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宁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甘寧
甘宁
清代甘宁画像
折衝將軍
國家 東吳
時代 東漢末年
主君 刘璋黃祖孫權
興霸
官職 西陵太守
籍貫 益州巴郡临江县(今重庆市忠县
出生 ?年
逝世 222年
東吳

甘宁(?-215年),兴霸益州巴郡临江县(今重庆市忠县)人,是三國時期东吴的著名将领,曾經歷仕於劉表和黃祖麾下不被重用,轉投孫權麾下受到周瑜、呂蒙的推舉。其功勛主要在曹魏的戰役中表現顯赫,孫權曾稱贊道:“孟德有張遼,孤有興霸,足可敵矣。”

生平[编辑]

甘寧本是南陽人,先客於巴郡。本為吏使,舉為計掾,後為蜀郡丞,不久,棄官回家(可能是因起兵反对刘璋不敌所致,详见下文)。[1]甘宁少年时好游侠,纠集人马,持弓弩,在地方上为非作歹,组成渠师抢夺船只财物,身佩铃铛,衣着华丽,人称「錦帆贼」。當地聞鈴響,即知道是甘寧出現。奪取船貨二十餘年,後停止搶劫,熟讀諸子。

不被重用[编辑]

《蜀志·劉二牧傳》引王粲英雄記》記載說在劉璋初即位之時,甘寧聯合沈彌婁發起兵造反,不敵,投奔到荊州,《資治通鑑》也有記載此事。而《吳志》本傳并沒有記載,只是說甘寧與手下八百人投到劉表麾下。劉表是儒人,身居南陽,不習軍事,甘寧也不得重用。當時眾多英豪各自起兵,甘寧觀劉表時勢,終身必然無事可成,如有一天瓦崩,必受禍害,打算入東吳。黃祖在夏口,大軍不能過,惟有依附黃祖,三年來,黃祖不以禮相待。孫權討伐黃祖,黃祖敗走,追兵急追,甘寧善弓射,令兵在後,并射殺了吳軍校尉凌操。黃祖解決了危難,大軍回營,對甘寧仍然和當初一樣。黃祖的都督蘇飛屢次推薦甘寧,黃祖不納用,命人把甘寧的門客誘惑,并稍後殺害。甘寧打算離開,但黃祖恐怕不能輕易答應,獨自憂悶不知道如何離開。蘇飛知道甘寧為何憂悶,於是為甘寧設酒說道:“我推薦你數次,主不用。日月已經慢慢逝去,人生幾何,應該覓尋遠大的目標,能遇到自己的知己和賞識的人。”甘寧說:“雖然有志向,但不知道能不能離去。”蘇飛說:“我打算向主子說派你到邾长,你去到那裡後,你就可以為自己的志向轉投。”甘寧說:“這是很值得慶幸。”蘇飛向黃祖提出把甘寧調到邾长,黃祖同意。甘寧把之前離開的門客招攬回來,得到數百人。

深謀遠慮[编辑]

及後甘寧歸孫權陣營,新陣營下的周瑜吕蒙共同推舉甘宁,孙权採納二人的舉薦,并對甘寧老臣般对待。甘宁把自己的計策說出:今漢已經日漸衰微,曹操為滿足自己的心,終於成了篡漢的盜賊。南荊之地,山陵地勢有利,江川流通,國的西邊的確是這樣的形勢。我已看透劉表,考慮的不夠長遠,兒子也是無能的人,不是能夠承傳基業之才。主公應當盡早規划,不能落入曹操手上。進圖之計,先取黃祖為佳。黃祖如今年老,老迈衰退嚴重,錢財糧谷都已經缺乏,左右矇騙他,事出於錢財私利,侵要吏士的錢財,吏士心裡都憤怒。舟船戰具,廢棄也不修理,耕農懶惰,軍隊沒有法紀。如果主公現在去攻打,必定能大敗。一旦打敗黃祖軍,擊鼓行軍至西,西據楚關,大局趨勢擴張,這樣就可以逐漸進取巴蜀。”孙权贊同并採納。張昭當時就在席上坐,難言道:“吳國如今危懼,如果行軍攻打,必然招致恐慌。”甘寧回答道:“國家將蕭何的重任交給君你,君留置守護卻擔心憂亂,那為什麼還要仰慕古人?”孫權對舉起酒杯附於甘寧說:“興霸,今年行軍討伐,就如這杯酒,決意託付給卿你。卿盡量提出方略,如能夠破黃祖,則是卿的功勞,不要因為張長史(張昭)之言而放棄。”孫權於是西進,果然大破黃祖并擒獲,盡把其士眾獲得。遂即授甘寧兵力,屯守戰鬥當地。

