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犹太教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犹太教希伯来语יהדות Yahadut),中文曾俗稱挑筋教[註 1]一赐乐业教,是在公元前2000年西亞地區的遊牧民族希伯來人中产生的,是希伯來人的宗教、價值觀和生活方式。犹太教是单一主神論(Henotheism)的宗教,其主要經典是包括妥拉摩西五經)在內的塔納赫(即希伯來聖經,基督教及天主教稱為舊約聖經),以及包括口傳律法(密西拿)、口傳律法註釋(革馬拉)以及聖經註釋(米德拉什)在內的塔木德,對信奉犹太教的犹太人而言,犹太教是上帝英语God in Judaism以色列人立約的關係[1]

犹太教是一種族教群體英语ethnoreligious group[2] ,包括生來就是猶太人,或是改信猶太教英语converts to Judaism的人。在2012年時,各世界的猶太人人口英语Jewish population by country估計共1400萬,約佔世界總人口的0.2%[3]。其中42%住在以色列,其餘42%住在美國和加拿大,剩下的大部份住在歐洲,其餘的住在南美、亞洲、非洲及澳洲[4]

概述[编辑]

犹太教崇拜单一的上帝(一神信仰,希伯来语יהוה),是希伯来人内部的民族宗教。猶太教認為《塔木德》是僅次於《聖經》的經籍。當亞歷山大大帝征服希伯來人的猶太原居地後,希伯來人也易名為犹太人並散落到希腊帝国各處,公元前3世纪,希臘化的埃及托勒密王朝君主托勒密二世,召集70多位懂希腊语的犹太人,集中整理犹太教文献并译成希腊语,即目前基督教使用的希腊语圣经中的舊約全书部份,所谓七十士譯本。後來犹太国被罗马帝国彻底摧毁,犹太教位于耶路撒冷聖殿被拆毁,只留下一段残破的西墙(俗称哭墙),犹太人散落到欧亚各地。

歷史上,犹太人曾面對多次毀滅性的災難和逼害。犹太人由于两千多年一直分散在世界各地,语言、文字已经分化,只是靠着统一的宗教维系其单一的民族性。基督宗教方面天主教教宗若望·保禄二世在近年,已承認曾对抗猶太教徒,造成了他們承受苦難的歷史。

他们嚮往自己民族的辉煌历史。19世纪,犹太复国主义锡安主义)思潮兴起,各地犹太人以买地等手段陆续回到巴勒斯坦,建立以色列国家。由於在遵守方式和程度的差異,現今的猶太教主要有三大派系,分別是正统派保守派改革派。在三大派系之外,卡拉派也是犹太教的组成部分,可萨人信奉的就是卡拉派,目前卡拉派在以色列约有40000名信徒。

一些宗教学者将犹太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通称为亞伯拉罕諸教,因为三者均奉旧约中的亞伯拉罕為他們的先知。

基本教義[编辑]

  • 相信耶和華是創天造地,唯一的真神。尊崇單一的、超越一切的上帝:"以色列阿,你要聽。耶和華我們上帝是獨一的主。"(申6:4),這與異教世界的泛神、多神宗教完全不同。[5]
  • 嚴守十誡律法
  • 相信猶太人是天主的選民。
  • 期盼彌賽亞的降臨,拯救整個猶太民族。
  • 反對偶像崇拜,在猶太人的聖殿中沒有任何上帝的有形形像。

舊約是上帝在猶太人歷史中的行動的記錄彙集,強調以色列國的命運。國族主義和選民的意識決不會消失。猶太人期待彌賽亞為個人與社群帶來奬賞,也期盼他的到來會觸動並影響個別的猶太人及整個族群和全人類。彌賽亞是希伯來文,意思是受膏者。這個觀念首次出現在西元前931年所羅門王去世。之後猶太人經歷國家分裂跟滅亡,所有的猶太人都盼望有一天能在所羅門王後裔的領導下恢復以往的榮耀,屆時將是太平盛世,不再有飢餓、戰爭、疾病、痛苦。這也是猶太人無法接受耶穌是彌賽亞的主要原因,因為基督降生後太平盛世並沒有到來,猶太人依然過了幾千年流離失所的日子。但是許多基督徒喜歡強調猶太人不願意接受耶穌是彌賽亞,是因為耶穌出身貧苦,像常人一樣受苦、死亡,不喜欢猶太人以「身分卑微」來斷定基督不是彌賽亞的說法。[6][7]

古代教派[编辑]

