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江口之战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白江口之战
日期: 663年8月17日
地点: 南韓錦江入海口附近
結果: 大唐、新罗联军彻底胜利 百济灭亡
參戰方
大唐
新罗
百济
倭国
指揮官和领导者
唐朝
刘仁轨
劉仁願
扶餘隆
新羅:
文武王
金庾信
百濟:
扶余丰
倭:
安曇比羅夫
阿倍比羅夫
上毛野君稚子
廬原君
兵力
唐軍 130,000人[1]
唐軍战船 170余隻
新罗軍 5,000人
倭軍 42,000人
倭軍战船 800余隻
百济軍 5,000人
伤亡与损失
不明 战船 400隻、士兵 10,000人、戰馬 1,000頭
白江口之戰
中文名稱
繁體 白江口之戰
简体 白江口之战
漢語拼音 Báijiāngkǒu zhī zhàn
日文名稱
日文汉字 白村江の戦い
假名 はくすきのえのたたかい
平文式罗马字 Hakusuki-no-e no Tatakai
韓文名稱
谚文 백강 전투
韩文汉字 白江戰鬪
文观部式 Baekgang jeontu
馬賴式 Paekkang chŏnt'u

白江口之战又稱白江村海戰,是大唐新罗联军与倭国百济联军于663年发生的一次海战,战役以大唐、新罗联军的彻底胜利和百济灭亡与倭国撤军告终。

背景[编辑]

660年之前,朝鲜半岛是高句丽百济新罗三国鼎立,史称朝鲜三国。三国之间的关系很微妙,時為友時為敵。新罗最初与高句丽结盟以对付百济与倭国。随着高句丽的南下,新罗开始与百济结盟对付高句丽。新罗从百济手中夺到被高句丽霸占的汉江流域后,疆土抵达黄海开始与中国唐朝结盟对付百济高句丽643年,新罗传书说百济联合高句丽攻打新罗,请求唐朝援助。645年,唐太宗乘高句丽国内政变之机,亲率十万大军进击,但没能攻下高句丽。百济在唐军进军高句丽期间,并没有停止进攻新罗,相反又连夺十数城。这时,唐太宗病故。唐遂从高句丽撤兵。唐高宗即位后,接到新罗的急报,并未出兵,而是循唐太宗旧例,赠百济国王玺书,令其退还所夺新罗城池。百济见唐太宗出兵高句丽也不曾有什么实质性成果,因而置唐高宗玺书于不顾,进而再次联合高句丽出兵新罗,655年,再夺新罗三十余城,新罗告急。在金仁问的协调下,唐朝与新罗最终达成协议共同攻打百济。这样唐朝就可以联合新罗从南北两面共同攻打高句丽。于是唐高宗决意于显庆五年(660年),派左卫大将苏定方统水陆军共十三万出兵百济,以解新罗之危。苏定方大军从成山(今山东荣成)由海路出发,进军百济,船帆千里,随流东下。新罗武烈王闻讯即率军五万与唐军会师,显庆五年(660年)七月,百济为唐、新联军所灭。苏定方留郎将刘仁愿等驻守百济王城,自押俘虏回国。

经过[编辑]

百濟既亡,但百濟將軍武王從子鬼室福信浮屠道深等人率部死守周留城,誓死抵抗唐軍。同時,鬼室福信為迎回以前赴日本為人質的王子扶餘豐回國即位,遣使去日本,同時向日本乞師求援,並獻上戰爭中俘虜的唐軍百餘人,天皇將此百餘人安置在美濃國不破郡片縣郡二地,這裏也就是今天位於本州中部的岐阜地區。

百濟的覆滅,對日本來說是極大損失。如果聽任百濟亡國,則日本在朝鮮半島上的勢力將被全滅。日本齊明天皇七年(661年)正月,以天皇親征的形式,向百濟發兵數萬。齊明天皇隨軍西征到九州,突然病逝於朝倉宮,太子中大兄回京素服稱制,是謂天智天皇。齊明天皇之死,並沒有動搖日本出兵百濟的決心。8月,另派安曇比羅夫等為前將軍,阿倍引田比羅夫等為後將軍,統帥全軍開赴百濟。9月,新天皇天智天皇派狹井檳榔等率軍五千護送王子扶餘豐回國,至百濟境,鬼室福信等前來迎入周留城,即王位。

唐高宗在出兵百濟獲勝後,於龍朔元年(661年)4月,遣仁雅相、蘇定方率軍進攻高句麗。高句麗與鬼室福信聯合,共同抵抗唐軍。鬼室福信率軍曾一度圍困劉仁原軍於百濟王城,但遭劉仁軌與新羅軍夾擊,被迫撤軍,遂解圍城之危。高句麗惟恐鬼室福信兵敗,使本國遭南北夾擊,因而也遣使於662年3月赴日本乞師,敦促日軍迅速開赴戰場,與唐軍作戰。決心參戰的日本政府,遂命令百濟戰場的日軍立刻投入戰鬥。662年6月,日本前將軍上毛野稚子等率軍二萬七千人進攻新羅,奪取沙鼻歧、奴江二城,使新羅與唐軍的聯繫通道受到威脅。

