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達爾卡納爾島戰役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瓜達爾卡納爾島戰役
第二次世界大戰太平洋戰爭的一部分
Marines rest in the field on Guadalcanal.jpg
1942年11月-美國海軍陸戰隊在瓜達爾卡納爾島戰役期間在野外休息。
日期: 1942年8月7日-1943年2月9日
地点: 索羅門群島瓜達爾卡納爾島
結果: 盟軍戰略性勝利
參戰方
盟軍部隊包括:
Flag of the United States.svg 美國
Flag of Australia.svg 澳洲
Flag of New Zealand.svg 新西蘭
Flag of the United Kingdom.svg 英屬所羅門群島[1]
Flag of Tonga.svg 湯加[2]
Flag of Fiji (1924).PNG 斐濟[3]
Merchant flag of Japan (1870).svg 大日本帝國
指揮官和领导者
Flag of the United States.svg 羅伯特·霍姆利
Flag of the United States.svg 小威廉·海爾賽
Flag of the United States.svg 里士滿·特納
Flag of the United States.svg 亞歷山大·范德格里夫特
Flag of the United States.svg 亞歷山大·帕奇
Naval Ensign of Japan.svg 山本五十六
Naval Ensign of Japan.svg 塚原二四三
Naval Ensign of Japan.svg 草鹿任一
Naval Ensign of Japan.svg 今村均
Naval Ensign of Japan.svg 百武晴吉
兵力
60,000(地面部隊)[4] 36,200(地面部隊)[5]
伤亡与损失
7100人死亡
4人被俘
損失29艘軍艦
飛機615架[6]
31000人死亡
1000人被俘
損失38艘軍艦
飛機683–880架[7]

瓜达尔卡纳尔岛战事,也被称为瓜达尔卡纳尔岛战役或简称瓜岛战役,代号瞭望台行动,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太平洋战区同盟国部队(盟军),于1942年8月7日至1943年2月9日期间在瓜达尔卡纳尔及其周围岛屿进行的战役。这是盟军战略计划的一部分,目标是保护美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之间的运输航线,也是盟军在太平洋反攻的开始。同时也是在科科达小径战役实施数个月后,盟军对大日本帝国实施的第2个主要攻势。[8]

瓜达尔卡纳尔岛战役以美军小型登陆战开始,随后日军为夺回岛屿而逐次增兵,并在海上、陆地和空中展开了空前的争夺,从而演化成了日本与盟军的决战。经过历时半年多的争夺,双方均损耗了大量的战舰、飞机,日本的人员伤亡远超美军。日本因无力继续进行消耗作战,而选择撤军。美军得以完全占据瓜岛,尔后夺取了所罗门群岛,最终是整个南太平洋地区的制海权,美军由此开始进行战略反攻。

瓜达尔卡纳尔是中途岛之后日本在太平洋战场的再次失败,也是日本从战略优势走向劣势的转折点,从世界范围来看,1942年底盟军在瓜岛的反攻和胜利,与同时期的斯大林格勒会战、阿拉曼战役一起,成为同盟国进入战略反攻阶段的开始。[9] [10]

简介[编辑]

在1942年8月7日,以美軍為主的盟軍部隊在瓜達爾卡納爾島、圖拉吉島,和所羅門群島南部佛罗里达群岛登陸,以阻止日軍利用當地的基地威脅美國、澳洲和新西蘭之間的補給路線。盟軍還打算利用瓜達爾卡納爾島和圖拉吉島為基地,以支援攻擊新不列顛島拉包爾的日軍基地的行動。盟軍擊敗了寡不敵眾的日本守軍,他們自1942年5月起即佔領了該島,及攻佔圖拉吉和佛羅里達島,以及在瓜達爾卡納爾島1個正在建設中的機場(後來被命名為亨德森機場)。

盟軍的進攻令人十分意外,日軍從1942年8月至11月間多次嘗試從美國海軍陸戰隊手上奪回亨德森機場。美國陸軍部隊在10月加入了守衛行動。3場主要的陸上戰役、5場大海戰以及不斷的、幾乎每天都在進行的空中戰鬥使在1942年11月上旬決定性高潮之瓜達爾卡納爾海戰,當中日軍試圖派出足夠數量以奪回亨德森機場的部隊被擊敗。在1942年12月,日軍放棄再次奪回瓜達爾卡納爾島的行動和由1943年2月7日起撤離其剩餘部隊美國陸軍第14軍確定該島落入盟軍手中。

瓜達爾卡納爾島戰役是在太平洋戰區中盟軍對日軍1次重大戰略上聯合兵種作戰的勝利。日本人在太平洋已經達到了其征戰的高峰和瓜達爾卡納爾標誌著盟國從防衛作戰過渡至戰略性進攻,及進攻行動的開始導致日本最終投降和結束第二次世界大戰。

背景[编辑]

日本人在1942年5月至8月間控制了的西太平洋地區。瓜達爾卡納爾島位於地圖右下中心的位置。

1941年12月7日,日本軍隊襲擊在夏威夷珍珠港美國太平洋艦隊。這次襲擊大大削弱了美國戰艦艦隊並導致了兩國之間公開和正式的進入戰爭狀態。日本領導人的最初目標,是要消除美國海軍,奪取豐富的天然資源屬地,建立軍事戰略基地,以保衛在太平洋和亞洲的日本帝國。為了進一步實現這些目標,日軍佔領了菲律賓泰國馬來亞新加坡荷屬東印度群島威克島吉爾伯特群島新不列顛關島。加入美國對日戰爭的同盟國,包括英國、澳洲和荷蘭,都已經遭到日本的進攻。[11]

日本實施2個行動以保持戰略主動權,並企圖擴大其在太平洋南部和中部的防衛圈,但分別在珊瑚海中途島的海戰中遭受挫敗。中途島不僅是盟軍對從未戰敗的日本第1次重大勝利,它大大減少了日本航空母艦艦隊的攻擊能力。至此,盟軍已經在太平洋處於優勢,這些戰略上的勝利為他們提供了1個機會,從日本手中奪取戰略主動權。[12]

盟軍選擇了所羅門群島,特別是所羅門群島南部的瓜達爾卡納爾島、圖拉吉和佛羅里達島為首要目標。[13]日本帝國海軍在1942年5月已佔領圖拉吉並在附近構建了水上飛機基地。早在1942年7月,盟軍越來越關注,日本海軍在瓜達爾卡納爾島附近的連結點開始建設1個大型機場。到1942年8月,日軍有大約900名海軍士兵在圖拉吉島及附近島嶼,2,800人(其中2,200多名为朝鲜工人)在瓜達爾卡納爾島。這些基地建成後,將保護日本在拉包爾的主要基地,威脅盟軍供應和通訊路線,並建立1個臨時區域以配合計劃中對斐濟新喀裡多尼亞薩摩亞(“FS計劃”)的進攻。日本計劃1次性部署45架戰鬥機和60架轟炸機到瓜達爾卡納爾島的機場。這些飛機可以為向到達南太平洋的日本海軍部隊提供空中掩護。[14]

盟軍入侵南所羅門的計劃構思是來自美國艦隊總司令,海軍上將恩斯特·金恩。他建議進攻以阻止日軍使用該群島的基地,以威脅美國和澳洲之間的補給路線,並利用它們作為出發點。在羅斯福的默許下,金還主張入侵瓜達爾卡納爾島。但是,由於美國支持英國的提議,即優先考慮在擊敗日本前先擊敗德國,太平洋戰區不得不與歐洲戰場爭奪人才和資源。因此,美國將軍喬治·馬歇爾反對金恩的建議,並詢問是誰人指揮該行動。金恩回答說海軍和海軍陸戰隊將進行自己的行動,並指示海軍上將切斯特·尼米茲進行初步規劃。金恩終於在與馬歇爾的討論中取勝,與該入侵行動得到參謀表聯席會議的支持。[15]

瓜達爾卡納爾將成為與道格拉斯·麥克阿瑟指揮的在新幾內亞的盟軍攻勢的連接點,以攻佔馬努斯群島俾斯麥群島,包括日本主要基地拉包爾。最終的目標是由美軍奪回菲律賓。[16]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組建了南太平洋戰區,由海軍中將羅伯特.霍姆利自1942年6月19日起指揮,領導在所羅門群島的進攻。海軍上將切斯特·尼米茲,在珍珠港,被任命為盟軍太平洋戰區部隊司令。[17]

1942年7月日本人和徵募的韓國工人正在建造日軍位於瓜達爾卡納爾島連結點的機場。

特混艦隊[编辑]

為籌備未來在太平洋的進攻,1942年5月,美國海軍陸戰隊少將亞歷山大·范德格里夫特奉命把他的美國海軍陸戰隊第1師從美國運送到新西蘭。其他盟軍的陸、海、空軍部隊被派往在斐濟、薩摩亞、新赫布里底群島和新喀裡多尼亞建立基地。[18]新赫布里底群島的埃斯皮里圖桑托島,被選定為總部和進攻的主要基地,行動代號為“瞭望台”,行動日期為1942年8月7日。

起初,盟軍進攻計劃只是針對圖拉吉和聖克魯斯群島,而沒有瓜達爾卡納爾島。然而,在盟軍偵察機發現日本在瓜達爾卡納爾島建設後,即把攻佔該島納入該計劃,而聖克魯斯作戰計畫(最終)停止。[19]日本人通過信號情報意識到,盟軍在南太平洋地區進行大規模的部隊調動,但是得出的結論是盟軍增援澳洲,或許是在新幾內亞的莫爾茲比港[20]

“瞭望台”部隊,包括75艘戰艦和運輸艦(包括來自於美國和澳洲的船隻),於1942年7月26日在斐濟附近集結,在7月31日離開前往瓜達爾卡納爾島前只進行了1次登陸演練。[21]盟國遠征部隊現場指揮官是美國中將弗蘭克·弗萊徹(旗艦是航空母艦薩拉托加號。兩棲部隊指揮官是美國少將里士滿·特納。范德格里夫特率領16,000名盟軍(主要是美國海軍陸戰隊)士兵參與登陸行動。[22]

派往瓜達爾卡納爾的部隊是剛訓練完畢,僅配備老式的手動槍機式步槍,只有微薄的10天彈藥供應。由於需要儘快使部隊投入戰鬥,策劃者將他們的補給量從90天減少至只有60天。第1陸戰師的部隊開始面對即將來臨的作戰,代號“鞋帶行動”。[23]

瓜達康納爾岛战役的结束殊为不易,这点从美国海军陆战队陆战1师的徽标上可以看出。「1」字的正中央是竖排的「Guadalcanal」即「瓜达尔卡纳尔岛」的英文。足以见该师,乃至整个海军陆战队对这次战役的重视。

登陸[编辑]

1942年8月7日,在瓜達爾卡納爾島及圖拉吉島登陸的盟軍兩棲部隊路線

惡劣的天氣使盟國遠征軍在日軍沒有發現下,於8月7日上午抵達瓜達爾卡納爾島附近。[24]【在圖拉吉被美軍部隊俘獲的1名日本守軍黑瀨大輔(當地日本守軍3,000人中,4名最後生存下來的士兵之1)寫道:每天有4架日本巡邏飛機從佛羅里達島起飛成扇形展開,在佛羅里達島東北部、東部、東南部和南部飛行以偵察敵人的活動。他寫道:由於惡劣的天氣條件,盟軍入侵艦隊沒有被發現,如果盟軍入侵艦隊在8月7日的1或2天前被發現,盟軍艦隊及其飛行緩慢的運輸機,有可能最終會被消滅。】[25]

登陸部隊被分成2組:1組進攻瓜達爾卡納爾島,另1組進攻圖拉吉、佛羅里達和附近的島嶼。[26]盟軍戰艦炮擊入侵的海灘,而美國航空母艦飛機則轟炸島嶼上的日軍陣地及在圖拉吉附近的基地,并擊毀了15架日軍水上飛機。[27]

圖拉吉島和附近的2個小島,吉沃圖塔納姆博格,被編有3,000名士兵的美國海軍陸戰隊佔領。[28]而3個島嶼上建設海軍和水上飛機基地的886名日本帝國海軍人員對登陸的海軍陸戰隊進行激烈抵抗。[29]雖然進攻遭遇了一些困難,但海軍陸戰隊仍舊攻佔了所有3個島嶼;圖拉吉于8月8日被盟軍攻佔,吉沃圖和塔納姆博格于8月9日被盟軍攻佔。[30]此時,日本守軍以被攻擊得近乎只剩最後一人,而海軍陸戰隊也有122人喪生。[31]

與在圖拉吉、吉沃圖和塔納姆博格的激烈抵抗相反,盟軍在瓜達爾卡納爾島的登陸作戰遇到的抵抗就輕微得多。8月7日早上9時10分,范德格里夫特和16,000名美國海軍陸戰隊在瓜達爾卡納爾島科利和倫加點之間登岸。向連結點的推進中,除了被熱帶雨林“糾纏”外,他們沒有遇到日軍的抵抗,他們在晚間於連結點機場外大約1,000碼(910米)停止了前進。第2天,抵抗依然微弱,前進的海軍陸戰隊以所有的方式向倫加河前進並且在8月8日下午4時攻佔機場。由伊藤門前指揮的日本海軍建設部隊和作戰部隊,在軍艦砲擊和空中轟炸的驚慌失措下,已經放棄了機場地區并逃至大約3英里(4.8公里)以西的馬坦尼考河和告魯斯點區,他們留下了食品、補給用品、完整的建築設備、車輛,以及13具屍體。[32]

1942年8月7日,美國海軍陸戰隊前進至達瓜達爾卡納爾島海岸。

在8月7日和8月8日登陸作戰期間,以拉包爾為基地的日本海軍飛機,在山田石祥的命令下,數次攻擊盟軍兩棲部隊,擊中美軍運輸艦喬治·埃利奧特號(2天後沉沒),對驅逐艦賈維斯號做成嚴重損害。[33] 2天的空襲中,日軍失去了36架飛機,而美軍因戰鬥及意外事故中失去了19架,包括14架艦載戰鬥機。[34]