  • 法利赛(Pharisees)為「分別出來、分離」的意思。聲稱以斯拉是第一個法利賽人。宗教上,是猶太教的保守派,前身即馬加比家族時代的哈西點人。今日猶太教均原於此派。
  • 撒都该(Sadducess)是一個深受希臘羅馬文化影響的猶太教派,乃是為新主義的黨派。在宗教上,他們趨向懷疑派,只接受律法書為正典,否認先知或古人的遺傳有什麼權威,對摩西律法,有保有自由解釋的權柄。
  • 艾賽尼派(Essenes)是一種修道性質的隱士會社,偏向神秘哲學,也為彌賽亞觀念推進教義,在新約中未提及。此首見於馬加比朝約拿坦年間,可能於亞蘭文「聖潔」而來,。

影响[编辑]

犹太教只是一个民族性的宗教,信仰人口并不多[來源請求],但在宗教界有很大的影响,犹太教和另外两个世界性宗教——伊斯兰教基督宗教都有淵源。

犹太人国家在公元79年被罗马帝国摧毁后,一部分犹太人流落到阿拉伯半岛,和阿拉伯人混居,他们的宗教与阿拉伯人宗教类似,两族都有一位共同祖先亞伯拉罕,阿拉伯人則稱呼為(易卜拉欣),是犹太教的教义都认同的。在古兰经中,也有很多和犹太教內容近似的地方。

现在全世界信仰犹太教的人很少,只局限在犹太人内部[來源請求],信眾也少於同為特定民族信仰的锡克教神道教。但每一部介绍宗教的书籍都少不了要提到犹太教,主要是因为其影响巨大。

其他[编辑]

  • 會堂在猶太人宗教生活中相當重要。猶太人被擄沒有聖殿的時候,就建立會堂。會堂的功用有:信徒聚會崇拜的地方、聖經學校、用于讀經和講解律法、禱告的地方、福利機構、平民學校、祭司和教師在此教導。[8]
  • 聖殿在猶太人的國家生活和宗教生活佔了最重要的地位,聖城耶路撒冷是國家的首都,敬拜上帝的聖殿是國家總部。即七十年為羅馬提多將軍夷為平地。[9]
  • 猶太曆節期共有七個:逾越節/無酵節七七節、新年、贖罪日住棚節光明節普珥節。前五個為摩西律法規定,後兩個源自被擄回國以後。[10]
  • 猶太公會 羅馬人允許猶太人掌理許多他們自己的宗教和本國的事務,因此存在很多的地方法庭。猶太最高的法庭就是大猶太議庭,甚至擁有警察權,大祭司率領超過七十位由法利賽人、撒都該人組成的法庭成員。這個議庭除了安息日和聖日之外,是每天開會的,新約的記載是以「公會」、「祭司長和民間的長老」、「眾祭司長和長老並文士」、「大祭司及官長」,或「眾首領」來稱呼,就是這個猶太的議會決定將耶穌處以死刑。
  • 散居的猶太人 分為希伯來派、希臘派的猶太人。希伯來派:就是保存猶太教的宗教信仰,且使用希伯來或亞蘭語言。希臘派:吸收希臘及羅馬文化,除信仰上帝外,已完全不是猶太人,他們說希臘話,或居留地語言,隨鄰居習俗,分辨不出是猶太人。[11]
  • 猶太的宗教教育 猶太孩童所接受最初的宗教教育就是從父母學習希伯來歷史及宗教,舊約摩西的律法和箴言都要求父母要負起這個責任。猶太男孩大約六歲時就進入地方性的會堂,以舊約為教科書來學習閱讀和寫作,由拉比來擔任教職,也被教導包括聖經外的猶太傳統和複雜的宗教儀式等。[12]

猶太教和其他宗教的關係[编辑]

和基督教的關係[编辑]

犹太教与基督教最著名的差異就是對於舊約預言彌賽亞的看法。犹太教仍在期待彌賽亞的到來,而基督教認為耶穌就是舊約預言的彌賽亞[13]。兩個宗教認知的不同常會帶來一些緊張,偶爾甚至會因此造成暴力事件。

犹太教与基督教的經典也有所不同,犹太教的塔納赫和基督教的舊約聖經內容相同,但編排順序不同。犹太教的經典除了塔納赫外,還有記載猶太教律法、條例和傳統的塔木德,而基督教聖經除了舊約聖經外,還有記錄耶穌及他的門徒言行的新約聖經

和伊斯蘭教的關係[编辑]

