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起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白起
Bai Qi.jpg
明代所绘白起画像
别称 公孙起、人屠
时代 战国
国家 秦国
官位 左庶长→左更→国尉→大良造→上将军
爵位 武安君
出生地点 郿县
逝世日期 前257年
逝世地点 杜邮
子女 白仲
学派 兵家

白起(?-前257年),《战国策》作公孙起[1][2]绰号人屠郿县(今陕西省眉县常兴镇白家村)人,中国战国时代军事家秦国名将,兵家代表人物。

白起担任秦国将领30多年,攻城70餘座,歼灭近百萬敵軍,被封为武安君。白起一生有伊闕之戰鄢郢之战華陽之戰陉城之战長平之戰等輝煌勝利,《千字文》将白起与王翦廉颇李牧并称为战国四名将[3]

生平[编辑]

出身[编辑]

关于白起的出身,据《中国姓氏地图》显示,白起的先祖是秦武公的嗣子公子白。武公死后,公子白未能继立,武公的同母弟德公将君位从公子白手中夺走。武公居住的故地在秦国都城雍(今陕西凤翔)附近的平阳(今陕西歧山、噤县一带),德公把平阳封给了公子白。公子白死后,他的后人就以白为氏。据《新唐书·卷七十五下·宰相世系表》记载他的祖先是秦穆公的将领白乙丙[註 1]。白乙丙的后代以白为氏,他们的远代子孙就是白起。[4]唐代诗人白居易自述白氏先祖世系的《故巩县令白府君事状》则记载白起的先祖是楚国公族白公胜。白公胜谋反失败自杀后,他的儿子逃往秦国,后代世代在秦国为将,白起就是他们的后代。[5][6]

伊阙之战[编辑]

白起尖头小面,双眼有神。行事果断,分析事情透彻,意志坚强。[7]并且善于用兵,与穰侯魏冉的关系很好。前294年,秦昭襄王任命白起为左庶长,率军攻打韩国新城(今河南省伊川縣西南)。第二年,在魏冉的推荐下,白起升任左更,接替向寿出任主将。同年,韩、魏、东周联军以魏将公孙喜为主帅,率兵进军至伊阙(今河南省洛陽市龍門镇)与秦军对峙。战争中秦国方面兵力不及韩、魏联军的一半,联军方面韩军势单力薄,希望魏军主动进攻,而魏军则倚仗韩军精锐,想让韩军打头阵。秦军主将白起利用韩、魏两国联军想保留实力、互相推诿、不肯先战的弱点,先设疑兵牵制韩军主力,然后集中兵力出其不意猛攻魏军。魏军战败后致使韩军溃败而逃,秦军乘胜追击,取得大胜。伊阙之战秦军共斬首24萬,占领伊阙及五座城池,公孫喜遭擒杀。[8][9][10][11][12]秦军又图谋进攻西周国,但在西周国的一系列外交活动下未能成功。[13][14][15][16]战后白起因功升任国尉。同年,白起趁韩、魏两国在伊阙之战惨败之机,率兵渡过黄河,夺取了安邑(今山西省夏县西北)以东到乾河的大片土地。[8]

前292年,白起升任大良造,率军攻打魏国,夺取魏城(山西省永济市东);攻下垣邑(山西省垣曲县东南),但没有占领。前291年,白起率军攻打韩国,夺取了宛(今河南省南阳市宛城区一带)、叶(今河南省叶县南)。[17]前290年,白起与司马错合兵再次攻下垣邑。[18][19]次年,又率军夺取了魏国的蒲阪(今山西省永济市北)、皮氏(山西省河津市西)。[20][21][註 2]前282年,白起率军攻打赵国,夺取了兹氏(山西省汾阳市南)和祁(今山西省祁县东南)。次年,又夺取了蔺(今山西省吕梁市离石区西)和离石(今山西省吕梁市离石区)。[註 3][23][24][25]同年,白起率兵出崤山,进围魏国首都大梁(今河南省开封市),西周君唯恐危及自身,于是派苏厉引用养由基的典故游说白起,白起称病撤兵。[25]前280年,白起再次攻打赵国,斩首3万并夺取了代县(今河北省蔚县东)和光狼城(今山西省高平市西)。[26][27]

鄢郢之战[编辑]

楚顷襄王在位期间政治腐朽、不修国政,大臣居功自傲、嫉妒争功,阿谀谄媚之臣掌权,贤良忠臣受到排挤,致使国内百姓离心离德,城池年久失修。[10]为全力进攻楚国,前279年,白起随同秦昭襄王与赵惠文王渑池(今河南省渑池县)相会修好,两国暂时罢兵休战。[28][7]白起在分析了秦楚两国形势后,决定采取直接进攻楚国统治中心地区的战略,于前279年率军万人沿汉江东下,攻取沿岸重镇。白起命秦军拆除桥梁,烧毁船只,自断归路,以此表示决一死战的信心,并在沿途寻找食物,补充军粮。而楚军因在本土作战,将士只关心自己的家庭,没有斗志,因而无法抵挡秦军的猛攻,节节败退。[10][29]秦军长驱直入,迅速攻取汉水流域要地邓城(今湖北省襄阳市北),直抵楚国别都鄢城(今湖北省宜城市东南)。[30]鄢城距离楚国国都(今湖北省江陵市西北)很近,楚国集结重兵于此,阻止秦军南下。秦军久攻不下之时,白起利用蛮河河水从西山长谷自城西流向城东的有利条件,在鄢城西百里处筑堤蓄水,修筑长渠直达鄢城,然后开渠灌城。经河水浸泡的鄢城东北角溃破,城中军民被淹死数十万。[31]攻克邓、鄢城后,白起赦免罪犯迁往两地,[30]又率军攻占西陵(今湖北省武汉市新洲区西)。[32]

前278年,白起再次出兵攻打楚国,攻陷楚国国都郢,烧毁其先王陵墓夷陵(今湖北省宜昌市夷陵区),向东进兵至竟陵(今湖北省潜江市东北),楚顷襄王被迫迁都于陈(今河南省淮阳县)自保。[33]此战秦国占领了楚国洞庭湖周围的水泽地带、长江以南以及北到安陆(今湖北省安陆县云梦县一带)的大片土地,[34][35]并在此设立南郡,白起因功受封为武安君。[36]次年,秦昭襄王任命白起为主将、蜀郡郡守张若为副将,夺取了楚国的巫郡黔中郡[註 4][37][38]春申君的调解下,秦昭襄王才与楚国结盟休战。[39]

华阳之战[编辑]

白起于前276年率军攻打魏国,夺取两座城池。[40]

前273年,赵、魏两国进攻韩国的华阳(今河南省鄭州市南),韩国国相派陈筮求救于魏冉。魏冉请求秦昭襄王出兵,秦昭襄王命白起和客卿胡阳率军救韩。秦军采取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的方针,长途奔袭八天后突然出现在华阳战场,然后趁赵、魏联军不备发动进攻,大败赵、魏联军。此战秦军共俘虏三名将领,斩首魏军13万,魏将芒卯败逃;赵国将领贾偃被击败,秦军杀死溃退渡河的赵军2万人。[41]秦军占领华阳并乘胜攻取了魏国的卷县(今河南省原阳县西)、蔡(今河南省上蔡县西南)、中阳(今河南省郑州市东)、长社(今河南省长葛市东北)和赵国的观津(今山东省观城县西)。[42][43]白起又率军经过北宅(今河南省郑州市北),进围魏国首都大梁。经魏国大夫须贾游说魏冉以及魏安僖王答应派段干崇割让南阳郡后,秦国才罢兵。[44][41]秦国将观津送还赵国,并与赵国相约攻打齐国[42]

