於幾處戰略重點,共和軍事領導人也認為該處沒有強力的把守,並積極提倡佔領該地。到了1937年,國民軍領地的形式使得對特魯爾的佔領,將會影響共和軍與巴倫西亞海岸的聯繫[4],特魯爾市也被共和軍三面環圍。此外,特魯爾市也是國民軍在阿拉貢戰線軍事力量的一個象徵[5],共和軍戰爭部長茵達萊西奧·普列托(Indalecio Prieto)認為需要一場壯觀的勝利來凸顯他在職務上的成就,也顯示他對軍隊的組織能力[6]。這場戰役的勝利也會有助於共和總理胡安·格林對加泰羅尼亞工業的控制。最後,根據共產黨的情報顯示,佛朗哥打算自瓜達拉哈拉省馬德里於12月18日發起大規模進攻。共和軍打算引開佛朗哥對馬德里的進攻,於是在12月15日發起了這場戰役[6]

戰場[编辑]

特魯爾位於下阿拉貢,人口約20,000人[7] ,是屬於首都邊陲的貧困城市,以傳說中的特魯爾戀人為名[7]。它在1170年成了基督教徒與摩爾人衝突的緩衝地,到了1937年也分離了薩拉戈薩的國民軍與巴倫西亞的共和軍[8]。因為特魯爾位於山區,海拔高度有3,050英尺高,通常有著冬天時全西班牙最低的氣溫[9]。該市也位於西班牙首都最偏遠地區,有著被山壁所環繞的天然屏障[9],本身也位於圖里亞河(Turia)和阿爾伐巴河(Alfambra)匯流處的高丘上,西邊還有條卡拉塔尤德高速公路,約3英里長[10],整體地勢的關鍵處之一為市西部的山脊,被稱作特魯爾之牙(La Muela de Teruel)的地方[7],因為它的位置突入了共和軍的領土,使其能以戰壕和鐵絲網大大增強它的防禦能力[11]

士兵[编辑]

朱安·薩拉維亞負責指揮共和軍,他將軍隊重新組織過[12],深得所有人的信任,包括共產黨指揮官恩瑞克·里斯特,里斯特所指揮的師被選為負責第一波的攻擊行動[13]。對特魯爾的奇襲進攻將會是所有西班牙戰役中,唯一沒有國際縱隊支援的行動。位於萊萬特的共和軍有著東部軍隊的支援,總兵力達到10萬人[14]

多明尼哥·雷·德哈科特上校是戰爭開始時,位於特魯爾的國民軍指揮官,在其突出部有著部隊9,500人和平民。當戰鬥開始後,德哈科特上校不斷將部隊用以防守,持續保有該城,其衛戍軍人數依不同來源有不同資料,約在2,000至6,000人之間[15],也或許駐軍的4,000人有一半為當地平民[16]

戰鬥[编辑]

地圖上紅線為剛開始戰鬥的勢力,紫線為12月20日前被共和軍所包圍的特魯爾,綠線為戰鬥後的結果。請注意位於特魯爾西部的「特魯爾之牙」位置。

里斯特所指揮的共和軍於1937年12月15日開始進攻,當天不但下雪,也缺乏空中與火砲的支援。恩斯特與恩瑞克·海瑞迪亞上校提議包圍該城,並迅速的佔領了「特魯爾之牙」,於傍晚前包圍了特魯爾[17]。德哈科特將防禦陣線退到城市中,於12月17日棄守了特魯爾之牙[17]。國民軍指揮官佛朗哥於12月23日決定支援特魯爾的防守,他做了一個決策:絕不讓任何省會城市落入共和軍手中,這將是政治上的一個失敗,佛朗哥決定不給敵人任何談判空間[18],但他才剛發起重大的瓜達拉哈拉戰役,若前去救援特魯爾就表示要放棄該行動,這招來德義盟友的不滿,也表示國民軍必須要分散軍力,延遲發起決定性戰役,將戰爭變成長期戰,需要長時間接受外國援助[19]