在這些衝突後,弗萊徹十分關注他的航空母艦戰鬥機及艦載人員的損失,擔心日軍空中攻擊對他航空母艦的威脅和他的艦艇的燃油水平。弗萊徹在8月8日晚上從所羅門群島撤出他的航空母艦特混艦隊。[35]由於失去了艦載機的空中掩護,特納決定從瓜達爾卡納爾島撤回他的船隻——即使部隊只有不到一半的物資和重型設備被卸載上岸。[36]於是,特納計劃整個8月8日晚上,在瓜達爾卡納爾島和圖拉吉盡可能卸下大量的補給品,然後他的船在8月9日早上離開。[37]

萨沃岛海战[编辑]

那天晚上,在運輸艦下卸貨物時,由澳洲海軍少將維克托·克魯奇利指揮的2組負責掩護的盟軍軍艦,被來自拉包爾和卡威恩海軍基地的,由三川軍一海軍中將指揮的第8艦隊之7艘巡洋艦和1艘驅逐艦偷襲并擊敗。在這場薩沃島海戰中,1艘澳洲軍和3艘美軍巡洋艦被擊沉,並有1艘美軍巡洋艦和2艘驅逐艦被重傷。日軍有1艘巡洋艦中度受損。三川軍一因為不知道弗萊徹已把航空母艦撤走,所以沒有攻擊沒有受到掩護的運輸艦便把艦隊撤回拉包爾。三川之所以如此行動,是因為其擔心在次日白天收到盟軍艦隊的攻擊。特納在8月9日晚上撤出所有剩餘的盟軍海軍部隊,而留下在岸上沒有太多重型設備和物資的海軍陸戰隊,卻有一些部隊仍然運輸艦上。然而,當有機會證明這是至關重要的戰略性錯誤時,三川卻決定不攻擊盟軍運輸船隊。[38]

初期行動[编辑]

1942年8月12日,美國海軍陸戰隊最初在瓜達爾卡納爾島倫加點小型機場周圍的防線。
航海圖顯示出美國海軍陸戰隊在8月19日進攻馬坦尼考河以西地區。

在瓜達爾卡納爾島的11,000名海軍陸戰隊最初集中在倫加點和機場附近外圍以形成1個鬆散的防守圈、在圈內搬運已上岸的補給品,並完成了機場的甬建設。在4天的緊張工作中,補給物資被從登陸海灘轉運至圈內分散的儲存地點。在機場的工作立即展開,主要是利用俘獲的日軍設備。8月12日,因海軍陸戰隊飛行員洛夫頓·亨德森在中途島的戰鬥中被打死,該機場被命名為亨德森機場。到8月18日,機場已準備好可以運作。[39]足夠5天食用的食物已經由運輸艦運送靠岸,加上被俘獲的糧食,令海軍陸戰隊擁有足夠14天食用的糧食。[40]為了節約物資,部隊只限於每天進食2餐。[41]盟軍部隊在登陸後不久遇到了嚴重的痢疾,海軍陸戰隊有五分之一在8月中旬染病。熱帶疾病會影響雙方在整個戰事中運動的戰鬥兵力。韓國,雖然有一些建築工人被移交給海軍陸戰隊,大多數仍處於日本和韓國人聚集在馬坦尼考河西岸的倫加防衛圏以西和以椰子為生。位於倫加防衛圈以東大約35公里(22英里)太午角有1個日軍哨站。8月8日,從拉包爾來的1艘日軍驅逐艦向馬坦尼考陣地增運送113名增援部隊。[42]

在8月12日晚上,為數25人的1隊美國海軍巡邏隊,在弗蘭克·戈奇中校率領下和主要由情報人員組成,乘船在倫加防衛圈以西告魯斯點和馬坦尼考河之間登岸,除進行偵察任務外,其次目標是接觸一批美軍認為可能願意投降的日軍。登陸後不久,巡邏隊遭到在附近的1日本海軍部隊的攻擊,海軍巡邏隊幾乎完全被消滅。[43]

作為回應,於8月19日,范德格里夫特派出美軍第5陸戰團的3個連攻擊集中在馬坦尼考以西的日軍部隊。其中1個連渡過馬坦尼考河沙洲進行攻擊,而另1個連越過1,000米(1,100碼)河面進入內陸,襲擊在馬坦尼考村的日設。而第3個在更西面乘船登陸及襲擊Kokumbuna村。在佔領的了2條村莊後,3個海軍連返回到倫加防衛圈,殺死約65名日本兵而自已喪失了4人。這一行動,有時被稱為“第1次馬坦尼考戰役”,是在戰事期間數次圍繞馬坦尼考河行動的第1次[44]

8月20日,護航航空母艦長島號運送2個中隊的海軍飛機到亨德森機場,其中1個中隊有19架F4F戰鬥機,而其他1個中隊有12架SBD無畏式俯衝轟炸機。這些飛機在亨德森機場組成為眾所周知的“仙人掌航空隊”,而盟軍為瓜達爾卡納爾島戰役加上代號時。在日軍轟炸機幾乎全日空襲後,陸戰隊戰鬥機在第2天即投入戰鬥。8月22日,5架美國海軍P-400戰鬥機及其飛行員到達亨德森機場。[45]

泰納魯河戰役[编辑]

泰納魯河戰役後,瓜達爾卡納爾島鱷魚河口的沙洲上陣亡的日軍士兵屍體。

為回應盟軍在瓜達爾卡納爾島的登陸,日本大本營向拉包爾為基地的1個級指揮部,由百武晴吉中將指揮的日本帝國陸軍第17軍,授與收復瓜達爾卡納爾島的任務。該軍是受到日本海軍部隊,包括總部設在特魯克,由山本五十六指揮的聯合艦隊之支援。第17軍,當時正在積極參與日軍在新幾內亞的行動,只有少數單位可以參戰。其中,由川口清健少將的第35步兵旅正在帛琉,在第4(青葉)步兵團是在菲律賓和由一木清直大佐指揮的第28步兵團,正在關島附近的運輸船上。不同的單位立即開始通過特魯克和拉包爾走向瓜達爾卡納爾,但櫟木的團,從最近的地方,首先抵達該地區。一木的團之“第1單位”,其中包括約917名士兵,在8月19日凌晨零時從倫加防禦圈以東太午角的驅逐艦登陸,然後向西面海軍陸戰隊的防禦圈進行了9英里(14公里)的夜間行軍。[46][47]羅伯特·萊基,當時在瓜達爾卡納爾島,在他的書“枕戈待旦”中回憶在泰納魯河戰役的事,“每個人都忘記了戰鬥,並觀看了大屠殺,當時叫喊席捲了防線。一組日軍沿對面河邊前進,向我們的方向衝來。大家對他們的出現大為驚訝,沒有人開槍。”[48]

由於低估了在瓜達爾卡納爾島上盟軍部隊的兵力,一木支隊於8月21日清晨對在倫加防禦圈東側鱷魚河(美國海軍地圖通常稱為“馬拉河”)的陣地進行了夜間的正面進攻。一木的進攻被擊敗而且日軍損失慘重,這就是後來被稱為泰納魯河戰役。天亮以後,海軍陸戰隊對日軍殘存部隊實施反擊,打死很多人,包括一木本人。整體而言,一木支隊917人中大多在戰鬥中陣亡。128名倖存者撤回到太午角,通知第17軍司令部戰敗的消息,等待來自拉包爾進一步的增援和命令。[49]

東所羅門海戰[编辑]

航空母艦企業號東所羅門海戰中遭受空中攻擊。

當泰納魯河戰役結束後,更多的日軍增援部隊已經趕來。3艘慢速運輸艦在8月16日載著櫟木的(第28)步兵團其餘的1,400名士兵以及第5橫須賀特別海軍登陸部隊的500名海軍陸戰隊員離開特魯克。[50]這些運輸艦是由日本海軍少將田中賴三指揮的13艘 軍艦護航,他計劃了部隊於8月24日在瓜達爾卡納爾島登陸。[51]為掩護這些部隊登陸,並為從盟軍手中奪回亨德森機場的行動提供支援,山本在8月21日從特魯克派出南雲忠一的航空母艦艦朝所羅門群島南部前進。南雲的部隊包括3艘航空母艦和30艘其他戰艦。[52]

同時,弗萊徹指揮的擁有3艘美國航空母艦特混艦隊已接近瓜達爾卡納爾島以對付日軍的進攻。8月24日和25日,雙方的航母艦隊在東所羅門海戰中交戰,這導致雙方艦隊受到一些損害後均撤離該地區,與日本失去1艘輕型航空母艦。田中的艦隊,在戰鬥中因來自亨德森機場遭的陸軍航空隊飛機的攻擊而受重創,其中包括1艘運輸艦沉沒,被迫轉移到所羅門群島以北的肖特蘭群島,以轉移倖存的部隊至驅逐艦再運送至瓜達爾卡納爾島。[53]

亨德森機場上空的空戰及加強在倫加點的防禦[编辑]

1942年8月底或9月初,從亨德森機場起飛的美國海軍F4F戰鬥機攻擊前來的日軍飛機。

整個8月,少量的美軍飛機和飛行員船員繼續到達瓜達爾卡納爾島。截至8月底,64架不同型號的飛機駐紮在亨德森機場。[54] 9月3日,第1陸戰航空聯隊英语1st Marine Aircraft Wing准將司令萊爾·蓋格皮帶同他的工作人員到達和接管了在亨德森機場的所有空中作戰指揮。[55]從亨德森機場起飛的盟軍飛機和來自拉包爾的日軍轟炸機和戰鬥機之間的空戰幾乎每天都在持續。8月26日至9月5日,美軍損失了大約15架飛機,而日軍損失了大約19架飛機。超過半數被擊落的美軍機組人員獲救,而大多數日軍機組人員從未被救回。從拉包爾到瓜達爾卡納爾島的8個小時大約1,120英里(1,800公里)的往返航程,嚴重阻礙了日軍部隊對亨德森機場建立空中優勢。澳洲在布干爾新喬治亞島海岸觀察員往往能夠為在瓜達爾卡納爾島的盟軍部隊預先通知日軍的入境,因此當他們到達這些島嶼時,允許美軍戰機起飛和以對抗日軍轟炸機和戰鬥機。因此,日本空軍部隊正在慢慢地在瓜達爾卡納爾島上空失去了1場戰爭的勝利。[56]

在此期間,范德格里夫特繼續努力加強和改進在倫加防禦圈的防線。8月21日至9月3日,他把3個陸戰營送到島上,包括梅里特答·埃德森(埃德森的突襲)的第1突襲營第1傘降營從圖拉吉和吉沃圖被調往瓜達爾卡納爾島。這些單位令防守亨德森機場范德格里夫特原本11,000人的部隊再增加大約1,500人。[57]第1傘降營在8月時的圖拉吉及吉沃圖-塔納姆博格戰役中遭受嚴重損失,現在由埃德森指揮。[58]另1個被調來的營是陸戰隊5團1營英语1st Battalion 5th Marines,在8月27日乘船於馬坦尼考村以西的Kokumbuna附近登陸,目的是攻擊該地區的日軍,就像在8月19日的第1次馬坦尼考行動。然而,在這種情況下,海軍陸戰隊因困難地形、烈日和良好的日軍防線而受阻。第2天上午,海軍陸戰隊發現,日本守軍在夜間離開了,所以海軍陸戰隊乘船返回倫加防禦圈。[59]這次行動中共有20名日軍及3名美國海軍陸戰隊陣亡。[60]

盟軍海軍小艦隊分別於8月23日、8月29日、9月1日和9月8日抵達瓜達爾卡納爾島為在倫加的海軍陸戰隊提供更多的糧食、彈藥、飛機燃料和飛機的技術人員。9月1日的艦隊還帶來了392名海軍海蜂工兵隊英语Seabee隊員,以維持和改善亨德森機場。[61]

東京快車[编辑]

1艘運載日軍屬於“東京快車”的驅逐艦航向瓜達爾卡納爾島

8月23日,川口的第35步兵旅團到達特魯克,搭乘慢速運輸艦前往瓜達爾卡納爾。但田中的艦隊在東所羅門海戰中受創,導致日軍重新思考是否利用慢速運輸艦設法把更多的部隊送到瓜達爾卡納爾島。艦艇改將川口的士兵載到拉包爾。在那裡,日軍計劃利用驅逐艦把川口的士兵經由肖特蘭群島的日本海軍基地送到瓜達爾卡納爾島。日本驅逐艦在整個戰事中經常能夠於一夜之間直下新喬治亞海峽到瓜達爾卡納爾島並回航,盡量減少暴露於盟軍空襲之下。他們被盟軍稱為“東京快車”,但日軍部隊稱之為“老鼠運輸”。[62]但是,以這種方式運送部隊,令大多數的重型裝備和補給品,如重型火砲、車輛和許多食品和彈藥,並不能隨同部隊一起運送到瓜達爾卡納爾。此外,這類行動又使日軍所迫切需要用來護航的驅逐艦更加吃緊。不過盟軍海軍指揮官--或是出於無力,抑或是不願意--在夜間挑戰日本海軍部隊,所以日本人在夜間能控制所羅門群島附近海域。但是,在白天日本船隻只要仍留在亨德森機場飛機攻擊範圍之內(大約200英里(320公里)),便受到空中打擊的威脅。在戰役中這種戰術情況持續了數個月之久。[63]

