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犹太人历史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犹太人历史,将在本条目中讲述犹太民族的发展历史。

另可参见:犹太人历史年表

以色列王国与犹太王国[编辑]

分布在以色列地以色列十二支族,自1695年阿姆斯特丹出版的哈加达

根据犹太人对圣经的注释记载,犹太人的始祖是圣经中记载的亚伯拉罕(Abraham)、以撒(Isaac)和雅各(Jacob)等人,他们大约生活在公元前2000年[1]。雅各(阿拉伯语发音为葉爾孤白)是以撒的兒子、亞伯拉罕(阿拉伯發音為易卜拉欣)的孫子,後來改名叫以色列,意思是「和神搏鬥的人」,而且因為他在和神搏鬥的時候傷了腿筋,所以猶太人在宰殺動物時都要把腿筋挑出來丟棄。至今为止发现的证明以色列存在的年代最古的证据,是公元前1200年左右的古埃及麦伦普塔赫石碑[2]。当时在迦南地区生存的犹太人是最先奉行一神教的民族[3]。圣经中记载,当时的犹太人在士师(既负有宗教和仪式方面的职能,也担任法官的角色)领导下,享受着充分的自治。

雅各生有12個兒子,由於約瑟的關係,在七個荒年的第二年遷移到埃及,受到當時統治埃及的喜克索斯人的優待,居住在尼羅河下游,轉變為農業民族。喜克索斯人被努比亞暴動趕出埃及後,以色列人的地位急劇下降,淪為埃及人的奴隸,他們在摩西(阿拉伯發音為穆薩)的帶領下逃出埃及,逃回巴勒斯坦定居,以色列的12個兒子的後代形成十二支族,原來在巴勒斯坦分居,後來統一成一個國家,先由便雅憫支族中的掃羅作王四十年。因此以色列人有了第一位国王:扫罗王。之后犹大支派的大卫王击败了周边亚兰腓力士的骚扰,定都耶路撒冷,建立了在新月地区西部称霸的以色列王国[4]

记载于圣经中的对所罗门圣殿的重建情景

在公元前970年,大卫王之子所罗门成为以色列国王[5]。他历经10年之久,建造了一座气势恢宏的圣殿(史称“第一圣殿”或“所罗门圣殿”)。但在所罗门死后,北部的十个支族联合起来,独立于南方的两个支族,建立了以色列王国 [6]。公元前722年,亚述国击败以色列王国,亡国的犹太人被大批流放至外地,这便是犹太人大流散的肇始[7]

M. Gottlieb畫

公元前586年,南部的犹太王国也终于被强大的巴比伦攻占,而犹太教圣殿也被异族烧毁,至此,犹太历史上所谓的“第一圣殿时期”结束[8]。大批犹太精英作为俘虏被带到巴比伦(史称“巴比伦囚虏”),犹太民族失去了自己的国土和家园。直至70年后,波斯帝國击败巴比伦,一定程度地解放了犹太人。此后不久,得到波斯人资助的犹太人建造了第二座犹太教圣殿,从而开创了“第二圣殿时期”。

波斯、希腊和罗马统治时期[编辑]

在波斯帝国遭受亚历山大大帝的沉重打击后,塞琉古王朝的统治者考虑将希腊文明引入波斯。犹太人原本已经接受了希腊文化,但当国王安条克四世企图将耶路撒冷圣殿用于祭祀希腊教主神宙斯时,忍无可忍的犹太人在马加比家族的领导下发动了起义,史称“马加比家族起义”。这次起义的胜利保住了圣殿,并建立了一个独立的犹太人国家,史称“哈斯摩尼王朝”。这个王朝从公元前165年持续至公元前63前,最终被罗马帝国吞并。在罗马人的早期统治时期,哈斯摩尼王朝仍保留了部分实权,但最终马加比家族被大希律王彻底消灭。以残暴闻名的大希律王是以东人,获罗马帝国特权而统治整个以色列地区。他曾经扩建了犹太教的圣殿[9]

当大希律王去世后,罗马帝国开始直接统治以色列地区。其间统治者频繁更换,而对于犹太人的政策也时紧时松。罗马人与犹太人最大的分歧在于多神教与一神教之间的差异,对此双方都无法接受对方的信仰[10]。公元66年,以色列地区发生饥荒之后,犹太人发动了一场针对罗马帝国的起义,史称“第一次犹太罗马战争”。起义被罗马皇帝维斯帕先之子及其继承人提图斯镇压[11]。如今,提图斯凯旋门仍然屹立在罗马城,其墙体上的浮雕描绘了攻克耶路撒冷的过程和运回罗马的犹太灯台等战利品。因此,尊重历史的犹太人都不会从该凯旋门内经过,而是选择绕过这个犹太人历史上的耻辱标志[12]

