珊瑚海海战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珊瑚海海战
第二次世界大战太平洋战争的一部分
列克星顿号上发生爆炸
1942年5月8日巡洋舰明尼阿波利斯号上的船员拍摄到列克星顿号发生爆炸
日期: 1942年5月4日 - 1942年5月8日
地点: 澳大利亚新几内亚所罗门群岛之间的珊瑚海
結果: 日本战术性胜利
联军战略性胜利
參戰方
 美國
 澳大利亚
 日本
指揮官和领导者
US flag 48 stars.svg 切斯特·尼米兹
US flag 48 stars.svg 弗兰克·弗莱彻

澳大利亚 约翰·喀瑞斯

Naval Ensign of Japan.svg 井上成美
Naval Ensign of Japan.svg 高木武雄
Naval Ensign of Japan.svg 五藤存知
兵力
2艘正規航空母舰列克星敦号约克城号
3艘巡洋舰
2艘正規航空母舰瑞鹤号翔鶴号
1艘轻型航空母舰祥鳳号
4艘巡洋舰
伤亡与损失
重型航空母舰
列克星敦号沉沒、約克鎮號重創
、1艘驱逐舰、
1艘油船沉沒
損失65架飛機
543人阵亡
轻型航空母舰
祥鳳
1艘驱逐舰沉沒
正規航空母舰翔鶴受創
損失69架飛機
1,074人阵亡

珊瑚海海战英语Battle of Coral Sea)是一场于1942年5月4日至5月8日,发生于珊瑚海的海上战斗,是太平洋战争中的一场重要战役。这是第一次有航空母舰参与的海战,是第一次双方舰队在视线距离外进行的海战,也是第一次双方战舰没向敌军战舰开火的海战。这次的交锋并没有对双方的战力造成太大的影响,但即便如此,双方是还从这次战役中得到了宝贵的经验,並为一个月后的中途岛海战做好了准备。

战前背景[编辑]

1942年初,日军在的短短數月間,就占领了整个东南亚。这时的日军军力可说是如日中天。相反的,美国及他的盟友屡战屡败。这时的联军正积极的从失败中学习,囤积军备,准备在适当的时候对日本做出反击。联军这时的战略是尽快提升美国陆军美国海军陆战队新喀里多尼亚岛(所罗门群岛以南)上的兵力,同时也提升澳大利亚陆军澳大利亚皇家空军新几内亚以南和以东的军力。

3月12日日本内阁首相及陆军大臣东条英机说:

澳大利亚新西兰正受到日本军的威胁。她们应该知道任何反抗都是枉然的。如果澳大利亚政府仍坚决不改变对日本的态度,她将遭受与荷属东印度同样的命运。

1942年4月,日本舰队驶离位于新不列颠拉包尔的基地,向新几内亚岛东南端的莫尔兹比港和位于所罗门群岛南部的图拉吉岛进行登陆作战。日军这次的两面夹攻主要目的有三个:第一,控制拥有水上飞机基地的所罗门群岛及周围海域。第二,攻克莫尔兹比港(此港是联军在日本与澳大利亚之间的最后一个联军基地)。第三,希望在达成第一和第二个目标之后,能迫使美国的航空母舰编队加入战局,因此而有机会将其歼灭。

关于日本人的长期意图,历史学家之间存在分歧。问题在于日本计划极大地增强所罗门群岛,坚持以它作为堡垒,抵抗未来美国的任何反击,并且可能随后试图占领南太平洋的其他群岛,以使澳大利亚从美国当中孤立出来。但是在当时还没有入侵澳大利亚的计划。事实上,日本人的军事计划结构复杂,区域职责划分不明确,被陆军和海军之间不断的激烈争吵所拖累。关于日本人在南太平洋的长期计划,目前只有一个可信的推论:无论战略如何,制定海军未来的前景,对于陆军计划方案是一种挑战。