共和軍的進逼與圍城[编辑]

12月21日,共和軍進入特魯爾。歐內斯特·海明威與2名記者(1名是紐約時報記者赫伯特·馬修斯(Herbert Matthews))隨共和軍部隊進入特魯爾[20],國民軍指揮官德哈科特帶領他剩餘的守軍部隊返回城市南部,在該處持續抵抗。直到聖誕節當天,國民軍仍佔領著4個關鍵地點:民政府西班牙銀行聖克拉拉修道院神學院。共和派巴塞隆納電台宣佈佔領,但德哈科特仍與4000名守軍持續守著佔領區[21]。雙方持續交火,共和軍強烈砲轟城鎮,以及使用刺刀突擊進攻[11]

國民軍的救援行動[编辑]

佛朗哥於12月23日取消了對瓜達拉哈拉的攻勢,但前往特魯爾的救援部隊在29日前禁止攻擊,他發送一訊息給德哈科特,命令他不計一切代價死守住佔領區[22]。於此同時,共和軍正於惡劣天氣中持續深入進攻。國民軍於預定時間的29日開始攻擊,由經驗豐富的安東尼歐·阿然達荷西·恩瑞庫·瓦維拉指揮。兀鷹軍團也加入此次攻擊。跨年夜時,國民軍佔領了「特魯爾之牙」[21],並進入該城的鬥牛場與火車站,但國民軍卻未能守住所有的佔領地[23]。不久天氣竟然轉為為期4天的暴風雪,積雪達4英呎深以及氣溫零下18度。雙方戰鬥因為嚴寒而進展緩慢,機槍和機械紛紛結凍,部隊也受到嚴重的凍傷。國民軍多人感冒,因為他們沒有禦寒衣物,許多人因為肢體被凍傷而截肢。

佛朗哥投入了大量人力與機械,他們的戰況逐漸好轉。共和軍開始撤退,1938年跨年夜,修道院的守軍全數陣亡。民政府也於1月3日被國民軍攻擊,建築物內部持續戰鬥,海明威當時也在場,攻擊者與防衛者紛紛在不同樓層,透過天花板與地板的破洞互相射擊。防衛者現在缺乏水,僅有少量藥品與食物。他們的掩體已是一堆廢墟,但仍持續堅守著。國民軍的攻勢因為天氣而受阻,德哈科特與國民軍派的特魯爾當地主教於1月8日放棄了據點[24],率軍向共和軍投降。隨後共和軍殺害了其帶領的42名戰俘,包括特魯爾的主教安色莫·波蘭戈(Anselmo Polanco)[25][26]。德哈科特的軍隊投降後,特魯爾的民眾開始撤離,共和軍開始包圍特魯爾[27],之後特魯爾被共和軍攻下。

國民軍反攻[编辑]

德哈科特投降後,國民軍軍隊開始集結接近共和軍,隨著天氣的好轉,國民軍於1938年1月17日發起新的行動。共和軍被逼得必須放棄付出所有代價進行戰鬥的顧忌,將國際縱隊於19日也投入了戰局中[28],雖然人數眾多,但多為預備役軍人,期間還有些政治與娛樂界人士訪問軍隊。美國共產黨歌手保羅·羅伯森(Paul Robeson),為他們演唱聖誕前夕的歌曲,包括國際歌老人河(Ol' Man River)[29]。未來的英國首相克莱门特·艾德礼、左翼工黨政治家艾倫·威金森(Ellen Wilkinson)和未來的工黨政府官員和外交官菲利普·諾爾-巴克(Philip Noel-Baker)還訪問了其中的英國軍隊[30]。雙方戰鬥持續激烈,彼此的最高指揮官不斷送出援軍,雖然緩慢、但情勢確立地,國民軍即將佔領「特魯爾之牙」。共和軍死命反擊,於1月25日發起持續2天的反攻,但獲得的僅是暫時性的戰果。最後,國民軍於2月7日對特魯爾北部進攻,這是共和軍的一大致命弱點,因為其大部分的軍隊都分佈在特魯爾南部。這場進攻以大規模的騎兵進行衝鋒,也是在二次大戰的蘇軍於裡海的行動前,軍史上最後一次的大規模騎兵衝鋒了,迅速突破共和軍的防禦和分割了其部隊。阿然達和維剛迅速挺進,取得了勝利。數千名戰俘、數萬噸物資和彈藥落入了國民軍手中,殘餘共和軍也紛紛逃走[31]。最後一戰自2月18日開始,阿然達和維剛如同12月切斷並包圍了北部的共和軍。2月20日,特魯爾被切斷了與巴倫西亞之間的聯繫,以及國民軍進入了該城,朱安·薩拉維亞下令將共和軍撤回。大部分軍隊逃走路線被切斷,約14,500人被圍困。共產黨共和軍艾伊·卡佩席諾雖然曾被圍困,卻突圍成功逃離。2月22日,特魯爾被國民軍完全佔領,戰鬥結束[32],其後國民軍又發現了1萬名共和軍屍體於特魯爾[33]

