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理查德·溫特斯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理察·溫特斯
Richard Winters
Richard Winters.jpeg
1942年温特斯的留影
暱稱 迪克(Dick
出生 1918年1月21日
賓夕法尼亞新荷蘭鎮英语New Holland, Pennsylvania
去世 2011年1月2日
賓夕法尼亞赫爾希鎮 (92歲)
安葬地点 賓夕法尼亞埃夫拉塔英语Ephrata, Pennsylvania
貝斯拉斯國家公墓
效命  美國
军种 United States Army seal 美國陸軍
服役年份 1941年-1946年
1951年-1952年
軍銜 US-O4 insignia.svg 少校
部隊

US 101st Airborne Division patch.svg 101空降師

參與战争

第二次世界大戰

獲得勳章 Distinguished Flying Cross ribbon.svg 傑出服役十字勳章
Bronze Star ribbon.svg 銅星勳章 (2枚)
Purple Heart BAR.svg 紫心勳章
亲属 已婚、一子一女

理察·溫特斯Richard D. "Dick" Winters)(1918年1月21日-2011年1月2日)[1]少校,是一位美國陸軍退伍軍官,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他指揮第101空降師506傘兵團英语506th Infantry Regiment (United States)第2E連作戰。

在「D-Day」前夕,溫特斯空降到諾曼第參與戰事,隨隊穿越過法國、荷蘭及比利時,最終抵達德國,至二次大戰末期,在歷任E連第二排長及E連連長後,晉升為第2營營長,隨着德軍宣布投降,他選擇離開506團返抵法國,並在那裡以高級軍官的身份安排輪侯回國。在1951年,由於韓戰爆發,溫特斯獲美國陸軍再次徵召,主要負責團部策劃,以及在新澤西迪克斯堡基地培訓軍官,當時他一度收到參戰指示,更準備出發前往韓國,不過,根據當時軍方高層的一項新規定,針對所有自二戰後不再活躍於前線的軍官,他選擇中止職務並退出陸軍。

溫特斯從此卸除在陸軍的軍籍,回歸到日常生活,他首先在新澤西州工作,及後回到家鄉賓夕法尼亞,成立屬於自己的巧克力分銷公司,售賣軍用品配給商好時公司生產的巧克力商品。此外,他也是西點軍校的常任嘉賓講師,至1997年正式退休。

溫特斯的軍旅經歷及事跡,被寫進多本著作之中,在2001年,美國HBO上演的小型連續劇《雷霆傘兵》便是以溫特斯的回憶錄為藍本,其劇中角色則由英國演員戴米恩·路易斯擔綱演出。

早年生活及教育[编辑]

理察·溫特斯於1918年1月21日,出生於賓夕法尼亞埃夫拉塔英语Ephrata, Pennsylvania[2],父親亦名理察(Richard),母親為伊迪絲(Edith)。在小溫特斯八歲時,舉家遷到靠近蘭卡斯特一帶[3],他在當地一間男子高中就讀,至1937年預科畢業後進入富蘭克林·馬歇爾學院(Franklin and Marshall College),展開大學生活。

在大學中,溫特斯表現活躍,除了聯誼性質的兄弟會Delta Sigma Phi英语Delta Sigma Phi外,亦分別參加校內足球及籃球競技,從而取得獎勵星章(Upsilon Chapter),不過為負擔自己的學費支出,他在專注學業之餘,不時也需要透過兼職工作賺錢,這後來迫使他放棄了個人最愛的摔角運動,以及其他各式各樣學院社交活動。經過四年攻讀,他於1941年以最優異成績從商學院畢業,取得商業學位[2][4],就在此時,二次大戰的歐洲戰事陸續爆發,他隨即向陸軍報到[5]

第二次世界大戰[编辑]

投入大戰[编辑]

就在德軍剛進行巴巴羅薩行動,開始與蘇聯激戰之際,1941年8月25日,溫特斯向美國陸軍報到[4],隨即於九月份入伍,到南加利福尼亞州的克羅夫特營接受基本軍事訓練英语Recruit training(boot camp)[6],完成基礎軍訓後,他所屬營裡的大部分人,都馬上被指派到巴拿馬作戰,只有他留在營中,負責協助其他入伍新兵及志願者。1942年4月,他被推薦參加位於喬治亞州班寧堡候補軍官學校英语Officer Candidate School(Officer Candidate School, OCS)[7],他正是在這裡認識到於整個大戰期間,都一起在第101空降師共事的摯友路易斯·尼克遜英语Lewis Nixon (United States Army officer)[8]。同年7月2日,他由軍官學校畢業,獲授予軍官中的最低級別,即少尉軍銜。