提图斯凯旋门墙体上的浮雕,描绘了罗马军队将战利品犹太灯台运回罗马的情景。

罗马军队破坏了耶路撒冷城的大部分建筑,只留下了圣殿的一部分基础,如今被称为西墙 [13]。在这次起义失败之后,仍有可观数目的犹太人继续生活在其国土内,而统治者也允许他们保留自己的信仰。在公元二世纪,罗马皇帝哈德良开始重建耶路撒冷,但对犹太人的一些宗教习俗进行了限制。作为反抗,犹太人在西蒙巴尔科赫巴的领导下再次发动起义[14]。哈德良迅速调动大批军队,以压倒性优势镇压了这次起义,并杀害了50万左右的犹太人[15]。当135年罗马军团大批到达后,犹太人被禁止进入耶路撒冷城,而大多数犹太人信仰也被当局严令禁止[16]。随着耶路撒冷的衰落和犹太人的被放逐,犹太教结束了以圣殿为中心的组织形式,而拉比作为小规模犹太教社团中的领袖开始发挥重要作用。在罗马统治时期后,犹太教圣经中不再加入新的内容 [17],犹太教人士开始倾向于对圣经进行解释和完善哈拉卡等工作,并着力制定不成文法,在塔木德中记载犹太人的传统文化。这一运动从1世纪持续到了5世纪前后[18]

到212年为止,所有犹太人都已归属罗马帝国统辖之下。当狄奥多西一世登基罗马帝国皇位后,基督教开始成为这个日渐衰落的帝国的国教。在罗马帝国晚期,犹太教徒和基督教徒的社会特征截然不同。与自由、分散和以社团为中心的犹太人不同的是,基督教徒生活在一个由教皇和皇帝为绝对权威的等级森严的社会体系之中[19]

在古以色列王国灭亡之后,犹太人社群之中的政治体制相对来说是比较民主的。对于旧约《申命记》29:9中的“今日,你们的首领、族长(原文作支派)、长老、官长、以色列的男丁…”一段,塔木德中的拉比如此解释:“尽管我指定了你们的首领、长老和官长,但你们在我面前一律平等。”此外,塔木德中也经常提及“拥有权利同时也意味着承担义务”这个理念[19]

大流散的肇始[编辑]

尽管从巴比伦时代起,犹太人已开始离开古以色列地区,但罗马帝国对犹太人起义的镇压才真正导致犹太人大规模地离开故土,从而开始这个民族漫长而悲惨的流亡历程[20]。当时虽然仍有一部分犹太人生活在犹太王国(该地区被罗马人改称为“巴勒斯坦”),但另一些犹太人被卖作奴隶,同时也有一些犹太人成为了罗马帝国的公民[21]

一些宗教史学者推测古代的一大部分犹太人来源于地中海沿岸希腊罗马文明中皈依犹太教的居民,上述地区包括亚历山大港安纳托利亚等地[22]。据记载,在托勒密王朝统治下的古埃及,其总人口约为750万,其中犹太人约有100万左右[23]

尽管遗传学上的证据并不够充分,但一些历史学家仍根据一些史料推断,在基督教的新兴时期,整个罗马帝国居民的10%为犹太人,这个数字只能通过“皈依说”来解释[22]

荷兰阿姆斯特丹的一处犹太会堂,位于塞法迪犹太人的聚居点

在大流散开始的数百年间,最重要的犹太人聚居点仍是巴比伦。在这座城市,犹太教经典《塔木德》得以诞生,犹太文化得到了较为宽松的待遇。而在拜占庭帝国,犹太人的境遇更为恶劣。当地政府不允许犹太人建造宗教礼拜的场所,也不批准任何犹太宗教机构的设立[24]。基于对弥赛亚再度降临的信仰,犹太人与侵入巴勒斯坦地区的波斯人联盟,一度收复了拜占庭帝国统治的耶路撒冷,并统治了该城三年时间。但此后波斯帝国与拜占庭皇帝希拉克略媾和。基督教再次占据统治地位,而之前幸存下来的犹太人再次被驱逐出耶路撒冷[25]

随着伊斯兰军队在军事上对拜占庭帝国和巴比伦王国的优势扩大,犹太人的境遇又一次得到了改善,但他们仍然被视为二等民族[26]。为了对抗伊斯兰力量,1096年的第一次十字军东征企图夺回耶路撒冷,并摧毁该地区残存的犹太人族群。为了守卫仅有的家园,犹太人积极地参与耶路撒冷的防卫战,与十字军展开了英勇的斗争[27]。当最终城市陷落时,十字军将犹太人集中到一个犹太教会堂,进行残忍的屠杀[28]。在海法,犹太人孤军奋战,与十字军奋战一月有余(1099年6月至7月),直至该城被攻破。此时距离古代犹太王国灭亡已达1000年之久,但犹太人社团仍遍布这片地域。其中有55个城镇为历史学家所知悉,包括耶路撒冷、Tiberias 、拉姆拉(Ramleh)、阿什凯隆(Ashkelon)、凯撒利亚港(Caesarea Maritima)和加沙[29]

