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玛格丽特·尤瑟纳尔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玛格丽特·尤瑟纳尔
Marguerite Yourcenar
出生 1903年06月08日(1903-06-08)
 比利时布鲁塞尔
逝世 1987年12月17日(84歲)
 美國缅因州漢考克縣
職業 作家散文家诗人
國籍  法国
公民權  美國
代表作 哈德良回憶錄
獎項 伊拉斯谟奖 (1983)
伴侶 Grace Frick (1903-1979)

玛格丽特·尤瑟纳尔Marguerite Yourcenar,1903年6月8日-1987年12月17日),法國作家

作家生涯[编辑]

瑪格麗特·尤瑟纳尔於1903年6月8日生於比利時布魯塞爾,本名瑪格麗特·德·凱揚古爾(Marguerite Cleenewerck de Crayencour),瑪格麗特·尤瑟纳尔為姓氏Crayencour字母重組成Yourcenar的筆名。父親是法國外交家,母親是比利時人,在她出生十天,母親產後感染而逝世,從尤瑟娜《世界迷宮:虔誠的回憶》一文中,她談起她的母親,她的外公,外婆,只是覺得他們的陌生,她寫到“他們和我全無關係。”母愛的缺失,對於她是一種幸運,沒有母親來按照上流社會的要求把她培養成為一個淑女;也沒有這樣甜膩的愛來軟化她,所以她按照自己最天然的勢態成長,不遵循任何準則。雖然失去母愛,但尤瑟娜受到父親加倍的疼愛,童年時代在歐洲旅遊,於法國北部、南部和巴黎度過優裕的童年和少年時代。她從未上過學校唸書,早年接受私人教育,修習希臘文拉丁文,並得到多位女管家的呵護和家庭教師的悉心指導。開明的父親在尤瑟娜的人生扮演重要角色,可說是她的老師、知己和朋友,從小他便邀女兒和自己一同飽覽豐沛的藏書,並鼓勵她寫作。面對女兒的教育,他沒有領她走入傳統女性的框架,反而留給她和自己一樣樂於漂浪冒險的興趣。12歲已經將古代英雄故事讀的滾瓜爛熟;20歲已經擬好日後主要作品裡各主人翁的輪廓。

尤瑟娜16歲即以長詩《幻想的樂園》嶄露頭角,隨後將自己姓氏Crayencour重組成為Yourcenar作為筆名。她在半個多世紀裡曾遍游歐美多國,專研歷史和神話,累積寫作能量與素材厚度,如詩歌般的中世紀長篇小說也由此萌芽。尤瑟娜一生創作有大量詩歌、劇本、長篇小說、散文和論文,擁有多種才華。她既是詩人(《幻想的樂園》(1921年),《眾神未死》(1922)年)、劇作家(《埃萊克特或面具的丟失》(1954年),《阿爾賽斯特的祕密》(1963年)),又是長短篇皆佳、蜚聲文壇的小說家(短篇小說集《死神駕車》(1934年)和《像水一樣流》(1982年);長篇小說《哈德良回憶錄》(1951年),《苦煉》(1968年))和傳記作家(《世界迷宮:虔誠的回憶》(1974年),《北方檔案》(1977年)),除此之外,她還是一位文筆優美的翻譯家(曾經翻譯過希臘詩人、英語作家亨利·詹姆斯維吉尼亞·伍爾芙等人的作品,《深邃的江,陰暗的河》(1964年),《王冠與豎琴》(1979年))和思想深刻的文論家、批評家(《時間,這偉大的雕刻家》(1983年))。並在1937年時專門為此事前往倫敦拜見維吉尼亞·伍爾芙這位當時已成名的女作家。兩者都留下了記述這次見面的文字,尤瑟納爾稱伍爾芙“閃耀且羞怯”、“(臉上)精緻地蝕刻了思考和倦怠的痕跡”;而伍爾夫儘管連尤瑟娜的名字都沒有記清楚,卻用驚人的洞察力和敏感寫下了她的特徵,“紅嘴唇;精力充沛”,還寫道,“這個女人肯定是有過去的。我覺得她把自己交給了愛情和智慧”。

玛格丽特·尤瑟纳尔在晚年來到日本,寫過研究三島由紀夫的文章。尤瑟娜對紫式部非常欣賞,《東方奇觀》中就有改編自《源氏物語》的故事《暮年的戀情》。這不僅僅是一次簡單的改編,尤瑟娜對紫式部源氏物語也有著很東方、很地道的理解。