8月29日至9月4日,日軍數艘輕巡洋艦、驅逐艦和巡邏艇運送大約5,000名士兵,其中包括大部分的第35步兵旅、大部分的青葉(第4)團,與一木支隊的其他部分,至太午角登陸。川口將軍,在8月31日乘坐東京快遞於在太午角登陸登岸,以指揮在瓜達爾卡納爾島的全部日軍。[64]躉船隊運送由岡明之助上校指揮的川口步兵旅另外1,000名士兵,到倫加防禦圈以西的卡米姆博湾登陸。[65]

埃德森嶺戰役[编辑]

美國海軍陸戰隊中校梅里特·埃德森(本照片為任少將時拍攝),他在埃德森嶺戰役中領導海軍陸戰隊

9月7日,川口發表他的攻擊計劃,“擊潰和殲滅在瓜達爾卡納爾島機場附近的敵人。”川口的攻擊計劃,要求他的部隊,分成3組,迫近倫加周邊內陸,最終實施1次夜間突然襲擊。奧卡的部隊將從西面向防禦圈進攻,而櫟木的第2梯隊,現在改名為球磨營,將從東面攻擊。主要的攻擊來自倫加防禦圈以南叢林,川口的“中央梯隊”,包括3個營共3,000人。[66]到9月7日,大部分川口的部隊已經離開太午角開始沿海岸線向倫加點前進。約250名日軍被留下看守該旅在太午角的供應基地。[67]

同時,根據當地土著根據1名海岸觀察者,所羅門群島保護地防衛軍軍官馬丁·克萊門斯和瓜達爾卡納爾島英國區主任,向美海軍陸戰隊帶來了報告,日軍在太午角附近的塔希姆波柯村。埃德森計劃對集中在太午角的日軍部隊進行突襲。[68] 9月8日,在太午角附近下船後,埃德森的士兵攻佔塔希姆波柯而日本守軍則退入叢林。[69]在塔希姆波柯,埃德森的部隊發現了川口的主要補給站,包括大批儲存的糧食、彈藥、醫療用品和1個強力的短波無線電機。在摧毀了可見到的一切後,除了拿走一些文件和設備外,海軍陸戰隊返回倫加防禦圈。堆積如山的補給品,加上來自虜獲的情報文件,給海軍陸戰隊知道,至少有3,000名日軍在島上,顯然計劃進攻。[70]

埃德森,與范德格里夫特的執行軍官杰拉德·湯馬斯上校,均正確地認為,日軍的進攻很可能來自1處狹窄的、1片草地的、1,000碼(910米)長的珊瑚脊,與倫加河平行和位於亨德森機場南面。珊瑚脊,稱為倫加山脊,提供了1個天然的辦法通過機場,控制周邊地區,及在當時,幾乎不設防。9月11日,埃德森的營840人被部署到山脊周圍地區。[71]

地圖上瓜達爾卡納爾島上的倫加防禦圈顯示日軍的進攻路線和在戰役中進攻的地點。奧卡的攻擊是在西部(左),庫馬營攻擊來自東面(右)與中央部隊進攻在地圖中下的“埃德森嶺”(倫加嶺)。

在9月12日晚上,川口的第1營攻擊倫加河與山脊之間的突擊隊,迫使1個海軍陸戰隊連在當晚日軍本停止攻擊前撤回到山脊。第2二天晚上,川口的旅3,000名士兵,再加上各種各樣的輕型火砲,面對埃德森的830名突擊隊員。日軍在剛入夜後開始進攻,與川口的第1營攻擊在山脊以西埃德森的右翼。在突破海軍陸戰隊的防線後,該營的進攻最終被守衛山脊北部的海軍陸戰隊所阻止。[72]

川口的第2營2個連負責在山脊南部邊緣的進攻把埃德森的部隊擊退至山脊中部的123號山嶺。整個晚上,在此陣地的海軍陸戰隊,在火砲的支援下,擊退了日軍一波波的正面攻擊,其中一些導致徒手肉搏戰。日軍一些己越過山脊到達機場邊沿的的單位也被擊退。在倫加防禦圈其他位置攻擊的庫瑪和奧卡營的單位也被打敗。9月14日,川口領導他被擊潰的旅的倖存者,在馬坦尼考谷以西進行為期5天行軍後與奧卡的單位會合。[73]結果,川口的部隊及海軍陸戰隊分別有850及104人陣亡。[74]

9月15日,百武在拉包爾得知川口戰敗的消息及轉發到在日本的大本營。在緊急會議上,日本陸軍及海軍指揮人員得出結論,“瓜達爾卡納爾可能發展成為戰爭的決定性戰役。”戰鬥的結果現在開始對日本在太平洋其他領域產生戰略上的影響。百武認識到,為了運送足夠的部隊和物資,以擊敗在瓜達爾卡納爾島的盟軍,他不能在同一時間支援在新幾內亞科科達小徑的日軍。百武,在得到大本營的同意下,命令他在新幾內亞的部隊,包括已到達其目標莫爾茲比港30英里(48公里)內的後撤,直至“瓜達爾卡納爾島的問題”解決為止。百武準備派遣更多的部隊到瓜達爾卡納爾再試圖奪回亨德森場。[75]

增援[编辑]

9月15日,美國航空母艦胡蜂號在被日軍潛艇發射的魚雷擊中後起火燃燒。

當日軍在馬坦尼考以西集結時,美軍集中在支援和加強倫加防禦圈的防衛。9月14日,范德格里夫特從圖拉吉調派另1個營,第3陸戰團第2營英语2nd Battalion 3rd Marines到瓜達爾卡納爾島。9月18日,1支盟國海軍護航艦隊運送第3臨時陸戰旅(即第7陸戰團英语7th Marine Regiment (United States)加上第11陸戰團英语11th Marine Regiment (United States)的另1個營和一些額外的支援單位)共4,157人、137輛軍車、帳篷、航空燃料、彈藥、口糧和工程設備到瓜達爾卡納爾島。這些關鍵增援允許范德格里夫,從9月19日開始,圍繞倫加防禦圈建立1條完整的防線。雖然掩護這支艦隊的美國海軍航空母艦胡蜂號被日軍潛艇伊-19號在瓜達爾卡納爾島東南部擊沉,盟軍在南太平洋地區暫時只剩下航空母艦大黃蜂號[76]范德格里夫特也在作戰部隊高層領導上作出一些改變,調走島內表現不及資格的軍官,晉升低級軍官以替補這些空缺。其中之一是最近晉升梅里特·埃德森上校,以指揮第5陸戰團。[77]

在瓜達爾卡納爾島的空戰停止了一段時間,從9月14日至9月27日因惡劣天氣日軍沒有發動空襲,在此期間,雙方均加強它們各自的空中單位。日軍增派85架戰鬥機和轟炸機堵增援在拉包爾的航空部隊,而美軍亦調派23架戰鬥機和攻擊機至亨德森機場。9月20日,日本總計有117架飛機在拉包爾,而盟軍在亨德森機場亦有71架飛機。[78]空戰在9月27日因日軍空襲瓜達爾卡納爾島而恢復,遭到亨德森機場上美國海軍和陸軍航空隊的戰鬥機阻擊。[79]

日本立即開始準備他們的下一次行動以嘗試奪回亨德森機場。第4(青葉)步兵團第3營於9月11日在瓜達爾卡納爾島西端的卡米姆博灣登陸,來不及參加川口的攻擊。雖然截至目前,該營已加入在馬坦尼考附近奧卡的部隊的。東京快遞於9月14日、20日、21日和24日由驅逐艦運送了食品和彈藥,以及青葉團第1營的280人至瓜達爾卡納爾島的卡米姆博。與此同時,日軍在9月13日開始把第2第38師團荷屬東印度群島運送至拉包爾。日軍計劃運送這2個師團共17,500人到瓜達爾卡納爾島參與下一輪對倫加防線的進攻,時間為1942年10月20日。[80]

馬坦尼考行動[编辑]

1隊美國海軍陸戰隊巡邏隊在1942年9月渡過馬坦尼考河

范德格里夫特和他的參謀人員知道,川口部隊已經撤退到馬坦尼考以部地區,許多組日軍掉隊了的士兵分散在整個倫加防禦圈和馬坦尼考河地區之間。范德格里夫特因此決定在圍繞馬坦尼考河谷再進行一系列小規模的行動。這些行動的目的是要掃蕩分散在馬坦尼考河以東的日軍,並令日軍主力部隊保持分散,以防止他們在非常接近海岸防線的倫加地區鞏固自己的陣地。[81]

首次美國海軍陸戰隊試圖攻擊馬坦尼考河以西日軍的行動,在9月23日至27日之間由3個美國海軍陸戰隊營實施,但被岡明之助指揮的川口部隊所擊退。行動期間,3個海軍陸戰隊連被日軍包圍在馬坦尼考河以西的告魯斯點,遭受沉重的損失,在美軍驅逐艦和由美國海岸防衛隊人員駕駛的登陸艇協助下艱險逃脫。[82]

第2次行動在10月6日至9日實施,1支更強大的美國海軍陸戰隊成功地渡過馬坦尼考河,攻擊來自由丸山政男那須弓雄指揮的第2師團新近登陸的日軍部隊,並對日軍第4四步兵團造成重大損失。第2次行動迫使日軍撤出他們在馬坦尼考河以東的陣地,及中止準備對美軍倫加防線實施主要攻勢的計劃。[83]

10月9日和11日之間在美軍第2陸戰團第1營英语1st Battalion 2nd Marines在倫加防禦圈以東大約30英里(48公里)奧拉灣附近的Gurabusu和Koilotumaria突襲2個日軍小型哨站。空襲行動共有35名日軍喪生而付出了17名海軍陸戰隊員和3名美軍海軍人員陣亡的代價。[84]

埃斯帕恩斯角海戰[编辑]

在整個9月的最後1週及10月的第1週,東京快遞把第2師團運送到瓜達爾卡納爾島。日本海軍承諾支援陸軍隊計劃中的攻勢,不僅提供必要的部隊、裝備和補給品到該島,但加強對亨德森機場後續空中攻擊和派遣軍艦炮轟機場。[85]

美軍巡洋艦赫勒拿號,諾曼·斯科特指揮的第64特混艦隊的其中1艘艦艇。

在此期間,南太平洋美國陸軍部隊司令米勒德·哈蒙相信霍姆利,如果盟軍想成功擊退預期中日軍的進攻,在瓜達爾卡納爾島的美國海軍陸戰隊需要立即獲得增援。因此,10月8日,美國陸軍亞美利加師第164步兵團為數2,837人登上停靠新喀裡多尼亞的艦隻前往瓜達爾卡納爾毛島與預計在10月13日抵達。為了保護運送第164團的船隻至瓜達爾卡納爾島,霍姆利下令第64特混艦隊,其中包括4艘巡洋艦和5艘驅逐艦在美國海軍少將諾曼·斯科特指揮下,堵截和打擊任何接近瓜達爾卡納爾島和威脅到達的運輸艦隊的日本艦隻。[86]

三川的第8艦隊之參謀人員安排了在10月11日夜間進行1次大型和重要的快遞航行。2艘水上飛機母艦和6艘驅逐艦分別運送728名士兵以及火砲和彈藥到瓜達爾卡納爾島。在同一時間,在另一項行動中3艘重巡洋艦和2艘驅逐艦在五藤存知少將的指揮下使用特殊爆炸彈炮轟亨德森機場的目標以摧毀仙人掌航空隊和機場的設施。由於事實上美國海軍艦隻還沒有任何企圖阻截到達瓜達爾卡納爾島的東京快遞,日軍並沒有預期盟國海軍水面艦隊在那天晚上作出任何反擊。[87]

就在午夜時分,斯科特的戰艦在雷達發現後藤的艦隊在薩沃島和瓜達康納爾島之間海峽入口附近。斯科特的艦隊在後藤的不知情下成T字形展開。開火時,斯科特的戰艦擊沉後藤的1艘巡洋艦和1艘驅逐艦,對另1艘巡洋艦做成嚴重破壞,令後藤的士氣受挫,迫使後藤其餘的軍艦放棄炮轟炸任務和撤退。在交火時,斯科特的1艘驅逐艦被擊沉,1艘巡洋艦和另1艘驅逐艦受到嚴重破壞。與此同時,日軍的補給艦隊順利完成在瓜達爾卡納爾島的卸載和在斯科特的艦隊沒有發現下開始返程。後來10月12日早上,補給艦隊的4艘日軍驅逐艦回航協助後藤撤出損壞的戰艦。來自亨德森機場仙人掌航空隊的飛機當天晚些時候空襲並擊沉2艘驅逐艦。運送美國陸軍部隊的艦隊如期在第2天到達瓜達爾卡納爾島,成功地運送了補給品和乘客到達該島。[88]

戰艦炮轟亨德森機場[编辑]

儘管美軍在國埃斯帕恩斯角取勝,日軍仍繼續他們計劃和準備定於10月底的大規模進攻。日軍決定冒險放棄他們的慣例,只有利用快速戰艦運送他們的士兵和物資到島上。10月13日,1支艦隊包括6艘貨輪在8艘驅逐艦的護航下離開了肖特蘭群島前往瓜達爾卡納爾。該艦隊運送隸屬第16和第230步兵團的4,500名士兵、一些海軍陸戰隊、2個重炮兵營及1個坦克連。[89]

日軍戰艦榛名號

為掩護即將到達的艦隊免遭仙人掌航空隊飛機的攻擊,山本從特魯克派出2艘戰艦炮轟亨德森機場。10月14日凌晨1時33分,日軍戰艦金剛號榛名號,在1艘輕巡洋艦和9艘驅逐艦護送下,到達瓜達爾卡納爾島及在距離16,000米(17,500碼)的地方向亨德森機場開火炮轟。在接下來的1小時23分鐘,2艘戰艦向倫加防禦圈發射了973發14英寸(356毫米)炮彈,其中大多數是落在機場周圍的2,200米(2,400碼)平方面積的地區內。許多砲彈是三式弹砲彈,專門用來摧毀地面目標。炮轟令2條跑道出現嚴重損壞,燒毀幾乎所有可用的航空燃料,摧毀了仙人掌航空隊90架飛機中的48架,殺死了41人,其中包括6名仙人掌航空隊飛行員。該戰艦部隊立即返回特魯克。[90]