伊比利亚半岛上犹太文化的黄金时期,一名领诵人诵读逾越节故事的场景,取自14世纪的伊比利亚半岛的哈加达

中世纪:基督教统治下的欧洲[编辑]

早在罗马帝国时期,已有一部分犹太人在欧洲定居。在基督教会尚未形成严密组织的中世纪早期,犹太人及其宗教并未受到严苛的待遇[30]。公元800年至1100年间,约有150万犹太人生活在基督教统治下的欧洲各国[31]。他们未成为封建阶级社会中的一部分,因此幸运地避开了许多基督徒不得不承受的奴役或战争的磨难[32]。与大多数没有文化的基督徒不同,绝大多数犹太人都能写能读,具有较高的教育水平[33]。由于他们在金融业、行政和医生等行业发挥了较大的作用,因此往往受到地方君主或贵族的庇护,避免了在基督教社会中的孤立处境[34]。基督教学者甚至会与犹太教拉比讨论圣经的有关话题[35]。但此后不久,罗马天主教廷通过变革,势力大大增强,尤其是在方济各会多明我会创立后,许多居住在城市里的基督教徒和对异教缺乏容忍的中产阶级纷纷崛起,从此犹太教的好日子便不复存在了。早在1300年,天主教修士和地方僧侣就开始在基督受难剧中大肆宣扬犹太人杀害了耶稣这一情节,从而鼓动普通市民仇视或杀害犹太人[36]。这一时期开始出现对犹太人的大规模迫害和驱逐。当14世纪中叶恐怖的黑死病夺走了当时欧洲一半以上人口后,不幸的犹太人又被当做了替罪羊[37]。最后到了1500年左右,屡受压迫的犹太人终于在波兰找到了相对安全的环境,并再次繁盛起来[38]

曾有历史学家认为有一段时期,生活在西班牙的犹太人超过了欧洲其他国家犹太人的总和。有一些统计数据表明,在12世纪,赛法迪犹太人构成了全球犹太人总人口中的90%左右,但这一比例在之后迅速下降[39]

欧洲历史上著名的十字军运动对犹太人社群造成了极大的冲击[40],而且也推进了限制犹太人从事大多数经济活动的立法活动[41]。这一结果是犹太人只被允许从事货币借贷和其他贸易行业。从1300年起,犹太人被驱逐出英格兰、法国和神圣罗马帝国,他们中的大多数被迫向东迁移到波兰等东欧国家[42]。根据1764年的统计,约有75万犹太人居住在波兰立陶宛联邦境内。而当时全球的犹太人总数也仅在120万左右[43]

1492年,当基督教最终统治利比里亚半岛后,基督教徒们终于对犹太人发起了最终和最强势的驱逐运动(参见西班牙犹太人历史葡萄牙犹太人历史[44]。到了17世纪,尽管程度有所不同,但总体而言,西欧各国的犹太人已严重受到成文法律或无形社会压力的迫害,被迫聚居在所谓“隔都”之中[45]。在20世纪初,绝大多数犹太人都生活在沙俄帝国西部及相邻的波兰、立陶宛、白俄罗斯等国境内[46]

中世纪:伊斯兰统治的欧洲、北非和中东[编辑]

中世纪穆斯林统治下的伊比利亚半岛上,处在相对自由环境中的犹太人取得了数学、天文学、哲学、化学和文学等方面的成就[47]。因此这一时期常被称为「伊比利亚半岛犹太文化黄金时代[48]」。

据犹太历史学家莱昂·波里亚克夫法语Léon Poliakov法语Léon Poliakov)的研究,在早期伊斯兰社会中,犹太人享有充分的自由,其社群活动也非常活跃。当时的法律或社会观念并没有限制犹太人从事任何经济活动。许多犹太人跟随着穆斯林,在新占领的土地上建立新的家园和犹太人社区。巴格达的高官也将其资产委托给犹太银行家打理。犹太人在海上货物买卖和奴隶贸易中占据了相当大的份额。更有甚者,基督教纪元10世纪波斯地区的主要港口城市Siraf的地方长官也由犹太人担任[49]