輕死重義[编辑]

[2]孫權破黃祖後,打算斬黃祖、蘇飛二人首級入函。蘇飛派人告急通知甘寧,甘寧說:“就算蘇飛不說,我豈能忘記。”孫權為諸將設酒,甘寧下席叩頭,血淚交替對孫權說:“蘇飛昔日對我的恩情,甘寧如果不是因為蘇飛,在固守的深壑已經損命,不能到主公麾下。如今蘇飛雖然罪當夷戮,但我可乞求殺其首領。”孫權感嘆說:“如今我以君這樣做,他走了如何?”甘寧說:“蘇飛免分裂之禍,受重生之恩,必然不會離開,豈會想再次受到死亡。如果他離開的話,甘寧的頭顱願意入函。”孫權於是特赦蘇飛。

危難自若[编辑]

208年,赤壁之戰中孫劉大敗曹軍。其後在208年到209年期間,甘寧隨周瑜破曹操於烏林。在南郡攻打曹仁,但未能攻取。甘宁提議計策,先徑襲夷陵,之後甘寧往那裡進攻隨即得到那座城池,并進入沿著那裡據守。當時手下只有數百兵卒,就算得到新加入的兵卒,也只不過僅僅滿千人。曹仁於是命令五、六千人圍甘寧。甘寧連續受到攻擊多日,敵軍設置高樓,箭如雨下射入城中,眾将士惧怕,惟獨甘宁谈笑自若。派人將情況報給周瑜,周瑜採用呂蒙的計策,率諸將解围。[3]

熊據虎跱[编辑]

在南郡之戰後,甘宁跟随鲁肃鎮守益阳防备关羽[4]关羽号称有三万人马,親自選擇五千精锐,投物在上流十餘里水流急速的地方,打算在夜間在水淺的地方渡河。魯肅與眾將相議,甘宁當時有三百兵士,於是說:“可給我增添五百人,我可以前往對敵,保證關羽一聽到我的聲音,就不敢渡河,渡河即被我擒獲。”魯肅便挑選千餘兵士增添給甘寧,甘寧於是夜間前往。關羽聽到其名號,停止不渡河,反而建營寨,今这个地方便称为“关羽濑”。孙权嘉許甘宁的功绩,拜為西陵太守,领阳新、下雉两个县。

卷甲銜枚[编辑]

213年,曹操親自進攻濡须口(今安徽巢湖市南),號稱步騎四十萬,正在江邊讓馬喝水。孫權率七萬對抗,使甘宁为前部督領三千人,受命迎战營前的曹军。孫權命書給甘寧,讓他夜襲曹軍,於是甘寧選手下百餘英勇善戰的人。孫權特賜米酒熟肉眾佳餚,甘寧分賜給手下百餘人食。吃完過後,甘寧以銀碗倒酒,自喝兩碗,接着倒酒給當時的都督,都督俯下身,但不肯接受。甘寧把光亮的刀子放在膝上,呵斥都督説:“卿受主的知遇,你與甘寧相比如何?甘寧尚不怕死,卿唯獨這麽怕死。”都督見甘寧樣子嚴厲,即起身拜謝提酒,所有士兵也各喝一碗。然后二更时,帶上百餘人偷袭曹营。拔下曹军鹿角,越壘入營,斬得數十首級,曹軍驚訝鳴鼓,火把就如星般舉起。此時甘寧達到目的,把敵軍驚動後,已經回到自己的營地,并奏樂稱萬歲。夜裡見孫權,孫權大喜說:“這真是令我驚訝,卿有如此的膽略。”即賜甘寧絹千匹,刀百口。孙权感叹道:“孟德有张辽,孤有兴霸,足相敌也。”停軍數餘月,曹操軍便撤退。

