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的論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目的論英语Teleology)属于哲學的範疇,致力于探討事物產生的目的、本源和其歸宿。

正反論調[编辑]

傳統上目的論與哲學自然論(或偶然論)是對立的。例如,自然論者會認為人有眼睛所以人有視力,即所謂「形式決定功能」(function following form);相反,目的論者認為人有眼睛因為人需要視覺,即是所謂的「功能決定形式」(form follows function)。

以下阿里士多德卢克莱修的言論,正好反映了目的論與自然論的對立。

大自然裡,生物的器官順着功能而演變,功能不是順着器官而來。
——阿里士多德,De Partibus Animalium[1]
身體不是因應我們的需要而造,存在是功能的因。
——卢克莱修,De Rerum Natura[2]

外在和內在[编辑]

目的論認為事物的存在源於「最終目的」,這可分為兩種:

  • 外在最終目的(extrinsic finality):某東西的存在目的是為了其他東西的福祉。例如,礦物質的存在注定是為了植物的生存,而植物的存在則注定是為了動物的生存。
  • 內在最終目的(Intrinsic finality):某東西的存在目的,是為了自然而然達成完善自己這個目的。

過份強調外在最終目的,很容易凡事都訴諸鬼神,導致迷信。例如,「如果我今天不來這商店,我就不會發現地上的100元。這是神的旨意,他要我到商店來發現這錢。」或者「我贏錢全靠這對幸運襪。」類似的想法被培根("De Dignitate et Augmentis Scientiarum," III, iv)、笛卡兒("Principia Philosophiæ", I, 28; III, 2, 3; "Meditationes", III, IV)和史賓諾沙(Ethica, I, prop. 36 app.)所批評。

內在最終目的則提供了上帝或其他超自然力量存在的論據,也是智能设计论的理論基礎。支持者認為它解決了自然論的基本缺陷:自然論只探討即時的原因和事件發生的機制,但忽略了事件發生的最終原因。

古典希臘目的論[编辑]

亚里士多德認為,將所有事情都視為必然是錯誤的,因為這樣忽略了事情的目的、秩序和背後的最終原因。

Cquote1.svg
可是,德谟克利特忽略了最終原因,將所有自然的規律視為理所當然。的確這些規律是必然的,但他們背後有其最終原因…把必然當成原因,無異於水腫病人被放水單純是因為刀刺入他,而不是為了治癒他。
Cquote2.svg
——亚里士多德,Generation of Animals V.8,789a8-b15

亚里士多德將事物的發展因分四種:物質因、形式因、動因和目的因。

現代/後現代哲學[编辑]

歷史上,目的論被視為承繼了亞里士多德的理念。其後康德探究了目的論的原理,而黑格爾也以目的論為思辨哲學的中心思想,馬克思及其他新黑格爾學派也有跟隨。

科學[编辑]

人择原理[编辑]

物理學天文學範疇,近年以目的論為基礎的研究出現,被冠以人择原理之名。人择原理想解決的問題是:為什麼宇宙從極度簡單的狀態(大爆炸)發展到如此複雜,甚至發展到適合人類如此複雜的生物生存?

科技[编辑]

在科技的領域,「目的」的研究由來已久。「目的機制」(即調整運作的反饋)研究可追溯至1700年代末期瓦特蒸汽機裝置調節器(governor)。近年,學者將機器中的「目的研究」稱為反饋機制諾伯特·維納控制论(cybernetics)一詞代表「目的機制」的研究。

參閱[编辑]

引用和注释[编辑]

  1. ^ De Partibus Animalium (On the Parts of Animals), IV, xii, 694b; 13
  2. ^ De Rerum Natura (On the Nature of Things), IV, 833; cf. 822-56. William Leonard's translation is very different: "Since naught is born in body so that we / May use the same, but birth engenders use".

延伸閱讀[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