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群意識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社群意識Sense of community)是社會心理學的一種〔更確切的說,是社區心理學的一種〕,主要關注焦點在於社群的經驗,而不是社群的結構、型態、場域定位(setting)[1],或者其他外在的特徵。社會學家、社會心理學家、人類學者及其他學者等對於社群作了許多學術研究,提供理論架構去解釋社群的形成跟發展,但心理學家嘗試從個人知覺、理解、態度以及感覺等微觀面向切入研究社群,企圖從社群以及居民間的交互關係中獲得完整的、多方面的社群經驗。

心理學家賽爾森Seymour B. Sarason)在1974年指出,心理學中的社群意識成為社區心理學的研究重心,但有許多定義是模糊的而且非理論(Pretty, 1990)。所以,有些學者開始針對社群意識發展實證研究,其中1986年是研究的高峰(賽爾森,1986;夏維斯與佩提,1999)。在心理學研究領域中,McMillan & Chavis(1986)的研究是最具有影響力,並且開創了近來研究的領域先鋒。在McMillan & Chavis (1986)之後,社群意識相關研究皆承襲McMillan & Chavis (1986) 的四大面向,但受到社群性質、社群成熟度以及社群成員的影響,導致研究結果會略有差異。

社群意識定義[编辑]

賽爾森認為,社群心理意識是:「對於其他人有類似的知覺、與其他人交互相依、藉由給予或為其他人做所期望之事而有意願去維持交互相依,並且是一部分較為可靠及穩定的結構的情感」(1974, p.157)。

McMillan & Chavis(1986)則定義社群意識為:「一種會員有著歸屬的情緒、一種會員與他人及團體間關係的情緒,以及分享著會員需求藉由彼此的承諾而產生的信賴感」。

Gusfield(1975)則指出社群範圍(territorial)與關係(relational)的兩個面向。社群的關係面向必須在社群中處理關係的本質及實質,一些社群甚至沒有識別彼此範圍的界線。在學者工作的一些專業社群的個案中,他們有接觸以及實質的關係,但是他們可以生活在不同的地點,甚至是在全世界各個角落中。像是鄰里的個案中,社群似乎主要定義在範圍上,但是在這些個案中,鄰近性與共享彼此間的範圍也不可能自行去建構社群,關係面向仍是關鍵所在。

Riger與Lavrakas(1981)用城市鄰里(urban neighborhoods)問卷的因素分析產生兩個明確的因素,描繪出「社會的特殊關係(social bonding)」及「物理上的根深蒂固(physical rootedness)」兩個非常相似Gusfield所提出的兩面向概念。

早期發現的成果[编辑]

早期社群心理意識是基於鄰里關係而理論化,並且發現社群心理意識的關係、更多的參與(greater participation)(Hunter, 1975; Wandersman & Giamartino, 1980)、察覺的安全性(perceived safety)(Doolittle & McDonald, 1978)、社群內能適當地運作(ability to function competently in the community)(Glynn, 1981)、社會的特殊關係(social bonding)(Riger & Lavrakas, 1981)、社會組織(social fabric)(相互人際關係的加強)(Ahlbrandt & Cunningham, 1979)、較強的目的意識與察覺控制(greater sense of purpose and perceived control)(Bachrach & Zautra, 1985)、較多的市民貢獻(仁慈的奉獻與市民參與)(Davidson & Cotter, 1986)。然而這些初期的研究缺乏清楚的概念化架構,而且沒有一個測量方法是基於理論化的社群心理意識的定義。

McMillan與Chavis主要的理論貢獻[编辑]

McMillan & Chavis (1986)將社群意識分為四個:會員關係(membership)、影響力(influence)、整合與滿足需求(exchange of support among members)、分享情感(Shared emotional connections)。

會員關係[编辑]

會員關係是指個人感受到社群內其他成員的共識並接受後,所產生的認同行為。會員關係主要由五個子構面所組成:

