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才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盛世才
Sheng Shi-tsai.jpg
新疆省統治者
任期
1933年4月-1944年9月11日
前任 金樹仁
个人资料
出生 1897年1月8日[1]
(清光绪二十二年十二月初六)
 大清帝國遼寧省
逝世 1970年7月13日
 中華民國台北市
政黨 蘇聯共產黨中國國民黨
配偶 邱毓芳
子女 4
居住地 烏魯木齊
母校 日本陆军大学
專業 將軍

盛世才(1897年1月8日-1970年7月13日),字晋庸滿族辽宁省开原人。[2]國民政府新疆省政府主席,1933年至1944年间新疆军事、政治首長,有“新疆王”之称。盛世才治下的新疆,虽未宣布独立,但完全脱离民国中央政府的控制,那一时期的新疆,拒绝悬挂国民政府青天白日满地红旗,而是悬挂盛氏政权的“六角星旗”。1941年1月,盛世才曾向苏联提议:成立突厥斯坦苏维埃共和国,脱离中国,加盟苏联。鉴于当时中苏的同盟关系,斯大林拒绝了这一提议。1943年,盛世才加入国民党,并表示“矢志拥护中央,尽忠党国,绝对服从领袖”。随后,盛世才取消了六大政策,六角星旗亦换为国民政府的青天白日旗[3]。但此后因蒋介石对新疆用兵,盛世才开始采取对策,准备把国民党势力逐出新疆。为寻找退路,盛世才企图再次投靠苏联。他致电斯大林,要求重新加入苏联共产党和将新疆划为苏联的一个加盟共和国。但此时苏联政府已经对盛世才彻底失望。斯大林拒绝了他的要求,并把其电报转给了蒋介石。此时的盛世才,已是众叛亲离,怨声载道。蒋介石决定把盛世才调离新疆,另任农林部长,由朱绍良代理新疆省主席。1944年9月11日,盛世才离开新疆到重庆赴任。至此,盛世才在新疆历时11年5个月的军阀统治宣告结束[4]盛世才在新疆主政時期曾大舉取締、屠殺中國共產黨人、親蘇人士,一再阻撓新疆脫離中國。他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歷史評價很差,與中華民國的正面評價呈現兩極。[來源請求]

早年經歷[编辑]

1915年,盛世才畢業於上海吳淞中國公學政治經濟科[2],后赴日本明治大学学习。1919年,盛世才回国参加五四运动,投笔从戎,进入驻广东省云南部队开办的云南讲武学校韶关分校學習,在校期间结识担任教官的郭松龄。毕业后,盛世才加入奉系军队,并迎娶其团长邱宗浚之女、同时是旅长郭松龄干女儿的邱毓芳,後由郭松龄保送到日本陆军大学深造。1925年11月,盛世才回国参加郭松龄反对张作霖的军事行动,失败后回到日本,靠蒋介石等人的接济完成陆军大学学业。1927年毕业返国,後擔任国民革命军总司令部上校参谋、军官团欧洲战史教官等职务。

中年經歷[编辑]

入疆[编辑]

1930年,盛世才應新疆省政府秘書長魯效祖邀請,自願請調新疆,担任新疆边防督办公署参谋处中校参谋。由於他表現良好,不久即被時任新疆省政府主席兼新疆边防督办公署督办金樹仁任命為新疆軍官學校上校戰術總教官、边防督办公署参谋处主任等职务。1932年,哈密暴動哈密王府軍官尧乐博斯和加尼牙孜於組織武裝反抗,並協請驻屯甘肃的回族军人、新编第三十六师师长「尕司令」馬仲英派遣部將馬世明派兵助陣;盛世才此時發揮軍事長才,兩度擊潰哈密暴动武装。1933年1月,馬世明再犯迪化,仍為盛世才所阻。從此盛世才得到「常勝將軍」稱號。

同年4月12日,新疆省边防督办公署參謀陳中、迪化城防指揮官白受之、航空學校校長李笑天、迪化縣長陶明樾等人,聯合自蘇聯流亡來的白俄歸化軍、东北义勇军發動軍事政變,驅逐金樹仁。金樹仁要求盛世才反攻,但盛按兵不動,觀望局勢發展,待大局已定后进军迪化,成为压垮金树仁之最后一根稻草。4月14日,以刘文龙为首的臨時省政府推舉掌握軍權的盛世才為新疆臨時督辦。斯大林派阿布利梭夫(G.A.Apresov)為全權代表兼迪化總領事,與盛世才訂立協定,允以紅軍五千人及價值二百萬盧布之軍械相助。[5]:54

盛世才雖任督辦一職,但與臨時省政府成員互不信任。1933年6月26日,盛世才先發制人,以謀反罪名槍殺陳中、李笑天、陶明樾,並軟禁國民政府派來的宣慰使黃慕松。同年10月,再槍殺東北义勇军首领、临时省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鄭潤成,並解編東北軍;12月,盛世才軟禁省主席劉文龍,並指定朱瑞墀為代理主席。