陉城之战[编辑]

魏国人范雎因受迫害逃往秦国,受到秦昭襄王的重用。范雎针对秦国屡次跨越韩、魏两国进攻齐国,劳师动众却又收获很小的缺点,向秦昭襄王提出了著名的远交近攻的策略:用恩威并用的办法亲近魏、韩两国,威胁楚、赵两国,迫使齐国恐惧后主动依附秦国,待齐国依附后然后再向临近秦国的韩、魏两国发动进攻,拓展土地。[45]秦昭襄王采纳范雎的建议,对临近的韩、魏两国发动进攻。

前264年,秦昭襄王命白起进攻韩国的陉城(今山西省曲沃县东北)、汾城(今山西省临汾市北),斩首5万并沿汾河修筑防御工事到广武(今山西省代县西)。[註 5]次年,又率军封锁了太行山以南、黄河以北的道路。[47][48]

战国时期形势图

长平之战[编辑]

秦国于前262年出兵进攻韩国的野王(今河南省沁阳市),野王投降,切断了上党郡同韩国本土的联系。[49]韩桓惠王大为恐慌,派阳城君出使秦国献上党郡求和,但上党郡郡守靳黈不愿降秦,韩桓惠王于是派冯亭接替靳黈。[50]冯亭也不愿降秦,于是同上党郡的百姓谋划说:“通往韩国的道路已被切断,秦国军队正在逼进,韩国不能救应,不如将上党献给赵国。赵国如果接受我们,秦国恼怒,必定攻打赵国。赵国遭到武力攻击,必定亲近韩国。韩、赵两国联合起来,就可以抵挡秦国。”于是便派使者通报赵国。赵孝成王平阳君赵豹商议此事,平阳君说:“圣人把无功受益看作是祸害,秦国自认为上党之地唾手可得,冯亭不将上党交给秦国,是想嫁祸给赵国,接受它带来的灾祸要比得到的好处大的多。”赵孝成王又召见平原君赵胜和赵禹商议,二人说:“动员百万大军作战,经年累月,也攻不下一座城池。如今坐受十七座城池,这是大利,不可失去机会。”赵孝成王说:“接受上党的土地,秦国必定来进攻,谁能来抵挡?”平原君说:“廉颇勇猛善战、爱惜将士,可以为将。”赵孝成王于是封冯亭为华阳君,派平原君去上党接收土地,同时派廉颇驻军长平(今山西省高平市西北)。[51][52][7]

前261年,秦国派兵攻占了韩国的缑氏(今河南省偃师市缑氏镇)和纶氏(今河南省登封市西南)[註 6]。次年,秦昭襄王又派左庶长王龁攻取了上党,上党的百姓纷纷逃亡到赵国,赵军在长平接应上党的百姓。四月,王龁向长平的赵军发动进攻,廉颇迎战。秦赵两军士兵时有交手,赵军士兵击伤了秦军的侦察兵,秦军的侦察兵斩杀了赵军的裨将茄,双方战事逐步扩大。六月,秦军攻破赵军阵地,攻下两座城堡,俘虏了四名尉官。七月,赵军筑起围墙,坚守不出。秦军强攻,夺下西边的营垒,俘虏了两名尉官。廉颇固守营垒,秦军屡次挑战,赵兵都坚守不出。赵孝成王多次指责廉颇不与秦军正面交战,秦国丞相范雎又派人到赵国施行反间计,说:“廉颇很容易对付,秦国最害怕的是马服君赵奢的儿子赵括。”赵孝成王早已恼怒廉颇坚守不战,将秦国的反间计信以为真,于是派赵括接替廉颇。

秦昭襄王得知赵括担任主将后,暗地里派白起接替王龁担任主将。由白起担任上将军,王龁担任尉官副将,并且严令军中不要走漏消息,否则格杀勿论。赵括接任主将后,一改廉颇的作战方针,主动出兵进攻秦军。秦军佯装战败溃退,赵军乘胜追击,一直追到秦军营垒,但秦军营垒十分坚固,不能攻破。白起命一支25000人的突袭部队截断赵军的后路,又命一支5千人的骑兵部队插入赵军与营垒之间,将赵军主力分割成两只孤立的部队,同时切断赵军的粮道,并派出轻装精兵向赵军发动多次攻击。赵军作战失利,于是原地建造壁垒,等待援兵到来。秦昭襄王得知赵军主力的粮道被截断,亲自前往河内郡,加封当地百姓爵位一级,并征调全国十五岁以上的青壮年集中到长平战场,拦截赵国的援兵。

到了九月,赵军主力已经断粮四十六天,士兵们相互残杀为食。赵括将剩余的赵军编成四队,轮番进攻了四、五次后仍不能突围。最后赵括亲帅精锐士兵突围,结果被秦军乱箭射死,赵国士兵40万向白起投降。白起与手下将领谋划说:“赵国士兵反复无常,如果不全部杀掉他们,恐怕再生事端。”白起用欺骗的手段,命手下士卒将赵国降兵全部活埋,只留下年纪尚小的士兵240人放回赵国报信。长平之战前后斩杀赵兵45万人,赵国上下一片震惊。[53]战争结束后,秦军清扫战场收集头颅,因头颅太多而堆积成台,名叫“白起台”。[54]

失势[编辑]

長平之戰後,趙國主力部队被尽数歼灭,全国上下沉浸在失去亲人的痛苦之中。前259年,秦军再次攻占上党郡,并且兵分三路:王龁一路攻下武安(今河北省武安市西南)、皮牢(今山西省翼城县东北);司马梗一路攻下太原郡;白起亲帅大军攻打赵国首都邯郸(今河北省邯郸市),准备一举灭亡赵国。[55][56]韩、赵兩國大為恐慌,韩桓惠王决定割地求和,而赵孝成王亲自前往秦国拜见秦昭襄王,并与大臣赵郝约定割让六座城池与秦国和谈。[57]两国又派遣使者[註 7]携带重金對秦相范雎進行游说。范雎擔心白起功高影響自己的仕途,以秦国士兵征战操劳需休养为由,劝说秦昭襄王答应韩、赵两国求和。秦昭襄王听从范雎的建议,答应韩国割让垣雍(今河南省原阳县西北)、赵国割让六座城池为条件进行和谈。双方于正月停战,白起得知此事后与范雎产生矛盾。[58]