尤瑟娜少女時代曾與泰戈爾通信,想去印度遊學,她的寫作曾得到泰戈爾的讚賞,但這種成長歷程並不妨礙她在自己的第一部小說《阿利克西,或徒勞的搏鬥》裡,是從一個藝術家的視角進行寫作,這個藝術家想要獻身於自己的事業,卻遭到家庭的反對,描寫一個有同性戀傾向的青年的愛情生活而驚世駭俗,被評論界視為“膽大妄為”之作。她對意大利的訪問促使她寫下《九隻手中的一枚硬幣》,(1934年,1982年出版英譯本),這是一本關於夢想和現實之間差別的小說。她自己也設想過,如果青年時期真的來到印度生活,文學創作可能會大不同。

1934年,尤瑟娜在美國遇到了格雷絲(Grace Frick),她們成為非常親密的伙伴(注:她們是生活中的終身伴侶,相伴50年,及其作品主要的英譯者)。1937年,尤瑟娜因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離開法國前往美國定居,這次旅行原本預計為期半年,她無論如何也不會想到12年後自己才得以重返歐洲。 從事記者、翻譯和教師等工作,但初到美國的那些年仍然是她生命中最為黯淡的一段時光。遠離古老的歐洲,她不僅失去了經濟來源,更令她痛心的是,她還失去了自己的出版商和讀者。1947年,尤瑟娜獲得美國法國雙重國籍,定居美國東北海岸芒特德塞島·(1’ile deMount Desert)。迫於生計,她在莎拉·勞倫斯學院(Sarah Lawrence College)教授比較文學,在這裡前後工作了8年,這是她一生中惟一一段靠薪水謀生的經歷。在世界和個人的命運都飄搖不定的歲月裡,格雷絲始終用忠誠的友誼支撐著尤瑟娜。她於1937年將維吉尼亞·伍爾芙的《海浪》(The Waves)譯成法文,1947年又出版了亨利·詹姆斯梅齊知道什麼》(What Maisie Knew)的法文譯本。1968年法國五月風暴前夕,小說《苦煉》出版。這部作品以16世紀動盪不安的歐洲社會為背景,但透過歲月的多稜鏡,卻折射出了人類命運始終面臨的一些根本問題。1971年,尤瑟娜被比利時皇家學院接納為外籍院士。正當她穩步走向榮譽的頂峰時,格雷絲的病情卻無可挽回地每況愈下。1979年11月,格雷絲經過21年與疾病的頑強搏鬥後去世。

在格雷絲去世之前的差不多10年時間裡,尤瑟娜被迫過著“靜止不動的生活”,但她對旅行始終懷有一種焦灼的期待。她重新出發的第一站是加勒比海群島。格雷絲死後,陪伴她的是一個30歲的同性戀男子。1980年3月6日,就在即將啟程之際,她獲悉自己當選為法蘭西學院院士,成為歷史上第一位女性院士。這個消息並沒有阻擋尤瑟娜遠行的腳步。在生命的最後10年裡,尤瑟娜表現出令人吃驚的旺盛精力。她不僅多次重遊歐洲舊地,還探訪了埃及、肯亞、印度和日本等國度;同時她的新作也源源不斷地問世。

1981年1月,尤瑟纳尔於法蘭西學院發表了院士就職演說,致答辭的讓·端木松(Jeand' Ormesson)用浪漫的語言將這位綠袍加身的女作家的生平、作品、氣質和個性做了精彩的介紹和評價,而其中的一段話別耐人尋味:“夫人,您今天來到這裡並不是因為您是女人,而是因為您是大作家……如果您是男性,我們也會選您,也許更容易,更快,這我承認。但願三百五十年來我們所選出的男性都具有您這位女性的超人才華。……我們不願意屈從於當今盛行的女權主義的風頭或潮流。我們只是努力忠實於我們的傳統使命:在法蘭西文學方面尋找 儘可能地 最優秀、最有價值、最持久的東西。您使我們成功了,夫人。”這番自陳,把這個兩性構成的世界裡的某種矛盾誠懇地表達了出來,性別對於生命而言確是偶然,但這種偶然所帶來的影響無法被抹煞和忽視。