奮勇當先[编辑]

214年,[5]曹操補充軍糧,派廬江太守朱光屯兵皖城耕地種糧。吳將呂蒙認為,在收成之時拿下皖城。孫權採納呂蒙的建議,但五月時水漲,朱光緊閉城門據守,呂蒙認為以目前的形勢環境,要速戰速決。呂蒙推舉甘寧為升城督,在前線破城,而呂蒙作為後繼,親自擂鼓助威。甘宁在攻打时,手持铁索身先士卒爬上城墙,为破城立下大功,并擒獲朱光。評計功勞,呂蒙為最,甘寧次之,被拜封为折冲将军。

合肥抗敵[编辑]

建安二十年(215年),隨軍攻取合肥,剛好遇上病疫,軍旅都已經引軍撤退,只有孫權車下勇猛如虎的千餘兵士,還有呂蒙、蔣欽、凌統和甘寧,隨孫權到遙津北。魏將张辽觀望自知吳軍的軍情,當即率領步騎突然襲擊;甘寧便引弓射敵,與凌統等人死戰。甘寧大聲嚴厲地問道:“鼓手和吹樂手為什麼不奏樂?”表現高昂勇壯,得到孙权赞许。

同年冬,[6]甘宁病逝,孙权痛惜不已。

家庭[编辑]

祖先[编辑]

[编辑]

[编辑]

曾孫[编辑]

轶事[编辑]

  • 由于甘宁殺死凌操,凌操其子凌統經常仇怨甘寧,因而在甘宁经常防备凌统,不与凌统相见。孫權亦命凌統不得仇恨甘寧。[7]曾經在呂蒙的舍上會面,當大家喝酒喝得正香的時候,凌統於是以舞刀來助慶。甘寧見此便說:“寜能夠以雙戟為舞。”呂蒙說:“雖然甘寧可以,但不及我呂蒙精練。”呂蒙於是操刀持盾,以身體把二人分開。後來孫權知道凌統其意,令甘寧和麾下兵士遷徙屯於半州。
  • 甘寧曾經與孫權的堂兄弟孫皎因為喝醉酒言語上有過節,有人勸他道歉,甘寧說:「大臣應該是平等的,孫皎雖是宗室公子,但怎麼可以侮辱人!我遇上明主應當以力量和性命報答,但不能因世俗委曲求全(臣子一例,征虜雖公子,何可專行侮人邪!吾值明主,但當輸效力命,以報所天,誠不能隨俗屈曲矣)。」於是孫權寫信叫孫皎向甘寧道歉,最終兩人結為好友。
  • 甘宁性情暴躁記仇,三國志記載:他的「廚下兒」(廚房的僕人)得罪甘寧,怕被處罰,只好走投呂蒙。呂蒙怕廚下兒被殺,故將廚下兒留下。甘寧就去拜訪呂蒙的母親並致贈禮物,答應呂蒙不殺廚下兒。呂蒙於是將廚下兒送回甘宁處,沒想到甘寧立刻爽約,將廚下兒綁住,親手彎弓射死。呂蒙得知後大怒,立刻召集兵馬,要殺甘寧,後來呂蒙母親出來勸解,呂蒙才息怒,於是笑著叫甘寧一起用餐。後來甘寧哭著對呂蒙說:「我對不起你。」

评价[编辑]