从11世纪开始,各地逐渐出现一些迫害犹太人的事件[50]。1066年的格拉纳达大屠杀中,安达卢斯的全部犹太人惨遭灭绝[51]。在中世纪的北非[52]、埃及[53]叙利亚[54]也门[55],也发生了数起针对犹太人的暴力事件。

当时控制着伊比利亚地区的伊斯兰教穆瓦希德王朝穆拉比特王朝奉行更彻底的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因此对待统治范围内的犹太人和基督教徒(这两类人被统称为“吉玛人”,阿拉伯语ذمي)更为苛刻严酷。大量犹太人和基督徒被驱逐出摩洛哥安达卢斯 [56]。犹太人面对仅有的改宗皈依或种族灭亡的两个选择时,毅然决定集体外迁。当时包括犹太思想家迈蒙尼德家族在内的许多犹太人向东迁移到较为宽容的穆斯林国家,而另一部分犹太人则被迫向北进入基督教日渐兴盛的西欧和中欧地区[57][58]。而从15世纪起,摩洛哥的犹太人被限制居住在称为“犹太人区”(阿拉伯语الملاح希伯来语מלּאח)的特定社区内[59]

进入中国的犹太人[编辑]

流落到中国的犹太人,成规模进入及有史可考者为北宋开封的「一赐乐业」人,目前发现的家谱共有七姓八家,人数不详。“一赐乐业”为北宋皇帝赐名,当为“以色列”的音译。由于犹太教与大约同时代进入中国的伊斯兰教徒拥有同样不食豬肉的宗教信仰,因此北宋时代的中国人将两者在一定程度上混淆,称其宗教为:「古教」、「藍帽回回」、「朮忽回回」,称犹太人为:“术忽”、“竹忽”、“主吾”、“主鹘”、“朱乎得”、“祝虎”、“珠赫”等。历史上的中国从来没有经历政教合一的宗教国家阶段,因此进入中国的犹太人不像其它地方的同族那样受到宗教迫害,北宋时的开封“一赐乐业”人拥有与中国汉族人同样的科举考试的权利,至明朝建立时,中国的犹太人已经完全丧失犹太人的信仰(可能尚保存有少量传统习俗,但其本人已经不了解此习俗含义),与周围的汉族无异。明朝建立后,明太祖朱元璋明文规定“色目人”“回回人”不许本族内通婚[來源請求],从此时的开封“一赐乐业”人遗留的家谱来看,他们此时已经是可以和“色目人”“回回人”通婚的汉族人。

启蒙运动和解放时期[编辑]

1806年的法国绘画,描绘了拿破仑解放犹太人的情景。

在欧洲启蒙时代,犹太民族内部也涌现出了崭新的思想观念。与欧洲的其他民族一样,犹太民族也发起了一场影响深远的犹太启蒙运动(音译为“哈斯卡拉运动”)。具有新思想的犹太人开始摒弃自身与周边民族的隔阂感,主动接触和学习其他欧洲文明的知识、习惯和文化。犹太人学校除了宗教知识外,也开设了自然科学和其他社会科学的课程。此外,犹太人也开始关注其独特的民族特质,对犹太民族历史和希伯来语的学习兴趣也日渐浓厚[60]

犹太启蒙运动对于几乎所有现代犹太教宗派都产生了巨大影响[61]。同时,这个运动也促进了犹太人与居住地主流社会之间的文化交流乃至19世纪的犹太教改革运动[62]。与此同时,另一个与启蒙运动几乎完全对立的新思潮也应运而生,即“哈西德派”(意为“虔诚者”,希伯来语חסידות英语Hasidic Judaism)。该派创始人为17世纪的波兰犹太教神秘主义拉比伊斯雷尔·巴尔·闪·托夫希伯來語הבעל שם טוב希伯来语הבעל שם טוב英语Israel ben Eliezer, the Baal Shem Tov),他领导的哈西德运动使犹太教得以再次复兴[63]。上述两大思想运动以及犹太教正统派构成了现代犹太教的主要派别的基础[64]

在犹太人进行内部改革的同时,欧洲社会的主流文化也出现了显著的变化。1791年,法国开始了犹太解放运动,成为首位赋予犹太人平等法律权利的欧洲国家[65]。此后,拿破仑一世法语Napoléon Bonaparte)进一步邀请犹太人走出隔都,并给予他们许多新的政治权利(参见拿破仑与犹太人[66]。另外,诸如丹麦、英国和瑞典等国也在启蒙运动时期改变了对犹太人的歧视政策,创造了对犹太人比较宽松的生活环境,因此一部分犹太人从其他地区移民到上述国家定居[67]。到了19世纪中叶,几乎所有西欧国家都采取了解放犹太人运动,其中最引人注目的例外就是教皇国。另外,东欧各国对犹太人的迫害活动仍无减弱,19世纪末的犹太人定居区内依然出现了多次大规模的屠犹事件[68]。东欧各国赤裸裸的暴力排犹运动和西欧各国社会民众的反犹思潮促进了犹太人政治运动的蓬勃发展,并最终导致了锡安主义的诞生[69]