在就讀軍官課程之時,溫特斯便暗自許下決定,想要加入空降部隊成為傘兵[9]。因此一待畢業後,他就回到熟悉的克羅夫特營,然而當時暫沒有傘兵職務的空缺,他惟有繼續從事於訓練新丁,並且耐心等待着。終於,經過五週之後,他突然收到調任指示,得以前往喬治亞州西北部的塔科亞營英语Camp Toccoa,加入506傘兵團英语506th Parachute Infantry Regiment[10]接受傘兵訓練。

受訓及加入E連[编辑]

溫特斯與E連一起接受傘兵訓練所在的喬治亞州塔科亞營

他在1942年8月抵達塔科亞營,被分派到該團第2營的E連,直接受命於連長賀拔·索柏中尉(稍後晉升上尉)的麾下[11]。為免聽錯相近的發音,當時軍中習慣根據陸、海軍聯合語音表,替部隊取下易記的稱號,因此E連普遍又會暱稱為「Easy Company」,而該連在同一時代的同名連隊之中,可謂是最廣為人知。作為E連的始創成員,他最初擔任部隊的其中一位排長,負責指揮第2排的士兵,但很快地,在1942年10月,即是入營約兩個月後,他就被迅速擢升為中尉,擔任E連的副連長(executive officer, XO)[12][13][2],不過遲至1943年5月份,他才收到升遷的官方確認[13]

在當時,506傘兵團可以稱得上實驗性的部隊,它是美國第一個接受完整空降訓練的軍事單位[14]。由於團裡面許多軍士,此前都只有少得可憐的軍事經驗,故此每一天在塔科亞營,其訓練都有必要地制訂得非常艱苦難熬,亦因此,難以避免的是,此團的人員流失情況十分嚴重。事實上,甫開始時506團一共有500位主動入列的軍官,但當中只有148位,到最後成功完成空降課程,同樣地,應徵入伍的士兵們也過得不容易,5300名志願者中只有1800人被挑選為部隊成員,反映出訓練要求相當嚴厲[14][15]

1943年7月10日,506團正式成團,加入隸屬於第101空降師[16],為了應付翌年盟軍大舉反攻歐洲大陸的計劃,他們稍後登上了軍艦撒瑪利亞號,搭乘前往英國,並在9月15日於利物浦泊岸[17],他們之後前赴渭州郡奧爾德本英语Aldbourne市,展開另一階段的密集式軍事訓練,以令506團對反攻歐洲的準備更加充足[18]

同僚爭執[编辑]

E連原任連長賀拔·索柏上尉

就在正籌劃反攻,E連駐紮在奧爾德本為根據地的期間,溫特斯中尉與賀拔·索柏上尉之間,逐漸彌漫着一種緊張的對立氣氛,於1943年11至12月起,倆人便開始針鋒相對[19]。在此之前,他私底下對於索柏帶領整個連隊的能力,已經擔憂了好一段日子,但一直沒有宣之於口。而在連隊裡面,不少士兵實際上同樣在質疑連長索柏的領袖能力,相較之下,大多數人都認為處事實幹的溫特斯更值得敬佩[20]

當時,溫特斯曾經嘗試為事件降溫,他公開地表示,自己從沒想過要與索柏爭奪對E連的控制權。然而,索柏並未放過攻擊對方的機會,他指控溫特斯拒絕軍令,沒有遵循自己下達的合法指示,藉此隨意處罰對方,自此以後,情況便變得一發不可收拾[21]

因為有感懲罰有欠公允,溫特斯斷然要求,把指控轉交到軍事法庭審裁,就在該處罰正等待營長發落而被擱置之時,索柏僅一日以後,就再對溫特斯提出另一項獨立檢控。其後,軍事法庭受理仲裁,並進行有關調查,溫特斯因此被暫時調職到指揮本部英语Headquarters and Headquarters Company,擔任營部的雜務官(mess officer)[22]

