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实味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王实味
作家
20世纪
性別
出生 1906年3月12日
 大清河南省光州
逝世 1947年7月1日
 中華民國山西兴县
國籍  中華民國
政党  中国共产党
配偶 刘莹
學歷
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
經歷
作家
反革命犯(托派
代表作
《休息》
野百合花
翻译马克思恩格斯等革命家的著作

王实味(1906年3月12日-1947年7月1日),原名叔翰,中国作家河南光州(今河南潢川)人。[1][2]中国共产党員。1947年7月1日被中共秘密處死。

生平[编辑]

王实味1906年生于河南省潢川县。4岁丧母,6岁上小学,13岁小学毕业(当时小学7年制),17岁中学毕业(中学四年制)。他从小学到中学,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因受父亲薰陶,古文功底较厚,他的老师曾夸他是“天上的玉麒麟下凡”。1925年考入北京大学文院预科。[2]

1926年1月,经人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支持共产主义革命,曾随共产党军队到延安,翻译马克思恩格斯等革命家的著作。

他反对中国国民党领袖蒋中正的独裁统治,写过一些激励革命意志、针砭时弊的文章,如《休息》等。1937年,王实味再次辗转来到延安,先在陕北公学学习(任第七队队长),后来在延安写了一批批评官僚主义纠正党风和反对过激共产的文章。

在“整风运动”中,主要因为他撰写的杂文《野百合花》(发表于1942年3月13日《解放日报》文艺副刊),批评延安的等级制度,因此最终被定性为“反革命托派奸细分子”、“反党五人集团成员“、“暗藏的国民党特务” [3],并在康生主持的“审幹”过程中遭到迫害。 [4]

作家蕭軍曾當面請求毛澤東對王實味從輕發落,被毛澤東斷然拒絕。毛說:這事你不要管,王實味的問題複雜。他不是一般思想意識錯誤,他有托派和國民黨特務嫌疑。[5][6]毛在1962年還是指王實味是「暗藏的國民黨探子」。[7]

1946年,在中共对“审幹运动”中遭批判的大部分人甄别平反时,已经被囚禁了三年的王实味仍被戴上了“反革命托派奸细分子”的帽子。1947年6月,国民党飞机炸毁了王实味被关押的看守所,晋绥公安总局请示中央社会部如何处置。时任中央社会部部长康生与副部长李克农批示:将王实味就地秘密处死。1947年7月1日夜,王实味被秘密杀死后,置于一口枯井中掩埋。[8][9]文化大革命以后,他妻子积极为他申诉。直到1990年,王实味才得到了平反昭雪。[10]


衣分三色,食分五等[编辑]

在《野百合花》里,王就抱怨延安“衣分三色,食分五等”,但是怎样“食分五等”,王并没有说明。最近,李敖白出版的一本回忆录里,终于找到了答案:“延安的伙食分三等,‘大灶’是一般人吃的,通常是一大锅蔬菜,混着玉米小米等粗粮。‘中灶’是各部门领导的伙食。‘小灶’则是供给最高层的领导。我吃的便是这种伙食。每天都有肉,经常有蛋吃,并且每天都有汤。党中央领导…….在固定的伙食外,再加一杯牛奶。” 在中共控制的大别山地区,情况也类似,“他(王震)的副官正在等着他吃饭——一大碗米饭,一瓷缸茶,还有一小碟辣子鸡。(王震说)我们的军队一天吃两顿,两顿都只有稀饭。我是党中央委员,所以上级会照顾我。”——所以,王实味并没有说假话和夸张。

王被砍头,主要是他讲了太多的真话和耿直性格。王实味的文章对延安的社会生活和革命队伍中的人际关系,进行了尖锐的指责和批评,相当片面和偏激。在整风中,当时文艺界一些写了错误倾向的文章的同志,受到了批评,但他们很快都做了检讨,党也宽恕了他们。惟独王实味不肯承认自己有错误,因而批评也就不断升级:由思想政治错误上升成“托派”、“国民党特务”,被逮捕,最终在山西兴县被杀头。

平反[编辑]

72岁的刘莹从广播中知道王实味已于1947年被处死之后,她断然认定这是政治诬陷,认为自己的丈夫清高自负,刚烈耿直,说话口无遮拦,但绝不会当特务,不会是托派分子,更不会反党、反革命。

1983年,她来到北京,找到当时的知情人李维汉申诉。根据李维汉的建议,中共中央组织部经过调查,于1982年2月,作出了《关于潘芳、宗铮、陈传纲(即成全)、王汝琪(即王里)四同志所谓“五人反党集团”问题的平反决定》,所谓“五人反党集团”的彻底否定,为王实味案平反提供了契机。这个过程中温济泽做了大量的申诉工作。[11]