儘管遭受嚴重破壞,亨德森機場的人員能夠在幾個小時內令其中1條機場跑道恢復運作。來自埃斯皮里圖桑托島的17架SBD無畏式俯衝轟炸機和20架野貓式戰鬥機,很快就飛到亨德森機場和美國陸軍和海軍運輸機開始穿梭埃斯皮里圖桑托島與瓜達爾卡納爾島之間以運送航空汽油。現在知道了日本大型增援艦隊即將到達,美軍迫切尋求某種方式在該艦隊到達瓜達爾卡納爾島前截擊他們。在使用被摧毀飛機上的燃料和在附的叢林中的庫存,仙人掌航空隊於14日2次襲擊了該艦隊,但沒有造成破壞[91]

在10月15日被仙人掌航空隊飛機在塔薩法隆加摧毀了的日本貨船。

日本艦隊在10月14日午夜到達瓜達爾卡納爾島的塔薩法隆加及開始卸載。10月15日整天,1隊來自亨德森機場的仙人掌航空隊飛機對卸載中的艦隊進行轟炸和掃射,摧毀了3艘貨船。艦隊其餘船隻在這夜離開,卸下所有的部隊和大約三分之二的補給和裝備。幾艘日軍重巡洋艦在10月14日晚上和15日還炮轟亨德森機場,摧毀了仙人掌航空隊一些額外的飛機,但沒有進一步對機場造成重大破壞。[92]

亨德森機場戰役[编辑]

10月1日和10月17日,日軍運送了15,000人部隊到瓜達爾卡納爾島,令百武總共有20,000人的部隊參與他計劃中的進攻。由於喪失自己在馬坦尼考河東側的陣地,日軍認為對美軍沿海防禦的攻擊很難成功。因此,百武決定,他的主要進攻計劃將是從南面進攻亨德森機場。他的第2師團(得到第38師團部隊的增援),由丸山政男中將和7,000名士兵組成的3個步兵團中的3個營奉命通過叢林前進和攻擊美軍在南部靠近倫加河東岸的防線。[93]這次進攻的日期定於10月22日,然後改為10月23日。為了轉移美軍的視線以避免知道從南面進攻的計劃,百武的重炮兵加上5個營的步兵(約2,900人)根據住吉正少將的命令攻擊美國沿西海岸走廊的防線。日本估計有10,000名美軍在島上,而事實上,大約有23,000人。[94]

10月23日–10月26日的戰役地圖。住吉的部隊襲擊了西面的馬坦尼考(左),而丸山的第2師團從南(右)面攻擊倫加防禦圈。

10月12日,1連日軍工兵開始開闢1條道路,被稱為“丸山道路”,從馬坦尼考河至美軍倫加防禦圈南部。15英里(24公里)長的道路通過瓜達爾卡納爾島上一些最困難的地形,其中包括眾多的河流和小溪、深及滿佈泥濘的溝壑、陡峭的山脊和茂密的叢林─這極大程度地限制了進攻日軍可攜帶的裝備規模並消耗了他們的體力。10月16日至10月18日,第2師團開始沿丸山道路進軍。[95]

到了10月23日,丸山的部隊仍努力在叢林掙扎以到達美軍防線。那天晚上,當得知他的部隊都還沒有達到他們的攻擊位置後,百武把進攻推遲至10月24日晚上7時。美軍仍然完全不知道丸山的部隊正向該方向集結。[96]

住吉從百武的參謀人員中獲悉進攻延至10月24日,但未能通知他的部隊進攻的推遲。因此,在10月23日黃昏,第4步兵團的2個營和第1獨立坦克連的9輛坦克在馬坦尼考河口發動對美軍海岸防線的第1輪進攻。美軍的海岸炮兵、大炮、輕型武器火力擊退了該進攻,摧毀所有的坦克,打死了許多日本士兵,而只有輕微的傷亡。[97]

最後,丸山的部隊於10月24日晚到達美國倫加防禦圈。之後連續2個晚上丸山的部隊對由切斯特·普勒中校指揮的第7陸戰團第1營英语1st Battalion 7th Marines羅伯特·霍爾指揮的第164步兵團第3營之陣地進行了多次不成功的正面進攻。美海軍陸戰隊和陸軍的步槍、機槍、迫擊炮、火炮和37毫米反坦克炮的直接霰弹射擊對日軍“帶來了可怕的大屠殺”。[98]小股日軍突破了美軍的防線,但在後來數天被肅清。丸山的部隊中超過1,500人在進攻中被打死,而美軍的損失約為60人死亡。同樣在這2天從亨德森機場起飛的美軍飛機抵抗日軍飛機和艦隻的攻擊,摧毀了14架日軍飛機,並擊沉1艘輕巡洋艦。[99]

在10月25日–26日的最後總攻後,日軍第2師團陣亡士兵的屍體佈滿戰場。

日本在10月26日對馬坦尼考河附近的進一步攻擊也被擊退,日軍損失慘重。因此,在10月26日早上8時,百武取消後續攻擊並下令他的部隊撤退。大約有一半丸山倖存的部隊被命令撤退至上馬坦尼考河谷,而由東海林俊成大佐指揮的第230步兵團]則前往倫加防禦圈以東的科利點。第2師團領頭的部隊在11月4日到達馬坦尼考河以西,在柯孔波那第17軍的司令部範圍。同一天,東海林的單位到達科利點,並建立營地。由於戰鬥中的死亡、戰鬥損傷、營養不良和熱帶疾病,第2師團無力作進一步的進攻行動,在戰役餘下時間只能在海岸作為防禦部隊。日軍在戰鬥中總共損失2,200–3,000名士兵,而美軍有大約80人死亡。[100]

聖克魯斯群島戰役[编辑]

在百武的部隊攻擊倫加防禦圈的同一時間,日軍航空母艦等大型戰艦在山本五十六的命令下移動到所羅門群島南部附近。從這個位置,日本海軍希望能與盟國(主要是美國)海軍交戰--特別是航空母艦艦隊--並獲得決定性的勝利,以策應百武的地面攻勢。盟國海軍在該地區的航空母艦,現統一交由威廉·海爾賽的指揮,也希望在戰場上與日本海軍艦隊交戰。尼米茲在10月18日任命海爾賽取代了霍姆利--因為霍姆利過於悲觀和缺乏遠見,不能有效領導在南太平洋地區的盟軍。[101]

大黃蜂號航空母艦在10月26日遭受日本航空母艦飛機的魚雷攻擊及致命的破壞。

雙方航空母艦艦隊於10月26日上午遭遇,即後來所熟知的聖克魯斯群島戰役。經過艦載機互相攻擊,盟軍水面艦艇被迫退出戰鬥,一艘航空母艦沉沒(大黃蜂號),另一艘企業號嚴重受損。不過,參戰的日本航空母艦艦隊,也因為飛機和機組人員的大量損失,以及兩艘航空母艦受重創而退出戰鬥。雖然就船艦沉沒與受損程度來說,日本取得了戰術上的勝利,但日本損失了大量經驗豐富的飛行員--這是無法補充的。因此就長期而言,戰役中空勤人員損失較少的盟軍得到了戰略優勢。日本航空母艦在戰事中再也沒有發揮重要作用。[102]

在11月的陸上行動[编辑]

為了擴展在亨德森機場戰役中取得的勝利,范德格里夫特派出6個營海軍陸戰隊兵力,後來加入了1營的陸軍,進攻馬坦尼考河以西地區。這次行動是由梅里特·埃德森指揮,其目標是要攻佔在克魯茲以西,第17軍的指揮部柯孔波那。保衛克魯茲地區的是由中熊直正指揮的日軍第4步兵團。第4步兵團因為戰鬥傷亡、熱帶疾病和營養不良而兵力嚴重受損。[103]

在11月初的戰役中,美國海軍陸戰隊在科里點地區把死亡的日軍士兵屍體從其堡壘中拖出來。

美軍在11月1日開始進攻,經過一輪苦戰後,在11月3日成功地摧毀了保衛克魯茲地區的日軍,包括派往增援中熊被削弱的團之後方梯隊部隊。美軍似乎處於將要突破日軍防線和攻佔柯孔波那的邊緣。然而在這個時候,其他的美軍發現在倫加防禦圈東側附近的科里有新的日軍登陸。為了對付這個新威脅,范德格里夫特在11月4日暫時停止了對馬坦尼考河的進攻。美軍進攻中有71人陣亡和日軍大約400人喪生。[104]

早在11月3日上午在科里點,5艘日本驅逐艦運送300名日軍以支援在亨德森機場戰役後向科里點前進途中的東海林分隊。自獲悉登陸計劃後,范德格里夫特派出1個由赫曼·漢納根指揮的海軍陸戰隊營攔截在科里點的日軍。登陸後不久便遭遇日軍士兵,漢納根的營被迫向倫加防禦圈退回。作為回應,范德格里夫特下令普勒的海軍陸戰隊營加上第164步兵營的2個連,隨著漢納根的營,前往科里點攻擊日軍。[105]

美軍開始移動之時,東海林和他的士兵開始到達科里點。從11月8日起,美軍企圖在科里點附近的納塔利婭河包圍東海林的部隊。與此同時,百武下令東海林放棄他在科里點的陣地,重返在馬坦尼考地區柯孔波那與日軍會合。美軍在沼澤溪南側的防線存在一條空隙。在11月9日和11日之間,東海林和2,000至3,000人逃入叢林向南方前去。11月12日,美軍完全佔領了該地,並殺死留在包圍圈所有剩餘的日軍士兵。美軍在科里點發現了450至475的日軍屍體,並擄獲東海林的大多數重型武器和補給品。美軍在作戰中共有40人死亡、120人受傷。[106]

卡爾森的突擊隊員在11月4日到達奧拉灣上岸

與此同時,11月4日,第2陸戰突擊隊營的2個連在埃文斯·卡爾森中校指揮下乘船在倫加點以東40英里(64公里)的奧拉灣登陸。卡爾森的突擊隊,隨同美軍第147步兵團,分別為500名海軍工兵提供掩護,試圖在該地區建造一座機場。根據特納的建議,哈爾西批准了奧拉灣機場的建設工作。奧拉機場的建設工作,後來在11月底因為地形不合適而放棄了。[107]

11月5日,范德格里夫特下令卡爾森率領他的突擊隊員從奧拉行軍前進,以肅清逃離科里點的任何東海林分隊殘部。他的營其餘的連在幾天後抵達,卡爾森和他的部隊就從奧拉出發進行29天的巡邏前往倫加防禦圈。在巡邏中,突擊隊與東海林撤退的部隊進行了幾場戰鬥,打死近500名日軍,本身陣亡16人。除了因卡爾森突擊隊進攻遭受的損失外,熱帶疾病和缺乏食物令東海林損失更多的士兵。東海林的部隊在11月中旬到達倫加河,此時約為至馬坦尼考河的半途,主力部隊只剩下1300人。當東海林到達馬坦尼考河以西第17軍的陣地時,只有700至800名倖存者仍與他在一起。大部分東海林部隊的倖存者大部加入了其他日軍單位,防衛奧斯丁山和馬坦尼考河上游地區。[108]

東京快車在11月5日、7日和9日,運輸了更多日本第38步兵師團的部隊到瓜達爾卡納爾島,包括第228步兵團的大部。這些新的部隊,很快就被部署在克魯茲和馬坦尼考區,並在11月10日和18日成功地協助阻擊美軍進一步的攻擊。美軍和日軍在後來的六個星期沿克魯茲以西地區的一條戰線互相對峙。[109]

瓜達爾卡納爾海戰[编辑]

在亨德森機場戰役戰敗後,日本陸軍計劃在1942年11月再次嘗試奪回機場,但行動之前還需要獲得進一步的增援。日本陸軍請求山本支援,對該島提供必要的增援和支援即將來臨的進攻。山本提供11艘大型運輸艦從拉包爾運送第38師團餘下的7,000名士兵、他們的彈藥、食品和重型裝備到瓜達爾卡納爾島。他還提供了戰鬥支援艦隊,其中包括2艘戰艦。這2艘戰艦,比叡號霧島號,配備特殊碎片炮彈,在11月12日夜間至13日炮轟亨德森機場,對機場及駐紮在那裡的飛機造成破壞,以便第二天緩慢而笨重的運輸艦安全到達瓜達爾卡納爾和卸載。[110]指揮戰艦部隊的是“比叡號”上最近晉升的阿部弘毅海軍中將。[111]

美軍丹尼爾·卡拉漢海軍少將

11月初,盟軍根據情報得悉,日軍正準備再次試圖奪回亨德森機場。[112]因此,美軍派出第67特混艦隊,這是1支大型增援和運輸艦隊,載運海軍陸戰隊替補人員、2個美國陸軍步兵營、以及彈藥和食品。在特納的指揮下,於11月11日駛向瓜達爾卡納爾島。供應船將得到由丹尼爾·卡拉漢諾曼·斯科特海軍少將指揮的2支特混艦隊,和從亨德森機場起飛的飛機之掩護。[113]這些船隻11月11日至12日多次遭到從拉包爾空軍基地起飛、通過在布幹維爾的布因空軍基地的日軍飛機的襲擊,但大多數船隻均在無受到嚴重損害下卸載。[114]

美國偵察飛機發現阿部的轟擊部隊,並對盟軍指揮部發出警告。[115]因此在獲得警告後,特納派出卡拉漢手中所有可用的作戰艦隻保護岸邊的部隊對抗預期的日本海軍的進攻和登陸,並下令在瓜達爾卡納爾島的補給艦在11月12日傍晚離開。[116]卡拉漢的部隊包括2艘重巡洋艦、3艘輕巡洋艦和8艘驅逐艦。[117]