尤瑟纳尔以《苦煉》(1968年費米娜文學獎)和《哈德良回憶錄》為代表作,並使她風靡國際文壇。1951年,尤瑟娜在法國出版小說《哈德良回憶錄》,並立即取得極大的成功,獲得1951年法蘭西學院大獎費米娜文學獎兩項法國文學大獎,更於2002年入選諾貝爾學院挪威讀書會策畫的「所有時代最佳百部經典」名單。1986年,她被授予法國第三級榮譽勳位(French award, Commander of the Legion of Honour)和美國藝術傢俱樂部的文學獎章(the American Arts Club Medal of Honor for Literature)。

1987年,尤瑟娜準備遠行時不幸腦溢血突發,於1987年12月17日卒於美國緬因州東北港

2003年是尤瑟娜誕辰一百週年,歐洲多個國家的相關研究機構紛紛舉行學術紀念活動。

作品年表[编辑]

  • Le jardin des chimères (1921年)《幻想的樂園》(詩集)
  • Les Dieux ne sont pas morts(1922年)《眾神未死》(詩集)
  • Alexis ou le traité du vain combat (1929年)《阿利克西,或徒勞的搏鬥》(小說)
  • La nouvelle Eurydice (1931)《新歐里狄克》(小說)
  • Pindare (1932)
  • 《九隻手中的一枚硬幣》/《默默無聞的人》Denier du rêve (1934年,1958–59年修訂)(小說)
    • (英文) A Coin in Nine Hands
  • 《死神駕車》La mort conduit l'attelage (1934年)(短篇小說集)
  • Feux 《火》(散文詩)(1936年)
  • 《東方奇觀》(Nouvelles orientales) (1938年)(短篇小說集)
  • Les songes et les sorts (1938)
  • 《一彈解千愁》(Le coup de grâce) (1939)(小說)
  • 《哈德良回憶錄》(Mémoires d'Hadrien) (1951年)(小說)
    • 《哈德良回憶錄》英文版(英文) Memoirs of Hadrian ,格雷絲翻譯
  • Électre ou La chute des masques (1954年)《埃萊克特或面具的丟失》(戲劇)
  • 《阿爾西帕的慈悲》Les charités d'Alcippe (1956)(詩集)
  • Constantin Cavafy (1958)
  • 《遺存篇》 Sous bénéfice d'inventaire (1962)
    • (英文) Dark Brain of Piranesi and Other Essays (1984)
  • Fleuve profond, sombre rivière: les negros spirituals (1964)
  • 《苦煉》(L'Œuvre au noir)(小說)(1968年)
  • Yes, Peut-être, Shaga (1969)
  • Théâtre, 兩卷戲劇集(1971年)
  • Souvenirs pieux (1974)
    • (英文) Dear Departed: A Memoir translated by Maria Louise Ascher
  • 《北方檔案》(Archives du Nord) (1977年)(傳記)
    • (英文) How Many Years: A Memoir translated by Maria Louise Ascher
  • 《世界迷宮:虔誠的回憶》Le labyrinthe du monde (1974-84年)(傳記)
  • 《三島由紀夫:或者空虛的視野》Mishima ou la vision du vide (1980年)(論文)
    • (英文) Mishima: A Vision of the Void, ISBN 0-226-96532-5(1981年)《三島由紀夫:或者空虛的視野》的英文版
  • 《安娜姐姐》Anna, soror... (1981年) (小說)
  • 《像水一樣流》Comme l'eau qui coule (1982年)(短篇小說集)
  • 《時間,這偉大的雕刻家》Le temps, ce grand sculpteur (1984年)(文論集)
    • (英文) That Mighty Sculptor, Time
  • 《何謂永恆?》(Quoi? L'Éternité) (1988)(小說)

註:《何謂永恆?》為尤瑟娜最後的遺著,但最後一章餘50餘頁未及時完成,由於幾近完成,因此這對整個作品無關大局,雖不能按原定計劃完成全部著作,前面已經完成的各章也可以出版。

參考資料[编辑]

  • Rousseau, George: Marguerite Yourcenar: A Biography. London: Haus Publishing (2004). ISBN 1-904341-28-4
  • Judith Holland Sarnecki: Subversive Subjects: Reading Marguerite Yourcenar (2004)
  • Josyanne Savigneau: Marguerite Yourcenar: Inventing a Life, 1993
  • Marguerite Yourcenar on Books and Writers, kirjasto.sci.fi.

外部鍵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