1991年2月7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在经过长期取证后,终于作出了《关于对王实味同志托派问题的复查决定》,指出:经复查,王实味同志1930年在沪期间与原北大同学王凡西、陈清晨(均系托派分子)的来往中,接受和同情他们的某些托派观点,帮助翻译过托派的文章。在现有王实味的交代材料中,王对参加托派组织一事反反复复。在复查中没有查出王实味同志参加托派组织的材料。因此,1946年定为“反革命托派奸细分子”的结论予以纠正,王在战争环境中被错误处决给于平反昭雪。

蒙冤半个世纪,王实味案终于有了个公正的说法。王实味被恢复了“同志”的称呼,这已是他被错误处决后的第44年了。

李克农的遗憾[编辑]

起初,李克农对“王实味案”还是持谨慎态度的。李克农认为,对于犯错误的干部,要着眼于批评教育,“治病救人”,目的是使干部改过自新,重新做人;强调多调查研究,多了解情况。康生發动“抢救运动”后,李克农受到康生的“左”的错误的影响,在西北公学内召开抢救运动大会,作了报告,号召学员坦白,对被审查干部施加了一些压力,把一些干部思想上、工作上的缺点和错误或历史上未弄清的问题,怀疑成政治问题以至于反革命问题。但是随着“抢救运动”的逐步升级,大批干部被打成“特务”、“叛徒”、“反革命”,他对康生的一套主张和做法逐渐产生怀疑。

解放后,约在1954年,李克农曾对秘书提起过康生,说:在社会部,康生一人说了算,开会时就他说话,是家长作风。又谈到抢救运动,李克农说“他说他的,我做我的”。但是李克农负责的这方面审查工作,又直接受康生领导,因为康生是中社部部长,又是整风总学习委员会副主任,是中央领导审干工作的主要人物。康生在代表中央领导审干工作中犯了“左”的错误。他夸大敌情,批评审干人员在对敌斗争中的自由主义态度,特别是掀起所谓“抢救失足者运动”,大搞“逼、供、信”的过火斗争,造成了大批冤假错案,出现严重的偏差。王实味对康生那一套“逼、供、信”式的审讯方法也无招架之功,最终承认自己是托派,而且还是个“自命天马行空、半狂的托派英雄”。

1943年4月1日,康生下令将王实味正式逮捕。“抢救运动”结束后,作为中央社会部副部长,李克农主持了甄别工作,因为甄别对象太多,按照轻重缓急的次序,王实味的问题被排在了最后。然而,不幸的是,由于复杂的历史背景和种种主客观原因,最终,李克农于1946年也作出了王实味是“反革命托派奸细分子”的结论,认定王实味到延安来是有目的的,即进行有组织的“托派活动”。

8月31日,作为社会工作部副部长的李克农就王实味问题向中共中央写了一份检讨,主动承担了王实味案的责任,并请求中央处分。在报告中,李克农首先肯定了整风运动取得了积极成果,继而指出了运动的一些不足之处,认为主要是方法、方式上的一些失误;李克农着重指出了在“王实味案”中暴露出来的党的工作方法上的一些漏洞,并坦承对“王实味案”负全责,请求中央给予处分。李克农勇于面对错误的风范由此可见一斑。

9月1日,毛泽东批示:“有所声明即够,不必议处。”并请中央书记处及有关同志阅。刘少奇、周恩来、朱德、任弼时、邓小平、彭真、饶漱石、聂荣臻、贺龙等都在报告上画了圈。李克农的报告中,只字未提康生。而康生呢,也一声未吭,更没说过要担负责任的话。 李克农是中共的“特务王”。毛泽东曾经说过:“李克农是中国的大特务,只不过是共产党的特务。”李克农作为中共情报和特务机关的首脑,为党的事业作出了巨大的贡献,是我党长期以来战斗在隐蔽战线上的英雄人物。

1955年国庆前,李克农被授予上将军衔。然而,就是这样一位共和国的将军,却在临终前也对王实味的妻子刘莹坦承“王实味案”是纠缠他多年的一段心痛。[來源請求]

1962年2月9日,李克农在北京病逝。逝世后,各界公祭,周恩来主祭,极尽哀荣。

對王实味事件的評價[编辑]

“王实味事件”中最令人震撼的悲剧性因素集中表现在:他提出那些尖锐的批评,主观上完全出于响应上级号召的动机,他所揭露的问题也都有客观的事实依据,结果却被定性为“别有用心的”“反革命托派奸细分子、暗藏的国民党探子、特务、反党集团成员”,受到批判、监禁和杀害;他用原教旨马克思主义的“异化”理论和“人道主义”观点批评边区的等级特权制度和官僚主义现象,结果却被冠以“小资产阶级意识”和“自由化”的罪名。

我们看到,正是在批判王实味、丁玲等人的“小资产阶级意识”和“极端民主化”主张的同时,一种新的革命伦理被悄然建构起来。这种革命伦理与我们所熟知的那些长期以来受到人们广泛认同的道理价值判断之间存在着某种莫名其妙的张力。“爱憎分明的阶级立场”斩断了世俗伦常的亲情和友情,“党性”与“人性”似乎变得水火不相兼容,来自上级的批判斗争不论对错与否,都被视为对革命者革命意志的一种考验。结果,革命队伍中固然涌现出一批像张思德、白求恩、雷锋等人那样的理想人格典范,但同时等级制度、特权思想、集权主义、个人崇拜等消极因素也不断发展蔓延。