11月13日凌晨1時30分左右,卡拉漢的部隊在瓜達爾卡納爾島和薩沃島之間截擊阿部的轟擊艦隊。除了2艘戰艦外,阿部的艦隊還有1艘輕巡洋艦和11艘驅逐艦。在漆黑一片下,[118] 2支戰艦艦隊在不同尋常的近距離內開火。在隨之而來的混戰中,除1艘巡洋艦和1艘驅逐艦以外,阿部的部隊擊沉或重創了卡拉漢艦隊的所有艦隻;卡拉漢和斯科特均陣亡。2艘日軍驅逐艦被擊沉,另有1艘驅逐艦和“比叡號”受重創。儘管擊敗卡拉漢的艦隊,阿部弘毅在沒有炮轟亨德森機場便下令艦隊撤退。當天稍晚,遭受仙人掌航空隊和美國航空母艦企業號之飛機的反覆轟炸後,比叡號沉沒。由於阿部未能破壞亨德森機場,山本下令由田中賴三指揮的運輸艦隊(靠近肖特蘭群島)多等待一天才駛向瓜達爾卡納爾島。山本命令近藤信竹以在特魯克的戰艦和阿部的部隊組織一支砲擊艦隊,在11月15日攻擊亨德森機場。[119]

與此同時,11月14日凌晨2時左右,一支由巡洋艦和驅逐艦組成的艦隊,在三川軍一的指揮下從拉包爾起航,對亨德森機場進行炮轟--現在美軍無艦隊與之對抗。炮轟造成一些損失,但沒有令機場或大部分飛機未能運作。三川的部隊後撤駛向拉包爾時,田中的運輸艦隊,相信亨德森機場現已被毀或嚴重受損,開始南下駛向瓜達爾卡納爾島。在11月14日一整天,從亨德森機場和“企業號”起飛的飛機攻擊三川和田中的艦隻,擊沉1艘重巡洋艦和7艘運輸艦。因為一名叫奧古斯特·馬爾泰洛的海軍士兵將488桶55加侖辛烷值100的航空汽油藏在一個僻靜的叢林地區,美軍飛機才得以繼續升空執行任務。運輸艦上大部分的部隊被田中的驅逐艦救出,送返肖特蘭茲。入夜後,近藤的部隊迫近以砲轟亨德森機場,田中剩下的4艘運輸艦則繼續駛向瓜達爾卡納爾島。[120]

美軍戰艦華盛頓號向日軍戰艦“霧島號”開火

為了攔截近藤的部隊,哈爾西,雖然只有少量沒有受損的艦隻,仍然派出2艘戰艦,華盛頓號南達科他號,並從“企業號”特混艦隊中分出4艘驅逐艦。美國艦隊,由在“華盛頓號”上的威利斯·李指揮,在11月14日午夜前到達瓜達爾卡納爾島和薩沃島之間,比近藤的砲擊部隊早一步抵達。近藤的部隊包括“霧島號”加上2艘重巡洋艦、2艘輕巡洋艦和9艘驅逐艦。當雙方接觸後,近藤的部隊迅速擊沉3艘美軍驅逐艦和對第4艘造成嚴重破壞。日本軍艦之後發現“南達科他號”、向其開火射擊和造成破壞。當近藤的軍艦集中攻擊“南達科他號”時,“華盛頓號”在未被發覺下靠近日軍艦隻及向“霧島號”開火,“霧島號”被命中多彈,造成致命的損害。日軍朝拉塞爾群島追擊“華盛頓號”,但徒勞無功,近藤放棄炮轟亨德森機場,下令軍艦撤退。交戰中近藤還有1艘驅逐艦被擊沉。[121]

當近藤的艦隻撤退時,4艘日軍運輸艦擱在凌晨4時於瓜達爾卡納爾島的塔薩法隆加泊岸,並迅速開始卸貨。早上5時55分,美軍飛機和大炮開始攻擊擱淺的運輸艦,摧毀了這4艘運輸艦以及所運送的大部分物資。只有2,000至3,000名陸軍士兵上岸。由於未能運輸大部分的部隊和物資,日本被迫取消計劃中於11月對亨德森機場的進攻。[122]

11月26日,日本陸軍中將今村均被任命為在拉包爾新成立的第8方面軍司令。下轄包括百武的第17軍和在新幾內亞第18軍。今村首要的任務是繼續進行企圖奪回亨德森機場和瓜達爾卡納爾島的任務。然而,盟軍在新幾內亞進攻布納,令今村改變了優先事項。由於盟軍企圖攻佔布納被認為是對拉包爾1個更加嚴重的威脅,今村推遲進一步增援瓜達爾卡納爾以集中主力以應付在新幾內亞的局勢。[123]

塔薩法隆加海戰[编辑]

日軍繼續遇到是否能夠提供充足的補給,以維持其在瓜達爾卡納爾島上軍隊的問題。在11月最後2個星期只使用潛艇補給的嘗試未能對百武的部隊提供足夠的食物。試圖在所羅門群島中部建立1個獨立的基地,以協助駁船艦隊駛向瓜達爾卡納爾也因為盟軍破壞性的空襲而沒有成功11月26日,第17軍通知今村,它面臨著1個嚴峻的糧食危機。一些前線單位已經6天沒有獲得補給,甚至後方部隊只獲得三分之一的口糧。這種情況迫使日軍恢復使用驅逐艦提供必要的物資。[124]

田中賴三

第8艦隊人員設計了1個計劃,以幫助減少使用驅逐艦運送物資到瓜達爾卡納爾島的風險。大型石油或天然氣桶被清空,裝載了醫療用品和食物,在足夠的空氣空間下提供浮力,並用繩子串在一起。當驅逐艦抵達瓜達爾卡納爾時他們會作出1個急轉彎,浮桶將被減少寬鬆,岸上的游泳者或在船隻上的人可以拿起繩子並拉回到海灘,那裡的士兵可以運送物資。[125]

由田中頼三指揮的第8艦隊瓜達爾卡納爾增援小組(東京快遞),被三川授與在11月30日晚上5次既定利用浮桶航行中的第1次駛往瓜達爾卡納爾塔薩法隆加的任務。田中的單位集中了8艘驅逐艦,其中6艘驅逐艦被分配攜帶200至240補給浮桶的任務。[126]根據情報來源,日軍嘗試補給,哈爾西下令新成立的第67特混艦隊,包括4艘巡洋艦和4艘驅逐艦的指揮下,在美國海軍少將卡爾頓·賴特的指揮下,在瓜達爾卡納爾島外攔截田中的艦隊。2艘額外的驅逐艦在11月30日加入了賴特的艦隊,從埃斯皮里圖桑托島前往瓜達爾卡納爾。[127]

11月30日晚上10時40分,田中的艦隊到達瓜達爾卡納爾島,準備卸下補給桶。與此同時,賴特的軍艦通過鐵底灣以反方向接近。賴特的驅逐艦在雷達上發現田中的艦隊和驅逐艦指揮官請求允許進行魚雷攻擊。賴特等了4分鐘,然後給予許可,讓田中的艦隊逃離最佳的射擊位置。所有的美軍魚雷均擊中他們的目標。同時,賴特的巡洋艦開火,擊中並迅速摧毀1艘日軍護航驅逐艦。田中其餘的軍艦放棄補給任務,加快速度,轉舵,及向賴特的巡洋艦方向施放44枚魚雷。[128]

日軍魚雷擊中及擊沉美軍巡洋艦北安普敦號和嚴重擊傷巡洋艦明尼阿波利斯號新奧爾良號彭薩科拉號。其餘田中其餘的驅逐艦逃脫及沒有損傷,但未能達成向瓜達爾卡納爾島進行補給的任務。[129]

到1942年12月7日,百武的部隊因營養不良、疾病和盟軍的地面或空中攻擊而每天損失約50 人。[130]田中艦隊在12月3日、12月7日和12月11日作進一步的補給嘗試亦未能緩解危機,而田中其中的1艘驅逐艦被美軍魚雷艇發射的魚雷擊沉。[131]

日軍決定撤退[编辑]

12月12日,日本海軍提出放棄瓜達爾卡納爾島。同時,大本營內一些陸軍參謀人員也認為進一步增兵奪回瓜達爾卡納爾島是不可能的。由大本營首席執行官真田穣一郎上校率領的1個代表團,於12月9日到達拉包爾,諮詢今村和他的參謀人員之意見。當代表團返回東京後,真田建議放棄瓜達爾卡納爾島。大本營的最高領導人於12月26日同意真田的建議,並下令其參謀人員開始起草撤出瓜達爾卡納爾島的計劃,在所羅門群島中部建立1條新的防線,以及優先轉移兵力支援在新幾內亞的軍事行動。[132]

12月28日,杉山元將軍及永野修身上將親自通知日本天皇裕仁撤出瓜達爾卡納爾島的決定。12月31日,天皇正式批准該決定。日軍秘密開始準備撤離,這被稱為克號行動,預計在1943年1月底實施。[133]

奧斯丁山、奔騰小馬山和海馬山戰役[编辑]

1942年12月9日,美軍少將亞歷山大·帕奇(中)接替范德格里夫特(右)。

到12月,疲倦的美國海軍陸戰隊第1師撤回休息,並在下月由第14軍接手在島上作戰。該美國海軍陸戰隊第2師英语2nd Marine Division (United States)、美國陸軍第25步兵師亞美利加師組成,美國陸軍少將亞歷山大·帕奇取代范德格里夫特成為瓜達爾卡納爾盟軍司令,直至1月的總兵力超過50,000人。[134]

12月18日,盟軍(主要是美軍)部隊開始攻擊在奧斯丁山的日軍陣地。1個強大的日本要塞陣地,被稱為岐阜,阻礙這次進攻和美軍被迫在1月4日暫時停止進攻。[135]

盟軍在1月10日恢復攻勢,日本再次進攻奧斯丁山以及附近2個名為海馬和奔騰小海馬的山脊。遇到一些困難後,盟軍在1月23日佔領的所有3個山嶺。同時,美國海軍陸戰隊沿島嶼北部海岸前進,獲得重大進展。美軍在行動中有大約250人喪生,而日軍有大約3,000人陣亡。[136]

“克號”撤退[编辑]

0月14日東京快遞運送1個營的部隊,作為“克號”撤退的後衛。來自拉包爾的1名參謀通知部隊,百武決定撤退。同時,日本軍艦和飛機進入拉包爾周圍和布幹維爾地區,準備執行撤離行動。盟軍情報發現日軍的活動,但他們誤解為準備再試圖奪回亨德森機場和瓜達爾卡納爾島。[137]

倫內爾島海戰芝加哥號巡洋艦於1月30日沉沒。

帕奇,警惕地認為這是日軍1次迫在眉睫的進攻,因此他只派出相對較小規模的部隊繼續對百武的部隊實施緩慢的攻勢。1月29日,哈爾西,在相同的情報下採取行動,派出1支補給艦隊在1支巡洋艦特混艦隊掩護下,前往瓜達爾卡納爾島。在發現巡洋艦特混艦隊後,日本海軍魚雷轟炸機在當天晚上攻擊了特混艦隊,和嚴重破壞了美軍巡洋艦芝加哥號。第二天,在更多飛機的魚雷攻擊下“芝加哥號”被擊沉。哈爾西下令餘下的特混艦隊返回基地,並指示他其餘的海軍部隊進入採取在瓜達爾卡納爾以南的珊瑚海,及必須準備好以迎擊日軍的進攻。[138]

在此期間,日本第17軍撤退到瓜達爾卡納爾島西部海岸而後衛部隊預防美軍的進攻。在2月1日的夜晚,三川的第8艦隊的20艘驅逐艦在橋本信太郎指揮下成功從該島運走了4,935名士兵,主要來自第38師團。在有關的撤離行動中日軍和美軍雙方均在空中和海上襲擊中失去了1艘驅逐艦。[139]

在2月4日晚上和7日,橋本信太郎和他的驅逐艦完成了從瓜達爾卡納爾島撤離其餘大部分日軍的任務。除了一些空襲外,盟軍仍然期待日軍1次大型的攻勢,並沒有試圖制止橋本的撤離行動。整體而言,日軍成功地從瓜達爾卡納爾島撤出了10,652人。2月9日,柏奇意識到,日軍已經撤退,並宣布盟軍佔領瓜達爾卡納爾島,結束了戰役。[140]

總結[编辑]

參加瓜達爾卡納爾島戰役的盟軍指揮官於1943年8月策劃作為馬車輪行動一部分的攻擊在所羅門日軍的另一次盟軍攻勢。

日軍撤出後,瓜達爾卡納爾島和圖拉吉島被發展為主要基地,支持盟軍在所羅門群群島鏈的進一步行動。除了亨德森機場,另外2條戰鬥機跑道分別建於倫加點和1個轟炸機機場被建於科里角。廣泛的海軍港口及物流設施建立在瓜達爾卡納爾島、圖拉吉和佛羅里達島。圖拉吉附近錨地成為1個重要的前進基地以供盟軍軍艦和運輸船支援所羅門群島戰役。此外,主要地面部隊在所羅門群島前進前通過大型營地和兵營被部署在瓜達爾卡納爾島。[141]