  1. 邊界(Boundaries):透過象徵(譬如語言、穿著、儀式)作為成員或非成員的辨識方法。當社群的邊界愈明顯時,非社群成員會較不受到尊重並且容易受到指責及處罰。
  2. 情感安全(Emotional safety):當邊界確立後,成員知覺在社群中的活動與互動是安全的,進而提高個人參與。
  3. 個人投入(Personal investment):成員在金錢以及勞力上的貢獻,進而為促進會員關係,增強社群意識。
  4. 歸屬感與認同感(Sense of belonging and identification):成員感覺自己屬於社群,並且接受社群的價值與象徵。
  5. 共有的象徵體系(A common symbol system):社群的名字、logo、語言、穿著,以及儀式等,這些象徵可促成員間的團結感。

影響力[编辑]

影響力指的是權力的關係,由兩個作用力組成:(1)拉力是指個人為了獲得得權力而加入社群(2)推力則是為了達到社群的團結,透過權力迫使成員順從。McMillan & Chavis 認為「影響力」是社群意識中最重要的因素。

整合與滿足需求[编辑]

這裡所指的需求,不是生活中的必需品,而是指當人們衣食無虞後所產生的其他需求,其中包括個人的價值判斷。整合與滿足需求的意思就是,社群中的人們體認到自己與其他社群成員相互依賴,進而會順從他人的期望(Sarason, 1974: p. 157)。而McMillan(1996)在之後的研究又補充這個概念,社群成員透過互動尋找相似性,已經形成社群的一種動態過程,這也可以形容是一種社會交換

分享情感[编辑]

與社群成員分享自己的故事。McMillan & Chavis 認為此種互動關係可幫助社群成員間相互瞭解,有助於社群的發展。

各因素之間的動態性[编辑]

McMillan & Chavis(1986)提供以下的例子來描述這些因素的動態性(p.16):

某人張貼一張有關校內宿舍棒球隊的公告在宿舍的公佈欄上。大家即使彼此為陌生人,但會因為個人的需求(整合與滿足需求)仍可能參加此種有組織的聚會。這個隊伍的形成是由宿舍的舍友而產生(會員的邊界),而且會花時間參與練習(接觸的假設)。他們參與比賽並且贏球(分享成功勝利的活動)。隊員在比賽時候會對於他們的隊伍盡力求勝(個人在團體上的投資)。一旦隊伍持續贏球,隊員會有認同及喜悅(增加榮譽以及地位提升)。某人則會提議隊員一起購買適合的隊衣及鞋子(共同的符號),並且隊員會彼此認同共同去做(影響力)。

社群意識相關研究[编辑]

作者

社群意識的面向

研究對象

McMillan & Chavis (1986)

會員關係,影響力,整合與滿足需求,分享情感

一般社群

McMillan (1996)

精神,信任,交換,藝術

成熟的社群

Rovai (2002a)

精神,信任,互動,共同性

虛擬學習型社群

Rovai (2002b)

凝聚力、價值與目標分享

虛擬學習型社群

Blanchard & Markus (2004)

成員關係(相互認同,歸屬感,社群象徵),整合與滿足需求,情感分享

線上的虛擬社群

Kim, Lee & Hiemstra (2004)

成員關係的認同,影響關係,整合與滿足需求,情感分享

旅遊的新聞群組

曾淑芬等 (1999)

參與感,歸屬感,團結感,包容感

線上的虛擬社群

Burroughs & Eby (1998)

支持,情感安全,歸屬感,精神象徵,團隊熟悉度,誠懇的互動

工作團隊

陳家維 (2006)

會員關係,整合與滿足需求,分享行為

線上的虛擬社群

參考文獻[编辑]

  • Chavis, D.M., Hogge, J.H., McMillan, D.W., & Wandersman, A. (1986). Sense of community through Brunswick's lens: A first look. Journal of Community Psychology, 14(1), 24-40.
  • McMillan, D.W., & Chavis, D.M. (1986). Sense of community: A definition and theory. Journal of Community Psychology, 14(1), 6-23.
  • Gusfield, J. R. (1975). The community: A critical response. New York: Harper Colophon.


參考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