猶太教和伊斯蘭教有特殊和密切的關係,兩個宗教均自認是源自亞伯拉罕的宗教,因此也都屬於亞伯拉罕諸教。兩個宗教都是一神論的宗教,伊斯蘭教稱猶太人為有經者,這是猶太人描述自身和妥拉和其他猶太教經典之間關係的詞語[14]。而許多猶太人也認為 伊斯蘭教遵守挪亞七律,因此也是屬上帝的義人[15] 。當第七世紀伊斯蘭教興起,並且在阿拉伯半島擴展時,猶太人和伊斯蘭開始互動,伊斯蘭教的一些核心價值、結構及理論是源自猶太教[16] [17]伊斯蘭文化和哲學也大幅影響在伊斯蘭世界的猶太人[18]

中文稱呼[编辑]

台灣促進和平基金會認為猶太中的“猶”字带贬义,提出以“尤”字取代之,以示尊重[19]以色列外館對此舉表示感謝,同時也表示並不反對現通行的譯名。

注释[编辑]

  1. ^ 此名稱源於教眾食用肉類時會挑去腳筋之故。出典請參考雅各 (舊約)一條。

參考文献[编辑]

  1. ^ Knowledge Resources: Judaism. Berkley Center for Religion, Peace, and World Affairs. [2011-11-22]. 
  2. ^ See, for example, Deborah Dash Moore, American Jewish Identity Politics, University of Michigan Press, 2008, p. 303; Ewa Morawska, Insecure Prosperity: Small-Town Jews in Industrial America, 1890-1940,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1999. p. 217; Peter Y. Medding, Values, interests and identity: Jews and politics in a changing world, Volume 11 of Studies in contemporary Jewry,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5, p. 64; Ezra Mendelsohn, People of the city: Jews and the urban challenge, Volume 15 of Studies in contemporary Jewry,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9, p. 55; Louis Sandy Maisel, Ira N. Forman, Donald Altschiller, Charles Walker Bassett, Jews in American politics: essays, Rowman & Littlefield, 2004, p. 158; Seymour Martin Lipset, American Exceptionalism: A Double-Edged Sword, W. W. Norton & Company, 1997, p. 169.
  3. ^ Jewish Population. [9 September 2013]. 
  4. ^ World Jewish Population, 2010. Sergio Della Pergola, Hebrew University of Jerusalem
  5. ^ Lea, Thomas D., and David Alan Black, The New Testament: Its Background and Message, (2d ed. Nashville, Tennessee: Broadman & Holman Publishers, 2003), 56.
  6. ^ Gundry, Robert Horton, A Survey of the New Testament, (Michigan: Zondervan Publishing House, 1981), 47.
  7. ^ Living Judaism: The Complete Guide to Jewish Belief, Tradition, and Practice ,Wayne D. Dosick, Publisher: HarperOne (May 19, 1998)
  8. ^ 陳潤棠,《新約背景》,(台北:校園出版社,1986),179-80。
  9. ^ 陳潤棠,《新約背景》,(台北:校園出版社,1986),173。
  10. ^ 滕慕理,《新約綜覽》,陳偉明、周永新等譯(香港:宣道出版社,1976),86。
  11. ^ 滕慕理,《新約綜覽》,陳偉明、周永新等譯(香港:宣道出版社,1976),101-2。
  12. ^ Gundry, Robert Horton, A Survey of the New Testament, (Michigan: Zondervan Publishing House, 1981), 52
  13. ^ 犹太教的弥赛亚观及其与基督教的分歧. [2014-08-06]. 
  14. ^ Hence for example such books as People of the Book: Thirty Scholars Reflect on Their Jewish Identity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Press, 1997) and People of the Book: Canon, Meaning, and Authority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97).
  15. ^ Jewish Rabbi admits Islam is the oldest religion. YouTube. [2010-08-22]. 
  16. ^ Prager, D; Telushkin, J. Why the Jews?: The Reason for Antisemitism. New York: Simon & Schuster, 1983. page 110-126.
  17. ^ Jewish-Muslim Relations, Past & Present, Rabbi David Rosen
  18. ^ The Golden Age of Arab-Jewish Coexistence, The Golden Era. The Peace FAQ. 1998-09-01 [2010-08-22]. 
  19. ^ 除獸化 台灣尤太人正名創舉. Lihpao.com. 2003-05-31 [2014-08-06]. 

延伸閱讀[编辑]

  • Rabbi Wayne Dosick 原著. 《猶太信仰之旅,Living Judaism》. 劉幸枝 譯. (台)橄欖出版有限公司. 2006. ISBN 9867077040. 
  • 黃陵渝 著. 《猶太教》. 北京: 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 2008. ISBN 9787500473152.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