經過瓜達爾卡納爾島戰役後日軍在太平洋顯然處於守勢。向瓜達爾卡納爾島不斷增援的壓力削弱了日軍在其他戰場的力量,促成了澳洲軍和美軍在新幾內亞的反攻,最終導致1943年初攻佔在布納和哥納的主要基地。盟軍已經贏得了戰略主動權,他們從來沒有放棄。這年6月,盟軍發動馬車輪行動,其中,在1943年8月作出修改,正式確立孤立拉包爾和切斷海上交通線的戰略。隨後,成功瓦解了拉包爾和在這裡的部隊被分成由道格拉斯·麥克阿瑟將軍指揮的西南太平洋戰區和由切斯特·尼米茲海軍上將指揮的中太平洋戰區,這2個方向的部隊成功地向日本推進。隨著戰爭發展,日軍在南太平洋地區其餘的防線隨後被摧毀或被盟軍繞過直至最終目標。[142]

意義[编辑]

戰略上[编辑]

在1944年8月的亨德森機場。

雖然盟軍在中太平洋的中途島海戰中取得了他們的第一次決定性的勝利,亦削弱了日本的戰略主動權和進攻能力,這本身在意義上如同薩拉米斯對馬海峽一樣並沒有改變戰爭的方向。中途島戰役後,日本仍然是一個海軍強國,繼續入侵南太平洋。但瓜達爾卡納爾島戰役結束了日本的擴張企圖,令同盟國獲得明確的優勢。[143]因此,可以說,這是盟軍一連串勝利的第一步,最終導致了日本投降佔領日本本土[144]

在“歐洲第一”政策下,美國最初只能進行防禦,對付日本的擴張,以便集中資源擊敗德國。然而,金恩將軍為瓜達爾卡納爾入侵的爭請,以及它的成功實施,令富蘭克林·羅斯福總統相信,在太平洋戰區可以採取進攻。到1942年底,很明顯,日本已在瓜達爾卡納爾島戰役戰敗,嚴重打擊日本帝國的戰略防禦計劃和意外地輸給了美國人。[145]

或許對盟軍來說,心理上的勝利如同軍事上的勝利同樣重要。在一個雙方對等的戰場環境下,盟軍擊敗了日本最好的地面、空中和軍艦部隊。瓜達爾卡納爾後,盟軍面對日本的軍事人員沒有原先的恐懼和敬畏。此外,盟軍對太平洋戰爭最終的結果,大大地樂觀起來。[146]

幾位日本政治和軍事領導人,包括星野直樹永野修身河邊虎四郎,戰爭結束後不久即表示即瓜達爾卡納爾島是戰爭決定性的轉折點。河邊說:“至於轉折點[戰爭],當積極行動停止,甚至變成被動時,我覺得,就是在瓜達爾卡納爾島。”[147]

資源[编辑]

在1943年1月於瓜達爾卡納爾島上1名陣亡的日軍士兵。

在瓜達爾卡納爾戰役是在太平洋1場長時間的戰役,緊隨著相關和同時發生的所羅門群島戰役。這2場戰役,令參與戰鬥的國家之後勤能力變得緊張。對美國來說,這需要促使第1時間盡快發展有效的戰鬥航空運輸力量。不能取得空中優勢以迫使日軍依靠躉船、驅逐艦和潛艇增援,是非常不平衡的結果。早在戰役中,美軍受到缺乏資源的阻礙,因為他們的巡洋艦和航空母艦遭受重大損失,但補充造船計劃仍然需要幾個月的時間才能發揮作用。[148]

美國海軍在戰役期間遭受如此高的人員損失,它拒絕公開發布總體傷亡數字多年。然而,由於戰役仍在繼續,而美國公眾越來越意識到在瓜達爾卡納爾的美軍之困境與因英雄主義而知覺,派遣更多的部隊前往該地區。這說明日本的軍工業無法與美國工業和人力相匹配。因此,當該戰役令日本正在失去不可替代的單位時,美國人正在迅速取代,甚至增強其部隊。[148]

日本在瓜達爾卡納爾島戰役中於戰略上和物質損失和人力上付出了昂貴的代價。大約25,000名經驗豐富的地面部隊在戰役期間戰死。如此龐大的資源流失,直接導致日本未能實現其在新幾內亞戰役中的目標,同時日本也失去了所羅門群島南部的控制權和未能有力制止盟軍到澳洲的航運。日本的主要基地拉包爾,更加受到盟軍空中部隊的直接威脅。最重要的是,日本的地面部隊稀缺,空、海軍部隊已永遠在瓜達爾卡納爾的叢林和周邊海域消失。日本的飛機和船隻被毀,在這場戰役中沉沒以及訓練有素和經驗豐富的飛行隊員,尤其是海軍機組人員補充的速度完全比不上同盟國。[144]

相关文艺作品[编辑]

电影[编辑]

電視劇[编辑]

記述[编辑]

相關條目[编辑]

附錄[编辑]