結果[编辑]

特魯爾戰役消耗了大量共和軍資源,失去了無可取代的飛機與武器[34];另一方面,國民軍集中了大部分的部隊在東部,他們準備通過阿拉貢進攻加泰羅尼亞萊萬特[35]。國民軍佔領了有效運行的巴斯克工業區邊境,然而共和軍不得不離開由無政府主義者控制的加泰羅尼亞軍工業區。一名無政府主義者的觀察員報告說:「儘管浪費如此多的金錢,我們的工業組織仍無法完成單一規格的步槍、機槍和火炮....[36]」佛朗哥佔領了特魯爾的結果對共和軍來說是一個痛苦的打擊,不但粉碎了共和軍對該城佔領的高度期待,該行動也掃除了國民軍進攻地中海的最後一道障礙[37]

佛朗哥沒有浪費太多的時間,他於1938年3月7日發起了阿拉貢攻勢,進攻阿拉貢。共和軍於2月22日撤回了精銳部隊[38],重建在特魯爾損傷的軍隊,但成效不彰,受到的重創還是影響著軍隊。國民軍迅速攻下阿拉貢直至地中海,並於1938年4月19日佔領了40英里長的地中海海岸線,將共和軍對一分為二[39]

英國詩人、作家勞里·李(Laurie Lee)曾參加國際縱隊,根據他對特魯爾戰役的敘述:「聖誕節特魯爾的禮物對於共和軍來說,莫過於一個毒玩具,也表示國民軍這場將會改變戰爭結果的勝利,成了共和軍戰敗的象徵[40]

傷亡[编辑]

特魯爾戰役的正確傷亡人數難以估計,國民軍救援部隊約14,000人死亡、16,000人受傷、17,000人生病,而原本的守軍9,500人則幾乎全數陣亡或被俘,全數相加國民軍就總傷亡56,500人,而共和軍傷亡人數則可能比國民軍還要高出50%,約84,750人,還損失了大量的戰俘[41]。將雙方死傷者統計後,共有超過14萬人陣亡、受傷或患疾,為西班牙內戰中傷亡極大的一役。

特魯爾的名人[编辑]

馬休斯、海明威、羅伯森和英國政治家們等人已在前述中提到,此戰爭吸引了許多國際人士前往關注。其中一位是英國間諜金·菲爾(Kim Philby),他偽裝成國民軍派的泰晤士报特派記者。顯然他在西班牙的行動受命於莫斯科,但他仍熱情地寫著關於佛朗哥的報告[42]。1937年12月時[43] ,特魯爾附近的一枚砲彈擊中一輛汽車,乘坐的菲爾比和其他三名記者:布拉迪希·傑森(Bradish Johnson)、艾迪·奈爾(Eddie Neil)和恩斯特·希普斯內克(Ernest Sheepshanks)中僅有菲爾比倖存,對此佛朗哥還親自授勛給他[44]

