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沅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畢沅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畢沅

大清兵部尚書都察院右都御史湖廣總督
爵位 世襲二等輕車都尉
籍貫 江蘇省鎮洋縣
族裔 漢族
字號 字纕蘅,号秋帆,號秋帆
出生 雍正八年(1730年)
江蘇省鎮洋縣
逝世 嘉慶二年(1797年)
湖南省辰州
出身
  • 乾隆二十五年一甲第一名進士及第(狀元
著作
  • 《續資治通鑑》
  • 《靈巖山人文集》
  • 《靈巖山人詩集》

畢沅(1730年-1797年),纕蘅秋帆,自號靈巖山人江蘇鎮洋縣(今太倉市)人。清朝狀元、學者、政治人物。

生平[编辑]

畢沅幼年失父,由母親張藻養育成人,深受其母的熏陶。後至蘇州靈岩山,拜沈德潜從學。乾隆十八年(1753年),顺天乡试中举,授内阁中书,入值军机处乾隆二十五年(1760年)一甲第一名進士狀元),授翰林院修撰乾隆三十年(1765年),升翰林院侍讀。歷升左春坊左庶子,改甘肅鞏秦階道、安肅道。乾隆三十五年(1770年),摆陕西按察使乾隆三十六年(1771年),擢陕西布政使。歷任陝西甘肅河南巡撫等,官至湖廣總督

畢沅本人好學不倦,[1]為官時仍主持编纂《续资治通鉴》,並資助周震荣章學誠编撰《史籍考》,毕沅還亲校宋敏求《长安志》,重刻《三辅黄图》。在陕西又著有《关中金石记》,在河南著《中州金石记》,在湖北总督任聘用严观著《湖北金石诗》,在山东阮元合著《山左金石志》。

晚年築館於灵岩山,腹地有三十亩,内有“御书楼”、“九曲廊”、“澄怀观”、“画船云壑”、“砚石山房”、“张太夫人祠”等,費時五年乃成。乾隆五十五年,和珅四十寿辰,“自宰相而下皆有幣帛賀之”,毕沅赋诗相赠,“並檢書畫銅瓷數物為公相壽”。[2]乾隆六十年,授湖广总督,當時福宁湖北巡抚陈淮湖北布政使,三人官官相护,索敛民财。百姓形容说:“毕如蝙蝠,身不动摇,惟吸所过虫蚁;福如狼虎,虽人不免;陈如鼠蠹,钻穴蚀物,人不知之。”[3]湖南石三保造反,赴常德荆州督饷。[4]嘉庆元年,枝江(今属湖北)人聂人杰等起義,毕沅自辰州(州治今湖南沅陵)赶赴枝江鎮壓,攻克当阳,擒获石三保吴半生吴八月等人,赴湖南镇抚。嘉慶二年(1797年)六月,手足麻木不仁,帝赐活络丸,七月,病逝于湖南辰州大营,归葬于灵岩山的东北麓。[5]诏赠太子太保,未加谥号嘉慶四年(1799年)朝廷追究鎮壓白蓮教不力,[6]又任內因胡齊侖任意侵貪、克扣軍需,私扣二万九千两,馈送给各营将军督抚花用,其中永保就达六千两,死後被削奪世職,抄沒家產。[7]时任江苏巡抚岳起奉命前往娄东执行抄家事宜,臨行前夕,面帶微醺,岳夫人规劝道,毕秋帆“即以耽于酒色故,至于家产荡然。今相公触目惊心,方畏戒之不暇,乃复效彼为耶?”岳起聽完後果然驚醒。[8]

成就[编辑]

畢沅治學甚廣,遍及小學金石地理;作《續資治通鑑》二百二十卷,以四朝之“正史”為經,將《資治通鑑續編》、编《宋元資治通鑑》、《續資治通鑑長編》、《資治通鑑後編》等史料重新修訂,歷時二十年始成;畢沅生前僅初刻《續資治通鑑》一百〇三卷[9],後因畢家貪污遭籍沒而止,書稿散佚,最後由馮集梧買得全稿補刻成二百二十卷。乾隆五十二年,章学诚入毕沅幕府乾隆五十三年,畢沅任河南巡撫時,由周震荣推荐章学诚開始編寫《史籍考》,著名学者如孙星衍武亿等人均被邀请参与。據其門下洪亮吉記載,畢沅生平最愛禮賢下士,“畢沅愛才尤篤,人有一技之長,必馳幣聘請,唯恐其不來,來則厚資給之。”[10],著名學者章學誠孫星衍汪中段玉裁等皆入幕門下。清代显宦待士之优厚,以毕沅为最。[11]有《靈巖山人文集》傳世。

佚事[编辑]

  • 傳聞畢沅好男色,與名李桂官交好,趙翼袁枚均有詩歌描述李桂官與畢沅之間的情感[12]:趙翼作《李郎曲》,而袁枚為李桂官的《勸畢公習字》一文作序時也寫了長歌。
  • 毕沅幼年失父,全靠母亲张藻培育成人。张藻是当时颇有名气的才女,著有《培远堂集》。[13]毕沅就任陕西巡抚,张藻作54句270言《训子诗》,期望他“不负平生学,弗存温饱志;上酬高厚恩,下为家门庇”。张藻病故后,乾隆帝親題御赐“经训克家”四字褒扬。毕沅特将室名称作“经训堂”,诗文集名为《经训堂集》。

注釋[编辑]