赵孝成王准备按和约割让六城时,大臣虞卿认为割地给秦国,只会让秦国更加强大,不抵抗割地求和只能加速赵国的灭亡。虞卿建议以六座城池贿赂齐国,交好燕、韩,联合魏、楚共同抗秦,赵孝成王采纳虞卿的建议,在国内积极备战。[59]秦昭襄王见赵国违约不割六城,反而与东方诸国联合对付秦国,准备进攻赵国。白起此时患病,不能带军征战。秦昭襄王向其询问,白起说:“长平之战中,秦军大胜,赵军大败。秦国人战死的给予厚葬,受伤的给予精心治疗,有功绩的设酒食给予慰劳,百姓假借祭祀之名聚会,浪费了财物;赵国人战死的无人收殓,受伤的得不到治疗,军民哭泣哀号,齐心协力恢复生产。虽然现在大王所派的兵力三倍于以前,但我预料赵国的守备力量是以前的十倍。赵国从长平之战以来,君臣都忧愁恐惧,早上朝,晚退朝,用谦卑的言辞、贵重的礼品向四方派出使节,与燕、魏、齐、楚结为友好盟邦。他们千方百计,同心同德,致力于防备秦国来犯。现在赵国国内财力充实,加上外交成功,在这个时候不能攻打赵国”。 [10]

秦昭襄王不听从白起的劝告,于前258年派五大夫王陵攻打邯郸,赵国军民奋起反抗,王陵阵亡了五校[註 8]军队也没有取得什么成果。[60]此时,白起痊愈,秦昭襄王又派范雎见白起,对他说:“当年楚国土地方圆五千里,战士百万。您率领数万军队攻打楚国,攻下了楚国国都,烧毁了他们的宗庙,一直打到东面的竟陵,楚国人震惊,向东迁都而不敢向西抵抗。韩、魏两国动员大批军队,而您率领的军队不及韩、魏联军的一半,却和它们大战于伊阙,大败了韩、魏联军。现在赵国士卒死于长平之战的有十分之七、八,赵国虚弱,希望您能领兵出战,一定能消灭赵国。您以少敌多,都能大获全胜,更何况现在是以强攻弱,以多攻少呢?”白起说:“当年楚王依仗他的国家强大,不顾国政,大臣们居功自傲,嫉妒争功,百姓离心离德,城池也不修缮,所以我才能领兵深入楚国,占领了很多城池,建立功勋。伊阙之战中,韩魏两国相互推诿,不能同心协力,所以我有机会集中精锐,组织劲旅,出其不意地进攻魏军。魏军已经战败,韩军自然溃散,然后乘胜追击败军,所以我才能获胜。秦国在长平大败赵军,不趁赵国恐慌时灭掉它,反而坐失良机,让赵国得到时间休养生息,恢复国力。现在赵国军民上下一心,上下协力。如果攻打赵国,赵国必定拼死坚守;如果向赵军挑战,他们必定不出战;包围其国都邯郸,必然不可能取胜;攻打赵国其它的城邑,必然不可能攻下;掠夺赵国的郊野,必然一无所获。我国对赵国出兵毫无战功,诸侯就会产生抗秦救赵之心,赵国一定会得到诸侯的援助。我只看到攻打赵国的危害,没有看到有利之处。”白起从此称病不起。[10]

身亡[编辑]

范雎将白起的话转告给秦昭襄王,秦昭襄王发怒,说:“没有白起我就不能消灭赵国吗?”于是另派王龁接替王陵攻打赵国,又派郑安平率军2万增援。秦军包围赵都邯郸八、九个月,死伤人数很多,也没有攻下。赵军不断派出轻兵锐卒,袭击秦军的后路,郑安平也因遭到赵军的包围率部投降。楚公子春申君同魏公子信陵君率领数十万士兵救援赵国,秦军损失很大。这时白起说:“秦王不听我的意见,现在怎么样了?”秦昭襄王听后大怒,亲自去见白起,强迫他前去赴任。白起叩头对秦王说:“我知道出战不会取得成功,但可以免于获罪;不出战虽然没有罪过,却不免会被处死。希望大王能够接受我的建议,放弃攻打赵国,在国内养精蓄锐,等待诸侯内部产生变故后再逐个击破。”秦昭襄王听后转身而去。[61][62]

秦昭襄王免去了白起的官爵,將其貶為普通士卒,命其離開咸阳(今陕西省咸阳市东北)迁往陰密(今甘肃省灵台县百里乡),但白起患病,没有立即动身。过了三个月,前方秦军战败的消息接踵而来,秦昭襄王更加愤怒,于是命人驱逐白起。白起走出咸阳西门十里路,到了杜邮(今陕西省咸阳市东北)时,范雎对秦昭襄王说:“白起迁出咸阳时,很不服气而且口出怨言。”秦昭襄王于是派使者赐给白起一把剑,命他自尽。白起仰天长叹道:“我到底有什么过错竟落得这般结果?”过了一会说道:“我本来就该死。长平之战赵国投降的士兵有几十万人,我用欺诈之术把他们全都活埋了,这足够死罪了。”白起随后自杀。[63]《战国策》记载为白起离开咸阳七里时,被秦昭襄王所派使者绞杀。[64]白起的副将司马靳也一同被赐死。[65]

死后[编辑]

白起被赐死后,诸侯列国都举杯庆贺,[66]而秦国人都同情他有功无罪而死,大小城邑都祭祀他,[67]并自发在咸阳为其修建祠堂。到秦始皇时追念白起的战功,封其子白仲于太原,白起的后代子孫世代为太原人。[5]

军事思想[编辑]

白起擅长野战和攻城战,在作战前和作战时,重视掌握和分析敌方虚实强弱。例如伊阙之战中发现韩魏两国军队相互推诿,不能同心协力的弱点取得大胜;邯郸之战时发现失去灭亡赵国的最佳时机后拒不领兵。在与强敌作战时,不与敌军正面会战,采取先弱后强的战术分批蚕食敌军。例如鄢郢之战白起率数万军队在方圆五千里、士兵百万的楚国境内长途奔袭作战;长平之战避免与赵军主力会战,引诱赵军进入包围圈后进行蚕食。在敌军落败时,乘胜迎势,穷追猛打。例如伊阙之战、华阳之战和长平之战后乘胜扩大战果。白起战术灵活多变,能根据当地地形地貌制定战略战术。例如鄢城之战的水攻、华阳之战的长途奔袭作战等。白起还擅长采取攻心为上的策略,例如鄢郢之战中火烧楚国先王陵墓夷陵,长平之战坑杀赵国降卒,都极大的挫伤了敌方的士气。[68]

评价[编辑]

正面评价[编辑]

白起是一名优秀的军事将领,他一生攻城七十余座,歼灭近百万敌军,无一败绩,使诸侯闻风丧胆。白起卓越的军事才能被历朝历代所称颂,例如:蔡泽评价白起:楚地方数千里,持戟百万,白起率数万之师以与楚战,一战举鄢郢以烧夷陵,再战南并蜀汉。又越韩、魏而攻强赵,北坑马服,诛屠四十余万之众,尽之于长平之下,流血成川,沸声若雷,遂入围邯郸,使秦有帝业。楚、赵天下之强国而秦之仇敌也,自是之后,楚、赵皆慑伏不敢攻秦者,白起之势也。[69]韩、赵使者称赞白起:武安君所为秦战胜攻取者七十余城,南定鄢、郢、汉中,北禽赵括之军,虽周、召、吕望之功不益于此矣。[70]司马迁对于白起的军事才能给予极高的评价,他称白起用兵:料敌合变,出奇无穷,声震天下、[71]南拔鄢郢,北摧长平,遂围邯郸,武安为率。[72]孙楚有《白起赞》称赞白起:烈烈桓桓,时维武安,神机电断,气济师然,南折劲楚,走魏禽韩,北摧马服,凌川成丹,应侯无良,苏子入关,噭噭谗口,火燎于原,遂焚杜邮,与萧俱燔,惟其没矣,古今所叹。[73]赵蕤称赞白起:胆力绝众,材略过人,是谓骁雄,白起、韩信是也。[74]《敕修武安君白公庙记》中对白起有如下评价:窃以武安君威灵振古,术略超时,播千载之英风,当六雄之敌。杜甫称赞白起:门阑苏生在,勇锐白起强。[75]