王实味因为批判“歌啭玉堂春,舞回金莲步”的当年延安的生平气象,写了《野百合花》,被毛的手下用钝刀砍杀于枯井,成为千古奇冤。[12]可怜妻子刘莹守望了31年才获知噩耗。[2]

参考文獻[编辑]

  1. ^ 傅国涌. 《野百合花》与王实味之死. 2007-08-28 [2012-07-22] (中文(简体)‎). "王实味是河南潢川人,原名叔翰,1930年以后用“实味”的名字投稿,还用过诗薇、石巍等笔名。" 
  2. ^ 2.0 2.1 2.2 张荣久. 王实味47年被冤杀妻子78年才获知真相. 腾讯新闻 (南京报业网-周末报). 2011-07-19 [2012-10-02] (中文(简体)‎). 
  3. ^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 香港: 中文大学出版社. 2000. ISBN 962-201-920-X (中文(繁體)‎). "1942年4月7日,在前一阶段因遭到巨大的批评压力,暂时退避一旁的罗迈遵循毛泽东的「反击」部署,从容跃入前台...在这种群体性歇斯底里的疯狂状态中,王实味被控的罪名也不断升级,到了1942年6月,王实味的头上已有三项「铁帽子」:反党分子(不久又升格为「反党集团头目」)、托匪、国民党特务(又称「国民党探子」)...1942年春,王实味这头从魔瓶中跑出的「魔鬼」使毛泽东大为震惊,毛本指望大大小小的王实味们可以把一把大火烧到王明、博古一类的「大尾巴」上,谁知王实味等乱燃野火,横扫一切,竟敢把矛头指向了新秩序的基石──等级差序制度,真可谓犯上作乱,是可忍。孰不可忍!(这一出处的说法没有史料依据,是反共反毛者们随意编造的——毛本人倾向普罗大众,反对等级观念和制度是贯穿其一生的,更何况在延安时期)" 
  4. ^ 秦铁. 争议博古:历史给他安排的就是个犯错误的角色?. 人民网-文史频道. 2012-04-11 [2012-10-07] (中文(简体)‎). "1943年4月,康生下令将王实味逮捕。关押期间,又查出王实味1927年在国民党中央党部当过3个月文书。于是,王实味头上除“反革命托派奸细分子”、“反党五人集团成员“外,又加戴一顶黑帽子:“暗藏的国民党特务”。" 
  5. ^ 高伐林. 毛澤東一聽談王實味,馬上封門沒商量. 《新史記》. 
  6. ^ 張毓茂. 蕭軍與「王實味事件」. 《百年潮》.  已忽略文本“issue2000年第1期” (帮助)
  7. ^ 62年毛澤東談潘漢年王實味:一變節者一奸細. 新华社. 
  8. ^ 孟昭庚. 砍头不是割韭菜,赔我一个王实味. 文史月刊 (文史月刊杂志编辑部). 2011年第03期 [2014-04-14] (中文(简体)‎). 
  9. ^ 魏得胜. 王实味讽刺延安不平等 经中央社会部批准砍死. 网易新闻 (河北日报). 2005-08-31 [2012-10-07] (中文(简体)‎). 
  10. ^ 范国华. 王实味应该活在今天. 网易新闻. 2010-04-18 [2012-10-07] (中文(简体)‎). 
  11. ^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 香港: 中文大学出版社. 2000. ISBN 962-201-920-X (中文(繁體)‎). "温济泽是当时中央研究院党总支工作人员,写过一篇记述中研院斗争王实味大会的《斗争日记》,发表于《解放日报》1942年6月28、29日。1979年,温济泽为平反于实味冤案作了大量的申诉工作,在温济泽和其它人努力下,1991年2月7日,王实味冤案得到彻底平反。" 
  12. ^ 秦铁. 争议博古:历史给他安排的就是个犯错误的角色?. 人民网 - 文史频道. 2012-04-11 [2012-10-07] (中文(简体)‎). "1943年4月,康生下令将王实味逮捕。关押期间,又查出王实味1927年在国民党中央党部当过3个月文书。于是,王实味头上除“反革命托派奸细分子”、“反党五人集团成员”外,又加戴一顶黑帽子:“暗藏的国民党特务”。1947年3月延安保卫战开始,王实味被转移押往兴县城郊晋绥公安总局的一个看守所。不久此地遭到国民党轰炸,看守所需要转移,行前请示对王实味的处置办法,据称有批复指示将王实味就地秘密处死。晋绥公安总局审讯科于7月1日夜将王实味提出,砍杀后置于一眼枯井掩埋,时年41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