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理节律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生理节律是一種描述人類的身體、情感及智力的假想周期的理論。該概念与生物节律无关。在生物学医学领域,这个词都是会被小心避免的,因為它被一些人認為是一种伪科学或是前科学

理论内容[编辑]

基本节律细节:

  • 身體周期 (23天,约三周)
    • 协调
    • 体力
    • 健康
  • 情感周期 (28天,约一個月)
    • 创造力
    • 敏感性
    • 心情
    • 领悟力
    • 洞察力
  • 智力周期 (33天,约一個月)
    • 警觉性
    • 分析力
    • 逻辑性
    • 记忆
    • 沟通能力

該理論認為,人體受生理節律曲線影響,因此可以對這些曲線進行預測並依據預測結果來安排任務和計劃。這些固定的周期节律被認為可以控制或引起各種生理進程。有三種經典的周期節律被認為可以控制人類行為並可以表現出自然生理改變的先天周期,它們分別是:

  • 身体节律(23 天)
  • 情感节律(28 天)
  • 智力节律(33 天)

經典三節律屬於固有的超晝夜節律(Endogenous Infradian Rhythm),其理論基於生理周期和情感周期。通常它們被表示為對稱性的曲線圖,而最常用的形式是正弦波曲線。每個周期按正弦曲線在正位置(0%..100%)和負位置(0%..-100%)之間振蕩。在大多數理論中,該曲線始於基線位置(0%),表示個體出生時的狀態。每當該曲線越過基線位置時,當日即被稱為臨界日,即認為在該日進行的工作狀況會比非臨界日的情況不穩定得多。通常,構造這樣的曲線是為了進行臨界日的計算,以便進行或是避免某些活動。

其正弦曲線的計算方法為:

  • 身體: sin(2πt / 23),
  • 情感: sin(2πt / 28),
  • 智力: sin(2πt / 33),
  • 直覺: sin(2πt / 38),

經典三節律理論僅適用於人類。按照經典理論,每個人的各個周期值都可以在任意時間計算得出,現在也有很多網站提供這樣的服務。

歷史[编辑]

該理論發端於19世紀初1897年-1902年之間,主要基於觀察研究。

維也納大學的心理學教授Hermann Swoboda在研究發燒病人的周期性病情改變時,猜測心情和健康可能存在節律性的改變。他收集了關於病痛反應、發燒、哮喘、心髒病等發作的數據,認為存在一個23天的身體周期以及一個28天的情感周期。

Wilhelm Fliess,柏林的鼻喉專家,也獨立研究了他的病人的發燒、疾病、死亡的發作情況,同樣得出了存在23天周期及28天周期的結論。他的理論對於後來弗洛伊德(Sigmund Freud)形成及發展精神分析學理論有重要影響。

因斯布魯克大學的工程學教授Alfred Teltscher,觀察了他的學生的“吉日”和“凶日”,發現其中存在一個33天的周期。Teltscher發現大腦的理解能力、精神活動、警覺性都遵循著這個33天的周期。1920年,美國賓夕法尼亞大學的心理學專家Rexford Hersey博士也聲稱參與了發現經典理論的研究。

這三種節律構成了經典的生理節律理論。然而,針對該理論在德國、日本、美國所開展的研究卻得不到一致的結果。經典理論在現代存在多種派生理論。

可信性(度)[编辑]

该理论的支持者认为生理节律是一门跨学科的新科学,虽然有很多“未能解释的疑点”。但反对者认为这是一本地道的命理学,再加上一些基本数学建立起来的伪科学。生理节律的可信性受到数学家,生物学家和其他一些科学家的质疑。一個基本的問題是,即使假定存在這樣的生理節律,也不清楚為何要開始於人們出生的時刻。

生理节律和生物钟学有相似的命题,比如近昼夜节律和其他节律的研究。通过一些医学研究,医学工作者发现人的寿命健康的确有其周期节律现象,但只有少部分医生相信这是所谓的“生理节律”。生物钟学的研究表明了诸如近昼夜节律的存在。这些发现说明的是人会受到生理,情感和智力的节律影响(但并不能说明生理节律的正确)。在这一门前科学的“研究中”,视生理节律在有些人身上起主要作用。

批评者列举下面的理由:

  • 节律曲线的随意确定性,
  • 零线的随意确定性,
  • 三个周期23,28和33的随意确定性,
  • 建立在轶事,而非实验的基础上,
  • 忽视数论
  • 在假设检验方面犯低级错误,
  • 对人类行为的不适当量化和一般化,
  • 对理论缺乏精确的表述,
  • 同行复查,缺乏实验数据,
  • 不具可重复性,还有
  • 一些不道德的从业者被揭发为职业算命骗子