此外,白起为秦国居功至伟却落得自杀收场的惨淡结局,许多人都对这位军事天才的死感到惋惜。秦末起义将领陈余评价白起:白起为秦将,南征鄢郢,北阬马服,攻城略地,不可胜计,而竟赐死。[76]西汉大臣谷永感叹白起之死:昔白起为秦将,南拔郢都,北坑赵括,以纤介之过,赐死杜邮,秦民怜之,莫不陨涕。[77]唐太宗所作《金镜述》中感叹白起之死:白起为秦平赵,乃被昭王所杀…乃君之过也,非臣之罪焉。[78]

负面评价[编辑]

白起以歼灭敌人有生力量为策略,在战争中大肆屠杀战俘,尤其以长平之战后活埋40万赵军降卒最为残忍。白起藐视生命、滥杀无辜的行为招致普遍的非议。西汉的哲学家扬雄批判白起:秦将白起不仁,奚用为也。长平之战,四十万人死,蚩尤之乱,不过于此矣。[79]班固评价白起:若秦因四世之胜,据河山之阻,任用白起、王翦豺狼之徒,奋其爪牙,禽猎六国,以并天下。穷武极诈,士民不附,卒隶之徒,还为敌仇,猋起云合,果共轧之、急城杀人盈城,争地杀人满野。孙、吴、商、白之徒,皆身诛戮于前,而国灭亡于后。报应之势,各以类至,其道然矣。[80]何晏评价白起说:白起之降赵卒,诈而阬其四十万,岂徒酷暴之谓乎?[81]

纪念[编辑]

白起祠[编辑]

水经注》记载渭水北岸离咸阳十七里建有杜邮亭,亭内设有白起祠。[82]因年久失修,唐、宋时期的白起祠已荡然无存。1990年,白氏族人对其进行了整修,成为祭祀白起的场所。[83]

唐肃宗时将白起等历史上十位武功卓著的名将供奉于武成王庙内,被称为武庙十哲[84]宋徽宗时,白起位列宋武庙七十二将之一。[85]台湾嘉义县东石乡先天宫供奉白起为“白府千岁”,為負責除瘟的五年千歲之一,享有香火。[86]

白起墓[编辑]

白起墓位于咸阳市东郊、渭河北岸的任家咀,秦时此地称杜邮。1970年,中国人民解放军3530工厂在此地施工时发现白起墓,墓中出土兵器、佩剑等文物。白起墓呈圆形,底部直径19米,墓高8米。1982年,白起墓被陕西省政府列为重点文物保护单位。[83]

宜城县志》中关于白起渠的介绍

白起渠[编辑]

白起渠又名武镇百里长渠,是战国时期最早的军事水利工程。前279年,秦昭襄王派遣白起进攻楚国,进兵鄢城,遭遇楚国重兵把守。久攻不下之时,白起利用鄢城周围的地形,在距鄢城百里之外的武安镇蛮河河段上游垒石筑坝,开沟挖渠,引水攻破鄢城,战后百姓用此渠灌溉农田。

唐、宋、元时期曾多次对白起渠进行整修,使其发挥良好的灌溉作用。1939年,张自忠驻防宜城县,通电请求湖北省政府修复白起渠。1942年,白起渠修复工程动工,为纪念张自忠,将白起渠改名为荩忱渠。但施工五年,未能修成。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白起渠修复工程再上议题。1953年5月1日,白起渠修复工程完工。今白起渠西起南漳县武安镇西3.5公里的谢家台,东至宜城市郑集镇赤湖村附近岛口入汉水,全长49.25千米。[87][88]2008年,白起渠被湖北省政府列为第五批省级文物保护单位[89]

白起肉[编辑]

高平烧豆腐是山西地区的名吃,此菜来源于白起。

前260年长平之战,四十万赵军降卒被白起坑杀。白起的残暴激起了赵国百姓的愤怒,他们把豆腐比作“白起肉”,用炉火烧烤,再把豆腐渣用蒜泥和姜搅拌做“蘸头”调味,来发泄心中的仇恨。经过这种方法烹饪后的豆腐味道新鲜,于是烧豆腐在高平境内流传了下来,成为一道名菜。[90]

文学形象[编辑]

长篇历史小说《东周列国志》中,白起于第九十三回《赵主父饿死沙丘宫 孟尝君偷过函谷关》中登场,参与了与泾阳君一同追击赵武灵王的行动中。[91]在第九十五回《说四国乐毅灭齐 驱火牛田单破燕》中,白起同诸侯联军一起参与了济西之战[92]在第九十八回《质平原秦王索魏齐 败长平白起坑赵卒》中详细的描写了长平之战后白起坑杀赵国降兵的过程:白起将赵国降兵分为十队,由秦国将领统帅,又在赵国降兵中编入20万秦军士兵,然后赐给酒肉,欺骗他们说:“明天要从赵国降兵中挑选精锐,编入秦军,老弱病残可以返回赵国。”赵国降兵于是放松警惕。当日夜晚,白起命令秦军士兵头裹白布,没有裹布的就是赵国降兵,全部活埋,侥幸逃出军营的被蒙骜和王翦所率的巡逻军砍杀,四十万赵国降兵一夜被屠戮殆尽。[93]其余事迹与《史记·卷七十三·白起王翦列传》所记载的白起生平相同。

此外,现代作家孙皓晖的历史小说《大秦帝国·第三部·金戈铁马》中,白起也是重要人物之一。[94]

影视形象[编辑]

白起作为影视形象多次出现在电视剧、元曲京剧等影视作品中。2004年上映的电视剧《荆轲传奇》中,白起由徐锦江饰演。[95]2008年上映的电视剧《西风烈》中,白起由巍子饰演。[96]2012年上映的连续剧《大秦帝国·第二部·纵横》中,少年白起由孙霆饰演,中年白起由王学兵饰演。[97]此外,在白起还出现在元曲《保成公径赴渑池会》、[98]京剧《将相和》、[99]窃兵符》中。[100]

相关条目[编辑]

参考书籍[编辑]

Wikisource-logo.svg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注释[编辑]