這時的戰爭形勢已非常微妙,朝鮮半島形成南北兩個戰場。在北方戰場,高句麗與唐軍基本形成了對峙的局面,由於地形限制的緣故,唐軍的進展始終不大。而在南方戰場由於日軍的介入,戰爭形勢已經轉向日軍和百濟軍方面了。唐軍兵源在南方得不到補充,雖然唐軍與新羅的聯軍的還未遭到敗績,但總體上已經開始居於守勢。但是不久,百濟發生驟變,棟樑大將鬼室福信功高震主,不容於百濟王扶餘豐,以謀反之罪被殺,百濟國人心思動,其戰力受到極大的削弱。

663年8月初,日本援軍將至,百濟王豐率部分軍隊自周留城赴白江口(今錦江口)迎接。白江口係朝鮮半島上的熊津江(今南韓之錦江)入海處形成的一條支流白村江的入海口。周留城則有百濟王子及日軍聯合守衛。這時,唐右威衛將軍孫仁師率七千援軍與劉仁軌會師後,分兵兩路進攻周留城。劉仁原、孫仁師以及新羅王金法敏統帥陸軍,從陸路進攻周留城。劉仁軌、杜爽率領唐水軍和新羅海軍從熊津進入白江口,溯江而上夾擊周留城。8月十三日,劉仁原所部進逼周留城週邊。而百濟則因鬼室福信之死,士氣極其低落,儘管有日軍相助,但還是難以抵抗唐軍的進攻。周留城周圍的城池,逐一被唐軍攻克,百濟守軍相續投降。但周留城外的任存城地勢險要,為周留之扼口,將軍克死用兵,唐軍圍攻一個月依舊不曾攻克,周留城因此得以保全。

在劉仁原率軍向周留城進軍的同時,劉仁軌率唐和新羅海軍駛向白江口,企圖溯江北上進逼該城。當劉仁軌所率海軍駛抵白江口時,與先期前來的日本海軍相遇。“倭船千艘,停在白沙,百濟精騎,岸上守船”。劉仁軌立刻下令布陣,170艘戰船按命令列出戰鬥隊形,嚴陣以待。663年8月27日上午,日軍戰船首先開戰,衝向唐軍水陣。由於唐軍船高艦堅利於防守,日軍船小不利於攻堅,雙方戰船一接觸,日軍立刻處於劣勢。日軍的指揮員慌忙下令戰船撤回本隊,其指揮互相計議說:“我等爭先,彼當後退。”遂各領一隊戰船,爭先恐後毫無次序地衝向早已列成陣勢的唐海軍。日軍坐井觀天,妄自尊大,竟然認為將智兵勇,唐軍見之,必然自動退去,於是浩浩蕩蕩地闖進了唐軍的埋伏圈。唐軍統帥見日軍軍旅不整,蜂擁而至,便指揮船隊變換陣形,分為左右兩隊,將倭軍圍在陣中。日軍被圍,艦隻相互碰撞無法迴旋,士兵大亂。日軍指揮樸市田來津雖然“仰天而誓,切齒而釁”,奮勇擊殺数十唐军,直至戰死,但亦無力挽回戰局。不過片刻之間,日軍戰敗,落水而死者不計其數。《新唐書》記載:唐軍與日軍海戰,“四戰皆克,焚四百船,海水為丹。”百濟王先在岸上守衛,見日軍失利,乘亂軍之際,遂逃亡高句麗。

唐海軍白江口大捷的消息傳到周留城,9月7日守城的百濟王子餘忠勝忠等率守軍投降。日本陸軍忙自周留城及其他地區撤離,百濟境內日軍集結於以禮城,於9月19日撤回本國。唐日海軍白江口之戰,結束了新羅與百濟間的長期糾紛,同時使日本受到嚴重打擊。日本失敗的直接後果是停止了對朝鮮的擴張,大約在九百餘年之內未曾向朝鮮半島用兵;另一方面,唐滅百濟,五年之後滅亡高句麗,與唐友好的新羅強大起來,終以統一朝鮮半島

影响[编辑]

倭國在百濟滅完後,接納了許多的百濟難民,在此同時。唐跟新羅之間的對立增加了。受到這種影響,天智天皇制定了稱之為近江令的法令群,快速的重整了整個國家體制。到了天武天皇掌權時,其下令制定了飛鳥淨御原令以及律令法等,將日本快速的導向為律令制國家。 接著在701年時,由於大寶律令的制定,日本將國號從倭國改為日本。此時,新國家之建設也告一段落了。

相关条目[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1. ^ 森公章『「白村江」以後――国家危機と東アジア外交』 (講談社選書メチエ 1998年) ,p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