锡安主义与大规模移民活动[编辑]

19世纪30年代波兰犹太锡安主义学校内的宣传画报。锡安主义者在波兰政治界活动非常活跃。1922年波兰选举中,35个犹太人议员席位中,有25席被锡安主义者占据[70]

锡安主义(又称“犹太复国主义”),是犹太人发起的一场政治运动,也指支持犹太人在古以色列地建立犹太人家园的政治主张或意识形态。尽管这一运动的起源可以追溯至更久的历史,但首位正式提出锡安主义思想的人是19世纪末奥匈帝国犹太裔记者西奥多·赫茨尔希伯来语בנימין זאב הרצל‎)[71]。在国际范围内具有广泛影响的锡安主义运动取得的最大成就是1948年以色列国的成立。此后,锡安主义继续发挥着支持以色列政府和犹太民族的作用[72]。 作为一种“散居民族的民族主义”[73],锡安主义者们将其主张定性为“追求犹太民族自决权民族解放运动[74]

尽管锡安主义的一部分源自犹太教思想,包括自古以来对回到以色列地的向往等[75][76],但现代锡安运动产生的背景主要是犹太人对于欧洲反犹主义的一种反弹[77]

除了提出本民族的政治主张外,19世纪后期的欧洲犹太人开始从东欧各国成批地逃亡或移民至北美西欧等地。至1924年为止,约有200万犹太人移民至美国。在这个国家,犹太人幸运地摆脱了欧洲反犹主义的压迫(参见美国犹太人历史)。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协约国同盟国双方参战军人中有117万2千名以上的犹太裔士兵,其中帝俄军队有45万名犹太人,而奥匈帝国的犹太人士兵人数也达到了27万5千人[78]

第二次世界大战与纳粹大屠杀[编辑]

在希特勒执政的纳粹德国,欧洲反犹主义浪潮达到了无以复加的极端。从1941年到1945年期间,约有600万犹太人遭到了惨绝人寰的大屠杀[79]。在早期,纳粹党人仅仅通过缉捕队和别动队德语Einsatzgruppen) 在其占领地区展开零星的抓捕和谋杀。到了1942年,纳粹党高层通过了“最终解决方案”,决定对犹太人进行大规模种族灭绝,于是专门建造了多个集中营用以高效率地屠杀犹太人[80][81]。早先已被隔离在欧洲各地隔都内的数百万犹太人被集体运往(通常使用火车)集中营,然后被成批地毒杀或枪杀。犹太人的遗骸或被焚化,或被就地掩埋。其余少部分犹太人则被关押在集中营中,被迫提供廉价的劳动。由于缺乏充足的食物和医疗设施,集中营中的犹太人死亡率非常之高[82]

同时,在反法西斯盟军一方,约有140万犹太裔士兵参加了这场大战[83]。上述人数中,约有40%来自苏联红军[83],另外超过3万名巴勒斯坦犹太人组成志愿军“犹太旅(Jewish Brigade)”,加入了当时的殖民宗主国英国的军队[84]

现代以色列[编辑]

在犹太教圣地西墙祈祷的犹太人

1948年,犹太人占多数的以色列国宣告成立[85],这是自罗马人灭亡古代犹太国后的第一个犹太人国家。经过第一次中东战争后,生活在北非和中东地区的85万犹太人中的大部分纷纷迁移到以色列国内[86],这部分人口与二战后从欧洲来的移民构成了以色列国的人口主体(参见从阿拉伯世界撤离的犹太人)。到了20世纪末,全球犹太人分布已有了明显变化,其中以美国和以色列为两大聚居中心。

参考文献[编辑]