1934年初,盛世才藉助蘇聯力量擊敗伊犁镇守使張培元及流窜之南疆之馬仲英,時人始以「新疆王」稱呼盛。同年3月,朱瑞墀病故,國民政府任命盛世才為新疆省政府主席[6]

主政新疆[编辑]

盛世才执政期间主张新疆省自治,此为1933-1942年10月间所用省旗[7]

在掌握軍政大權後,盛世才著手進行省政改革工作,以“實行民族平等、保障信教自由、澄清吏治、改良司法、整理財政、農林救濟、擴充教育、推行自治”為施政八大方針。取消了原“十大纲领”中的外交中央、实施党化教育、财政与中央统一等内容。11月,盛世才又提出九项新任务,声称惟有反帝反法西斯,永久维持中苏亲善政策,才能解放中国和建设新疆。1934年4月,他陆续提出六大政策,即:反帝、亲苏、民平(民族平等)、清廉、和平、建设。为此,盛世才专门写了《六大政策教程》一书,设制了六角星旗,一時頗受新疆地區各民族擁護與愛戴。同年,他甚至向苏联驻迪化总领事阿布列索夫提出,在新疆实行社会主义,并将其推行到甘肃陕西,此事为苏联政府劝阻[8]

1935年1月16日,盛世才與蘇新貿易公司訂立借款合同,總額為五百萬盧布。[5]:54

1938年蘇聯紅軍第八團侵略中國哈密,控制迪化,並貸款值500萬盧布白銀給盛世才(盛俄密約),[9]誘使盛世才加入共產黨。[來源請求]

为坐穩「新疆王」的稱號,盛世才瞭解新疆與蘇聯的關係密不可分。在他統治新疆的前期,與蘇聯保持相當良好的關係,多次藉由蘇聯的力量擊退馬仲英的攻擊。此外他還邀請了中共的陳潭秋毛澤民林基路等人到新疆工作,同意八路軍迪化設立辦事處,並在1939年加入了蘇聯共產黨

1939年,蘇聯強行開採新疆獨子山油鑛。[5]:55

1940年7月,斯大林製造阿爾泰山叛變[5]:5511月蘇德協定後,蘇聯片面擬訂「租借新疆錫礦條約」。

1942年3月19日,盛世才四弟、留苏归来的新疆陆军机械化旅旅长盛世骐在家中离奇中枪身亡。盛世才宣称是其妻子陈秀英受新疆边防督办公署苏联军事顾问拉托夫和苏联驻迪化总领事巴库林指使所致,是一起旨在“推翻新疆六大政策政权,建立脱离中国的伪政权”的阴谋暴动案,以此为理由逮捕省政府廳長、各地行政長、武官等嫌犯656人,多人被殺被捕。4月12日,維吾爾族歸化族塔塔爾族回族發動暴亂;蘇聯領事、顧問、教官與中國共產黨各部工作人員均牽涉其中。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參謀總長何應欽擬訂「收復新疆主權方略」,經蔣中正審核後決定採行;國民政府將一面安撫盛世才,一面遏止蘇聯斷然分裂中國的舉動,設法收復新疆。1942年6月,蘇聯在新疆勒兵脅迫盛世才,企圖完全控制新疆,盛世才電告蔣介石,願意歸於中央政府。

盛世才懷疑蘇聯企圖推翻新疆省政府,分裂中國以建立蘇維埃政權,便與蘇聯決裂,轉向中國國民黨靠攏。此後即大肆宣揚反蘇反共的理念,公開表明願歸順國民政府,同時驅逐境内蘇聯人員,逮捕新疆的中國共產黨員和親共人士。1943年更下令处死毛泽民、陈潭秋、林基路等中國共產黨領導人。

此为新疆自治省1942-1944年所用省旗[7]

1943年1月新疆省主席盛世才奉國民政府之令,要求蘇聯撤出新疆駐軍及其機關,遭俄方指為「非法且仇視的行為」。3月,再要求蘇聯將駐哈密之第8團與駐哈密郊外頭屯河飛機裝備場之軍隊撤除。

1944年4月至8月間,盛世才有感中國國民黨勢力已開始動搖他的權力基礎,開始大肆逮捕中國國民黨黨員,復打算與蘇聯重修舊好,並致電史達林表示願意歸順蘇聯,但卻遭到史達林拒絕。隨後國民政府派朱紹良接任新疆省政府主席,將盛世才調為農林部長,結束「新疆王」達10年的統治生涯。

在整个中國抗日戰爭期间,新疆相对独立,是抗战大后方。盛世才还派军支持绥远抗战等战役。

盛世才生性多疑。在他統治新疆期間,因政治鎮壓造成的死傷超過上萬人。省政府副主席和加尼牙孜、省政府委員滿楚克扎布、省財政廳長臧登峰、省教育廳長李一歐、省民政廳長周彬(毛泽民化名)、中國共產黨駐新疆代表徐傑(陳潭秋化名)、和闐行政長盧毓麟喀什行政長陳方伯焉耆行政長于德一塔城行政長趙劍峰哈密行政長劉西屏烏什縣長林基路等人,他們不是遭到殺害,就是被長期監禁、財產充公。

