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玛塔·哈里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Mata Hari 6.jpg

玛塔·哈里英语Mata Hari,1876年8月7日-1917年10月15日)是荷兰人瑪格麗莎·赫特雷达·泽莱Margaretha Geertruida Zelle)的艺名,是20世纪初知名交际花一战期间与欧洲多国军政要人、社会名流都有关联,最终在巴黎德国间谍罪名被法军枪毙。

玛塔·哈里传奇式的人生在西方世界有着很高的知名度,后世许多学者也致力于研究她的间谍身份,对当时的判决提出许多置疑。玛塔·哈里的形象也经常出现在各种书籍电影等文化作品之中,在西方文化中有一定的影响。

生平[编辑]

一战前[编辑]

玛格丽莎·泽尔出生于荷兰弗里斯兰省呂伐登[1],在四个孩子中排名第二,是唯一的女孩,她的父亲亚当·泽莱(Adam Zelle)开着一间帽子店,生活富足,母亲安切·范·德·默仑(Antje van der Meulen)。夫妻两人都是从小在弗里斯兰省长大,但玛格丽莎却天生有着与金发碧眼的当地人不同的容貌,她浓密的头发、乌黑的眼睛、橄榄色的棕色皮肤,使她看上去更像犹太人爪哇人[2]后裔。在她7岁时,她们举家搬迁到了莱顿Leiden)市,到1889年,泽尔的帽子生意日渐萧条,他又被人误导在一次股票的投机生意中损失惨重,只能变卖家产偿还债务,一家人搬入了一所贫民住宅,泽尔不堪忍受失败的痛苦,到阿姆斯特丹寻找机会东山再起,却一去不返。1891年,玛格丽莎15岁时,她的母亲在沮丧中离开人世。

此后,年仅14岁的玛格丽莎和兄弟分散到各处,分别被亲戚或教会照养,1895年7月11日,年仅19岁的玛格丽莎嫁给了一位大她22岁的荷兰海军军官,婚后,他们夫妇二人移居爪哇,并很快有了一男一女两个孩子,然而在1899年,他们的儿子被佣人毒死[3],本就不合的夫妻关系雪上加霜,随后,他们返回了荷兰,并最终在1903年离婚,她的丈夫擁有女兒的監護權。

同年,玛格丽莎移居法国巴黎,在一个马戏团骑师,并改名为麦克劳德小姐(Lady MacLeod),为生计所迫,她也兼职做艺术模特,在艰难中维持生计。

1905年,玛格丽莎开始以演绎充满东方风情的的舞蹈渐渐出名。她也从此开始使用玛塔·哈里的艺名,按照梵语,该名意思为“神之母”; 按照印度尼西亚语,也可译作“黎明的眼睛”或“太阳”。玛塔·哈里也从此开始为自己编造一个神秘的来历,在她自己编造的故事中,她成了一位来自爪哇的印度僧侣的后裔,她从小学习印度教的神圣舞蹈。当时,由于通信手段的局限性,很多身份都难以被查证,许多人都会给自己添加一个高贵的身份,以便于自己成名。1905年3月13日,玛塔·哈里在巴黎吉梅博物馆Musée national des Arts asiatiques-Guimet)首次演出[4],她凭借带有东方文化的神秘和充满诱惑的身体,折服了所有的观众,玛塔·哈里几乎一夜成名,此后她又拍摄了很多衣着暴露甚至裸体的照片,并将这种形象带到了她的舞台表演中去,她种种大胆的做法又为她赢来了更多的呼声[5]

尽管玛塔·哈里在有关自己的身世上编造了不少的谎言,但她在舞蹈艺术上的确取得了不小的成功,玛塔·哈里用她艳舞的表演,将整个巴黎的娱乐业带入了一个崭新的境界。此外,她的生活态度也如她的舞蹈一般随意放纵,她也借此逐渐接近了许多富人阶层。虽然玛塔·哈里并没有拥有惊人的美貌,但她充满诱惑的气质、性感妩媚的形象,使她得以以交际花的身份周旋于法国、德国俄罗斯等国的军政显要之间。

在一战前,玛塔·哈里还经常被世人认为是放荡不羁的舞蹈艺术家,常以惊世骇俗的表现闻名于世,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她的名声越来越差,很多时候已成了名副其实的妓女

双重间谍[编辑]

玛塔·哈里的知名照片,穿著珠寶胸罩

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荷兰一直为中立国,作为荷兰国民,玛塔·哈里能够自由地来往各国之间。为了避免经过战区,她从法国到英国,多要经由西班牙、英国中转,这也注定使她会引起各各国注意。在此期间,她也是很多盟军高阶军官的情妇。玛塔·哈里在后来回忆这段历史,曾说她在一个偶然的机会获得了英国军情五处军官接见,并答应他成为法国军队的间谍,只是法国军方从来没有正式确认此事,至今,尚不清楚,这是玛塔·哈里故意的谎言使自己的身份更为神秘,还是法国军方确实利用了她,却碍于国际形象不能承认,这些都已不得人知。

1917年1月,西班牙马德里的德国军队向德国柏林发送了一封电报,这封电报描述了一个代号H-21的德国间谍的所采集到的大量情报。法国情报人员截获了这份情报,并破译了全部内容,很快判定出H-21即是玛塔·哈里。值得注意的是,德国人在这封电报中采用了先前已经被法国破解的编码方式,这就给以后史学家留下了很大的疑问,很多人猜测德國是否為有意地實行反間計,或许正如玛塔·哈里自己所言,她是在以双重间谍的身份为法国效力,而德国人仅是借刀杀人,这些都不得而知。

