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訊監察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監聽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通訊監察(俗稱監聽),係指國家基於犯罪偵查或國家安全所為,依法對人民有私密性期待之通訊予以攔截、開拆、讀取的強制處分。監聽與竊聽最大的不同之處在於,監聽必須依法為之,且通常領有令狀。

沒有令狀,或對沒有判刑確定或犯罪確定的對象進行監聽,是以合法掩護非法,即為侵犯他人隱私的竊聽違法監聽違法監視

各地情況[编辑]

台灣[编辑]

Wikisource-logo.svg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台灣,監聽主要由《通訊保障及監察法》規範。原則上僅限偵查最低本刑為3年以上有期徒刑犯罪才可以實施監聽,但是基於現實需要,例外地允許偵查某些最低本刑為3年以下有期徒刑之罪時也可以實施監聽(重罪原則,通訊監察與保障法第5條第1項)。監聽前必須先有事實認為監聽對象可能涉嫌犯罪(必要性原則),且除緊急情況外須聲請核發通訊監察書(俗稱監聽票)方可為之(令狀原則)。

執行[编辑]

監聽為犯罪偵查手段 1. 網際網路數位訊號監聽則為檢調之重要犯罪情報來源獲取方法 2. 利用網路監聽工具取得稽核紀錄(log) ,經由稽核紀錄及內容的分析,犯嫌上網的時間與地點與詳情,可確認犯嫌犯罪實證作為

違法監聽[编辑]

  • 沒有令狀,或對沒有判刑確定或犯罪確定的對象進行監聽,是以合法掩護非法,即為侵犯他人隱私的竊聽違法監聽違法監視
  • 監聽被不肖私心濫權使用,傷害、侵害自己人民的竊聽違法監聽違法監視,世界上曾發生多起此類的案例。

爭議[编辑]

  • 有學者認為監聽侵害人民基本權甚鉅,屬強制處分之一種,修正前之通訊保障及監察法規定,通訊監察書之核發由檢察官為之即可,與我國刑事訴訟制度改採當事人主義之精神不符,因此通訊監察書之核發應回歸法院司法審查
  • 監聽時時常被不肖私心濫權使用,傷害自己人民以達到某些特定目的。

參考文獻 Deep Packet Inspection and Reconstruction for Network Forensics and Lawful Interception

  • 依照六度分隔理論,監聽被濫用後,一般人受害機率很高。
  • 濫用監聽能力的政客,將會利用監聽打擊及威脅政治對手,使得民主倒退為獨裁制度;因為在絕大多數的國家,政治人物都有不願意為外人知道的秘密及缺點。
  • 總統馬英九認為「沒有違法,就不用擔心監聽」。[1]
  • 臺灣蘋果日報社論表示,還好美國有監聽,若美國能幫臺灣人監聽馬政府,並且在發覺馬政府賣台前,先做出預防性外交及軍事手段,對臺灣是好事;馬政府在兩岸談判上之黑箱作業、犧牲庶民,兩岸政策執行面之獨斷,要美國才能幫台灣人監督與制衡[2]

中華人民共和國[编辑]

美國[编辑]

英國[编辑]

近日有關單位發現英國曾竊取海底光纖傳輸的資料,與美國國安局分享

參考資料[编辑]

  1. ^ 馬改打輿論戰 避免強攻王 2013年9月18日,蘋果日報
  2. ^ 蘋論:還好有老美監聽馬當局 2013年月日,蘋果日報

相關[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