接着,經過溫特斯的遊說,在E連中為數不少的士官(noncommissioned officers, NCOs)決定聯合起來表達訴求,他們向506團團長羅拔·辛克上校發出通牒:除非賀拔·索柏被撤換,否則所有士官都會集體離隊[23]。辛克上校對這違反紀律的做法深感不悅,實際上,數名提出要求的士官已即時被降職,甚至被調離E連。縱使如此,辛克上校確實由這事件,瞭解到索柏並不得人心、與連隊下屬關係惡劣,為此,辛克盡可能謹慎地處理事件,最後經過一番權衡之下,他決定索柏必須要被換走[24]

不久索柏被調職,去出任一所新成立的傘兵學校校長[25],而溫特斯在軍事法庭方面的檢控,則被無限期地擱置下來,他重新返回到E連擔任第1排的排長。儘管倆人個性上有衝突,溫特斯後來坦言,他覺得E連的成功,最少有一部分應該要歸功於賀拔·索柏,因為索柏對部隊有着很高的期盼,亦令士兵們對刻苦的訓練習以為常[26]。在1944年2月,團部定出新指揮官的人選,E連連長一職由湯瑪士·米漢三世中尉接任[25]

D-DAY[编辑]

米漢繼續指揮E連,直到反攻諾曼地為止。可惜,就準確時間而言,在1944年6月6日凌晨1時15分左右,米漢中尉、連士官長伊凡斯以及E連部份傘兵,乘坐了名為jump stick 66的領頭C-47運輸機,被德軍猛烈的防空炮火擊中,機上所有人陣亡[27]

同一晚,溫特斯排長從運輸機躍下,順利於法國西北部沿岸的聖梅爾埃格利斯一帶空降着陸[28],他的步槍等武器在空降時不慎弄丟,但憑藉判讀地圖,他迅速地掌握自己的所在位置,沿途集合包括第82空降師在內的少數傘兵力量,指揮他們推進到接近聖瑪麗-迪蒙的預定集結點[29]。在聖瑪麗-迪蒙,兵力陸續從四面八方聚集,但沒有人得悉米漢的下落,溫特斯遂成為E連連長(Commanding Officer, CO),帶領連隊投入反攻部署的第二浪大君主作戰[30]

在D-DAY的稍後時間,溫特斯帶領傘兵們突擊德軍陣地,目的是破壞一組正在轟炸猶他灘頭盟軍登陸部隊的105毫米榴彈砲炮台[31],美軍方面估計,該炮台由德軍一整個排的軍力負責保衛,面對約50名敵軍,溫特斯僅率領13人就完成任務[31],此次突擊發生在Le Grand-Chemin英语Le Grand-Chemin小村的南面,被稱為布里考特突擊(Brécourt Manor Assault)。鑑於這次突擊非常具有效率,因此一直被引用為美國陸軍軍官學院(西點軍校)的教例,作為對固定陣地展開攻擊的典範[32]

另一個意外收獲是,溫特斯於摧毀榴彈炮陣地時,無意中獲得一幅德軍地圖,上面列出德軍在猶他灘頭各區的防衛設施佈置[33],具有珍貴的戰略價值。

市場花園行動[编辑]

1944年7月1日,溫特斯獲得告知,已經被晉升為上尉[34]。翌日,他由美軍第一集團軍司令奧馬爾·布拉德利將軍手中,正式接受傑出服役十字勳章[34],之後,506團短暫地撤離法國,回去英國的奧爾德本基地,以便重新進行戰略調配[34]

1944年9月,506團參與到市場花園行動,復以空降行動的形式進入荷蘭,至10月5日,德國部隊向506團第2營的側翼發動攻擊,並揚言要突破該條防線。同一時間,E連一支四人巡邏隊於常規執勤時,遭遇敵方襲擊而負傷[35] ,當四人逃回指揮部後匯報指,就在連隊駐地以東約1,300碼(1200米)的一個十字路口,正有大批的德軍不斷聚集[36]