  1. ^ 《新唐书·卷七十五下·宰相世系表》记载西乞术、白乙丙为孟明视之子,而《史记·卷五·秦本纪》则记载西乞术、白乙丙是蹇叔之子,所以省略前段争议资料不用。
  2. ^ 杨宽认为前289年秦国兵分两路,一路由白起主攻河东郡,而司马错主攻河内郡。《史记·卷十五·六国年表》记载司马错攻打魏国至轵,夺取61座城池。《史记·卷七十二·穰侯列传》又记载秦国攻取河内郡六十多座城池。轵位于河内郡境内,据此推断61座城池全部由司马错所攻取,《史记·卷七十三·白起王翦列传》记载有误。《睡虎地秦简·编年纪》中记载秦国于此年攻占蒲反,杨宽推断应由白起率军攻取,见杨宽所著《战国史料编年辑证》第740页。[22]
  3. ^ 《史记·卷十五·六国年表》和《史记·卷四十三·赵世家》皆记载前282年秦国攻取赵国两座城池。钱穆所著《先秦诸子系年考辨·一四二·公孙龙说赵惠文王偃兵考》一文中认为所攻取的是蔺和祁,但根据《睡虎地秦简·编年纪》记载秦国于此年攻占兹氏,所夺两城必有兹氏一城。杨宽所著《战国史料编年辑证》认为前282年白起率军攻取了兹氏和祁,次年又夺取了离石和蔺,见杨宽所著《战国史料编年辑证》第823页至第824页。[22]
  4. ^ 《史记·卷五·秦本纪》记载(秦昭襄王)二十七年,司马错发陇西,因蜀攻楚黔中,拔之。期间黔中郡等地可能被楚国夺回,所以才出现这种记载,见杨宽所著《战国史料编年辑证》第875页。[22]
  5. ^ 《史记·卷五·秦本纪》记载(秦昭襄王)四十三年,武安君白起攻韩,拔九城。《史记·卷七十三·白起王翦列传》记载为拔五城,皆有误,采纳梁玉绳所著《史记志疑》的观点,见梁玉绳所著《史记志疑》第158页。[46]
  6. ^ 《史记·卷七十三·白起王翦列传》作缑氏和蔺。《史记集解·白起王翦列传》记载两地均属颍川郡,《史记正义·白起王翦列传》记载蔺不在颍川郡,并按照《括地志》和《地理志》考证距离缑氏东南六十里有纶氏,属颍川郡,因蔺与纶音相近而通用,见杨宽所著《战国史料编年辑证》第969页。[22]
  7. ^ 《史记·卷七十三·白起王翦列传》记载游说范雎的是苏代,苏代此时已去世,游说范雎的不可能是苏代,《战国策·卷五·秦策三·谓应侯曰君禽马服乎》一文中没有记载是谁游说范雎,见杨宽所著《战国史料编年辑证》第978页。[22]
  8. ^ 一校军队为8000到1万人。

参考资料[编辑]