军队[编辑]

从1933年12月起至1941年春,东北抗日义勇军以及满洲国起义部队、退入苏境的东北抗日联军部队转道来到新疆。分别奉命进驻迪化与伊犁。总人数共为24894人。

盛世才其后找借口把这些源自东北的抗日统军将领郑润成杨耀钧苏国应占斌杨炳森李志徐国光等逮捕,于1939年秘密处死。

盛世才以这些东北籍贯的部队为主,陆续分化改编为:

失勢[编辑]

盛世才就任農林部長後,新疆人民起而控訴盛世才的罪行,並發起“討盛運動”。國民政府迫於輿論壓力,將盛世才撤職查辦。盛的岳父邱宗浚在盛世才調離新疆後,自覺失去靠山,便舉家自迪化移居蘭州

盛世才隨同國民政府去台灣後,1949年5月16日深夜岳父一家老小被滅門,稱為邱宅大血案[10]。盛世才先後受聘為總統府國策顧問國防部上將高級參謀、行政院設計委員等閒職。因仇家太多,蔣中正特別派了一個排的步兵保護他[11],有人送來禮品,盛一概不食,全部轉送鄰居。在台灣著有回憶錄《牧边琐记》、《新疆十年回忆录》等。

1949年8月,伊寧政權身為中共共同對抗國民政府的盟友之一,對中國新政權實踐新疆自治共和國產生高度期盼。但蘇聯史達林卻透過米高扬指示中共必需學習蘇聯移民中亞的經驗,藉由漢民族人口遷移來削弱少數民族的政治企圖。中共建政初期缺乏統治新疆的各項行政體系,只能將野戰軍军队開入新疆,加以壓制「前盟友」,伊敏再度流亡海外。同年8月27日,阿合提买江和阿巴索夫等人由伊宁经苏联领空飞往北平,参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政治协商会议,在伊尔库茨克附近失事。中共為鞏固漢民族統治權而背棄原本支持新疆民族自決的承諾[12],且中國共產黨也不打算改變國民政府時期追求領土完整、邊疆整合、地方自治的政治目標[13][14]

晚年經歷及逝世[编辑]

1970年7月13日,盛因脑溢血逝世于台北市[15]

参考资料[编辑]

  1. ^ 徐珌鴻「盛世才」『民国高級将領列伝 2』解放軍出版社、徐友春主編『民国人物大辞典 増訂版』による。なお、陳寧生「盛世才」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民国人物伝 第7巻』中華書局は、1897年(光緒23年)1月8日生まれとしている。
  2. ^ 2.0 2.1 離疆后的“新疆王”盛世才. 
  3. ^ 来源:南方报业网;作者:秦晖. “第二东突”:苏联策动武装侵占新疆. 腾讯网>新闻>历史频道>国史近代>正文. 2012年3月30日 [2012年3月30日] (简体中文). 
  4. ^ 来源:凤凰资讯. 盛世才其人其事. 凤凰网>资讯>历史>专题>新疆>正文. 2009年7月7日 [2009年7月7日] (简体中文). 
  5. ^ 5.0 5.1 5.2 5.3 劉潤田:〈中亞新國及其侵華飛彈基地〉,《明報月刊》,香港明報雜誌有限公司,1993年3月
  6. ^ 智效民:〈盛世才统治新疆始末〉, 中国炎黄文化研究会主编:《炎黄春秋》杂志,北京:炎黄春秋杂志社,2012年第6期
  7. ^ 7.0 7.1 http://www.worldstatesmen.org/China_prov.html#Xinjiang
  8. ^ 作者:李嘉谷. 新疆军阀盛世才秘密加如苏联共产党. 《百年潮》在线阅读. 2008年12月 [2008年12月] (简体中文). 
  9. ^ 郭廷以. 中华民国史事日志. : 2489. 
  10. ^ 甘肃档案揭秘民国年间盛世才家族特大凶杀案——中新网
  11. ^ 郝柏村:《郝柏村解讀蔣公日記》
  12. ^ 國共合作時期,中國共產黨高唱民族自決與聯邦制(蘇維埃化)為解決中國少數民族的原則:「唯有無產階級的民族平等與民族自決才是實質的平等與解放,資產階級帝國主義口中的民族平等與民族自決,不僅虛偽且有害。」「蒙古西藏回疆三部實行自治,成為民主自治邦;用自由聯邦制,統一中國本部,蒙古、西藏、回疆,建立中華聯邦共和國」到建政後改成:「各民族的平等地位與其自治權」。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統一戰線工作部編,民族問題文獻彙編,中央黨校出版社,1991年,15-19頁,1037頁
  13. ^ 李丹慧,《北京與莫斯科:從聯盟走向對抗》,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2002年
  14. ^ 賽福鼎·艾則孜,〈我與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成立〉,《人民日報》,1995年9月28日
  15. ^ 《我家大哥盛世才》

文献[编辑]

  • 《中國近代史》,陳正茂,文京圖書,1999年,ISBN-957-512-263-1

參見[编辑]

外部鏈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