三支以入侵所罗门群岛莫尔兹比港為主的日本艦隊由兩艘新建大型航母[翔鶴瑞鶴號(兩者皆曾參與過珍珠港之役)的战斗]、一艘小型航母祥鳳、兩艘重巡洋舰及支援船艦组成,而盟軍由攔截的無線電得知日軍的陸基戰機已經南移且即將發生一場戰鬥。在此同時,美軍的约克城号(CV-5)已在傑克·弗萊徹少將的指揮下進入珊瑚海,列克星頓號航空母艦 (CV-2)還在半途,另有一支盟軍的聯合水面艦隊也前來迎戰。而大黃蜂號企業號因執行完杜立德東京的轟炸任務,雖然南下馳援,但到的太晚而無法參與戰鬥。

大战开始[编辑]

列星頓號於五月一日加入约克城號的戰鬥序列。日軍則在毫無意外的情況下於五月三日佔領了图拉吉岛,並且開始動工興建水上飛機基地。在填補燃料後,约克城号於五月四日接近圖拉吉,對日軍船艦及戰機有三波成功的攻擊,此舉也讓日軍得知美軍航母的出現,但美軍艦載機在向南退到集結點與列星頓號及新加入的巡洋艦會合前,至少擊沉了一艘驅逐艦(菊月號),並摧毀水上飛機基地及損傷多艘船艦,同時間,日軍兩艘大型航母已由所羅門群島南方逐步逼近,恰好將盟軍艦隊包圍在兩支日軍艦隊中。

五月六日,陸基轟炸機B-17以奇低無比的成功率攻擊了逐漸接近莫尔兹比港的入侵艦隊。雖然雙邊的偵察機擴大搜索範圍,但是多雲的天氣讓兩邊都找不到對方,兩支艦隊花了一整晚搜索對方,但卻只有相距70英哩。

當晚,弗萊徹思考著他的首要任務是保衛莫尔兹比港,所以他只好下了一個困難的決定:將盟軍主要的水面艦隊一分為二,以澳洲海軍少將約翰·喀瑞斯為首的一支要阻擋可能出現的入侵艦隊。庫瑞斯的艦隊由巡洋艦澳大利亞號芝加哥號霍巴特號為主,另有驅逐艦柏金斯號、威基號及費拉卡特號。弗萊徹及庫瑞斯知道,在沒有空中掩護的情況下暴露水面艦給陸基戰機攻擊,只會重演五個月前威爾斯王子號及卻敵號的悲劇。然而他們所害怕的事情就在五月七日下午,一個中隊的日軍魚雷轟炸機鎖定巡洋艦之後以及接下來密集的空中攻擊成真。不論是走好運還是技術高超,盟軍的艦隊居然在只有少數的傷亡及損傷下躲過日軍密集的空中攻擊。然而在躲過日軍攻擊後幾分鐘的時間,喀瑞斯的艦隊居然遭到友軍B-17的高空水平轟炸,柏金斯號及費拉卡特號再次躲過了友軍的炸彈。

戰役地圖
祥鳳號被魚雷擊中後的的燃燒

五月七日,兩隻艦隊所有可以作戰的艦載機都起飛,都沒有發現對方,但也攻擊了彼此附屬的船艦:日軍艦載機發現了美軍艦隊的油料補給船尼奥肖號(USS Neosho, AO-23)及護航驅逐艦西姆斯號(USS Sims, DD-409),誤以為是一艘航母及一艘巡洋艦,攻擊之後,西姆斯號被擊沉而尼奥肖號被擊毀失去作戰能力;同時間,美軍艦載機錯過了翔鶴瑞鶴兩艘航空母艦,但找到了由輕型航母祥鳳所護航的入侵艦隊,在美軍艦載機的攻擊下,祥鳳很快就沉沒了。在過去的五個月,盟軍損失了一打的軍艦,但都無法擊沉一個主要的日軍目標,祥鳳號是輕型航母,但是簡潔的無線電訊息『抓到一支航母』傳回列星頓號代表的是盟軍艦隊在太平洋戰爭中的首次勝利。