  1. ^ Johnson (1987), pp. 10–11.
  2. ^ Johnson (1987), p. 25.
  3. ^ D'Souza, Dinesh. What's So Great about Christianity. Regnery Publishing. 2007: 46. ISBN 1596985178. 
  4. ^ Sweeney (2003), p. 22.
  5. ^ Michael, E.; Sharon O. Rusten, Philip Comfort, and Walter A. Elwell. The Complete Book of When and Where: In The Bible And Throughout History. Tyndale House Publishers, Inc. 2005-02-28: 20–1, 67. ISBN 0842355081. 
  6. ^ Sweeney (2003), pp. 22–23.
  7. ^ Johnson (1987), pp. 69–70.
  8. ^ Johnson (1987), p. 78.
  9. ^ Goldenberg (2007), p. 121.
  10. ^ Goldenberg (2007), p. 124–126.
  11. ^ Goldenberg (2007), p. 127–130.
  12. ^ Syme, Daniel B. The Jewish Home: A Guide for Jewish Living. New York: URJ Press. 2004: 87. ISBN 0-8074-0851-4. "To this day, most Jews will not walk through the arch, and many will spit on it as they pass by." 
  13. ^ Goldenberg (2007), p. 122.
  14. ^ Goldenberg (2007), p. 134–136.
  15. ^ Johnson (1987), p. 142.
  16. ^ Johnson (1987), p. 143.
  17. ^ Johnson (1987), pp. 95–96.
  18. ^ Johnson (1987), p. 152.
  19. ^ 19.0 19.1 Baron (1952), p. 200.
  20. ^ Goldenberg (2007), p. 134.
  21. ^ Goldenberg (2007), p. 137.
  22. ^ 22.0 22.1 Johnson (1987), p. 112.
  23. ^ F.E. Peters, "The Harvest of Hellenism", p. 296.
  24. ^ Johnson (1987), pp. 162–165.
  25. ^ Goldenberg (2007), pp. 185–186.
  26. ^ Johnson (1987), p. 175.
  27. ^ Setton, Kenneth M.; Norman P. Zacour and Harry W. Hazard. A History of the Crusades: The Impact of the Crusades on the Near East. Madison, Wisc.: University of Wisconsin Press. 1985: 69. ISBN 0-299-09144-9. 
  28. ^ Setton et al. (1985), p. 71.
  29. ^ Katz, Shmuel, Battleground (1974).
  30. ^ Johnson (1987), p. 164.
  31. ^ Meyer, Michael A. German-Jewish History in Modern Times. New York: 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 1996: 9. ISBN 0-231-07472-7. 
  32. ^ Carr (2003), pp. 144–145.
  33. ^ Carr (2003), p. 151.
  34. ^ Carr (2003), pp. 141-145.
  35. ^ Carr (2003), pp. 157–158.
  36. ^ Johnson (1987), pp. 215–216.
  37. ^ Johnson (1987), pp. 216–217.
  38. ^ Norman F. Cantor, The Last Knight: The Twilight of the Middle Ages and the Birth of the Modern Era, Free Press, 2004. ISBN 0-7432-2688-7, pp. 28–29
  39. ^ Malka, Jeff. Sephardim and Their History. [January 19, 2009]. 
  40. ^ 引用错误:无效<ref>标签;未为name属性为Johnson207-208的引用提供文字
  41. ^ Johnson (1987), pp. 174, 211–213.
  42. ^ Gartner 11-12
  43. ^ Ulman, Jane. Timeline: Jewish life in Poland from 1098. The Jewish Journal. June 7, 2007 [January 19, 2009]. 
  44. ^ Johnson (1987), pp. 229-231
  45. ^ Johnson (1987), pp. 235, 251.
  46. ^ Johnson (1987), pp. 358–359.
  47. ^ Cowling (2005), p. 265
  48. ^ Poliakov (1974), pg.91–6
  49. ^ Poliakov (1974), pg.68–71
  50. ^ The Treatment of Jews in Arab/Islamic Countries
  51. ^ Granada by Richard Gottheil, Meyer Kayserling, Jewish Encyclopedia. 1906 ed.
  52. ^ The Jews of Morocco. 
  53. ^ The Jews of Egypt. 
  54. ^ The Jews of Syria. 
  55. ^ The Jews of Yemen. 
  56. ^ The Forgotten Refugees
  57. ^ Sephardim
  58. ^ Kraemer, Joel L., Moses Maimonides: An Intellectual Portrait in The Cambridge Companion to Maimonides pp. 16–17 (2005)
  59. ^ The Jews of Morocco, by Ralph G. Bennett
  60. ^ Gartner (2001), pp. 88–89.
  61. ^ Dosick (2007), p. 14.
  62. ^ Dosick (2007), p. 62.
  63. ^ Dosick (2007), pp. 13–14.
  64. ^ Dosick (2007), pp. 61–63.
  65. ^ Johnson 1987, p. 306
  66. ^ Gartner (2001), p. 120.
  67. ^ Johnson (1987), p. 321.
  68. ^ Johnson (1987), pp. 358–365.
  69. ^ Gartner 2001, pp. 213–215
  70. ^ Marcus, Joseph. Social and Political History of the Jews in Poland, 1919-1939. Berlin: Walter de Gruyter. 1983: 263. ISBN 90-279-3239-5. 
  71. ^ Johnson (1987), pp. 374, 402.
