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宗涤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王宗滌
出生 不詳
唐朝
逝世 902年
唐朝
职业 唐朝东川节度使

王宗涤(?-902年),本名华洪,晚唐时效力于后来在五代十国时期建立前蜀王建并被王建收为养子。因为辅佐王建有功,他成为王建手下为数不多的节度使,但终因王建疑忌而被处死。

初从王建[编辑]

华洪生年不详,颍川人氏。[1]而王建最初在忠武军为将,忠武军首府恰在颍川,可能华洪那时就已成为他的手下。[2]王建将要入蜀时,缺乏勇士,以华洪为厩将。华洪有膂力又骁果,轻财好施,为士卒所推戴,得以隶属神策军为小校。[3]

891年,王建在盟友东川节度使顾彦朗协助下刚控制西川。他进入成都后,以华洪领前锋兵夺取星宿寨,进攻七里亭,以功表授华洪威信都指挥使。山南西道节度使杨守亮部下凤州刺史满存邠宁节度使王行瑜凤翔节度使李茂贞所败,与杨守亮同奔阆中,王建命王宗涤抵御,打败满存等,斩其将梁承裕,俘获数千人。[3]当年冬,顾彦朗卒,弟顾彦晖继立,刚参与养叔杨复恭唐昭宗的军事对抗的杨守亮意图攻取东川。顾彦晖向王建求援,王建派华洪、李简、养子王宗侃王宗弼协助顾彦晖抵抗杨守亮。但王建又密令他们:一旦击败杨守亮,顾彦晖一定会邀他们赴宴,只要他们在席间抓住顾彦晖,就可不战而得东川。王宗侃击败杨守亮的哥哥杨守厚,山南西道军败退,王宗弼却将王建的命令泄露给顾彦晖,顾彦晖早作防备,东川未被西川军所夺。[4]

892年,华洪被授邛州刺史,王建派族子嘉州刺史王宗裕雅州刺史王宗侃、华洪、茂州刺史王宗瑶威戎军节度使杨晟威戎军首府彭州,杨守亮派部将符昭援救杨晟,攻成都。王建召华洪回成都抵御。华洪亲率前锋军队赶回成都,夜晚到古城,距符昭大营数里,多设更鼓。天将亮时,在山谷中遍张旗帜,命令士兵把战鼓敲得很响,装作有更多军队的样子。符昭因此误以为西川军全都从彭州撤回了,不敢出战。华洪又命朝符昭营中投石,声震山谷。符昭害怕,趁夜逃走。华洪回攻彭州,拔之。[3]同年,华洪奉王建命败杨守亮于阆州[5]

895年冬,王建对顾彦晖开战。华洪先率五万军奔赴东川,于897年在玄武遭遇岐国将领李继徽,败之,又在楸林大败东川军,俘杀达数万之众。[6]在王建的后续作战中,华洪也是一员主将,896年,战事还在进行中,和很多将军一样,华洪被王建正式收为养子,改名王宗涤,以功赐名五十三指挥使之首。[3][7]

成为王建养子后[编辑]

王建的军队逐个攻克东川城镇,最后围困首府梓州,897年夏,顾彦晖举家自杀。王建占有东川,任王宗涤为留后。昭宗本想任兵部尚书同平章事刘崇望为新任东川节度使,但得知王建已任王宗涤为留后,便召回刘崇望,认可了王宗涤。王宗涤认为东川作为一个藩镇,辖区太大了,建议划出遂、合、泸、渝、昌五个州作为一个新的藩镇,王建上表朝廷,朝廷于是设立了下辖这五个州的武信军,首府遂州[7]

898年冬,昭宗任王宗涤为正式东川节度使。[7]900年,王宗涤被授以宰相荣衔同中书门下平章事。901年,王宗涤因病请辞,王建让时任马步使的王宗裕接任。[8]

901年末,宰相崔胤宣武军节度使朱温诛杀宦官,当权宦官韩全诲挟持昭宗逃离长安投奔盟友凤翔节度使李茂贞,朱温攻打凤翔想夺回皇帝。李茂贞和朱温都向王建求援。王建想戏耍双方,表面上答应朱温、拒绝李茂贞,却派密使去凤翔鼓励李茂贞扛住,答应予以救援,又派王宗涤和另一养子武信军节度使王宗佶北上攻打李茂贞控制的山南西道。[8]902年,王宗涤率军围攻山南西道首府兴元,李茂贞养子山南西道节度使李继密投降,王宗涤入屯汉中,王建占领山南西道。[9]

身亡[编辑]