溫特斯判斷事態嚴重,決定率領E連第1排的其中一(由8至13人組成),很快便移動到該個十字路口附近,在那裡,他們觀察到一組德軍機槍,正向着南方不遠處的506團第2營營部開火[36]。經過一輪部署後,溫特斯向敵方機槍陣地的人員發動沖鋒突擊[37],迅速地佔領了其陣地,不過,小隊隨即受到意料之外、陣地另一側的德軍發砲攻擊,他們估計,此陣地原本是由一整排的德軍負責防衛,溫特斯馬上透過無線電召集第1排的其餘士兵到場增援,最後成功克制敵軍,經過點算後,發現當時在十字路口附近的德軍數目,實際至少約有300人左右[38]

同年10月9日,由於前任副營長荷頓少校(Oliver Horton)陣亡,溫特斯再次受到上級提拔,成為506團第2營的副營長[39],雖然副營長職務慣常由少校出任,但溫特斯獲得此職委任時,官階上仍然只是上尉。

突出部之役[编辑]

突出部之戰前夕,E連士兵由卡車運載到比利時巴斯通

在1944年12月16日,德軍在比利時對盟軍展開反撃。其後,101空降師馬上於12月18日,藉由卡車運載,進入到比利時東南邊境的巴斯通區域,作為第2營的副營長,溫特斯和E連被指派去駐守巴斯通的東北面,接近小鎮佛依(Foy)一帶的防線,後來,此戰事成為眾所周知的突出部之役[40]

於時值寒冬的巴斯通,戰況對美軍極之不利,主因是雙方兵力甚為懸殊,整個101空降師加上一部分的第10裝甲師英语10th Armored Division (United States),在此地需要與德軍合共由15個組成的龐大軍團對抗,德軍在砲火和裝甲方面都擁有優勢,相對地,101空降師無論是糧餉、子彈和藥品等物資,都顯得非常匱乏,經過將近一星期的殊死堅守,「鐵膽將軍」喬治·巴頓麾下的第三軍團英语U.S. Third Army,才成功突破困住巴斯通外圍的德軍封鎖線[40]

受友軍解圍後,在1945年1月9日,第2營向佛依發起攻擊,稍後佔領該個小鎮[41]。在3月8日,第2營進入法國萊茵區的阿蓋諾,溫特斯晉陞為少校[42],不久之後,因為斯特雷耶中校被調任團部參謀幕僚,他便補上空缺,獲任命為506團第2營營長[43][44]。不過,隨着歐洲戰場的戰況逐漸明朗,第2營此後再也沒有遇到像突出部之役般的惡戰了[44]

戰爭後期[编辑]

同年四月份,戰爭開始踏入最後階段,第2營沿着萊茵河執行防守任務,然後在該月稍後時候部署進入德國巴伐利亞境內[45]

在五月初,101空降師接到命令,要去搜捕希特拉的「鷹巢貝希特斯加登[46],他們沿途遇到絡繹不絕已投降的德國士兵,並一馬當先抵達阿爾卑斯山區,101空降師在1945年5月5日中午,到達貝希特斯加登小鎮[47],他們還在那裡逗留的第三日,也就是1945年5月8日,歐洲戰爭正式宣告結束[48],是為二戰歐戰勝利紀念日(V-E Day)。

戰事結束後一段時間,溫特斯留在歐洲見證當地復員及復工等過程開始,儘管實際上,當時溫特斯已經取得足夠的軍旅積分,可以申請返回美國,但他獲上級告知,需要他留在德國協助組織有關善後工作[49]。稍後,上級向溫特斯提出邀請,希望他在戰後,仍然留在美軍常規軍任職,但遭到溫特斯婉拒[50]

終於,他在1945年11月4日登上Wooster Victory號,由德國撤退回到法國馬賽[51]。在當地,1945年11月29日,他和營部和E連其餘出生入死的戰友告別,獨自踏上歸程,不過,直待至翌年1月22日,軍方一直都沒有正式批准他退役,只把他的個案當成是休假處理[52]

由於在布里考特突擊中,展現出眾的領導能力,減少盟軍在搶灘時承受的德軍火力,為此,溫特斯曾獲上級推薦頒授榮譽勳章,但後來稍降一級為傑出服役十字勳章(美國軍隊第2最高的戰鬥授勳),理由是美軍方針訂明,每場戰役中,每個師部只可頒發一枚榮譽勳章,而101空降師於諾曼地戰事的榮譽勳章,已經由羅伯特·高爾英语Robert G. Cole中校奪得[53]。在迷你劇集《雷霆傘兵》播出後,曾經有人發起聯署運動,希望去信軍方,要求頒發榮譽勳章予溫特斯,不過至今尚沒取得成功[32]