  72. ^ "An international movement originally for the establishment of a Jewish national or religious community in Palestine and later for the support of modern Israel." ("Zionism," Webster's 11th Collegiate Dictionary). See also "Zionism", Encyclopedia Britannica, which describes it as a "Jewish nationalist movement that has had as its goal the creation and support of a Jewish national state in Palestine, the ancient homeland of the Jews (Hebrew: Eretz Yisra'el, “the Land of Israel”)," and The American Heritage Dictionary of the English Language, Fourth Edition, which defines it as "A Jewish movement that arose in the late 19th century in response to growing anti-Semitism and sought to reestablish a Jewish homeland in Palestine. Modern Zionism is concerned with the support and development of the state of Israel."
  73. ^ Ernest Gellner, 1983. Nations and Nationalism (First edition), p 107–108.
  74. ^ A national liberation movement:
  75. ^ "...from Zion, where King David fashioned the first Jewish nation" (Friedland, Roger and Hecht, Richard To Rule Jerusalem, p. 27).
  76. ^ "By the late Second Temple times, when widely held Messianic beliefs were so politically powerful in their implications and repercussions, and when the significance of political authority, territorial sovereignty, and religious belief for the fate of the Jews as a people was so widely and vehemently contested, it seems clear that Jewish nationhood was a social and cultural reality". (Roshwald, Aviel. "Jewish Identity and the Paradox of Nationalism", in Berkowitz, Michael (ed.). Nationalism, Zionism and Ethnic Mobilization of the Jews in 1900 and Beyond, p. 15).
  77. ^ Largely a response to anti-Semitism:
    • "A Jewish movement that arose in the late 19th century in response to growing anti-Semitism and sought to reestablish a Jewish homeland in Palestine." ("Zionism", The American Heritage Dictionary of the English Language, Fourth Edition).
    • "The Political Zionists conceived of Zionism as the Jewish response to anti-Semitism. They believed that Jews must have an independent state as soon as possible, in order to have a place of refuge for endangered Jewish communities." (Wylen, Stephen M. Settings of Silver: An Introduction to Judaism, Second Edition, Paulist Press, 2000, p. 392).
    • "Zionism, the national movement to return Jews to their homeland in Israel, was founded as a response to anti-Semitism in Western Europe and to violent persecution of Jews in Eastern Europe." (Calaprice, Alice. The Einstein Almanac,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Press, 2004, p. xvi).
    • "The major response to anti-semitism was the emergence of Zionism under the leadership of 西奥多赫茨尔 in the late nineteenth century." (Matustik, Martin J. and Westphal, Merold. Kierkegaard in Post/Modernity, Indiana University Press, 1995, p. 178).
    • "Zionism was founded as a response to anti-Semitism, principally in Russia, but took off when the worst nightmare of the Jews transpired in Western Europe under Nazism." (Hollis, Rosemary. The Israeli-Palestinian road block: can Europeans make a difference?PDF (57.9 KiB), International Affairs 80, 2 (2004), p. 198).
  78. ^ The Jewish Agency for Israel Timeline
  79. ^ ushmm.org. [2007-08-15]. 
  80. ^ Ukrainian mass Jewish grave found
  81. ^ Manvell, Roger Goering New York:1972 Ballantine Books--War Leader Book #8 Ballantine's Illustrated History of the Violent Century
  82. ^ Berenbaum, Michael. The World Must Know," United States Holocaust Museum, 2006, p. 103.
  83. ^ 83.0 83.1 Lador-Lederer, Joseph. "World War II: Jews as Prisoners of War", Israel Yearbook on Human Rights, vol.10, Faculty of Law, Tel Aviv University, Tel Aviv, 1980, pp. 70–89, p. 75, footnote 15. [1]
  84. ^ Wiener Library: Jewish Brigade. [2009-09-01]. 
  85. ^ Part 3: Partition, War and Independence. The Mideast: A Century of Conflict. National Public Radio. 2002-10-02 [2007-07-13]. 
  86. ^ Bermani, Daphna. Sephardi Jewry at odds over reparations from Arab world. November 14, 2003. 

