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马非马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名家系列條目
名家論題
離堅白合同異白馬非馬
名家人物
公孫龍惠施鄧析宋鈃
名家典籍
公孫龍子》、《鄧析子
尹文子
相關條目
諸子百家稷下學宮

白馬非馬,中國春秋時期由名家提出的哲學辯論問題。其中最著名的論據由公孫龍提出,根據離堅白的思路而建立。

歷史[编辑]

白馬非馬,這個論證,在公孫龍之前可能已經存在。《戰國策》中,蘇秦曾提到刑名家以白馬非馬立說[1]。《韓非子》記載,宋人兒說,以白馬非馬,辯贏齊國稷下學者[2]

原文論證[编辑]

白馬是不是馬呢?

白馬非馬的論證,被收錄在《公孫龍子·白馬論》中。

公孫龍首先建立了「白馬非馬」這個命題,主要的理由是,「馬」是用來描述外形,而「白」是用來描述顏色,顏色與形狀屬於不同範疇,所以白馬不能說是馬[3]。白馬是由顏色(白色)與外形(馬),兩種特徵結合而成。如果不具備顏色(白色)這個特徵,單單只有外形(馬),就不能說是白馬[4]

他接著強調,黃馬、黑馬皆是馬,但白馬不是黃馬、黑馬。如果白馬是馬,那黃馬、黑馬不是白馬,所以也不是馬,與命題矛盾,所以不成立[5]


公孫龍的論證如下:

白馬有兩個特徵:

  1. 有馬的特徵
  2. 白色的

而馬只有一個特徵:

  1. 有馬的特徵

因此擁有兩種特徵的白馬不等同馬,所以白馬非馬。

白馬非馬是詭辯[编辑]

他的說法驟眼看上去很有道理,要用兩點特徵來定義的事物應該不等同于用一點特徵就能定義的事物。可是人們一向的想法是「白馬是馬」,就如同「黑貓是貓」,「女人是人」和「蘋果是水果」一樣,不可能看了這個故事之後白馬就不是馬了。如果公孫龍的理論正確,那豈不是黃狗不是狗、蘋果不是水果、甚至黑人、白人、男人、女人和小孩不是人了。究竟問題出現在那里呢?

集合论的观点来看,马的概念可以看作所有马的集合。白马的概念可以看作所有白色的马的集合。「白马是马」这句话可以有两种解释:

  1. 白马的概念等同于马的概念。即白马的集合和马的集合是相等的。
  2. 白马的概念从属于马的概念。每一匹白马都是一匹马。就是说,白马的集合是马的集合的一个子集。

白马和马的概念是不同的。这个意义上说,「白马非马」。但白马的确是马的子集,亦即白馬屬於馬的一種。所以「白马是马」。公孙龙巧妙利用了「白马是马」这句话的歧义。

参考文献[编辑]

  1. ^ 《戰國策》〈趙策〉:「夫刑名之家,皆曰:白馬非馬也」
  2. ^ 《韓非子》〈外儲說左上〉:「兒說,宋人,善辯者也。持白馬非馬也服齊稷下之辯者,乘白馬而過關,則顧白馬之賦。故籍之虛辭則能勝一國,考實按形不能謾於一人。」
  3. ^ 〈白馬論〉:「馬者,所以命形也;白者,所以命色也。命色者非命形也。故曰:白馬非馬。」
  4. ^ 〈白馬論〉:「馬固有色,故有白馬。使馬無色,有馬如已耳,安取白馬?故白者非馬也。白馬者,馬與白也;馬與白馬也,故曰:白馬非馬也。」
  5. ^ 〈白馬論〉:「求馬,黃、黑馬皆可致;求白馬,黃、黑馬不可致。使白馬乃馬也,是所求一也。所求一者,白馬不異馬也;所求不異,如黃、黑馬有可有不可,何也?可與不可,其相非明。故黃、黑馬一也,而可以應有馬,而不可以應有白馬。是白馬之非馬,審矣!」

外部链接[编辑]

  • 「是」和指稱闡明「是」字的一些用法,並解「白馬非馬」之爭辯。
Wikisource-logo.svg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