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火油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猛火油,即石油,是古代中國使用石油作為戰爭用途時所稱呼的。

中國有關石油的記載[编辑]

中国东汉史学家班固在其《汉书·地理志》中记载到“高奴县有洧水可燃”。 汉高奴县在今陕西省延安东北,此处说的大约是水上有外溢石油漂浮。南朝范晔之《后汉书·郡国志》则记载了古人采集和利用石油的情况:“(延寿)县南有山,石出泉水,大如,燃之极明,不可食。县人谓之石漆。”文中所谓“石漆”,当时即指石油。此外,晋代张华所著之《博物志》和北魏郦道元所著之《水经注》也有类似的记载。最早提出“石油”一词的是北宋编著的《太平广记》,正式命名为“石油”的则是北宋杰出的科学家沈括,他(公元1031-1095)在所著《梦溪笔谈》中根据这种油“生于水际,沙石与泉水相杂,惘惘而出”而命名的。由于石油有燃烧“遇水不灭”的性能,因此后来被大量用于军事方面。《元和郡县志》中记载:北周宣政元年,突厥统治者派兵包围攻打甘肃酒泉,当地军民用“石脂水”烧毁了敌人的攻城工具,此火“得水愈明,酒泉赖以获济”。

猛火油的使用及活躍[编辑]

猛火油櫃為一石油火焰噴射器

石油在中国古代战争中作用发挥最大的时期是五代以及时期,也正是在这一时期,石油被称为“猛火油”。史载占城(今越南中南部一古国)曾在这一时期多次朝贡给中国皇帝猛火油。在这一时期之前,中国战争中的火攻,多凭薪柴膏油之类,属于最初级的纵火手段。而猛火油的威力要大得多,且有水浇火愈炽的特点,更适合于火攻。《新五代史·杨密传》记载:后梁末帝贞明三年,吴王杨隆滨派使者给契丹主送去猛火油,“攻城,以此油燃火焚楼橹,敌以水沃之,火愈炽”。贞明五年将贺瑰率水军攻打后梁德胜南城,后梁局势吃紧。“汴将攻德胜南城,以战船十余艘,竹窄维之,扼断津路,王师不得渡。城中矢石将尽,守城将氏延赏危急”紧急关头,后晋将领李建及把火油装在瓮中,然后“令上流具瓮,积薪其上,顺流纵火,以攻其舰。须臾,烟焰腾炽,梁军断缆而遁,建及乃入南城,贺瑰解围而去。”

而猛火油的使用方法,則与希腊火相似,也有专门的喷射装置,这便是北宋曾公亮在《武经总要》中记载的“猛火油柜”。但这种装置与希腊火装置不同在于,它已经引入了火药作为引燃物。

据《续资治通鉴长编》记载,宋开宝八年南唐李煜面临宋军进攻金陵的危机,其神卫军都虞侯朱全赟用猛火油纵火攻宋军,由于风向改变,火焰反燃己军而大溃:“朱全赟自湖口以众援金陵,号十五万,缚木为筏,长百馀丈,战舰大者容千人,将断采石浮梁,会江水涸,战舰不能骤进。王明屯独树口,遣其子驰骑入奏,帝密遣使令明于洲浦间多立长木若帆樯之状以疑之。己未,全赟独乘大航,高十馀重,上建大将旗幡。至皖口,行营步军都指挥使刘遇挥兵急攻之,全赟以火油纵烧,遇军不能支。俄而北风,反焰自焚,其众不战自溃,全斌惶骇,赴火死。擒其战棹都虞侯王晖等,获兵仗数万。金陵独恃此援,由是孤城愈危蹙矣。”

对猛火油运用最为成熟的是宋朝。宋朝在京城汴梁设立了军器监,是专门制造武器的机构,下设十一作(即工场),其中就有猛火油一作。猛火油一般用于防御特别是守城战役中,《续资治通鉴》记载:“修楼橹,挂毡幕,安炮座,设弩床,运砖石,施燎炬,垂櫑木,备火油,凡防守之具毕备。”康誉之所著的《昨梦录》记载,北宋时期,西北边域“皆掘地做大池,纵横丈余,以蓄猛火油”,用来防御外族的侵扰。

猛火油的衰落[编辑]

由于火药在中国的成熟发展,猛火油并没有在战争中像希腊火对于西方世界那样的作用。正因为此,在火器日益发达的宋元明时期,已经鲜见对猛火油柜的记载了。

參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