  1. ^ 蒋敦复《随园轶事》云:“藏书五万卷,(袁子才)自以为多矣。及闻毕秋帆中丞家藏书九十万卷,自乃以为粒米入太仓,多寡悬殊,奚啻相形见绌!当时随园中曾建‘书仓’,以为藏书之所,牙签玉轴,亦既宏富可观。毕氏多至十数倍,其所藏之处,又不知其如何。红羊一劫,两家卷帙,尽付祖龙,可胜浩叹!”
  2. ^ 錢泳:《履園叢話》
  3. ^ 昭槤《啸亭杂录》卷十中《湖北谣》
  4. ^ 昭梿在《啸亭杂录》卷七中说:“毕制府沅,庚辰状元,任两湖总督,性畏懦,无远略。教匪初起,受相国和珅指,不以实告,致蔓延日久,九载始靖,人争咎之。至姚姬传先生(姚鼐)曰:‘戮毕沅之尸,庶足以谢天下’。其谤如此。”
  5. ^ 徐耿华《学者督抚毕沅》说:“1970年10月,在毕沅去世170多年后,考古工作者对毕沅墓进行了发掘,共掘出棺木7具,1具为毕沅的,一具为其夫人汪德的,另外5具是他的五个侧室的。当年嘉庆帝下令抄没其家,家中珍贵物件已被朝廷没收;但是埋入地下的东西却保存完好。考古工作者从棺木中取出珍贵随葬品110件,大多是贵重金银、珠翠、宝石和玉器。”;《江苏省出土文物简介》:“1971年在江苏省吴县金山公社天平山清理他的墓葬,出土的贵重随葬品达200多件,仅其中一串朝珠,就有玭霞(珠子)四粒,翡翠108粒,红宝石五颗。他老婆戴金凤冠,一个小老婆戴银凤冠,双手套金镯四只,翡翠镯二只。”(1972年版)
  6. ^ 清史稿·毕沅传》云:“(嘉庆)四年,追论沅教匪初起失察贻误,滥用军需帑项,夺世职,籍其家”,并评说道:“沅以文学起,爱才下士,职事修举;然不长于治军,又易为属吏所蔽,功名遂不终”,“川、楚教匪,沅当其始,久而后定”。《清史列傳》嘉慶四年九月,帝上諭稱:“迄今匪徒蔓延,皆由畢沅於教匪起事之初,辦理不善,其罪甚重。昨又據倭什布查奏胡齊崙經手動用軍需底帳,畢沅提用銀兩及饋送領兵各大員銀數最多。畢沅既經貽誤地方,復將軍需帑項任意濫支,結交饋送,執法營私,莫此為甚。倘畢沅尚在,必當重治其罪。今雖已身故,豈可複令其子孫仍在官職?”
  7. ^ 《嘉庆朝实录》丁酉:“自剿办教匪以来。迄今四载。所费帑项多至七千余万。贼匪滋扰。始自湖北。而军营馈送之风。亦始自湖北。毕沅身为总督。公然提用军需正项。信任胡齐仑一人经理。恣意侵扣。实为首先作俑。如毕沅尚在。朕必立寘重典也。军营带兵大员。如明亮。永保等、藉剿贼为名。稽延时日。不愿蒇事。其意以功成受赏。即加五等之封。诏糈自有定额。不如常在军营。厚享馈赂一领兵过往闲。而年得动至盈千累万。以养寇为肥身之计。以糜帑为饱橐之资。纵贼蔓延。日久未灭。皆由于此。即如毕沅馈送永保银二千两。胡齐仑馈送永保银六千两一节。伊等即因永保在京监禁。欲行佽助。亦当各出己资。何得用国帑为朋情耶。试思此项银两。皆兵丁等衣粮屝屦之资。今忽短饷八千。则从征之士。因兹而罹冻馁之患者。不知其几千人矣。而欲令其踊跃戎行。克敌致果。其可得乎。”
  8. ^ 《清代名人軼事》
  9. ^ 冯集梧序《续资治通鉴》称:“经营三十余年,延致一时轶才达学之士,参订成稿;复经余姚邵二云学士核定体例付刻,又经嘉定钱竹汀詹事逐加校阅。然刻未及半,仅百三卷止。”
  10. ^ 洪亮吉:《更生斋集文甲集》
  11. ^ 严明:《洪亮吉评传》
  12. ^ 趙翼《檐曝雜記·卷二·梨園色藝》:“京師梨園中有色藝者,士大夫往往與相狎。庚午辛未間,慶成班有方俊官,頗韶靚,為吾鄉莊本淳(即莊培因舍人所昵。本淳旋得大魁。後寶和班有李桂官者,亦波峭可喜。畢秋帆舍人狎之,亦得修撰。故方、李皆有『狀元夫人』之目。”袁枚在《随园诗话》卷四中记述云:“李桂官与毕秋帆尚书交好。毕未第时,李服事最殷:病则秤药量水,出则授辔随车。毕中庚辰进士,李为购素册界乌丝,劝习殿试卷子,果大魁天下。溧阳相公,康熙前庚辰进士也,重赴樱桃之宴,闻桂郎在坐,笑曰:“我揩老眼,要一见状元夫人。”其名重如此。戊子年(1768年),毕公官陕西,李将往访,路过金陵,年已三十,风韵犹存。余作长歌赠之,序其劝毕公习字云:‘若教内助论勋伐,合使夫人让诰封。’”
  13. ^ 李岳瑞在《春冰室野乘》中说:“国朝闺秀能诗词者多,而学术之渊纯,当以娄东毕太夫人为第一。”袁枚在《随园诗话》卷十一称道说:“古陶太尉、欧阳少师之母,俱以教子贵显,名传千古。然两母之著述不传。即宣文夫人讲解经义,几与孔子并称,而吟咏亦无闻焉。近惟毕太夫人,兼而有之。夫人名藻,字于湘,印江令笠亭先生之女,余同徵友少仪观察之妹也……《培远堂集》中,美不胜收。”

外部鏈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