韓戰[编辑]

隨着二次大戰歐洲戰事終結,溫特斯接受戰時摯友路易斯·尼克遜上尉的邀請,參與尼克遜家位於新澤西州愛迪生市的家族生意,並在1950年成為該公司總經理,協助管理業務[54]。而在1948年5月16日,溫特斯迎娶艾捷爾(Ethel Estoppey)為妻[2],與此同時,他也沒有放棄學習的機會,在退伍軍人權利法英语G.I. Bill(G.I. Bill)的保障下,溫特斯繼續到羅格斯大學進修,報讀了商業及人事管理課程[55]

1951年6月份,由於韓戰爆發,溫特斯率領傘兵的豐富經驗再受重視,因此被美國陸軍重新徵召執勤[56],受命派遣到駐守肯塔基州甘保營的第11空降師英语11th Airborne Division (United States)去,不過,溫特斯並非戰爭狂熱份子,在距離向軍方報到的六個月期限前,溫特斯特地前往華盛邨特區拜會安東尼·麥考利夫將軍,希望說服軍方避免派遣他到韓國前線去[56]

溫特斯向麥考利夫解釋指,自己所親身見證的戰爭,已經足夠多了,因此不想再牽涉入另一段戰火洗禮,不過,雖然將軍明顯了解到他的立場,但麥考利夫同一時間表明,由於溫特斯在戰地的指揮經驗豐富,因此軍方需要用到他的力量,間接婉拒了溫特斯的要求[57]

溫特斯別無選擇,惟有回到新澤西州迪克斯堡報到,在那裡,他被指派出任團部的參謀,並且負責訓練步兵軍官[57]。然而,在迪克斯堡的時間,溫特斯對他的工作並不滿意,他發覺受訓的新一輩軍官都缺乏紀律,甚至乎經常缺席己安排好的常規課堂,溫特斯對此鬆散、怠慢的氣氛提不起勁。終於他決定離開,改為志願加入屬於陸軍精英的遊騎兵學校,繼續擔任教官工作,那裡的訓練以極度嚴格見稱,普遍及格率不足30%[57]

醞釀開戰前夕,溫特斯收到動員命令,並立即抵達西岸的西雅圖候命,準備隨時開赴到韓國前線,但在部署訓練前的行政過程,溫特斯獲提供一個機會退出戰爭,最終他便決定離開戰線[57]

戰爭之後[编辑]

溫特斯於2004年留影

在兩次服役之後,溫特斯退出軍隊,在新澤西州新布朗斯維克的一間塑膠粘劑企業擔任工廠主管[57]。1951年,他與妻子艾捷爾購下一個小農莊經營,溫特斯又建造一個小農舍作居所,兩夫婦在此安穩地生活,並養育他們的兩個小孩長大。1972年,溫特斯回到家鄉賓夕法尼亞州,開始從事屬於自己的生意,而生意內容主要是售賣動物飼料給當地農民[57]。不久之後,他和家庭又遷到以好時巧克力聞名的赫爾希鎮生活[2],直至1997年正式退休[58]

在1990年代,溫特斯受邀在不同書本和電視訪問,講述他的戰時經歷,以及E連的其他成員。至1992年,史提芬·安布洛斯的小說著作《 Band of Brothers: E Company, 506th Regiment, 101st Airborne from Normandy to Hitler's Eagle's Nest 》出版,隨後,據此書改編的HBO迷你影集《雷霆傘兵》在2001年首播,開始令溫特斯和E連的事跡廣為人知[2][59]

以溫特斯為主題的書還有《Biggest Brother: The Life of Major Dick Winters, The Man Who Led the Band of Brothers,》,作者是Larry Alexander,在2005年出版。而溫特斯的個人回憶錄《Beyond Band of Brothers: The War Memoirs of Major Dick Winters》也在2006年初出版,由軍事歷史學家及退役美國陸軍上校Cole C. Kingseed合作編寫,

此外,他又經常受邀到西點軍校擔任講師,向學員分享自己的二戰經驗,以及對軍官領導能力的見解等[59]。在2009年5月16日,溫特斯的大學母校富蘭克林·馬歇爾學院,向溫特斯頒授榮譽人文博士學位[60]