  1. ^ 《战国策·卷十八·赵策一·秦王谓公子他》:秦王怒,令公孙起、王齮以兵遇赵于长平。
  2. ^ 《战国策·卷二十·赵策三·平原君请冯忌》:夫以秦将武安君公孙起乘七胜之威。
  3. ^ 《千字文》:起翦颇牧,用军最精。宣威沙漠,驰誉丹青。
  4. ^ 《新唐书·卷七十五下·宰相世系表》:一曰西乞术,二曰白乙丙,其后以为氏。裔孙武安君起,赐死杜邮。
  5. ^ 5.0 5.1 《太原白氏家状二道·故巩县令白府君事状》:白氏芊姓,楚公族也。楚熊居太子建奔郑,建之子胜居于吴楚间,号白公,因氏焉。楚杀白公,其子奔秦,代为名将,乙丙已降是也。裔孙白起,有大功于秦,封武安君。后非其罪,赐死杜邮,秦人怜之,立祠庙于咸阳,至今存焉。及始皇思武安之功,封其子仲于太原,子孙因家焉,故今为太原人。
  6. ^ 《史记·卷六十六·伍子胥列传》:叶公闻白公为乱,率其国人攻白公。白公之徒败,亡走山中,自杀。
  7. ^ 7.0 7.1 7.2 《世说新语笺疏·上卷上·言语》引严尤《三将叙》:平原君劝赵孝成王受冯亭,王曰:“受之,秦兵必至,武安君必将,谁能当之者乎?”对曰:“渑池之会,臣察武安君小头而面锐,瞳子白黑分明,视瞻不转。小头而面锐者,敢断决也;瞳子白黑分明者,见事明也;视瞻不转者,执志强也。可与持久,难与争锋。廉颇为人,勇鸷而爱士,知难而忍耻,与之野战则不如,持守足以当之。”王从其计。
  8. ^ 8.0 8.1 《史记·卷七十三·白起王翦列传》:白起者,郿人也。善用兵,事秦昭王。昭王十三年,而白起为左庶长,将而击韩之新城。其明年,白起为左更,攻韩、魏于伊阙,斩首二十四万,又虏其将公孙喜,拔五城。起迁为国尉。涉河取韩安邑以东,到乾河。
  9. ^ 《史记·卷七十二·穰侯列传》:昭王十四年,魏厓举白起,使代向寿将而攻韩、魏,败之伊阙,斩首二十四万,虏魏将公孙喜。
  10. ^ 10.0 10.1 10.2 10.3 10.4 《战国策·卷三十三·中山策·昭王既息民缮兵》:昭王既息民缮兵,复欲伐赵。武安君曰:“不可。”王曰:“前民国虚民饥,君不量百姓之力,求益军粮以灭赵。今寡人息民以养士,蓄积粮食,三军之俸有倍于前,而曰‘不可’,其说何也?”武安君曰:“长平之事,秦军大克,赵军大破;秦人欢喜,赵人畏惧。秦民之死者厚葬,偿者厚养,劳者相飨,饮食𫗦馈,以靡其财;赵人之死者不得收,伤者不得疗,涕泣相哀,戮力同忧,耕田疾作,以生其财。今王发军,虽倍其前,臣料想赵国守备,亦以十倍矣。赵自长平已来,君臣忧惧,早朝晏退,卑辞重币,四面出嫁,结秦燕、魏,连好齐、楚,积虑并心,备秦为务。其国内实,其交外成。当今之时,赵未可伐也。”王曰:“寡人既以兴师矣。”乃使五校大夫王陵将而伐赵。陵战失利,亡五校。王欲使武安君,武安君称疾不行。王乃使应侯往见武安君,责之曰:“楚,地方五千里,持戟百万。君前率数万之众入楚,拔鄢、郢,焚其庙,东至境陵,楚人震恐,东徙而不敢西向。韩、魏向率,兴兵甚众,即可所将之不能半之,而与战之于伊阙,大破二国之军,流血漂卤,斩首二十四万。韩、魏以故至今称东藩。此峻之功,天下莫不闻。今赵卒之死于长平者已十七、八,其国虚弱,是以寡人大发军,人数倍于赵国之众,愿使君将,必于灭之矣。君尝以寡击众,取胜如神,况以强击弱,以众击寡乎?”武安君曰:“是时楚王恃其国大,不恤其政,而群臣相妒以功,谄谀用事,良臣斥疏,百姓心离,城池不修,既无良臣,又无守备。故起所以得引兵深入,国倍城邑,发梁焚舟以专民,以掠于郊野,以足军食。当此之时,秦中士卒,以军中为家,将帅为父母,不约而秦,不谋而信,一心同功,死不旋踵。楚人自战其地,咸顾其家,各有散新,莫有斗志。是以能有功也。伊阙之战,韩孤顾魏,不欲先用其众。魏恃韩之锐,欲推以为锋。二军争便之利不同,是臣得设疑兵,以待韩阵,专军并锐,触魏之不意。魏军既败,韩军自溃,乘胜逐北,以是之故能立功。皆计利形势,自然之理,何神之有哉!今秦破赵军于长平,不遂以时乘其振惧而灭之,畏而释之,使得耕稼以益蓄积,养孤长幼,以益其众,缮治兵甲以益其强,增城浚池以益其固。主折节以下其臣,臣推体以下死士。至于平原君之属,皆令妻妾补缝于行伍之间。臣人一心,上下同力,犹勾践困于会稽之时也。以合伐之,赵必固守。挑其军战,必不肯出。围其国都,必不可克。攻其列城,必未可拔。掠其郊野,必无所得。兵出无功,诸侯生心,外救必至。臣见其害,为睹其利。又病,未能行。”
  11. ^ 《战国策·卷二十二·魏策一·秦败东周》:秦败东周,与魏战于伊阙,杀犀武。
  12. ^ 《睡虎地秦简·编年纪》:(秦昭襄王)十三年、十四年,攻伊阙。
  13. ^ 见《战国策·卷二·西周策·秦攻魏将犀武军于伊阙》。
  14. ^ 《战国策·卷二·西周策·犀武败》:犀武败,周使周足之秦。
  15. ^ 见《战国策·卷二·西周策·秦攻魏将犀武军于伊阙·犀武败于伊阙》。
  16. ^ 《战国策·卷二·西周策·秦攻魏将犀武军于伊阙》:秦攻魏将犀武军于伊阙,为周最谓李兑曰:“君不如禁秦之攻周”。
  17. ^ 《史记·卷五·秦本纪》:(秦昭襄王)十五年,大良造白起攻魏,取垣,复予之。(次年),攻楚(应为韩),取宛、叶。
  18. ^ 《睡虎地秦简·编年纪》:(秦昭襄王)十七年,攻垣、枳。
  19. ^ 《史记·卷七十三·白起王翦列传》:起与客卿错攻垣城,拔之。
  20. ^ 《史记·卷五·秦本纪》:秦以(应为攻)垣为(应为及)蒲阪、皮氏。
  21. ^ 《睡虎地秦简·编年纪》:(秦昭襄王)十八年,攻蒲反。
  22. ^ 22.0 22.1 22.2 22.3 22.4 杨宽. 《战国史料编年辑证》. 上海市福建中路193号: 上海人民出版社. 2001年11月: 第740页、第823页至第824页、第875页、第969页、第987页. ISBN 7208031851. 
  23. ^ 《睡虎地秦简·编年纪》:(秦昭襄王)廿五年,攻兹氏。
  24. ^ 《史记·卷十五·六国年表》:(赵惠文王)十八年,秦拔我石城。
  25. ^ 25.0 25.1 《战国策·卷二·西周策·苏厉谓周君》:(周赧王三十四年),苏厉谓周君曰:“败韩、魏,杀犀武,攻赵,取蔺、离石、祁者,皆白起。是攻用兵,又有天命也。今攻梁,梁必破,破则周危,君不若止之。”谓白起曰:“楚有养由基者,善射;去柳叶者百步而射之,百发百中。左右皆曰‘善’。有一人过曰:‘善射,可教射也矣?’养由基曰:‘人皆曰善,子乃曰可教射,子何不代我射之也?’客曰:‘我不能教子支左屈右。夫射柳叶者,百发百中,而不已善息,少焉气衰力倦,弓拨矢钩,一发不中,前功尽矣。’今公破韩、魏,杀犀武,而北攻赵,取蔺、离石、祁者,公也。公之功甚多。今公又以秦兵出塞,过两周,践韩而以攻梁,一攻而不得,前功尽灭,公不若称病不出也。”
  26. ^ 《史记·卷五·秦本纪》:(秦昭襄王)二十七年,白起攻赵,取代、光狼城。
  27. ^ 《史记·卷十五·六国年表》:(秦昭襄王)二十七年,击赵,斩首三万。
  28. ^ 《史记·卷十六·六国年表》:(赵惠文王)二十年,与秦会黾池。
