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丽·格雷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玛丽·格雷
Hans Eworth Lady Mary Grey 1571.jpg

配偶 托马斯·凯耶斯
父親 第一代萨福克公爵亨利·格雷
母親 弗朗西丝·布兰登
出生 1545
過世 1578年4月20日

玛丽·格雷女勳爵(1545年-1578年4月20日),是第一代薩福克公爵亨利·格雷弗朗西丝·布兰登的幼女,因其母的缘故,故擁有王位继承权。

生平[编辑]

玛丽大约生于1545年,是第一代薩福克公爵亨利·格雷弗朗西丝·布兰登的第三女,外祖父母则是第一代萨福克公爵查尔斯·布兰登玛丽·都铎。玛丽·都铎曾是法国王后,也是亨利七世的小女儿。她还有两个姐姐,即“九日女王”简·格雷凯瑟琳·格雷[1]

作为亨利七世的三世孙,玛丽及其姐妹们是王位的潜在继承人。1553年7月6日爱德华六世驾崩,诺森伯兰公爵试图拥立儿子吉尔福德·达德利勋爵的妻子、玛丽的长姐简为女王。作为计划的一部分,还是孩童的玛丽已于1553年5月25日与远亲第十四代格雷·德威尔顿男爵亚瑟·格雷订婚,亚瑟的父亲是诺森伯兰的盟友。[2]事败,爱德华六世的王位最终由他的异母姐姐玛丽一世继承,诺森伯兰公爵于8月22日被处决。[3]玛丽留下了简和她的丈夫、父亲的性命,但在1554年初怀亚特叛乱被镇压后,三人都被处决:简和丈夫于2月12日,简的父亲于不久后的2月23日。[4]玛丽女王登基后,玛丽·格雷的订婚被取消。[5]

1555年3月1日,玛丽的母亲弗朗西丝再嫁阿德里安·斯托克斯。当弗朗西丝于1559年5月20日去世时,将财产中大部分的终生产业留给了斯托克斯,而玛丽只继承了每年20英镑的小遗产。已于1558年11月登基的伊丽莎白一世任玛丽为未婚侍女之一,给她一份80英镑的津贴。[6]

由于伊丽莎白女王没有子嗣,在亨利八世的遗嘱下,还在世的格雷姐妹为王位的下一位继承人,没有伊丽莎白的许可不得结婚。但1560年12月,凯瑟琳·格雷秘密和索默塞特护国公的长子爱德华·西摩结婚,招致女王不满。因执行结婚仪式的神父的身份从未确认,唯一见证人——爱德华的妹妹简·西摩女勋爵在他们婚后不久即去世,女王得以將这桩婚事像不存在一样予以处理,並在1563年3月12日宣布婚姻无效,西摩和凯瑟琳的长子不合法。凯瑟琳和丈夫被关押于伦敦塔,后改为软禁。[7]

玛丽不顾姐姐秘密结婚造成的悲惨后果,也在没有女王的许可下秘密结婚了。1565年7月16日,1当女王在外参加亲戚2亨利·诺利斯(1582年12月21日卒)和安布罗斯·凯夫爵士的女儿玛格丽特·凯夫的婚礼时,[8]玛丽和王室看门人托马斯·凯耶斯结婚。托马斯是东格林尼治和肯特士绅理查·凯耶斯和萨里郡尤尔的亨利·桑德斯之女阿格妮斯·桑德斯的儿子。玛丽吸取姐姐的教训,让三个亲戚当见证人:她的童年朋友玛丽·威洛比,[9]马修·阿伦德尔爵士的妻子;斯塔福德女领主的两个女儿。[10]这场婚姻因诸多原因,并不合适。凯耶斯来自肯特一个小绅士家庭,年龄比玛丽的两倍还大,还是个有六或七个孩子的鳏夫。[11]此外,玛丽被西班牙大使描述为“娇小,驼背,很丑”,而凯耶斯却高6英尺8英寸。[12]威廉·塞西尔在给托马斯·史密斯爵士的信中也提及了此事:“看门人,宫廷中最大的绅士,已秘密和宫廷中最娇小的玛丽·格雷女勋爵结婚了……这罪过很大”。[13]

玛丽和丈夫再未见到对方。女王将玛丽和威廉·豪特雷(1597年卒)一同软禁于白金汉郡契克斯,她在那里呆了2年,[14]凯耶斯则被投入舰队监狱。1567年8月,玛丽被送去和查尔斯·布兰登在玛丽的外祖母玛丽·都铎死后续娶的继外祖母萨福克公爵夫人凯瑟琳同住,仍在软禁之下。公爵夫人写信给塞西尔表示自己对玛丽到她在米诺里斯的家中时几乎没有的可怜家产的震惊。玛丽在公爵夫人家中呆了几乎2年,和公爵夫人的两个孩子佩里格林和苏珊·伯蒂关系亲密。[15]