相關條目[编辑]

資料來源[编辑]

  1. ^ Hugh Purcell, The Spanish Civil War (part of the Documentary History Series) (1973),第95頁
  2. ^ 2.0 2.1 Hugh Purcell,第95頁
  3. ^ Paul Preston, The Spanish Civil War, an Illustrated Chronicle 1936-39 (New York, 1986),第149頁
  4. ^ Peter Wyden, The Passionate War (1983),第421頁
  5. ^ Hugh Thomas, The Spanish Civil War (1961),第504頁
  6. ^ 6.0 6.1 Hugh Thomas,第504頁
  7. ^ 7.0 7.1 7.2 Hugh Thomas,第505頁
  8. ^ Michener,第697頁
  9. ^ 9.0 9.1 Peter Wyden,第421頁
  10. ^ Cecil Eby, Between the Bullet and the Lie, American Volunteers in the Spanish Civil War, (1969),第197頁
  11. ^ 11.0 11.1 http://es.wikipedia.org/wiki/Batalla_de_Teruel
  12. ^ Hugh Thomas, The Spanish Civil War (1986),第788頁
  13. ^ Hugh Thomas (1961),第505頁
  14. ^ Hugh Thomas, (1961),第504頁
  15. ^ Peter Wyden,第425頁
  16. ^ Hugh Thomas,第507頁
  17. ^ 17.0 17.1 Hugh Thomas, (1986),第789頁
  18. ^ Hugh Thomas, (1986),第789頁至第790頁
  19. ^ Peter Wyden,第425頁
  20. ^ Peter Wyden,第421頁至第425頁
  21. ^ 21.0 21.1 Hugh Thomas,第507頁至第508頁
  22. ^ Hugh Thomas,第505頁至第507頁
  23. ^ Hugh Purcell,第96頁
  24. ^ Hugh Thomas,第507頁至第508頁
  25. ^ http://es.wikipedia.org/wiki/Domingo_Rey_d´Harcourt
  26. ^ Hugh Thomas,第577頁
  27. ^ Hugh Thomas,第508頁
  28. ^ Hugh Thomas, (1986)
  29. ^ Peter Wyden,第433頁至第434頁
  30. ^ Hugh Thomas, (1986),第792頁至第793頁
  31. ^ Hugh Thomas, (1961),第511頁至第514頁
  32. ^ Gabriel Jackson, The Spanish Republic and the Civil War, 1931-1939, (1965),第508頁
  33. ^ Hugh Thomas, (1961),第513頁至第515頁
  34. ^ Carl Geiser, Prisoners of the Good Fight, The Spanish Civil War, 1936-39, (1986),第42頁
  35. ^ Gabriel Jackson, The Spanish Republic and the Civil War, 1931-1939, (1965),第407頁
  36. ^ Hugh Purcell,第98頁,維賽特·羅傑歐上校引用自 Stanley G. Payne, The Spanish Revolution, (1970)
  37. ^ E. H. Carr, The Comintern and the Spanish Civil War (1984),第66頁
  38. ^ Carl Geiser,第42頁
  39. ^ Hugh Thomas (1986),第798頁至第803頁
  40. ^ Laurie Lee, Moment of War, A Memoir of the Spanish Civil War, (1991),第158頁
  41. ^ Hugh Thomas, The Spanish Civil War (2001),第773頁
  42. ^ Verne W. Newton, The Butchers Embrace, The Philby Conspirators in Washington, (London, 1991),第51頁
  43. ^ http://en.wikipedia.org/wiki/Kim_Philby
  44. ^ Verne W. Newton,第51頁至第52頁

參考書目[编辑]

  • Hugh Purcell, The Spanish Civil War(為一系列歷史文件之一)(1973)ISBN 0-399-11283-3
  • Hugh Thomas, The Spanish Civil War(1961)
  • Hugh Thomas, The Spanish Civil War(1977)
  • Hugh Thomas, The Spanish Civil War(1986)ISBN 0-671-7587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