  1. ^ Zimmerman, p. 173–175 2.文獻記載了原所羅門島上居民參與該戰役[1] 。瓜達爾卡納爾島與索羅門群島其餘島嶼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受英國統治,但北所羅門群島包括布干維爾島布卡則例外地是澳洲的巴布亞新幾內亞託管地的一部分。
  2. ^ Vava'u Press Ltd, Matangi Tonga Online, 2006 [2] 描述有28名湯加士兵在瓜達爾卡納爾島參戰,其中2人陣亡。
  3. ^ Jersey, p. 356–358.在戰役後期協助美軍的是新西蘭遠征軍的軍官和士官領導的斐濟突擊隊
  4. ^ Frank, p. 57, 619–621; and Rottman, p. 64.大約20,000名美國海軍陸戰隊及40,000名美國陸軍士兵在戰役的不同時期被部署在瓜達爾卡納爾島。
  5. ^ Rottman, p. 65. 31,400名日本帝國陸軍和4,800名日本帝國海軍部隊士兵在戰役期間被部署到瓜達爾卡納爾島。新澤西聲稱,共有50,000名日軍和海軍部隊被送到瓜達爾卡納爾島,原海軍守備隊的1,000-2,000人大多數在1942年11月和12月乘坐東京快遞軍艦成功撤離(Jersey, p. 348–350)。
  6. ^ Frank, p. 598–618; and Lundstrom, p. 456. 有85名澳洲人在薩沃島海戰喪生的。所羅門群島居民死亡人數不明。其餘大部分而不是全部死者是美國人。數字包括所有造成人員死亡的原因,包括戰鬥、疾病和意外事故。損失包括1,768人死亡(陸軍)、4,911人死亡(海軍)和420人死亡(機師)。4名美國機師在聖克魯斯群島戰役被日軍俘虜和被囚禁。根據日本的紀錄,其他美國陸軍、海軍、機師被日軍俘虜的,而沒有被囚禁的數字及其死亡日期和原因不詳(Jersey, p. 346, 449)。根據被找到的日軍文件表明,2名被俘的海軍陸戰隊被捆綁在樹上,然後被活體解剖,當時他們還活著,以為自己被軍隊外科醫生作醫療示範(Clemens, p. 295)。船舶沉沒既包括戰艦和“大型”輔助艦艇。飛機損失包括因戰鬥和行動上的損失。
  7. ^ Frank, p. 598–618, Shaw, p. 52, and Rottman, p. 65.數字包括所有造成人員死亡的原因,包括戰鬥、疾病和意外事故。損失包括24,600-25,600人死亡(陸軍)、3,543人死亡(海軍)和2,300人死亡(機師)。大約9,000人死於疾病。大部分被俘人員是被分配到日本海軍建設單位的韓國奴隸勞工。船隻沉沒,包括戰艦和“大型”輔助艦艇。飛機損失包括因戰鬥和行動上的損失。
  8. ^ Keegan, John. The Second World War. Glenfield, Auckland 10, New Zealand: Hutchinson. 1989. 
  9. ^ D-Day to Victory: With the Men and Machines that Won the War, Osprey Publishing(April 17, 2012),Section One Introduction
  10. ^ 中日战争史:1931-1945,胡德坤,武汉大学出版社, 1988 - 380页, "在苏德战场,苏军取得了斯大林格动战役的伟大胜利,在北非地中海战场,英军取得了阿拉曼战役的胜利,在太平洋战场,美国取得了瓜达尔卡纳尔岛战役的胜利。反法西斯盟国的这一连串胜利,结束了法西斯轴心国的战略攻势,开始了盟国的战略反攻时期。"
  11. ^ Murray, p. 169–195.
  12. ^ Murray, p. 196.
  13. ^ Loxton, p. 3.
  14. ^ Alexander, p. 72, Frank, p. 23–31, 129, 628; Smith, p. 5; Bullard, p. 119, Lundstrom, p. 39, Bullard, p. 127.日本被分配到瓜達爾卡納爾的飛機是來自以中太平洋為基地的第26航空戰隊(Bullard)。
  15. ^ Bowen, James. Despite Pearl Harbor, America adopts a 'Germany First' strategy. America Fights Back. The Pacific War from Pearl Harbor to Guadalcanal. Pacific War Historical Society. [2007-12-30]. 
  16. ^ Morison, p. 12, Frank, p. 15–16, Miller, Cartwheel, p. 5.
  17. ^ Murray, p. 199–200; Jersey, p. 85; and Lundstrom, p. 5.
  18. ^ Loxton, p. 5; and Miller, p. 11.
  19. ^ Frank, p. 35–37, 53.
  20. ^ Bullard, p. 122.
  21. ^ Morison, p. 15; and McGee, p. 20–21.
  22. ^ Frank, p. 57, 619–621.
  23. ^ Ken Burns: The War, Epidsode 1
  24. ^ McGee, p. 21, Bullard, pp. 125–126.幾架從圖拉吉起飛的巡邏飛機偵查了盟軍入侵艦隊航行的水域,但由於嚴重的風暴和厚厚的雲層而沒有看見盟軍的船隻 (Bullard).
  25. ^ Guadalcanal Echoes, Volume 21, No. 1 Winter 2009/2010 Edition, page 8, (Publication of the Guadalcanal Campaign Veterans, [American veterans group])
  26. ^ Frank, p. 60; Jersey, p. 95.登陸部隊編號為第62特混艦隊,包括6艘重巡洋艦、2艘輕巡洋艦、15艘驅逐艦、13艘運輸艦、6艘貨船、4艘運輸驅逐艦和5艘掃雷艦。
  27. ^ Hammel, p. 46–47; and Lundstrom, p. 38.
  28. ^ Frank, p. 51.
  29. ^ Frank, p. 50.這些島嶼上的日本帝國海軍人員由日本和韓國的建築專家以及訓練有素的作戰部隊構成。
  30. ^ Shaw, p. 8–9; and McGee, p. 32–34.
  31. ^ Frank, p. 79.日軍大約有80人逃到鄰近的佛羅里達島上,而在今後2個月內他們被盟軍發現並消滅。
  32. ^ Jersey, p. 113–115, 190, 350; Morison, p. 15; and Frank, p. 61–62 & 81.
  33. ^ Loxton, p. 90–103.
  34. ^ Frank, p. 80.
  35. ^ Hammel, p. 99; and Loxton, p. 104–5. Loxton, Frank(p. 94),and Morison(p. 28)3.爭論弗萊徹的燃料短缺情況並不嚴重,但弗萊徹暗示它是因為另外的理由才把艦隊撤離戰區。
  36. ^ Hammel, p. 100.
  37. ^ Morison, p. 31.
  38. ^ Morison, p. 19–59.
  39. ^ Smith, p. 14–15.當時有10,819名海軍陸戰隊員在瓜達爾卡納爾島(Frank, p. 125–127)。
  40. ^ Smith, p. 16–17.
  41. ^ Shaw, p. 13.
  42. ^ Smith, p. 20, 35–36.
  43. ^ Zimmerman, p. 58–60; Smith, p. 35; and Jersey, p. 196–199.戈奇是首位陣亡士兵。只有3人得以回到倫加點周邊。日軍在小衝突中有7人被打死。事件更多詳細資料在:克拉克、傑克、“戈奇巡邏”、“太平洋沉船數據庫”[3]Broderson, Ben, "Franklin native recalls key WWII battle".
  44. ^ Frank, p. 132–133; Jersey, p. 203; and Smith, p. 36–42.涉案的是500名來自第11和第13建設單位第84警衛隊,以及最近抵達的第一救濟營股。這次接觸之後,日本海軍人員深入到島嶼內陸山區。
  45. ^ Shaw, p. 18.
  46. ^ Frank, p. 147.
  47. ^ Smith, p. 88; Evans, p. 158; and Frank, p. 141–143.一木支隊是以指揮官的名字來命名,屬於來自北海道第7師團的一部分。青葉團,來自第2師團,它的名字來自在仙台的青葉城堡,因為團中大多數士兵來自宮城縣(Rottman, Japanese Army, p. 52)。一木支隊曾被計畫參與入侵和佔領中途島,但入侵行動因日本在中途島戰役中戰敗而被取消後被撤回日本。雖然有些歷史說明,一木的團是在特魯克,在埃文斯的書中,田中賴三說在中途島戰役之後他安排一木支隊駐紮在關島。一木支隊後來坐船被運送到其他地方,但在盟軍登陸瓜達爾卡納爾島後改道到特魯克。
  48. ^ Robert Leckie Helmet For My Pillow Bantam Books Trade Paperback Edition 2010 P.g 82-83
  49. ^ Frank, p. 156–158 & 681; and Smith, p. 43.
  50. ^ Smith, p. 33–34.
  51. ^ Zimmerman, p. 70; and Frank, p. 159.
  52. ^ Hammel, p. 124–125, 157.
  53. ^ Hara, p. 118–119; and Hough, p. 293.數目不詳,但“大”批第5橫須賀特別海軍登陸部隊因他們的運輸船沉沒而陣亡。
  54. ^ Zimmerman, p. 74.
  55. ^ Hough, p. 297.
  56. ^ Frank, p. 194–213; and Lundstrom, p. 45.相較於從拉包爾到倫加的560英里(900公里)航程,從在英格蘭東部盟軍空軍基地到柏林的航程只有大約460英里(740公里)航程。後來的美國海軍艦隊司令,威廉·海爾賽讚揚澳洲的海岸觀察員。 "The Coastwatchers saved Guadalcanal, and Guadalcanal saved the South Pacific." Also see: Behind Enemy Lines: An Amateur Radio Operator’s Amazing Tale of Bravery
  57. ^ Morison, p. 15; and Hough, p. 298.
  58. ^ Smith, p. 103; and Hough, p. 298.
  59. ^ Zimmerman, p. 78–79.
  60. ^ Frank, Guadalcanal, p. 197.
  61. ^ Smith, p. 79, 91–92 & 94–95.
  62. ^ Griffith, p. 113; and Frank, pp. 198–199, 205, and 266.所謂使用“老鼠運輸”這個名字的,是因為日本船隻像老鼠一樣在夜間活動。來自第18師團的第35步兵旅,共有3,880人和大部分集中在第124步兵團及有數個支援單位(Alexander, p. 139)。
  63. ^ Morison, p. 113–114.
  64. ^ Frank, p. 201–203; Griffith, p. 116–124; and Smith, p. 87–112.
  65. ^ Frank, p. 218–219.
  66. ^ Frank, p. 219–220; and Smith, p. 113–115 & 243.櫟木第2梯隊的大部分士兵來自北海道旭川市。“庫瑪”是指生活在這一地區的棕熊
  67. ^ Frank, p. 220; and Smith, p. 121.
  68. ^ Zimmerman, p. 80; and Griffith, p. 125.
  69. ^ Hough, p. 298–299; Frank, p. 221–222; Smith, p. 129; and Griffith, p. 129–130.
  70. ^ Griffith, p. 130–132; Frank, p. 221–222; and Smith, p. 130.
  71. ^ Frank, p. 223 & 225–226; Griffith, p. 132 & 134–135; and Smith, p. 130–131, 138.
  72. ^ Smith, p. 161–167.最終擊敗黑正的進攻是第11陸戰團及得到第1先鋒營的幫助(Smith, p. 167; and Frank, p. 235)。
  73. ^ Smith, p. 162–193; Frank, p. 237–246; and Griffith, p. 141–147.
  74. ^ Griffith, p. 144; and Smith, p. 184–194.
  75. ^ Smith, p. 197–198.
  76. ^ Evans, p. 179–180; Frank, p. 247–252; Griffith, p. 156; and Smith, p. 198–200.
  77. ^ Frank, p. 263.
  78. ^ Frank, p. 264–265.
  79. ^ Frank, p. 272.
  80. ^ Griffith, p. 152; Frank, p. 224, 251–254, & 266; Jersey, p. 248–249; and Smith, p. 132 & 158.
  81. ^ Smith, p. 204; and Frank, p. 270.
  82. ^ Smith, p. 204–215, Frank, p. 269–274, Zimmerman, p. 96–101.
  83. ^ Griffith, p. 169–176; Frank, p. 282–290; and Hough, p. 318–322.
  84. ^ Frank, p. 290–291. 15名海軍陸戰隊員和3名美國海軍士兵被打死時,1艘把他們從圖拉吉載到奧拉灣的希金斯快艇在瓜達爾卡納爾島被擊沉。1名叫“石本”的日軍在空襲中殺害,他是日本情報人員,戰爭前在所羅門群島地區工作過並於1942年9月3日在塔希姆波柯謀殺了2名天主教神父和2名修女。
  85. ^ Rottman, p. 61; Griffith, p. 152; Frank, p. 224, 251–254, 266–268, & 289–290; Dull, p. 225–226; and Smith, p. 132 & 158.
  86. ^ Frank, p. 293–297; Morison, p. 147–149; and Dull, p. 225.由於並非所有第64特混艦隊的艦隻可供使用,斯科特的編為第64特混艦隊第2大隊。美軍驅逐艦來自第12中隊,由羅伯特·托賓艦長指揮。
  87. ^ Frank, p. 295–296; Hackett, HIJMS Aoba: Tabular Record of Movement; Morison, p. 149–151; D'Albas, p. 183; and Dull, p. 226.
  88. ^ Frank, p. 299–324; Morison, p. 154–171; and Dull, p. 226–230.
  89. ^ Frank, p. 313–315.第16和第230步兵團分別是隸屬第2和第38師團。
  90. ^ Evans, p. 181–182; Frank, p. 315–320; Morison, p. 171–175. 田中賴三指揮的驅逐艦第2中隊是掩護戰艦的其中1支艦隊。
  91. ^ Frank, p. 319–321.
  92. ^ Frank, p. 321–326; Hough, p. 327–328.
  93. ^ Shaw, p. 34; and Rottman, p. 63.
  94. ^ Rottman, p. 61; Frank, p. 289–340; Hough, p. 322–330; Griffith, p. 186–187; Dull, p. 226–230; Morison, p. 149–171.在此期間到達瓜達爾卡納爾島的日軍,包括整個第2(仙台)師團、第38師團的2個營、和各種火炮、坦克、工程師,以及其他支援單位。川口的部隊還包括第124步兵團第3營的殘餘,其中一部分是1埃德森嶺戰役由川口指揮的第35步兵旅。
  95. ^ Miller, p. 155; Frank, p. 339–341; Hough, p. 330; Rottman, p. 62; Griffith, p. 187–188.百武派出共參謀部其中1名成員,辻政信大佐監察第2師團沿道路的進攻並向他報告攻擊是否可以如期在10月22日開始。辻政信已經被一些歷史學家視為是巴丹死亡行軍背後最有可能的罪魁禍首。
  96. ^ Griffith, p. 193; Frank, p. 346–348; Rottman, p. 62.
  97. ^ Hough, p. 332–333; Frank, p. 349–350; Rottman, p. 62–63; Griffith, p. 195–196; Miller, p. 157–158.海軍陸戰隊在行動中共有2名成員陣亡。但根據弗蘭克的“毫無嚴重疑問”一書中表示,沒有記錄顯示日軍步兵的損失。格里菲斯說,600名日本士兵被打死。第1獨立坦克連的44人中只有17人在第1次戰役中倖免於難。
  98. ^ Frank, p. 361–362.
  99. ^ Hough, p. 336; Frank, p. 353–362; Griffith, p. 197–204; Miller, p. 147–151, 160–162; Lundstrom, p. 343–352.第164團成為第1支參戰的部隊和後來獲得了美國總統部隊嘉許獎英语Presidential Unit Citation (United States)的表揚。
  100. ^ Frank, 363–406, 418, 424, and 553; Zimmerman, p. 122–123; Griffith, p. 204; Hough, p. 337; Rottman, p. 63.俄亥俄州的諾曼·格雷貝爾軍士、德克薩斯州的唐里·諾德列兵、俄勒岡州的傑克·坂東列兵、紐約州的斯坦·拉爾夫列兵和紐約州的邁克爾·蘭德爾下士因在戰鬥行動表現出色而獲頒發銀星勳章
  101. ^ Morison, p. 199–207; Frank, p. 368–378; Dull, p. 235–237.
  102. ^ Dull, p. 237–244; Frank, p. 379–403; Morison, p. 207–224.
  103. ^ Hough, p. 343; Hammel, p. 135; Griffith, p. 214–15; Frank, p. 411; Anderson; Shaw, p. 40–41; Zimmerman, p. 130–31.
  104. ^ Shaw, p. 40–41; Griffith, p. 215–218; Hough, p. 344–345; Zimmerman, p. 131–133; Frank, p. 412–420; Hammel, p. 138–139.
  105. ^ Zimmerman, p. 133–138; Griffith, p. 217–219; Hough, p. 347–348; Frank, p. 414–418; Miller, p. 195–197; Hammel, p. 141; Shaw, p. 41–42; Jersey, p. 297.新澤西表示,登陸的部隊包括是進野信乃第1步兵中尉指揮的第230步兵營第2連加上第28山炮兵團第6營的2門火炮。
  106. ^ Zimmerman, p. 133–141; Griffith, p. 217–223; Hough, p. 347–350; Frank, p. 414–423; Miller, p. 195–200; Hammel, p. 141–144; Shaw, p. 41–42; Jersey, p. 297–305.
  107. ^ Peatross, p. 132–133; Frank, p. 420–421; Hoffman.第2陸戰突擊隊營被派往奧拉灣的2個連分別是C連和E連,奧拉灣的建設單位後來被派往科里點並在1942年12月3日開始成功地建立了1座輔助機場。 (Miller, p. 174.)
  108. ^ Hough, p. 348–350; Shaw, p. 42–43; Frank, p. 420–424; Griffith, p. 246; Miller, p. 197–200; Zimmerman, p. 136–145, Jersey, p. 361.
  109. ^ Frank, p. 420–421, 424–25, 493–497; Anderson; Hough, p. 350–58; Zimmerman, p. 150–52.
  110. ^ Hammel, p. 41–46.
  111. ^ Hammel, p. 93.
  112. ^ Hammel, p. 37.
  113. ^ Hammel, p. 38–39; Frank, p. 429–430.美軍增援部隊共計有5,500人,其中包括海軍陸戰隊第1航空工兵營、地面和空中單位的替補、第4海軍陸戰隊替補營、美軍第182步兵團的2個營、彈藥和物資。
  114. ^ Frank, p. 432; Hammel, p. 50–90.
  115. ^ Hara, p. 137.
  116. ^ Hammel, p. 92.
  117. ^ Hammel, p. 99–107.
  118. ^ New moon Nov 8, 1942 15:19 hours: National Aeronautics and Space Administration, Phases of the Moon: 1901 to 2000
  119. ^ Frank, p. 428–461; Hammel, p. 103–401; Hara, p. 137–156.
  120. ^ Frank, p. 465–474; Hammel, p. 298–345.
  121. ^ Hammel, p. 349–395; Frank, p. 469–486.
  122. ^ Frank, p. 484–488, 527; Hammel, p. 391–395.
  123. ^ Dull, p. 261, Frank, p. 497–499. 12月24日,第8艦隊、第11航空艦隊、和所有其他在新幾內亞和所羅門群島的日本海軍部隊被置於聯合統一指揮之下,以東南地區艦隊司令草鹿任一為指揮官。
  124. ^ Evans, p. 197–198, Crenshaw, p. 136, Frank, p. 499–502.
  125. ^ Hara, p. 160–161, Roscoe, p. 206, Dull, p. 262, Evans, p. 197–198, Crenshaw, p. 137, Toland, p. 419, Frank, p. 502, Morison, p. 295.
  126. ^ Dull, p. 262–263, Evans, p. 198–199, Crenshaw, p. 137, Morison, p. 297, Frank, p. 502–504.
  127. ^ Brown, p. 124–125, USSBS, p. 139, Roscoe, p. 206, Dull,p. 262, Crenshaw, p. 26–33, Kilpatrick, p. 139–142, Morison, p. 294–296, Frank, p. 504.
  128. ^ Hara, p. 161–164, Dull, p. 265, Evans, p. 199–202, Crenshaw, p. 34, 63, 139–151, Morison, p. 297–305, Frank, p. 507–510.
  129. ^ Dull, p. 265, Crenshaw, p. 56–66, Morison, p. 303–312, Frank, p. 510–515.
  130. ^ Frank, Guadalcanal, p. 527.
  131. ^ Dull, p. 266–267; Evans, p. 203–205; Morison, p. 318–319; Frank, p. 518–521.
  132. ^ Jersey, p. 384, Frank, p. 536–538, Griffith, p. 268, Hayashi, p. 62–64, Toland, p. 426.
  133. ^ Hayashi, p. 62–64, Griffith, p. 268, Frank, p. 534–539, Toland, p. 424–426, Dull, p. 261, Morison, p. 318–321.在與杉山和永野的會議期間,皇帝詢問永野,“為什麼美國人可以只花了短短數天時間就能夠建立1個空軍基地而日軍則用了超過1個月左右?”(原先是日軍佔領瓜達爾卡納爾島,並開始興建機場)。長野道歉,並回答說,美軍使用機器,而日軍不得不依靠人力資源(Toland, p. 426.)。
  134. ^ Frank, p. 247–252, 293, 417–420, 430–431, 521–522, 529 Griffith, p. 156, 257–259, 270, Miller, p. 143, 173–177, 183, 189, 213–219, Jersey, p. 304–305, 345–346, 363, 365, Hough, p. 360–362, Shaw, p. 46–47, Zimmerman, p. 156–157, 164.亞美利加師的步兵團是國民警衛隊單位。第164團來自北達科他州,第182團來自馬薩諸塞州及並第132團來自伊利諾伊州。第147團以前是第37步兵師的一部分。在瓜達爾卡納爾時,美國海軍陸戰隊第1師遭受650人死亡、31人失踪、1,278人受傷的代價,8,580人染上某種類型的疾病,主要是瘧疾。在第2陸戰團與大部分美國海軍陸戰隊第1師抵達瓜達爾卡納爾島後,但剩餘的單位仍重新加入其原本單位,美國海軍陸戰隊第2師。美國陸軍第25步兵師第35團、第27團及第161團分別在12月17日、1月1日及1月4日抵達瓜達爾卡納爾島。美國海軍陸戰隊第2師總部的單位、第6陸戰團以及數個海軍陸戰隊武器和支援單位也於1月4日及1月6日抵達。美國海軍陸戰隊第2師司令員約翰·馬斯頓少將,仍留在新西蘭,因為他當時是帕奇的上司。相反,阿爾代斯·卡爾準將在瓜達爾卡納爾島指揮美國海軍陸戰隊第2師。在1943年1月6日於瓜達爾卡納爾和圖拉吉的海軍陸戰隊總人數為18,383人。
  135. ^ Frank, p. 529–534, Miller, p. 231–237, 244, 249–252, Jersey, p. 350–351, Anderson, Hough, p. 363–364, Griffith, p. 263–265.
  136. ^ Frank, p. 563–567, Miller, p. 290–305, Jersey, p. 367–371.
  137. ^ Miller, p. 338, Frank, p. 540–560, Morison, p. 333–339, Rottman, p. 64, Griffith, p. 269–279, Jersey, p. 384–388, Hayashi, p. 64.
  138. ^ Hough, p. 367–368, Frank, p. 568-576, Miller, p. 319–342, Morison, p. 342–350.他們的貨物卸載後,美軍運輸艦從該島撤出了第2陸戰團。第2陸戰團已經從戰役開始就一直在瓜達爾卡納爾島作戰。
  139. ^ Frank, p. 582–588, 757–758, Jersey, p. 376–378, Morison, p. 364–368, Miller, p. 343–345, Zimmerman, p. 162, Dull, p. 268.
  140. ^ Frank, p. 589–597, Jersey, p. 378–383, 383, 400–401, Miller p. 342–348.
  141. ^ U.S. Navy, Building the Navy's Bases in World War II, p. 246–256.
  142. ^ Hough, p. 374, Zimmerman, p. 166.
  143. ^ Willmott, Barrier and the Javelin, pp.522–523; Parshall and Tully, Shattered Sword, pp.416–430.
  144. ^ 144.0 144.1 Hough, p. 372, Miller, p. 350, Zimmerman, p. 166.
  145. ^ Willmott, H. P; Robin Cross, Charles Messenger. American Offensives in the Pacific//In Dennis Cowe. World War II. London: Dorling Kindersley. 2006: g. 208 [2004]. ISBN 1405312629. ;Miller, p. 350, Shaw, p. 52, Alexander, p. 81.
  146. ^ Murray, p. 215.
  147. ^ Zimmerman, p. 167.
  148. ^ 148.0 148.1 Murray, p. 215, Hough, p. 372.