1568年1月27日,连年遭受囚禁、软禁、和丈夫和两个幼儿分别之苦的凯瑟琳·格雷年仅27岁就在萨福克约克斯福德欧文·霍普顿爵士家中的科克菲尔德厅死去。据德莱尔称,凯瑟琳可能是把自己饿死的。[16]凯瑟琳·格雷死后,玛丽作为玛丽·都铎仅存的孙辈开始凸显出重要性。由于凯瑟琳的孩子被认为非法,连女王也不得不认真对待玛丽作为王位的假定女继承人的地位。玛丽因此于1569年6月被送去和托马斯·格雷欣爵士同住,先在他在主教门的家中,后在他在奥斯特利的郊区住宅。但她和格雷欣一家相处不愉快,托马斯爵士已半盲,处在持续的生理病痛中,他的妻子安妮不痛快地怨恨玛丽在家中出现。[17]

1569年,玛丽的丈夫凯耶斯在舰队监狱度过数年后获释,3获准回肯特。但他的健康已被关押期间的残酷条件摧残,不久后于1571年9月3日前去世。玛丽乞求获准抚养他初婚留下的孤儿,但被女王拒绝,直至1572年5月,玛丽被严格软禁7年后,女王充分发慈悲,允许她居住在她乐意的地方。但此时玛丽没有朋友可接待她,且收入不丰无以自立。她继续作为一个不受欢迎的宾客住在格雷欣家,直至托马斯建议把她送去莱斯特郡的博庄园和亡母的后夫、新娶了尼古拉斯·思罗克莫顿爵士的遗孀安妮·卡鲁的阿德里安·斯托克斯同住。1573年,玛丽永久离开了格雷欣家,按托马斯爵士的说法,“和她所有的书和垃圾一起”。[18]

玛丽没有在博庄园久住。1573年2月,她在伦敦东史密斯菲尔德建立了自己的房舍,1577年末重新被任为女王的未婚侍女。[19]

1578年4月,伦敦瘟疫蔓延,玛丽也不幸染病,草拟遗言,将母亲的珠宝留给继外祖母萨福克公爵夫人,盘子作为礼物送给阿伦德尔夫人和阿德里安·斯托克斯的妻子,钱给她的教女、亡夫托马斯·凯耶斯的外孙女玛丽·默里克。4月20日,瑪麗去世,年33岁。女王在威斯敏斯特教堂给她舉辦了一场壮观的葬礼,4以萨福克公爵夫人的女儿当时的肯特伯爵夫人苏珊·伯蒂为丧主。她被葬在教堂里她母亲的坟内,墓穴未被标志。[20]

与两位姐姐不同,玛丽看起来并未认真主张自己对王位的继承权。她死后,根据亨利八世的遗嘱,王位主要继承人成为亨利八世幼妹玛丽·都铎次女埃莉诺·布兰登的唯一存活子女德比伯爵夫人玛格丽特·斯坦利。[21]

祖先[编辑]

注释[编辑]

  • 註解1多兰称此婚事发生于8月10日或12日。
  • 註解2亨利·诺利斯爵士是伊丽莎白女王的表姐凯瑟琳·卡雷的儿子。
  • 註解3多兰称他获释于1568年。
  • 註解4据德莱尔称,玛丽葬礼的记录在她死后默默无闻,直至被德莱尔在为她关于格雷姐妹的书做研究时重新发现。

參考資料[编辑]

  1. ^ Richardson II 2011,第308-11页.
  2. ^ Ives 2009,第321页; De Lisle 2008,第93, 304页; Doran 2004; Lock 2004.
  3. ^ De Lisle 2008,第130-2页.
  4. ^ De Lisle 2008,第150-2, 156-8页.
  5. ^ Doran 2004
  6. ^ Doran 2004; Richardson II 2011,第308页.
  7. ^ De Lisle 2008,第205-7, 215, 239-45, 257-8, 266-7页; Richardson II 2011,第310页.
  8. ^ Lemon 2005,第256页.
  9. ^ 玛丽·威洛比是安妮·格雷和诺丁汉郡沃拉顿的亨利·威洛比爵士的女儿; Richardson II 2011,第311页.
  10. ^ 德莱尔没给出女儿们的名字;但她称她们都是玛丽终生朋友多萝西·斯塔福德女领主的女儿。多萝西是托马斯·斯塔福德(1557年被诛)的姐姐; De Lisle 2008,第172-3, 249-54页; Richardson II 2011,第311页.
  11. ^ Doran 2004.
  12. ^ Doran 2004; De Lisle 2008,第14页.
  13. ^ Mary S. Lovell, Bess of Hardwick (Abacus, 2005), p.178; De Lisle 2008,第253-4页.
  14. ^ Hawtrey 1903,第30-1页; Greenfield 1863,第338-9页.
  15. ^ Doran 2004; De Lisle 2008,第254-6, 273-7页.
  16. ^ De Lisle 2008,第268-72页; Richardson II 2011,第310页.
  17. ^ De Lisle 2008,第275, 281页; Doran 2004;.
  18. ^ De Lisle 2008,第278, 280-2, 284页; Doran 2004; Richardson II 2011,第311页.
  19. ^ De Lisle 2008,第283-4, 287页.
  20. ^ De Lisle 2008,第288-91页; Richardson II 2011,第311页.
  21. ^ De Lisle 2008,第291页.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