五月八日,在黎明的曙光中,兩支主要的航母艦隊終於找到彼此,而且雙方都盡其所能突襲對方,雙方的艦載機在空中擦身而過。瑞鶴因為有雨的掩護而躲過了偵測,但是翔鶴則是被炸彈擊中三次,船身傾斜並且著火,無法進行艦載機起降,實際上退出戰鬥。

美國航空母艦列星頓號的燃燒

兩艘美軍的航母也被日軍的攻擊擊中:约克城号被炸彈擊中,較大且較低機動力的列星頓號則被炸彈及魚雷擊中。雖然列星頓號撐過了立即的損害且可以修復,但是漏出的航空用油在一個小時後爆炸,造成人員必須棄船,列星頓號也被美軍以魚雷擊沉,避免日軍俘虜。

庫瑞斯的艦隊持續阻擋在日軍入侵艦隊及摩斯比港之間,井上則是被返航的艦載機報告所指出的盟軍巡洋艦及驅逐艦戰力誤導,而下令入侵艦隊返航。由於翔鶴被嚴重擊傷且瑞鶴短缺艦載機,兩者都無法在一個月之後加入對太平洋戰爭有決定性的中途島之戰的日軍作戰序列。損傷的约克城号則是回到珍珠港進行整補及維修。

战后结果[编辑]

在戰術上,日軍取得輕微的勝果:一艘小型航母被擊沉以及一艘大型航母被擊傷,換來的是擊沉對方一艘大型航母且擊傷一艘同樣是大型的航母。但是以盟軍的觀點,在連續五個月的挫敗之後,此戰役的結果算是十分接近勝利。

對摩斯比港的海面入侵已經避開,摩斯比港對盟軍的戰略來說是十分重要的,而且無法由地面部隊防衛之後仍駐守該處。由於在新幾內亞缺乏優勢,盟軍接下來的進展仍然十分艱難。由於珊瑚海戰役的結果,日軍被迫必須嘗試由陸路奪取摩斯比港,因此所產生的延誤也足夠讓富有經驗的皇家澳大利亞部隊抵達,並在科科達小徑戰役米爾恩灣戰役中作戰,這也解除了美軍在瓜達康納爾之戰中的壓力。

美國海軍在珊瑚海戰役中學到了幾件重要的事:由列星頓號的損失,美軍學到以更好的方式來保護航空用油,以及如何控管防衛艦載機;由對日軍航艦的攻擊中,美軍更習得俯衝轟炸機及魚雷轟炸機如何協同作戰以達到最佳的效果。

列星頓號的損失對於美軍在太平洋上的情勢是一個警告的號角,但在當時,美軍可以最高優先來更換船艦、戰機及受過訓練的人員到另一艘船艦、戰機上。约克城号的損傷估計需要在港維修好幾個月,但她在進入珍珠港三天之後就奇迹般地恢復了大部分戰鬥能力,而且在接下來的最關鍵的一役——中途島海戰中扮演重要的角色。

雖然瑞鶴號航空母艦損傷輕微,尚有40架艦載機,但她仍無法戰鬥,而且必須回到日本進行整補,而翔鶴號則需要六個月來進行維修,兩艘大型航母都無法參與中途島海戰。

長遠來看,日軍航艦上受過高度訓練的飛行員之損失是無法再補充的了。在珊瑚海戰役及中途島海戰之前,日本海軍的飛行員及戰機在太平洋及印度洋是所向披靡。長期的作戰,使日軍培育出一群精英級的飛行員。日本可以生產許多替換的戰機及少數替換的航艦,但却难以再培养拥有高超技巧的海軍飛行員,日本海軍飛行員的素質自此開始下降。以此觀點來看,日本海军在此役遭遇了战略失败。

参考文献[编辑]

  • Don Sinclair. Cooktown at War: A Record of Activities in Cooktown During World War II. Cooktown and District Historical Society. (1997).

外部链接[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