  29. ^ 《史记·卷七十六·平原君虞卿列传》:白起,小竖子耳,率数万之众,兴师以与楚战,一战而举鄢郢,再战而烧夷陵,三战而辱王之先人。
  30. ^ 30.0 30.1 《史记·卷五·秦本纪》:(秦昭襄王)二十八年,大良造白起攻楚,取鄢、邓,赦罪人迁之。
  31. ^ 《水经注·卷二十八·沔水中》:夷水又东注于沔,昔白起攻楚,引西山长谷水,即是水也。旧堨去城百许里,水从城西,灌城东,入注为渊,今熨斗陂是也。水溃城东北角,百姓随水流死于城东者,数十万,城东皆臭,因名其陂为臭池。
  32. ^ 《史记·卷十五·六国年表》:(楚顷襄王)二十年,秦拔鄢、西陵。
  33. ^ 《史记·卷七十三·白起王翦列传》:其明年,攻楚,拔郢,烧夷陵,遂东至竟陵。楚王亡去郢,东走徙陈。
  34. ^ 《韩非子·初见秦》:秦与荆人战,大破荆,袭郢,取洞庭、五渚、江南。荆王君臣亡走,东服于陈。
  35. ^ 《睡虎地秦简·编年纪》:(秦昭襄王)廿九年,攻安陆。
  36. ^ 《史记·卷七十三·白起王翦列传》:秦以郢为南郡。白起迁为武安君。
  37. ^ 《史记·卷七十三·白起王翦列传》:武安君因取楚,定巫、黔中郡。
  38. ^ 《史记·卷五·秦本纪》:(秦昭襄王)三十年,蜀守若伐楚,取巫郡,及江南为黔中郡。
  39. ^ 《史记·卷七十八·春申君列传》:歇乃上书说秦昭王曰…昭王曰:“善。”于是乃止白起而谢韩、魏。发使赂楚,约为与国。
  40. ^ 《史记·卷五·秦本纪》:(秦昭襄王)三十一年,白起伐魏,取二城。
  41. ^ 41.0 41.1 《资治通鉴·卷四·周纪第四》:赵人、魏人伐韩华阳。韩人告急于秦,秦王弗救。韩相国谓陈筮曰:“事急矣!愿公虽病,为一宿之行。”陈筮如秦,见穰侯。穰侯曰:“事急乎?故使公来。”陈筮曰:“未急也。”穰侯怒曰:“何也?”陈筮曰:“彼韩急则将变而他从;以未急,故复来耳。”穰侯曰:“请发兵矣。”乃与武安君及客卿胡阳救韩,八日而至,败魏军于华阳之下,走芒卯,虏三将,斩首十三万。武安君又与赵将贾偃战,沈其卒二万人于河。魏段干子请割南阳予秦以和。
  42. ^ 42.0 42.1 《史记·卷七十二·穰侯列传》:明年(秦昭襄王三十四年),穰侯与白起客卿胡阳复攻赵、韩(应无韩字)、魏,破芒卯於华阳下…取魏之卷、蔡阳(应为蔡、中阳)、长社,赵氏观津。且与赵观津,益赵以兵,伐齐。
  43. ^ 《睡虎地秦简·编年纪》:(秦昭襄王)卅三年,攻蔡、中阳。卅四年,攻华阳。
  44. ^ 《史记·卷七十二·穰侯列传》:昭王三十二年,穰侯为相国,将兵攻魏,走芒卯,入北宅,遂围大梁。梁大夫须贾说穰侯曰…穰侯曰:“善。”乃罢梁围。
  45. ^ 《史记·卷七十九·范睢蔡泽列传》:今夫韩、魏,中国之处而天下之枢也,王其欲霸,必亲中国以为天下枢,以威楚、赵。楚强则附赵,赵强则附楚,楚、赵皆附,齐必惧矣。齐惧,必卑辞重币以事秦。齐附而韩、魏因可虏也。
  46. ^ 梁玉绳. 《史记志疑》. 北京市王府井大街36号: 中华书局. 1981年4月: 第158页. 
  47. ^ 《史记·卷七十三·白起王翦列传》:昭王四十三年,白起攻韩陉城…斩首五万。四十四年,白起攻南阳太行道,绝之。
  48. ^ 《史记·卷七十九·范雎蔡泽列传》:昭王四十三年,秦攻韩汾陉,拔之,因城河上广武。
  49. ^ 《史记·卷七十三·白起王翦列传》:(秦昭襄王)四十五年,伐韩之野王。野王降秦,上党道绝。
  50. ^ 《战国策·卷十八·赵策一·秦王谓公子他》:韩恐,使阳城君入谢于秦,请效和党之地以为和…乃使冯亭代靳黈。
  51. ^ 《史记·卷七十三·白起王翦列传》:其守冯亭与民谋曰:“郑道已绝,韩必不可得为民。秦兵日进,韩不能应,不如以上党归赵。赵若受我,秦怒,必攻赵。赵被兵,必亲韩。韩赵为一,则可以当秦。”因使人报赵。赵孝成王与平阳君、平原君计之。平阳君曰:“不如勿受。受之,祸大于所得。”平原君曰:“无故得一郡,受之便。”赵受之,因封冯亭为华阳君。
  52. ^ 《史记·卷四十三·赵世家》:对曰:“夫秦蚕食韩氏地,中绝不令相通,固自以为坐而受上党之地也。韩氏所以不入于秦者,欲嫁其祸于赵也。秦服其劳而赵受其利,虽强大不能得之于小弱,小弱顾能得之于强大乎?岂可谓非无故之利哉!且夫秦以牛田之水通粮蚕食,上乘倍战者,裂上国之地,其政行,不可与为难,必勿受也。”…赵豹出,王召平原君与赵禹而告之。对曰:“发百万之军而攻,逾岁未得一城,今坐受城市邑十七,此大利,不可失也。”王曰:“善。”乃令赵胜受地…赵遂发兵取上党。廉颇将军军长平。
  53. ^ 《史记·卷七十三·白起王翦列传》:(秦昭襄王)四十六年,秦攻韩缑氏、蔺(应为纶氏),拔之。四十七年,秦使左庶长王龁攻韩,取上党。上党民走赵。赵军长平,以按据上党民。四月,龁因攻赵。赵使廉颇将。赵军士卒犯秦斥兵,秦斥兵斩赵裨将茄。六月,陷赵军,取二鄣四尉。七月,赵军筑垒壁而守之。秦又攻其垒,取二尉,败其阵,夺西垒壁。廉颇坚壁以待秦,秦数挑战,赵兵不出。赵王数以为让。而秦相应侯又使人行千金于赵为反间,曰:“秦之所恶,独畏马服子赵括将耳,廉颇易与,且降矣。”赵王既怒廉颇军多失亡,军数败,又反坚壁不敢战,而又闻秦反间之言,因使赵括代廉颇将以击秦。秦闻马服子将,乃阴使武安君白起为上将军。而王龁为尉裨将,令军中有敢泄武安君将者斩。赵括至,则出兵击秦军。秦军详败而走,张二奇兵以劫之。赵军逐胜,追造秦壁。壁坚拒不得入,而秦奇兵二万五千人绝赵军后,又一军五千骑绝赵壁间,赵军分而为二,粮道绝。而秦出轻兵击之。赵战不利,因筑壁坚守,以待救至。秦王闻赵食道绝,王自之河内,赐民爵各一级,发年十五以上悉诣长平,遮绝赵救及粮食。至九月,赵卒不得食四十六日,皆内阴相杀食。来攻秦垒,欲出。为四队,四五复之,不能出。其将军赵括出锐卒自搏战,秦军射杀赵括。括军败,卒四十万人降武安君。武安君计曰:“前秦已拔上党,上党民不乐为秦而归赵。赵卒反复。非尽杀之,恐为乱。”乃挟诈而尽坑杀之,遗其小者二百四十人归赵。前后斩首虏四十五万人。赵人大震。
  54. ^ 《水经注·卷九·泌水》:秦坑赵众,收头颅,筑台于垒中,因山为台,崔嵬桀起,今仍号之曰白起台。
  55. ^ 《史记·卷五·秦本纪》:(秦昭襄王)四十八年,秦军分为三军…王龁将伐赵武安、皮牢,拔之。司马梗北定太原,尽有韩上党。
  56. ^ 《史记集解·鲁仲连邹阳列传》引苏林曰:白起为秦伐赵,破长平军,欲遂灭赵,遣卫先生说昭王益兵粮,乃为应侯所害,事用不成。
  57. ^ 《史记·卷七十六·平原君虞卿列传》:秦既解邯郸围(应为秦既破赵长平),而赵王入朝,使赵郝约事于秦,割六县而媾。
  58. ^ 《史记·卷七十三·白起王翦列传》:韩、赵恐,使苏代(应为使者)厚币说秦相应侯…于是应侯言于秦王曰:“秦兵劳,请许韩、赵之割地以和,且休士卒。”王听之,割韩垣雍、赵六城以和。正月,皆罢兵。武安君闻之,由是与应侯有隙。