雖然逐漸變得知名後,溫特斯經常收到很多的讚揚,但他對自己的事跡依然保持十分謙虛[61]。在《雷霆傘兵》內的訪談中,溫特斯引述由米克·藍尼(Mike Ranney)中士寄給他的信件內容,「我常常會懷緬一段有關我孫兒的回憶,他提出了一個問題,說『爺爺,您在戰爭中是否一個英雄?』,爺爺回答他『不是——我不是英雄,但我和很多英雄一起服役』」(No… but I served in a company of heroes)。

去世[编辑]

2011年1月2日,温特斯在賓夕法尼亞州赫爾希鎮的一間療養院過世,享壽92歲[1],當時他已經與柏金遜症搏鬥逾數年[62]。根據溫特斯的遺願,他的葬禮不對外公開,於2011年1月8日舉行私人葬禮,其過世的消息一直到翌日才傳到外界,引起美國及各地媒體的廣泛報導和關注[63]。曾經在拍攝期間與温特斯合作的HBO總裁派柏(Richard Plepler)表示,憶及在《雷霆傘兵》拍攝進行時,溫特斯的性格威嚴與謙遜兼備,他的這種特質在大規模水陸兩棲作戰時,能夠散發出領袖的光芒,並且有助結束二次世界大戰[64]

他的葬禮是在賓夕法尼亞埃夫拉塔英语Ephrata, Pennsylvania進行,紀念儀式採用路德會形式[65],靈柩稍後下葬在位於貝斯拉斯國家公墓的溫特斯家鄉墓地,就在他父母的位置旁邊。他的墓碑標示為「理察·D·溫特斯--第二次世界大戰, 101空降師」(Richard D. Winters World War II 101st Airborne)。

在2012年6月6日,即是盟軍「D-Day」登陸的六十八周年,一個12英尺高的溫特斯青銅雕像,在法國聖瑪麗-迪蒙市附近樹立並揭幕[66],據了解,一直低調的溫特斯當初之所以協議同意此安排,接受用他的外表鑄造雕像,只因為他希望把這個紀念碑的悼詞,獻給所有曾經於諾曼底登陸中服役、或是陣亡的下級軍士[67]

勳章[编辑]