王建初任王宗涤为山南西道节度使。王宗涤因有勇略,深得众心,也遭到王建猜忌。另一方面,王建造府门时将门涂成红色,人们称之为“画红楼”,王建注意到这正是王宗涤的原名华洪的谐音。而王宗佶等人出于嫉妒,也构陷王宗涤。王建召王宗涤回成都诘问,王宗涤说:“三蜀(两川和山南西道)都平定了,大王(王建已受封为蜀王)听信谗言,可以杀功臣了。”不顾王建斥责就起身了。王建命人监视他回营,第二天尽削其官爵,流放松州,出发当夜,王建亲随马军都指挥使唐道袭将王宗涤灌醉后缢杀于城外。成都为王宗涤的死而罢市,连着的几个军营都在哭,好像死了亲人一般。[9]人们都称他死得冤。[3]907年,王建建立前蜀称帝,仍下诏指责王宗涤有不臣之心,但也追溯了他的功绩,追复其生前官职。[1]

注释及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十国春秋》卷三十九
  2. ^ 《十国春秋》卷三十五
  3. ^ 3.0 3.1 3.2 3.3 3.4 《九国志》
  4. ^ 《资治通鉴》卷二百五十八:“以顾彦晖为东川节度使,遣中使宋道弼赐旌节。杨守亮使杨守厚囚道弼,夺其旌节,发兵攻梓州。癸卯,彦晖求救于王建;甲辰,建遣其将华洪、李简、王宗侃、王宗弼救东川。建密谓诸将曰:‘尔等破贼,彦晖必犒师,汝曹于行营报宴,因而执之,无烦再举。’宗侃破守厚七砦,守厚走归绵州。彦晖具犒礼,诸将报宴,宗弼以建谋告之,彦晖乃以疾辞。”
  5. ^ 《资治通鉴》卷二百五十九:“辛丑,王建遣族子嘉州刺史宗裕、雅州刺史王宗侃、威信都指挥使华洪、茂州刺史王宗瑶将兵五万攻彭州,杨晟逆战而败,宗裕等围之。杨守亮遣其将符昭救晟,径趋成都,营三学山。建亟召华洪还。洪疾驱而至,后军尚未集,以数百人夜去昭营数里,多击更鼓;昭以为蜀军大至,引兵宵遁。……壬午,王建遣其将华洪击杨守亮于阆州,破之。”
  6. ^ 《资治通鉴》卷二百六十:“戊子,华洪大破东川兵于楸林,俘斩数万,拔揪林寒。”
  7. ^ 7.0 7.1 7.2 《资治通鉴》卷二百六十一:“戊午,王建遣邛州刺史华洪、彭州刺史王宗祐将兵五万攻东川,以戎州刺史王宗谨凤翔西面行营先锋使,败凤翔李继徽等于玄武。……更华洪姓名曰王宗涤。……建攻梓州益急。庚申,顾彦晖聚其宗族及假子共饮,……命其假子杀己及同饮者,然后自杀。建入梓州,……以王宗涤为东川留后。……以兵部尚书刘崇望同平章事,充东川节度使。……朝廷闻王建已用王宗涤为东川留后,乃召刘崇望还,为兵部尚书,仍以宗涤为留后。……己丑,东川留后王宗涤言于王建,以东川封疆五千里,文移往还,动逾数月,请分遂、合、泸、渝、昌五州别为一镇,建表言之。……丁巳,以东川留后王宗涤为节度使。”
  8. ^ 8.0 8.1 《资治通鉴》卷二百六十二:“六月,癸亥,加东川节度使王宗涤同平章事。……东川节度使王宗涤以疾求代,王建表马步使王宗裕为留后。……胤知谋泄,事急,遗硃全忠书,称被密诏,令全忠以兵迎车驾,且言:‘昨者返正,皆令公良图,而凤翔先入朝抄取其功。今不速来,必成罪人,岂惟功为他人所有,且见征讨矣!’……韩全诲闻硃全忠将至,丁酉,令李继诲、李彦弼等勒兵劫上,请幸凤翔,……车驾留岐山三日,壬戌,至凤翔。……戊辰,硃全忠至凤翔,军于城东。……韩全诲……又遣中使征兵于王建,硃全忠亦遣使乞师于建。建外修好于全忠,罪状李茂贞,而阴劝茂贞坚守,许之救援。以武信节度使王宗佶、前东川节度使王宗涤等为扈驾指挥使,将兵五万,声言迎军驾,其实袭茂贞山南诸州。 ”
  9. ^ 9.0 9.1 《资治通鉴》卷二百六十三:“西川军乘胜至城下,王宗涤帅众先登,遂克之,继密请降,……得兵三万,骑五千,宗涤入屯汉中。……诏以王宗涤为山南西道节度使。宗涤有勇略,得众心,王建忌之。建作府门,绘以朱丹,蜀人谓之‘画红楼’,建以宗涤姓名应之,王宗佶等疾其功,复构以飞语。建召宗涤至成都,诘责之,宗涤曰:‘三蜀略平,大王听谗,杀功臣可矣。’建命亲随马军都指挥使唐道袭夜饮之酒,缢杀之,成都为之罢市,连营涕泣,如丧亲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