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西里·柴契夫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瓦西里·扎伊采夫
出生 俄羅斯 耶勒寧斯科耶/Yeleninskoye
去世  烏克蘭基輔
效命 蘇聯陸軍
服役年份 1942年-1943年
軍銜 上尉
參與战争 苏联 蘇德戰爭
史達林格勒攻防戰
獲得勳章 蘇聯人民英雄勳章
列寧勳章
紅旗勳章
一等衛國戰爭勳章
保衛史達林格勒勳章
衛國戰爭戰勝德意志勳章
瓦西里在伏爾加格勒的墓地
瓦西里在基輔軍人公墓的英雄纪念碑

瓦希里·格里高葉維奇·柴契夫上尉 (俄语Васи́лий Григо́рьевич За́йцев,1915年3月23日-1991年12月15日),二戰時期蘇聯陸軍著名狙擊手,他在1942年史達林格勒戰役中,於11月10日至12月17日之間共擊杀225名德意志國防軍和其他軸心國的士兵與軍官(包括11名狙擊手),因此一戰成名。

据悉,截至11月10日之前,瓦西里以傳統的莫辛-納甘步槍共擊殺32名軸心國士兵;在1942年10月到1943年1月之間,瓦西里總計擊殺大約242名敵軍。不過真實數目可能更高,部分學者認為甚至可能高達400人左右。

生平[编辑]

瓦西里出生於耶勒寧斯科耶(又稱為亞列寧斯科亞),於烏拉山脈長大。瓦西里的姓氏「柴契夫」這個名字在俄語與"野兔"有相近的意思(同字根)。

在前往史達林格勒前,瓦西里服役於蘇聯海軍,擔任岸勤人員,直到他從報章雜誌得知史達林格勒戰役的慘烈後,自願加入這一場有史以來最殘酷的會戰。

瓦西里被分派到蘇聯陸軍第62軍第284步兵師第1047團。在某次戰斗中,他的上级将一個800米外窗户中的一名德军作為目標,他用普通纳甘步枪一枪击杀,包括之後出來查看的德軍都被他一舉射杀,因此表现出狙击手天赋的他獲得了英勇勋章和一支狙击型纳甘步槍。[1]他的战绩宣传给当时在斯大林格勒陷入苦战、缺衣少食的苏军带来了很大鼓舞。[2]

由於瓦西里在史達林格勒戰役中成名,所以苏军在史達林格勒的拉祖爾化學工廠成立狙擊學校,並由他親自負責訓練。

由於扎伊采夫的姓氏涵義的關係,因此所開辦的狙擊手學校訓練出的狙击手又被暱稱為「小兔兔」("Zaichata")。

安東尼·畢佛英语Antony Beevor(前英國第11輕騎兵中隊軍官,現任歷史學家)所著的《史達林格勒》中,認為在拉祖爾化工廠所開辦的學校正是第62軍以及全蘇軍发起大规模“狙擊手運動”的结果,部隊之間開始舉辦訓練營並且宣揚狙擊法則,以批量的方式進行大規模集團訓練狙击手,士兵們熱烈地彼此互相交換關於狙擊技巧與戰術的想法以及原則等。

據估計,老柴兔瓦西里一手训练出来的小柴兔子們,一共击毙击伤了超過三千個軸心國士兵與軍官。这只是苏军在战场上发起大规模狙击运动的缩影,由于对于狙击手的高度重视,苏军在战后制订了将狙击手分配给步兵班的战斗条令,并研制专门的SVD狙击步枪

1943年1月,瓦西里的眼睛因為地雷炸傷而离开前线,之後他由維拉米爾·費拉托夫医生(Vladimir Filatov)照顧,並且治療他的眼睛。瓦西里後重返戰場並參加了德涅斯特河戰役,當時的他已經是上尉了。

戰後,瓦西里曾造訪柏林,並與軍中同袍們相見。同袍們贈送一把新的狙擊槍給他,上面刻著:「敬蘇聯英雄瓦西里·扎伊采夫夫,在史達林格勒殺死了超過300個法西斯份子。」 目前這把槍保存在伏尔加格勒博物館中的史達林格勒戰役區)。之後瓦西里便在基輔經營工廠,1991年在基辅去世,享年76歲。

身後[编辑]

2006年1月31日,瓦西里·柴契夫的遺體以隆重的軍禮被重新遷葬到馬馬耶夫崗 (Mamayev Kurgan)。由於瓦西里的遺願是希望將他的遺體埋在史達林格勒戰役紀念碑下,所以他的的棺木被埋葬在紀念碑旁;碑上則寫著瓦西里的名言:「我們沒有任何撤退的餘地。」(事實上該語出自赫鲁晓夫,当时擔任史達林格勒戰役的總政委,"political commissar"。)

傳說[编辑]

瓦西里的自傳《Notes of a Sniper》中提到他在史達林格勒戰役中其實遭遇的對手應該是「海恩茲·托爾伐特」,瓦西里是依據從被擊斃的屍首上所搜出的身分證明文件而得知。

他收走了对方的狙击枪瞄准镜作纪念。這個名字後來被作家「大衛·羅賓斯英语David L. Robbins (Virginia writer)」用在1999年出版的小說《老鼠之戰》(War of the Rats)中使用。羅賓斯稱托爾伐特是一位黨衛隊的上校,而且還根本就是位於德國佐森(Zossen)國防軍狙擊學校的總教官。

歷史學家曾經不斷質疑這個似乎虛構的高手是否真的存在,不過下面的幾個理由臆測出歷史上從無此人過:

  1. 沒有紀錄能指出黨衛軍曾經參加過史達林格勒會戰。
  2. 黨衛軍本身的狙擊手人數屈指可數,黨衛軍戰功並不將狙擊視為重要項目。
  3. 不會有哪個狙擊手會官晉上校Standartenführer),狙擊手並沒有強大到能影響戰局,而且也是高傷亡的職位,基本上全都是士兵,最多是士官。
  4. 即便到了戰爭末期,有明文記載德軍的头号狙击手也不過是個21歲的二等兵,馬豪斯·海茨瑙亞(Matthäus Hetzenauer),一共345人命喪他的槍下。
  5. 史達林格勒戰役為前蘇聯抵抗當時德軍的進攻畫下了時代的轉捩點,在異常艱苦的狀況下,前蘇聯的政宣文工為了保持龐大部隊的戰鬥精神,而會捏造充斥著一堆謊言來增進部隊士氣,尤其當時戰況在如此不明朗也不樂觀的情形下。

文化影響[编辑]

  • 小說《War of the Rats》。
  • 電影《死亡天使》(Ангелы Смерти)
  • 電影《大敵當前》 (2001)

注释[编辑]

資料來源[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