width=130px Combat Parachutist Badge with 2 Jump Stars.jpg Ereteken.jpg
Bronze oak leaf cluster
Bronze oak leaf cluster
Arrowhead
Bronze star
Bronze star
Bronze star
戰鬥步兵徽章英语Combat Infantryman Badge 傘兵徽章英语Parachutist_Badge_(United_States)
兩枚戰鬥之星英语Service star
燕豪芬市紀念章
傑出服役十字勳章
銅星勳章
兩枚
紫心勳章 美國總統集體嘉獎勳表英语Presidential Unit Citation (United States)
加橡葉,突出部之戰
美國防禦服役獎章英语American Defense Service Medal 歐-非-中東戰功獎章英语European-African-Middle Eastern Campaign Medal
加箭頭,三枚戰鬥之星英语Service star
第二次世界大戰勝利獎章
陸軍佔領服役獎章英语Army of Occupation Medal 國防部服役獎章
一枚
法國英勇十字勳章
解放法國表揚勳章英语French Liberation Medal 比利時英勇十字勳章英语War_Cross_(Belgium) 比利時二戰服務勳章英语Commemorative Medal of the War 1940–1945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1. ^ 1.0 1.1 T. Rees Shapiro. Post Mortem - Dick Winters dies; WWII hero commanded 'Band of Brothers'. Washington Post. January 9, 2011 [January 10, 2011]. 
  2. ^ 2.0 2.1 2.2 2.3 2.4 2.5 Boland, Timothy. Richard Winters. The Pennsylvania Center for the Book. 2007 [June 2, 2009]. 
  3. ^ Winters, p.4.
  4. ^ 4.0 4.1 Winters, p.6.
  5. ^ Richard D. Winters (1918–2011). Delta Sigma Phi. January 28, 2011 [November 10, 2012]. 
  6. ^ Winters, p.7.
  7. ^ Winters, pp.8–10.
  8. ^ Winters, p.13.
  9. ^ Winters, p.12.
  10. ^ Winters, p.14.
  11. ^ Winters, pp.16–17.
  12. ^ Ambrose, p.25.
  13. ^ 13.0 13.1 Winters, p. 39.
  14. ^ 14.0 14.1 Ambrose, p.18.
  15. ^ Winters, p. 18.
  16. ^ Ambrose, p.39.
  17. ^ Ambrose, p.44.
  18. ^ Ambrose, p.45.
  19. ^ Ambrose, pp. 47–52.
  20. ^ Ambrose, p.48.
  21. ^ Ambrose, p.51.
  22. ^ Ambrose, p.52.
  23. ^ Ambrose, p.53.
  24. ^ Ambrose, p.54.
  25. ^ 25.0 25.1 Winters, p.57.
  26. ^ Winters, p.287.
  27. ^ Winters, pp.78–79.
  28. ^ Winters, p.80.
  29. ^ Ambrose, p.76.
  30. ^ Ambrose, p.92.
  31. ^ 31.0 31.1 Ambrose, pp.78–84.
  32. ^ 32.0 32.1 Major Dick Winters: Remembering and Honoring WWII Veterans. [June 2, 2009]. 
  33. ^ Winters, p.88.
  34. ^ 34.0 34.1 34.2 Winters, p.112.
  35. ^ Winters, pp.136–137.
  36. ^ 36.0 36.1 Winters, p.137.
  37. ^ Winters, p.138.
  38. ^ Winters, p.145.
  39. ^ Winters, p.147.
  40. ^ 40.0 40.1 Ambrose, pp.179–212.
  41. ^ Ambrose, p.205.
  42. ^ Winters, p.200.
  43. ^ Ambrose, p.221.
  44. ^ 44.0 44.1 Winters, p.202.
  45. ^ Winters, pp.209–213.
  46. ^ Winters, p.216.
  47. ^ Winters, p. 217.
  48. ^ Winters, p.224.
  49. ^ Winters, p.243.
  50. ^ Ambrose, p. 283.
  51. ^ Winters, p.254.
  52. ^ Winters, p.255.
  53. ^ Ambrose, p.85.
  54. ^ Ambrose, p.306.
  55. ^ Winters, p.256.
  56. ^ 56.0 56.1 Winters, p.256.
  57. ^ 57.0 57.1 57.2 57.3 57.4 57.5 Winters, p.257.
  58. ^ Winters, p.258.
  59. ^ 59.0 59.1 Kingseed, Cole. Captains Courageous. [June 3, 2009]. 
  60. ^ Honorary Degree Recipients. Franklin & Marshall College. [June 2, 2009]. 
  61. ^ Winters, p.289.
  62. ^ Jon Hurdle. Band of Brothers leader Richard Winters dies. Reuters. January 10, 2011 [10 January 2011]. 
  63. ^ Susquehanna Valley Native Major Dick Winters Dies. WGAL. January 9, 2011 [January 10, 2011]. 
  64. ^ "Band of Brothers" leader Richard Winters dies. Reuters. January 10, 2011 [May 1, 2013]. 
  65. ^ Brenckle, Lara. Memorial service for Dick Winters, 'Band of Brothers' inspiration, will be held at Hershey Theatre. Harrisburg Patriot News. January 12, 2011 [February 20, 2011]. 
  66. ^ Strassmann, Mark. D-Day: Statue of 'Band of Brothers' hero Richard Winters unveiled. CBS News. June 6, 2012 [June 6, 2012]. 
  67. ^ Statue honors D-Day's junior U.S. officers. San Francisco Chronicle. June 7, 2012. 

书籍[编辑]

  • Band of Brothers: E Company, 506th Regiment, 101st Airborne from Normandy to Hitler's Eagle's Nest, 史提芬·安布洛斯, Simon & Schuster, 1992年. ISBN 0743464117
  • D-Day, June 6, 1944, The Battle For The Normandy Beaches,史提芬·安布洛斯, Simon & Schuster, 1994年. ISBN 0743449746
  • Beyond Band of Brothers : The war memoirs of Major Dick Winters ,迪克·溫特斯少校(with Cole C. Kingseed), Berkley Hardcover, 2006年. ISBN 0425208133
  • Biggest Brother: The Life of Major Dick Winters, The Man Who Led the Band of Brothers,拉里·亞歷山大, NAL Hardcover, 2005年, ISBN 0451215109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