1917年2月13日,玛塔·哈里在她在巴黎的酒店寓所中被捕。此时,法国在一战中正处于极度被动的地位,士气低落,几十万协约国的将士在战场上死亡,所以军政府也急切地需要寻找倒霉的替罪羊。也许玛塔·哈里正是最合适的人选,她被指控为德国间谍,对数万士兵的死亡负有责任。尽管很多假定都仅仅来自推测,并无确凿的证据,但她仍然被认定有罪,并最终在10月15日被捆绑在刑场上枪决,终年41岁。

身后[编辑]

玛塔·哈里死后,她的尸体无人认领,因此最终被用于医学用途。她的头颅经过防腐处理后,存入了巴黎解剖学博物馆。但是直到2000年,该馆的保管人才发现头颅已经丢失。据后来的分析,丢失很可能是1954年该馆搬迁时发生的。另有1918年的记录显示,该馆也曾经接收了进行完医学实验的尸体,但是也已丢失。

作为一个曾经红极一时的艳舞演员突然以间谍的身份被枪决,这也立即引出了很多的流言。一种流言是,玛塔·哈里在临死前给了行刑者一个飞吻,又或者她只是飞吻了她的律师,一个她从前的情人。她的遗言是“谢谢,先生”。另一种流言是,她故意解开了她的上衣,裸露出她的乳房,以迷惑行刑者。但1934年美国杂志《纽约客》的报道却是,“她穿着一身整洁的女士西服,双手戴一幅崭新的白手套,一些都是专门为这个场合精心准备”[6]。第三种流言是,玛塔·哈里在行刑时非常镇静,而且拒绝戴眼罩,因为她在先前已经贿赂了行刑者,使用空弹壳代替真子弹,但这个计划最终失败了。

流行文化[编辑]

一般通常的观点是,玛塔·哈里作为一个色情舞的演员又扮演着双重间谍的身份,从她的情人那里盗取了大量的情报,最终被执行枪决。这本身就是非常精彩的题材,所以从她死后,各种各样的流行文化就始终不断地在她身上大作文章,甚至时至今日,玛塔·哈里的大名仍在被不断提起,当然,这其中有很多都添加了虚构的成分,但也有少量的作品有较强的写实性,可作为历史研究的史料。

另外,玛塔·哈里在西方文化中已经成为女间谍蛇蝎美人的代名词。中国留法女学生李李曾因为间谍指控被西方媒体称为“中国制造的玛塔·哈里”。

在众多作品当中,1931年著名的女明星葛丽泰·嘉宝主演的影片《玛塔·哈里》为经典之一,该片主要依据玛塔·哈里真实的生平改编,只是为了迎合观众胃口,在她最后被枪决时加入了密谋策划的虚构成分。该片塑造的传奇浪漫的人物角色很大程度上影响了后来的创作,玛塔·哈里也出现在越来越多的书籍、电影、电视剧日本动画电脑游戏等作品之中。

  • Mata Hari, Mythe et Réalité d'une Espionne,一部1998年的纪录片,56分钟,比利时[7]
  • 莱内·洛维奇Lene Lovich)创作的音乐剧《玛塔·哈里》,1982年10月至11月在英国伦敦哈默史密斯歌剧院Lyric Hammersmith)上映;
  • 1967年詹姆斯·邦德系列电影《鐵金剛橫掃皇家賭場》(Casino Royale es Bond)中,玛塔·邦德是虚构出的詹姆斯·邦德和玛塔·哈里的女儿,她像她母亲一样是个出色的舞者,但并不是个出色的间谍;
  • 美国电视剧《圣女魔咒》(Charmed)中,角色菲比·哈里威尔(Phoebe Halliwell)在剧中被玛塔·哈里灵魂附体;
  • 1989年法国游戏公司Loriciel出品了一款在Atari ST和Amstrad CPC运行的视频游戏
  • 玛塔·哈里出现在电脑游戏《影之心》(Shadow Hearts)系列的前两款中,而且使用了玛塔·哈里的原名玛格丽莎·吉尔楚伊达·泽尔;
  • 印第安那·琼斯系列小说中,印第安那·琼斯在10几岁时被玛塔·哈里夺去了童贞;
  • 在美国电视剧《少年印第安那琼斯年谱》中,22岁的印第安那·琼斯在巴黎遇到了玛塔·哈里并爱上了她;
  • 美国Bally公司制作了一款名为玛塔·哈里的弹球机;
  • 美国作家库尔特·冯内古特的小说《母亲之夜》(Mother Night)中,曾有一段主人公对玛塔·哈里回忆的描述。
  • 在日本輕小說動畫作品《R.O.D》中,玛塔·哈里被複製科技復活,成為「偉人軍團」之一。
  • 在卡尔维诺的小说《如果在冬夜,一個旅人》第六章中,曾有一段描述提到了玛塔·哈里:”不过那也许是一位玛塔·哈里,她活动于欧洲之外的各种革命活动中,为某水泥公司销售推土机开拓道路。“

参考资料及注释[编辑]

  1. ^ Mata Hari,Praamsma网站,于2006-11-21造访;
  2. ^ 当时爪哇荷属东印度群岛的一部分;
  3. ^ 具体原因至今未明;
  4. ^ Mata Hari Is Born,Crimelibrary网站,于2006-11-21造访;
  5. ^ Dance of the Dawn,Desertspiritfilms网站,于2006-11-21造访;
  6. ^ Flanner,Janet (1979)。Paris was Yesterday: 1925-1939。New York: Penguin,126页,ISBN 0-14-005068-X
  7. ^ 宣传海报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