  59. ^ 《史记·卷七十六·平原君虞卿列传》:虞卿对曰:“今坐而听秦,秦兵不弊而多得地,是强秦而弱赵也。以益强之秦而割愈弱之赵,其计故不止矣。且王之地有尽而秦之求无已,以有尽之地而给无已之求,其势必无赵矣…秦索六城于王,而王以六城赂齐。齐,秦之深仇也,得王之六城,并力西击秦,齐之听王,不待辞之毕也。则是王失之于齐而取偿于秦也。而齐、赵之深仇可以报矣,而示天下有能为也。王以此发声,兵未窥于境,臣见秦之重赂至赵而反媾于王也。从秦为媾,韩、魏闻之,必尽重王;重王,必出重宝以先于王。则是王一举而结三国之亲,而与秦易道也。”赵王曰:“善。”
  60. ^ 《史记·卷七十三·白起王翦列传》:(秦昭襄王)四十九年正月,陵攻邯郸,少利,秦益发兵佐陵。陵兵亡五校。
  61. ^ 《战国策·卷三十三·中山策·昭王既息民缮兵》:应侯惭而退,以言于王。王曰:“微白起,吾不能灭照相乎?”复益发军,更使王龁代王陵伐赵。围邯郸八、九月,死伤者众,而弗下。赵王出轻锐以寇其后,秦数不利。武安君曰:“不听臣计,今果何如?”王闻之怒,因见武安君,强起之,曰:“君虽病强为寡人卧而将之。有功,寡人之愿,将加重于君。如君不行,寡人恨君。”武安君顿首曰:“臣知行虽无功,得免于罪。虽不行无罪,不免于诛。然惟愿大王览臣愚计释赵养民,以诸侯之变。抚其恐惧,伐其骄慢,诛灭无道,以令诸侯,天下可定,何必以赵为先乎?此所谓为一臣屈而胜天下也。大王若不察臣愚计,必欲快心于赵,以致臣罪,此亦所谓胜一臣而为天下屈者也。夫胜一臣之罨焉,孰若胜天下之威大耶?臣闻主爱其国,忠臣爱其名。破国不可复完,死卒不可复生。臣宁伏受重诛而死,不忍为辱军之将。愿大王察之。”王不答而去。
  62. ^ 《史记·卷七十九·范雎蔡泽列传》:秦大破赵于长平,遂围邯郸…任郑安平,使击赵。郑安平为赵所围,急,以兵二万人降赵。
  63. ^ 《史记·卷七十三·白起王翦列传》:秦王使王龁代陵将,八九月围邯郸,不能拔。楚使春申君及魏公子将兵数十万攻秦军,秦军多失亡。武安君言曰:“秦不听臣计,今如何矣!”秦王闻之,怒,彊起武安君,武安君遂称病笃。应侯请之,不起。於是免武安君为士伍,迁之阴密。武安君病,未能行。居三月,诸侯攻秦军急,秦军数却,使者日至。秦王乃使人遣白起,不得留咸阳中。武安君既行,出咸阳西门十里,至杜邮。秦昭王与应侯群臣议曰:“白起之迁,其意尚怏怏不服,有馀言。”秦王乃使使者赐之剑,自裁。武安君引剑将自刭,曰:“我何罪于天而至此哉?”良久,曰:“我固当死。长平之战,赵卒降者数十万人,我诈而尽阬之,是足以死。”遂自杀。
  64. ^ 《战国策·卷七·秦策五·文信侯欲攻赵以广河间》:甘罗曰:“应侯欲伐赵,武安君难之,去咸阳七里,绞而杀之。”
  65. ^ 《史记·卷一百三十·太史公自序》:错孙靳,事武安君白起…靳与武安君坑赵长平军,还而与之俱赐死杜邮,葬于华池。
  66. ^ 《后汉书·卷五十一·李陈庞陈桥列传》:昔白起赐死,诸侯酌酒相贺。
  67. ^ 《史记·卷七十三·白起王翦列传》:死而非其罪,秦人怜之,乡邑皆祭祀焉。
  68. ^ 褚良才. 《先秦军事研究·白起的军事艺术》. 北京市: 金盾出版社. 1990年: 第328页至第333页. 
  69. ^ 见《史记·卷七十九·范雎蔡泽列传》。
  70. ^ 见《史记·卷七十三·白起王翦列传》。
  71. ^ 见《史记·卷七十三·白起王翦列传》。
  72. ^ 见《史记·卷一百三十·太史公自序》。
  73. ^ 见《艺文类聚·卷五十九·武部》。
  74. ^ 见《长短经·卷一·品目》。
  75. ^ 见杜甫《入衢州》。
  76. ^ 见《史记·卷七·项羽本纪》。
  77. ^ 见谷永《全汉文·卷四十六·上疏讼陈汤》。
  78. ^ 见《太平预览·卷五百九十一·文部七·御制上》。
  79. ^ 见《法言·卷十一·渊骞》。
  80. ^ 见《汉书·卷二十三·刑法志》。
  81. ^ 见《史记集解·白起王翦列传》。
  82. ^ 《水经注·卷十九·渭水下》:渭水北有杜邮亭,去咸阳十七里,今名孝里亭,中有白起祠。
  83. ^ 83.0 83.1 白起墓、白起祠工程简介. 商圣网 (中文(简体)‎). 
  84. ^ 《新唐书·卷十五·礼乐》:(唐肃宗)上元元年,尊太公为武成王,祭典与文宣王比,以历代良将为十哲象坐侍。秦武安君白起、汉淮阴侯韩信、蜀丞相诸葛亮、唐尚书右仆射卫国公李靖、司空英国公李勣列于左,汉太子少傅张良、齐大司马田穰苴、吴将军孙武、魏西河守吴起、燕晶国君乐毅列于右,以良为配。
  85. ^ 《宋史·卷一百零五·礼八》:宣和五年…东庑,白起…凡七十二将云。
  86. ^ 诸神略传-白府千岁. 东石港先天宫官方网站 (中文(繁體)‎). 
  87. ^ 白起渠. 中国网. 2008年5月9日 (中文(简体)‎). 
  88. ^ 《长渠志》概述(2003年版). 湖北省水利厅门户网站. 2008年1月17日 (中文(简体)‎). 
  89. ^ 中国水利网. 襄樊市三道河长渠列为湖北省省级文物. 2008年4月28日 (中文(简体)‎). 
  90. ^ 李俊杰; 黄贵庭. “白起肉”-高平烧豆腐. 太行网. 2012年3月19日 (中文(简体)‎). 
  91. ^ 《东周列国志·第九十三回·赵主父饿死沙丘宫 孟尝君偷过函谷关》:昭襄王大惊,顿足曰:“主父大欺吾也!”即使泾阳君同白起领精兵三千,星夜追之。
  92. ^ 《东周列国志·第九十五回·说四国乐毅灭齐 驱火牛田单破燕》:秦将白起,赵将廉颇,韩将暴鸢,魏将晋鄙,各率一军,如期而至。
  93. ^ 《东周列国志·第九十八回·质平原秦王索魏齐 败长平白起坑赵卒》:乃将降卒分为十营,使十将以统之,配以秦军二十万,各赐以牛酒,声言:“明日武安君将汰选赵军,凡上等精锐能战者,给以器械,带回秦国,随征听用;其老弱不堪,或力怯者,俱发回赵。”赵军大喜。是夜,武安君密传一令于十将:“起更时分,但是秦兵,都要用白布一片裹首。凡首无白布者,即系赵人,当尽杀之。” 秦兵奉令,一齐发作。降卒不曾准备,又无器械,束手受戮。其逃出营门者,又有蒙骜王翦等引军巡逻,获住便砍。四十万军,一夜俱尽。
  94. ^ 孙皓晖. 《大秦帝国·第三部·金戈铁马》. 郑州市: 河南文艺出版社. 2008年. ISBN 9787806239421. 
  95. ^ 《荆轲传奇》电影资料. 新浪娱乐-互动资料库 (中文(简体)‎). 
  96. ^ 西风烈演员表. 电视猫 (中文(简体)‎). 
  97. ^ 电视剧《大秦帝国2之纵横》演员表. 商都网-文化频道. 2013年9月3日 (中文(简体)‎). 
  98. ^ 保成公径赴渑池会. 中国国学网. 2006年10月12日 (中文(简体)‎). 
  99. ^ 京剧剧本《将相和》. 中国京剧戏考 (中文(简体)‎). 
  100. ^ 京剧剧目考略-白起. 京剧剧目考略 (中文(简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