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安憶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王安忆
出生 1954年3月
 中华人民共和国南京市
職業 作家
國籍  中华人民共和国
創作時期 1978年—
體裁 小说
文學運動 “寻根文学”“知青文学”
代表作 長恨歌
獎項 第五届茅盾文学奖(2002年)
親屬 父: 王啸平
母: 茹志鹃

王安憶(1954年3月),中国当代文學女作家。出生于江苏省南京市,母亲为女作家茹志鹃。1955年随家庭迁居上海。初中毕业后时期曾在安徽五河农村插队落户,后考入徐州地区文工团,演奏大提琴,并在业余开始写小说。1978年回上海工作。现任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上海市作家協會主席、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她被視為文化大革命結束之後,自1980年代中期起盛行於中國文壇的“知青文學”、“尋根文學”等文學創作類型的代表性作家。2002年以《长恨歌》获得第五届“茅盾文学奖”,其许多作品被译成英、德、荷、法、捷、日、韩、希伯來文等多种文字,在海内外有广泛声誉的华语作家。

年表[编辑]

王安忆原籍福建省同安县,出生在南京,是作家茹志鹃的次女。1955年随母移居上海市。1961年入淮海中路小学,1967年入向明中学读初中,文革期间曾经秘密地阅读翻译过来的外国著作,包括屠格涅夫列夫·托尔斯泰高尔基普希金罗曼·罗兰大仲马小仲马等经典作家的作品。[1]

1970年,王安憶到安徽省五河插队。1972年,王安憶考人江苏省徐州地区文工团,在乐队拉大提琴,并参加一些创作活动。1976年,王安憶开始发表作品。1978年,王安憶调上海中国福利会《儿童时代》任编辑。1980年,王安憶曾入中国作协文学讲习所学习。1987年,王安憶调上海作家协会创作室从事专业创作。后王安憶担任中国作协理事、上海作协副主席。

作品风格[编辑]

王安忆的小说,多以平凡的小人物为主人公,不平凡经历与情感,挖掘生活,在艺术表现上,她的早期小说多感情抒发,近期创作则趋于冷静和细致。她以敏感和高超的领悟力来控制故事微妙的气氛发展以及人物的心理变化,细腻精准。她的作品讲的是平常故事,柴米生计,可她探讨的是故事背后强大而仁慈的自然规律,这是她对人性和人的生存状态及本体世界的关怀,这使她的作品具有了超乎寻常的意义。同时作品中时刻有女性的温柔体现,连同谨慎内省多思的品格,使她作为文坛一个特立独行的异数存在。

作品[编辑]

长篇小说[编辑]

  • 長恨歌
  • 《富萍》
  • 《妹頭》
  • 《流水三十章》
  • 《黃河故道人》
  • 《桃之夭夭》
  • 《上種紅菱下種藕》
  • 《米尼》
  • 遍地梟雄
  • 《啟蒙時代》
  • 《天香》

中篇小说[编辑]

  • 三戀(《荒山之戀》、《小城之戀》以及《錦繡谷之戀》)
  • 《小鮑庄》
  • 《大劉庄》
  • 《我愛比爾》(台灣:處女蛋)
  • 《傷心太平洋》
  • 《海上繁華夢》

短篇小说[编辑]

  • 《隱居的時代》
  • 《憂傷的年代》
  • 《化妝間》
  • 《兒女英雄傳》
  • 《叔叔的故事》
  • 《我讀我看》
  • 《流逝》
  • 《獨語》
  • 《剃度》

散文随笔[编辑]

  • 《蒲公英》
  • 《独语》
  • 《走近世纪初》
  • 《旅德的故事》
  • 《乘火车旅行》
  • 《重建象牙塔》
  • 《王安忆散文》
  • 《街灯底下》
  • 《窗外与窗里》
  • 《漂泊的语言》
  • 《母女同游美利坚》(与茹志娟合作)等
  • 《劍橋的星空》

文论集[编辑]

  • 《故事与讲故事》
  • 《心灵世界》
  • 《我读我看》
  • 《王安忆说》

改編[编辑]

長恨歌》已於2005年由香港導演關錦鵬拍攝為電影《长恨歌》。

獎項及榮譽[编辑]

  • 1996:《紀實與虛構》獲聯合報讀書人最佳書獎文學類
  • 1996:《長恨歌》獲選中國時報開卷好書獎十大好書中文創作類
  • 1998:《長恨歌》獲選第四屆上海文學藝術獎
  • 1999:《長恨歌》獲選亞洲週刊二十世紀中文小說一百強
  • 2000:《長恨歌》獲選90年代最有影響力的中國作品、第五屆茅盾文學獎
  • 2001:《長恨歌》獲第一屆星洲日報花蹤世界華文文學獎
  • 2001:《富萍》獲中國時報開卷十大好書中文創作類
  • 2002:《上種紅菱下種藕》獲中國時報開卷十大好書中文創作類、聯合報讀書人最佳書獎文學類
  • 2003:《富萍》獲選「上海長中篇小說優秀作品大獎」長篇小說二等獎
  • 2005:《遍地梟雄》獲 亞洲週刊中文十大好書
  • 2008:《啟蒙時代》獲華語文學傳媒大獎年度小說家獎。
  • 2008:《啟蒙時代》獲第2屆紅樓夢獎評審團獎。
  • 2012:《天香》獲第4屆紅樓夢獎首獎。

评价[编辑]

正面评价[编辑]

台灣出身的旅美文學評論家王德威 (David Der-wei Wang) 於其小論文《海派文學,又見傳人——王安憶的小說》中,謂王安憶是繼張愛玲後,又一海派文學傳人[2],高度評價王安憶在現代中文文壇的地位。王安忆在访谈中提到,“这个时代是一个我不太喜欢的时代。它的特征是外部的东西太多了。物质东西太多,人都缺乏内心生活。我甚至很怀念文化大革命我们青春的时代。那时物质真是非常匮乏,什么都没有。但那个时候我们的内心都非常丰富。我想我们都是在那种内心要求里开始学习文学。在今天的社会里,我觉得年轻人都非常性急,性急地想从阅读里得到快感、性急得没有一点耐性说我静下来好好地去想一想、慢慢读、慢慢地去得到这种乐趣。他们要快速地得到乐趣。”[3]

负面评价[编辑]

著名文学批评家肖鹰评点王安忆时说:“我曾经很欣赏王安忆和张炜这两位作家,他们的作品,比如《小鲍庄》、《九月寓言》等曾经令我觉得他们是中国最有希望的两位作家。但是现在,我对他们后期的作品却十分失望。以王安忆来说,自从《长恨歌》之后,她就沉入到上海小女人式的自爱自怜的自我重复之中去了。 ”[4]

参考文献[编辑]

  1. ^ 《王安忆:“文革”期间的秘密阅读》. 凤凰网. [2008年8月28日] (简体中文). 
  2. ^ 王德威,《如何現代,怎樣文學?——十九、二十世紀中文小說新論》,(台灣)麥田出版,頁 383-402
  3. ^ 王安忆:那是一个奇异的时代(访谈)
  4. ^ 《肖鹰:阿来写旅游招贴 贾平凹写的是变态文学》. 人民网. [2009年12月23日] (简体中文).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