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乌斯·卡西乌斯·朗基努斯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图为迪纳厄斯小银币,于公元前42年由卡西乌斯·朗基努斯朗图路斯·司宾提尔发行。硬币正面刻有头戴皇冠的罗马自由女神利柏耳塔斯,背面刻有用于祭祀的水壶和连锁螺线。硬币由位于士麦那的军方铸造。

盖乌斯·卡西乌斯·朗基努斯拉丁文Gaius Cassius Longinus,早于公元前85年 - 公元前42年10月),罗马元老院议员,谋杀恺撒的主谋,[1] 也是马尔库斯·尤尼乌斯·布鲁图的妻舅。

传记[编辑]

早年生活[编辑]

盖乌斯·卡西乌斯的早年生活很少为人所知。在学期间,他曾与古罗马独裁官苏拉的儿子有过争执,这显示出他对暴君的厌恶。[2]罗得岛他师从Archelaus门下研习哲学,并熟练掌握了希腊语[3] 而后与Junia Tertia成婚,妻子是塞薇利娅·加比奥尼的女儿,也是共谋人布鲁图的同母异父的妹妹。夫妻两人于公元前60年有了第一个儿子。 [4] 公元前53年,卡西乌斯参加了克拉苏发起的对战帕提亚卡雷战役,最终克拉苏方战败。

罗马大内战[编辑]

卡西乌斯于公元前50年返回罗马,当时罗马大内战正要在尤利乌斯·恺撒格奈乌斯·庞培两人间展开。公元前49年,卡西乌斯被推选为平民保民官,投靠贵人派,但他的兄弟卢修斯·卡西乌斯更支持以恺撒为首的平民派。在恺撒渡过卢比孔河后卡西乌斯很快就离开了意大利。随后他在希腊遇到了庞培,并被任命指挥庞培的部分舰队。

公元前48年,卡西乌斯率舰队前往西西里岛,在那里击沉、烧毁了恺撒的大部分海军船舰,[5] 并进一步侵扰敌方舰队驶离意大利海岸。在闻听庞培在法萨卢斯战役战败的消息后,卡西乌斯前往达达尼尔海峡,意欲与本都国王法纳西斯二世结盟。但在途中遭恺撒追击,被迫无条件投降。[6]

之后恺撒任命卡西乌斯为副将,派遣他在内战中对战先前他本欲投靠的法纳西斯。但卡西乌斯拒绝在非洲与小加图西庇阿交战,决定退隐到罗马。

谋反[编辑]

Assassination of Julius Caesar

此后两年的赋闲时光,卡西乌斯加深了与好友西塞罗的关系 。[7] 公元前44年,卡西乌斯得恺撒宽宥就任外事副执政,并被承诺次年接任叙利亚行省总督。而身为城市副执政马尔库斯·尤尼乌斯·布鲁图经常冒犯卡西乌斯。

在密谋刺杀恺撒的行动中,虽然卡西乌斯是主要煽动者,他以诛弑暴君为由说服了诸多元老,但是布鲁图才是这群刺客们的首领,他们自称为解放者(Liberatores)。[8] 公元前44年3月15日,卡西乌斯敦促他的解放者同伙们开始行动,并当面刺杀了恺撒。虽然刺杀计划成功,但之后的庆典却草草收场,在凯撒的葬礼上马克·安东尼对刺杀者公然责难。公元前44年,西塞罗在信中经常抱怨罗马仍处于暴政统治之下,因为那些“解放者”没有除掉安东尼。[9] 有资料显示,卡西乌斯本想在刺杀恺撒时一同杀掉安东尼,但被布鲁图阻止,[10] 因为他认为他们起事的目的是为共和国清除独裁者,而一并除掉安东尼有悖这一原则。

刺杀行动之后[编辑]

卡西乌斯依仗自己在东方的名望,开始从其他总督处招募军队,积聚力量。到公元前43年为止,他已备有12支军队同普布利乌斯·科尔涅利乌斯·多拉倍拉交战了。此时元老院已经与安东尼氏族断绝关系,转而与卡西乌斯为伍,并认可了卡西乌斯的叙利亚行省总督的官职。多拉倍拉在战斗中被盟友出卖,终而自尽。而此时卡西乌斯已拥有足够的向埃及行省进发的保障了,但由于后三头同盟的形成,布鲁图向卡西乌斯请求援助。随后卡西乌斯率领大部分军队到士麦那与布鲁图会合,留下他的外甥管理叙利亚行省。

同谋者们决定在亚细亚行省对后三头同盟发起攻击。卡西乌斯摧毁了罗得市,布鲁图也攻下了吕基亚。随后的一年他们在萨第斯重组,军队称他们为英白拉多统帅。之后渡过达达尼尔海峡,又穿过色雷斯,在马其顿王国腓立比附近扎营。盖乌斯·尤里乌斯·恺撒·屋大维(也就是后来的奥古斯都)和马克·安东尼不久也率军队赶到。卡西乌斯等人打算利用自己在国家的优势地位,断绝对方的粮草迫使其投降,但却被安东尼逼迫陷入一系列苦战中,这些大小战役合称为腓立比之役。布鲁图战胜了屋大维,夺取了他的营寨。而卡西乌斯则战败,并被安东尼吞并。在听闻布鲁图同样战败的假消息后,卡西乌斯放弃了战斗,命仆人Pindarus杀死自己。[11] 布鲁图在悼念他时称他为“最后的罗马人”,并把他葬在了萨索斯岛[12]

参考资料[编辑]

  1. ^ 纳德·赛姆, The Roman Revolution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39, reprinted 2002), p. 57 在线阅读Elizabeth Rawson, "Caesar: Civil War and Dictatorship," in The Cambridge Ancient History: The Last Age of the Roman Republic 146–43 B.C.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94), vol. 9, p. 465.
  2. ^ 普鲁塔克Brutus9.1-4
  3. ^ 阿庇安, Civil Wars, 4.67.
  4. ^ 普鲁塔克Brutus14.4
  5. ^ 恺撒Civil Wariii.101.
  6. ^ 然而,苏埃托尼乌斯Caesar63)却称在达达尼尔海峡投降的人是卢修斯·卡西乌斯。
  7. ^ 公元前45年卡西乌斯在一封给西塞罗的信中写道,“世上没有什么能比给你写信更让我高兴的了;就好像是在和你面对面地谈天说笑”(Ad Fam., xv.19)。
  8. ^ T.R.S. Broughton, The Magistrates of the Roman Republic (American Philological Association, 1952), vol. 2, p. 320, citing Plutarch, Brutus 7.1–3 and Caesar 62.2; and Appian, Bellum Civile 4.57.
  9. ^ 例如,西塞罗Ad Fam.xii.3.1.
  10. ^ Velleius Paterculus2.58.5普鲁塔克Brutus18.2-6.
  11. ^ Adkins, Roy A.; Adkins, Lesley. Republic and Empire. Handbook to Life in Ancient Rome.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US. 1998: 14 [August 7, 2009]. ISBN 978-0-19-512332-6. 
  12. ^ 普鲁塔克, Life of Brutus, 44.2.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