  • 《三国志》:「宁虽粗猛好杀,然开爽有计略,轻财敬士,能厚养健兒,健兒亦乐为用命」。
  • 《吳書》:「寧輕俠殺人,藏舍亡命,聞於郡中。其出入,步則陳車騎,水則連輕舟,侍從被文繡,所如光道路,住止常以繒錦維舟,去或割棄,以示奢也。」
  • 孫權:「甘興霸雖粗豪,有不如人意時,然其較略大丈夫也」、「孟德有張遼,孤有興霸,足相敵也。」
  • 呂蒙:「天下未定,鬥將如寧難得,宜容忍之。」

文藝作品[编辑]

三國演義[编辑]

小说《三国演义》中描寫的甘寧事蹟與史書記載基本相同。唯一不同處,只有最後描寫甘宁在夷陵之战中被蜀国蛮将沙摩柯一箭射中额头,此后逃到一棵大树下坐着死去。

後世影響[编辑]

  • 宋代時,甘寧被封為神祇,南宋時更加封「昭毅武惠遣愛靈顯王」,得以建廟享祭,在一些小說作品中被稱為「吳王」。其廟前聚集的烏鴉都被稱為「神鴉」。如蒲松齡聊齋誌異》中的「竹青」故事。
  • 在《三国演义》极受欢迎的日本,甘宁普遍被视作豪迈勇将而备受青睐。

参考资料[编辑]

  1. ^ 吳書曰:寧本南陽人,其先客於巴郡。甯為吏舉計掾,補蜀郡丞,頃之,棄官歸家。
  2. ^ 吳書曰:初,權破祖,先作兩函,欲以盛祖及蘇飛首。飛令人告急於甯,寧曰:“飛若不言,吾豈忘之?”權為諸將置酒,甯下席叩頭,血涕交流,為權言:“飛疇昔舊恩,寧不值飛,固已損骸於溝壑,不得致命於麾下。今飛罪當夷戮,特從將軍乞其首領。”權感其言,謂曰:“今為君致之,若走去何?”寧曰:“飛免分裂之禍,受更生之恩,逐之尚必不走,豈當圖亡哉!若爾,寧頭當代入函。”權乃赦之
  3. ^ 瑜使甘宁前据夷陵,曹仁分众攻宁,宁困急,使使请救。诸将以兵少不足分,蒙谓瑜、普曰:“留凌公绩,蒙与君行,解围释急,势亦不久,蒙保公绩能十日守也。”又说瑜分遣三百人柴断险道,贼走可得其马。瑜从之。军到夷陵,即日交战,所杀过半。敌夜遁去,行遇柴道,骑皆舍马步走。兵追蹙击,获马三百匹,方船载还。於是将士形势自倍,乃渡江立屯,与相攻击,曹仁退走,遂据南郡,抚定荆州。
  4. ^ 後隨魯肅鎮益陽,拒關羽。羽號有三萬人,自擇選銳士五千人,投縣上流十餘裡淺瀨,雲欲夜涉渡。肅與諸將議。甯時有三百兵,乃曰:“可複以五百人益吾,吾往對之,保羽聞吾欬唾,不敢涉水,涉水即是吾禽。”肅便選千兵益甯,寧乃夜往。羽聞之,住不渡,而結柴營,今遂名此處為關羽瀨。權嘉寧功,拜西陵太守,領陽新、下雉兩縣。
  5. ^ 《三国志·甘宁传》:“宁手持练,身缘城,为吏士先,卒破获朱光。计功,吕蒙为最,宁次之,拜折冲将军。”
  6. ^ 《建康实录》:(建安)二十年,……冬,折冲将军、升城督甘宁卒。
  7. ^ 吳書曰:淩統怨甯殺其父操,甯常備統,不與相見。權亦命統不得讎之。嘗於呂蒙舍會,酒酣,統乃以刀舞。寧起曰:“寧能雙戟舞。”蒙曰:“寧雖能,未若蒙之巧也。”因操刀持楯,以身分之。後權知統意,因令寧將兵,遂徙屯於半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