外部链接[编辑]

参见[编辑]



{{Navbox with collapsible groups |name = [[以色列[[ 十二支派 |title = 以色列以色列十二支派|十二支派 |titlestyle = |state = autocollapse |above = 父系始祖雅各(后改名以色列

|list1 =

|list2 =

|group3 = 各领其地的以色列十二支派 | 十二支派利未支派无领地) |list3 =

|group4 = 《启示录》第7章中预言共有144000人受印的以色列十二支派 | 十二支派 |list4 = 犹大支派 · 流便支派 · 迦得支派 · 亚设支派 · 拿弗他利支派 · 玛拿西支派 · 西缅支派 · 利未支派 · 以萨迦支派 · 西布伦支派 · 约瑟支派 · 便雅悯支派 }}

参考文献[编辑]


 圣经》中几处有关以色列的十二个儿子” 与 “以色列十二支派” 的名字。
(一),《创世纪 (35章 23--26节) [12个儿子]
       按照其生母及出生先后:利亚(生)—— 吕便 \ רְאוּבֵן  
                                     西缅 \ שִׁמְעוֹן 
                                     利未 \ לֵוִי
                                     犹大 \ יְהוּדָה 
                                     以萨迦 \ יִשָּׁשכָר
                                     西布伦 \ זְאוּלֻן
                          辟拉(生)——  \ דָן
                                     拿弗他利 \נַפְתָּלִי    
                          拉结(生)—— 约瑟 \ יוֹסֵף
                                     便雅悯 \ בִּנְיָמִין                 
                          悉帕(生)—— 迦得 \ גָּד 
                                     亚设 \ אָשֶׁר


(二),《创世纪 (49章:) [12个儿子]
       按照以色列(雅各)为儿子们祝福时的先后:                             
                                    吕便 \ רְאוּבֵן  
                                    西缅 \ שִׁמְעוֹן                                            
                                    利未 \ לֵוִי
                                    犹大 \ יְהוּדָה 
                                    西布伦 \ זְאוּלֻן
                                    以萨迦 \ יִשָּׁשכָר
                                       \ דָן
                                    迦得 \ גָּד 
                                    亚设 \ אָשֶׁר
                                    拿弗他利 \נַפְתָּלִי  
                                    约瑟 \ יוֹסֵף
                                    便雅悯 \ בִּנְיָמִין


(三),《民数记 (1章5--15节) [12个支派]
           按照《圣经》顺序:(其组长:略)
                                    吕便 \ רְאוּבֵן  
                                    西缅 \ שִׁמְעוֹן                                        
                                    犹大 \ יְהוּדָה 
                                    以萨迦 \ יִשָּׁשכָר
                                    西布伦 \ זְאוּלֻן
                                    约瑟 \ יוֹסֵף 的子孙
                                         ——以法莲 \ אֶפְרַיִם 
                                         ——玛拿西 \ מְנַשֶּׁה                                        
                                    便雅悯 \ בִּנְיָמִין
                                        \ דָן
                                    亚设 \ אָשֶׁר
                                    迦得 \ גָּד 
                                    拿弗他利 \נַפְתָּלִי


(四),《民数记 (2章:)
           按照安置在“会幕”周围的位置:
                              —— 东边:犹大 \ יְהוּדָה 
                                      以萨迦 \ יִשָּׁשכָר
                                      西布伦 \ זְאוּלֻן
                              —— 南边:吕便 \ רְאוּבֵן  
                                      西缅 \ שִׁמְעוֹן
                                      迦得 \ גָּד 
                            -------利未 \ לֵוִי 在诸营中间  
                              —— 西边:以法莲 \ אֶפְרַיִם 
                                      玛拿西 \ מְנַשֶּׁה   
                                      便雅悯 \ בִּנְיָמִין
                              —— 北边: \ דָן
                                      亚设 \ אָשֶׁר
                                      拿弗他利 \נַפְתָּלִי


 (五),《以西结书 (48章31--34节)
           按照“城的各”上的以色列支派的名字:
                              ——北面:吕便(门) \ רְאוּבֵן                 
                                     犹大(门) \ יְהוּדָה 
                                     利未(门) \ לֵוִי 
                              ——东面:约瑟(门) \ יוֹסֵף                                       
                                     便雅悯(门) \ בִּנְיָמִין
                                      (门) \ דָן
                              ——南面:西缅 (门)\ שִׁמְעוֹן                                        
                                     以萨迦(门) \ יִשָּׁשכָר
                                     西布伦(门) \ זְאוּלֻן
                              ——西面:迦得 (门)\ גָּד                                      
                                     亚设(门)\ אָשֶׁר
                                     拿弗他利(门) \נַפְתָּלִי


 (六),《启示录 (7章5--8节)
                          按照十二支派受印:
                                     犹大 \ יְהוּדָה                       
                                     吕便 \ רְאוּבֵן                 
                                     迦得 \ גָּד   
                                     亚设 \ אָשֶׁר
                                     拿弗他利 \נַפְתָּלִי    
                                     玛拿西 \ מְנַשֶּׁה  
                                     西缅 \ שִׁמְעוֹן  
                                     利未 \ לֵוִי 
                                     以萨迦 \ יִשָּׁשכָר
                                     西布伦 \ זְאוּלֻן
                                     约瑟 \ יוֹסֵף                                       
                                     便雅悯 \ בִּנְיָמִי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