除了对三种节律的疑问外,人们对这些节律是否有时间相关性都提出了疑问。女性的月经若没有荷尔蒙的调节会出现不稳定,这不可能提前几个月去预测。

由于生理周期的概念与生物钟学被揉集,导致后者也被一些人怀疑。

生物钟学的区别[编辑]

前面提到,生理节律学不是伪科学,就是前科学。目前生理节律学没有得到实验的证明,它的理论没有精确的科学表述。 生理节律学在某些方面与天气预报相似(气象学)。

生物钟学生物学的一个分支,它研究生物体内生理过程的节律性。与生理节律不一样,生物钟学有其实验基础(请参看生物钟学《实验》一节),有分子生物学遗传学的证据证明其存在。特别是“时钟基因”(BMal, Clock, MPer1, Mper2, Mper3, Cry1, Cry2)的发现。生物钟学毫无疑问是一门科学

应用[编辑]

在铁路和航空等工作中会遇到生理节律的应用例子。一位飞行员说到自己对生理节律的态度。他知道,在自己的判断力的大凶日,他会犯大错,但他认为,只要知道了这一点,并且倍加留神,灾难可以被避免。一位前联合航空飞行员,Biorhythms for Windows程序的使用者承认,联合航空直到20世纪90年代中还在奉行生理节律理论。而日本通運株式会社仍在使用生理节律。

连接[编辑]

引言[编辑]

书籍[编辑]

  • Bartel, Pauline C., "Biorhythm : discovering your natural ups and downs", An Impact book. ISBN 0-53101-355-3
  • Bentley, Evie, "Awareness : biorhythms, sleep, and dreaming". ISBN 0-41518-872-5
  • Crawley, Jacyntha, The Biorhythm Kit, UK: ISBN 1-85906-032-3, London Biorhythm Company Limited.
  • Edlund, Matthew. "Psychological time and mental illness". 1987. ISBN 0-89876-122-0
  • Evans, James R., (ed.) and Manfred Clynes (ed.), "Rhythm in psychological, linguistic, and musical processes". ISBN 0-39805-23-5
  • Hodgkins, Zerrin "Biomatch Z". 1998. ISBN 0-95319-830-8
  • Lapointe, Fernand, "Biorythmie : comment prâevoir vos bons et mauvais jours". ISBN 0-88566-029-3
  • Roche, James, "Biorhythms at your fingertips". ISBN 0-71371-562-6
  • Thommen, George S., "Is This Your Day". 1973. ISBN 0-51700-742-8

研究发行物[编辑]

生理周期[编辑]

  • Hines, T. M., "Comprehensive review of biorhythm theory". Psychology Department, Pace University, Pleasantville, NY. Psychol Rep. 1998 Aug;83(1):19-64. (ed. concluded that biorhythm theory is not valid.)
  • D'Andrea, V. J., D.R. Black, and N. G. Stayrook, "Relation of the Fliess-Swoboda Biorhythm Theory to suicide occurrence". J Nerv Ment Dis. 1984 Aug;172(8):490-4. (ed. concluded that there was a validity to biorhythm when the innovative methods of the study are put to use.)
  • Laxenaire M., and O. Laurent, "What is the current thinking on the biorhythm theory?". Ann Med Psychol (Paris). 1983 Apr;141(4):425-9. [French](ed. Biorhythm theory is disregarded by the medical world though it has achieved a bit of fame with the public)
  • Wolcott, J. H., R. R. McMeekin, R. E. Burgin, and R. E. Yanowitch, "Correlation of general aviation accidents with the biorhythm theory". Hum Factors. 1977 Jun;19(3):283-93.
  • Khalil, T. M., and C. N. Kurucz, "The influence of 'biorhythm' on accident occurrence and performance". Ergonomics. 1977 Jul;20(4):389-98.
  • "Biorhythm in gynecology--a renaissance of Fliess' theory of periodicity?". Arch Gynecol. 1979 Jul 20;228(1-4):642. [German]
  • Nijsten, M.W., and S. E.Willemsen, "Accidents a matter of chance? The significance of lunar phases and biorhythms in trauma patients". Ned Tijdschr Geneeskd. 1991 Dec 21;135(51):2421-4. [Dutch] (ed. 'critical' biorhythm days were not found to increase the number of accidents experienced by subjects.)

生物钟学相关[编辑]

其他资源[编辑]

生理周期资源[编辑]

生物钟学资源[编辑]

质疑方面[编辑]

  • 马丁·加德纳. "Science: Good, Bad and Bogus", Fliess, Freud, and Biorhythm. . CH. 11. Prometheus Books, Buffalo, N.Y. 1981. ISBN 0879755733
  • Hines, Terence M., Reprinted from: Psychological Reports, August 1998, "A comprehensive review of biorhythm theory". Psychology Department, Pace University
  • Skeptic's Dictionary entry

生理周期计算器[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