參考[编辑]

書本[编辑]

  • Alexander, Joseph H. Edson's Raiders: The 1st Marine Raider Battalion in World War II. Naval Institute Press. 2000. ISBN 1-55750-020-7. 
  • Bergerud, Eric M. Touched with Fire: The Land War in the South Pacific. Penguin. 1997. ISBN 0-14-024696-7. 
  • Clemens, Martin. Alone on Guadalcanal: A Coastwatcher's Story. Bluejacket Books. 2004(reissue). ISBN 1-59114-124-9. 
  • Crenshaw, Russell Sydnor. South Pacific Destroyer: The Battle for the Solomons from Savo Island to Vella Gulf. Naval Institute Press. 1998. ISBN 1-55750-136-X. 
  • Dull, Paul S. A Battle History of the Imperial Japanese Navy, 1941-1945. Naval Institute Press. 1978. ISBN 0-87021-097-1. 
  • Evans, David C. The Struggle for Guadalcanal//The Japanese Navy in World War II: In the Words of Former Japanese Naval Officers. Annapolis, Maryland: Naval Institute Press. 1986(2nd Edition). ISBN 0-87021-316-4. 
  • Frank, Richard. Guadalcanal: The Definitive Account of the Landmark Battle. New York: Random House. 1990. ISBN 0-394-58875-4. 
  • Gilbert, Oscar E. Marine Tank Battles of the Pacific. Combined Publishing. 2001. ISBN 1-58097-050-8. 
  • Griffith, Samuel B. The Battle for Guadalcanal. Champaign, Illinois, USA: University of Illinois Press. 1963. ISBN 0-252-06891-2. 
  • Hadden, Robert Lee. 2007. "The Geology of Guadalcanal: a Selected Bibliography of the Geology, Natural History, and the History of Guadalcanal." Alexandria, VA: Topographic Engineering Center. 360 pages. Lists sources of information regarding the bodies of the US Marines of the Lt Col. Frank B. Goettge Reconnaissance patrol that was ambushed in August 1942.
  • Hammel, Eric. Carrier Clash: The Invasion of Guadalcanal & The Battle of the Eastern Solomons August 1942. St. Paul, MN, USA: Zenith Press. 1999. ISBN 0760320527. 
  • Hammel, Eric. Carrier Strike: The Battle of the Santa Cruz Islands, October 1942. Pacifica Press. 1999. ISBN 0-935553-37-1. 
  • Hara, Tameichi. Japanese Destroyer Captain. New York & Toronto: Ballantine Books. 1961. ISBN 0-345-27894-1. 
  • Hayashi, Saburo. Kogun: The Japanese Army in the Pacific War. Marine Corps. Association. 1959. ASIN B000ID3YRK. 
  • Jersey, Stanley Coleman. Hell's Islands: The Untold Story of Guadalcanal. College Station, Texas: Texas A&M University Press. 2008. ISBN 1-58544-616-5. 
  • Kilpatrick, C. W. Naval Night Battles of the Solomons. Exposition Press. 1987. ISBN 0-682-40333-4. 
  • Loxton, Bruce; Chris Coulthard-Clark. The Shame of Savo: Anatomy of a Naval Disaster. Australia: Allen & Unwin Pty Ltd. 1997. ISBN 1-86448-286-9. 
  • Lundstrom, John B. The First Team And the Guadalcanal Campaign: Naval Fighter Combat from August to November 1942. Naval Institute Press. 2005(New edition). ISBN 1-59114-472-8. 
  • Manchester, William. Goodbye, Darkness A Memoir of the Pacific. Boston: Little, Brown, and Company. 1979. ISBN 0-316-54501-5. 
  • McGee, William L. The Solomons Campaigns, 1942-1943: From Guadalcanal to Bougainville--Pacific War Turning Point, Volume 2(Amphibious Operations in the South Pacific in WWII). BMC Publications. 2002. ISBN 0-9701678-7-3. 
  • Miller, Thomas G. Cactus Air Force. Admiral Nimitz Foundation. 1969. ISBN 0-934841-17-9. 
  • Morison, Samuel Eliot. The Struggle for Guadalcanal, August 1942 – February 1943, vol. 5 of History of United States Naval Operations in World War II. Boston: Little, Brown and Company. 1958. ISBN 0-316-58305-7. 
  • Murray, Williamson; Allan R. Millett. A War To Be Won: Fighting the Second World War.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Belknap Press. 2001. ISBN 0-674-00680-1. 
  • Peatross, Oscar F.; John P. McCarthy and John Clayborne(editors). Bless 'em All: The Raider Marines of World War II. Review. 1995. ISBN 0965232506. 
  • Rottman, Gordon L.; Dr. Duncan Anderson(consultant editor). Japanese Army in World War II: The South Pacific and New Guinea, 1942-43. Oxford and New York: Osprey. 2005. ISBN 1-84176-870-7. 
  • Smith, Michael T. Bloody Ridge: The Battle That Saved Guadalcanal. New York: Pocket. 2000. ISBN 0-7434-6321-8. 
  • Toland, John. The Rising Sun: The Decline and Fall of the Japanese Empire, 1936-1945. New York: The Modern Library. 2003(1970). ISBN 0-8129-6858-1. 

網站[编辑]

進一步資料[编辑]

書本[编辑]

  • Braun, Saul M. The struggle for Guadalcanal(American battles and campaigns). Putnam. 1969. ISBN 1591141141. 
  • Christ, James F. Battalion of the Damned: The 1st Marine Paratroopers at Gavutu and Bloody Ridge, 1942. Naval Institute Press. 2007. ASIN B0006C4F62. 
  • Coggins, Jack. The campaign for Guadalcanal;: A battle that made history. DoubleDay. 1972. ISBN 0385043546. 
  • Crawford, John. New Zealand's Pacific frontline: Guadalcanal-Solomon Islands Campaign, 1942-45. New Zealand Defence Force. 1992. ISBN 0473015374. 
  • D'Albas, Andrieu. Death of a Navy: Japanese Naval Action in World War II. Devin-Adair Pub. 1965. ISBN 0-8159-5302-X. 
  • Farrington, Arthur C. The Leatherneck Boys: A Pfc at the Battle for Guadalcanal. Sunflower University Press. 1994. ISBN 0897451805. 
  • Feldt, Eric Augustus. The Coastwatchers. Victoria, Australia: Penguin Books. 1946(original text),1991(this edition). ISBN 0140149260. 
  • Hersey, John. Into the Valley: Marines at Guadalcanal. Bison Books. 2002(Paperback edition). ISBN 0803273282. 
  • Hoyt, Edwin P. Guadalcanal. Military Heritage Press. 1982. ISBN 0880291842. 
  • Hubler, Richard G.; Dechant, John A. Flying Leathernecks - The Complete Record of Marine Corps Aviation in Action 1941–1944.. Garden City, New York: Doubleday, Doran & Co., Inc. 1944. 
  • Leckie, Robert. Helmet for my Pillow. ibooks, Inc. 2001(reissue). ISBN 1-59687-092-3. 
  • Leckie, Robert. Challenge For The Pacific: the Bloody Six-month Battle Of Guadalcanal. Da Capo Press. 1999. ISBN 0306809117. 
  • Lord, Walter. Lonely Vigil; Coastwatchers of the Solomons. New York: Naval Institute Press. 1977(Reissue 2006). ISBN 1-59114-466-3. 
  • Lundstrom, John B. Black Shoe Carrier Admiral: Frank Jack Fletcher at Coral Seas, Midway & Guadalcanal. Annapolis, Maryland, USA: Naval Institute Press. 2006. ISBN 1-59114-475-2. 
  • Marion, Ore J.; Thomas Cuddihy and Edward Cuddihy. On the Canal: The Marines of L-3-5 on Guadalcanal, 1942. Stackpole Books. 2004. ISBN 0811731499. 
  • Merillat, Herbert Christian. Guadalcanal Remembered. University Alabama Press. 1982. ISBN 0817312900. 
  • Merillat, Herbert L. The Island: A History of the First Marine Division on Guadalcanal, August 7-December 9, 1942. Houghton Mifflin Company. 1944. ASIN B0007DORUE. 
  • Miller Jr., John. Guadalcanal: The First Offensive. United States Army in World War II. Washington, D.C.: United States Army Center of Military History. 1995 (reissue of 1949). CMH Pub 5-3. 
  • Mueller, Joseph. Guadalcanal 1942: The Marines Strike Back. Osprey. 1992. ISBN 1855322536. 
  • Parkin, Robert Sinclair. Blood on the Sea: American Destroyers Lost in World War II. Da Capo Press. 1995. ISBN 0-306-81069-7. 
  • Poor, Henry Varnum; Henry A. Mustin & Colin G. Jameson. The Battles of Cape Esperance, 11 October 1942 and Santa Cruz Islands, 26 October 1942(Combat Narratives. Solomon Islands Campaign, 4–5). Naval Historical Center. 1994. ISBN 0-945274-21-1. 
  • Radike, Floyd W. Across the Dark Islands: The War in the Pacific. New York: Presidio Press. 2003. ISBN 0-89141-774-5. 
  • Richter, Don. Where the Sun Stood Still: The Untold Story of Sir Jacob Vouza and the Guadalcanal Campaign. Toucan. 1992. ISBN 0-9611696-3-X. 
  • Rose, Lisle Abbott. The Ship that Held the Line: The USS Hornet and the First Year of the Pacific War. Bluejacket Books. 2002. ISBN 1-55750-008-8. 
  • Rottman, Gordon L.; Dr. Duncan Anderson(consultant editor). U.S. Marine Corps Pacific Theater of Operations 1941–43. Oxford: Osprey. 2004. ISBN 1-84176-518-X. 
  • Smith, George W. The Do-or-Die Men: The 1st Marine Raider Battalion at Guadalcanal. Pocket. 2003. ISBN 0743470052. 
  • Stafford, Edward P.; Paul Stillwell(Introduction). The Big E: The Story of the USS Enterprise. Naval Institute Press. 2002(reissue). ISBN 1-55750-998-0. 
  • Tregaskis, Richard. Guadalcanal Diary. Random House. 1943. ISBN 0-679-64023-1. 
  • Twining, Merrill B. No Bended Knee: The Battle for Guadalcanal. Novato, CA, USA: Presidio Press. 1996. ISBN 0-89141-826-1. 
  • Walker, Charles H. Combat Officer: A Memoir of War in the South Pacific. New York: Presidio Press. 2004. ISBN 0-345-46385-4. 
  • Werstein, Irving. Guadalcanal. Crowell. 1963. ASIN B0007E0AQI. 

網站[编辑]

音頻 /視頻[编辑]

  • Adams, M. Clay(Director). Victory at Sea- Episode 6: Guadalcanal, Video documentary. National Broadcasting Company(NBC)Film. 1952. —One episode from a 26-episode series about naval combat during World War II.
  • Malick, Terrence. The Thin Red Line, Feature-length film. 20th Century Fox Home Entertainment. 1998. —Film adaptation of James Jones' fictional, dramatic novel of the same title set on Guadalcanal.
  • Marton, Andrew(Director). The Thin Red Lin, Feature-length film. Allied Artists Pictures. 1964. —Film adaptation of James Jones' fictional, dramatic novel of the same title set on Guadalcanal.
  • Robert Montgomery(Director). The Gallant Hours, Feature-length film. United Artists. 1960. —Biopic about Admiral Halsey during the Guadalcanal campaign
  • Ray, Nicholas. Flying Leathernecks, Feature-length film. RKO Radio Pictures. 1951. —Fictional drama about U.S. Marine pilots involved in the Battle of Guadalcanal.
  • Seiler, Lewis(Director). Guadalcanal Diary, Feature-length film. 20th Century Fox Film Corporation. 1943. —Film adaptation of Tregaskis' book referenced in "Books" section above.
  • Van Patten, Tim(Director). The Pacific, TV Miniseries. HBO, Seven Network Australia, DreamWorks. 2010. —"Part One" and "Part Two" deal with the Guadalcanal campaign.
  • Video including historical footage of the Battle for Guadalcanal

坐标9°25′S 160°0′E / 9.417°S 160.000°E / -9.417; 16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