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漢傳佛教術語,原為禪那巴利文bhavana吠陀梵語Dhyāna)的簡稱,為「三無漏學」與六度之一。隨著禪宗的發展,逐漸成為漢傳佛教中一個重要而且具備獨特理論意涵的用語。

禪的定義[编辑]

禪最早源自於禅那,汉译静虑,即于一所缘境系念寂静、正审思虑[1]。多指色界以上的四禪境界[2]因為佛陀與其弟子多以四禪力證入湼槃,所以四禪又稱根本定〈dhyana-maula〉。

隨著漢傳佛教中禪宗的發展,逐漸形成一個獨特的體系。

分類[编辑]

  • 如來禪:
    • 一、相似如來禪,「即在日常生活行住坐臥中,不限形式地,念念刹那間的打破執著,無所住著,稱為如來禪。」這個說法,實際上是源自解脫道的斷我見之後的斷我執修行,主要在修除三界愛的執著習氣現行,確保於現生捨報時能入無餘涅槃,不受後有,斷生死輪迴苦。就斷生死輪迴苦而言,相似於諸佛如來的一分解脫功德。但在成佛所需大福德的修集與如來法界實相智慧的修證上,是遠遠不及的,所以只能稱為「相似」。
    • 二、真實如來禪,妙覺位的最後身菩薩,最後生降生人間時所修的禪法,於明心見性時,能發起四智圓明、十力、十八不共法、四種涅槃…等佛地獨有的功德,成就佛地十號足的如來。這時所修的禪法才是名符其實的「如來禪」。
  • 祖師禪:

所谓“祖师禅”,也就是南宗禅法,是禅宗初祖菩提达摩传来,传至六祖慧能以下五家七宗的禅法。它主张教外别传,不立文字,不依言语,由已證悟禪師指導參禪方法,真參實修,現觀親證,然後直接由师父印證適法弟子,祖祖相传,心心相印,见性成佛,所以叫做祖师禅。祖师禅的精髓是赵州禅,而「生活禅」的理念又是从祖师禅、赵州禅證悟後的生活簡約而来,但「生活禪」若未有現觀親證的明心過程,也只是個表像相似於祖師禪而已。

禪學[编辑]

禅学

參禪[编辑]

參禪不是打坐修定,並無一定之形式,行住坐臥皆可參。

  • 永嘉證證道歌:「尋師訪道為參禪,自從認得曹谿路,了知生死不相關。行亦禪,坐亦禪,語默動靜體安然。」
  • 溈山警茦句釋記:「若欲參禪學道。頓超方便之門。心契玄津。研幾精要。決擇深奧。啟悟真源。」
  • 無門開和尚語:「錄參禪莫滯靜工夫。閙處相逢在半途。靜閙兩關俱不涉。趙州東壁掛葫蘆。」
  • 無門開和尚語:「參禪別無華巧,祇是通身要起箇疑團。」參禪之首要在於正知見,二者福德資糧,三者靜慮功夫。
  • 徑山大慧禪師 宗杲:「住心觀靜,是病非禪。長坐拘身,於理何益?聽吾偈曰:『生來坐不臥,死去臥不坐;元是臭骨頭,何為立功過?』」[3]
    • ^ 《俱舍論頌疏》卷28:「問:何等名為靜慮?答:由定寂靜,慧能審慮,故慮體是慧,定有靜用及生慧慮,故名靜慮。」
    • ^ 大智度論》卷28:「四禪亦名禪,亦名定,除四禪,諸餘定亦名定,亦名三昧,不名為禪。」
    • ^ 正法眼藏》卷6:「住心觀靜。是病非禪。長坐拘身。於理何益。聽吾偈曰。生來坐不臥。死去臥不坐。元是臭骨頭。何為立功過。」

    中國禪[编辑]

    中国“禅”以般若正觀照見生命之本源空性,但这个“空”不是空洞无物,而是“真空妙有”。

    胡适曾说:“中国禅并不来自于印度的瑜伽或禅那,相反的,却是对瑜伽或禅那的一种革命。”铃木大拙说:“像今天我们所谓的禅,在印度是没有的。……中国人的那种富有实践精神的想像力,创造了禅,使他们在宗教的情感上得到了最大的满足。”Thomas Merton 说:“唐代的禅师才是真正继承了庄子思想影响的人。”可以说,中国禅最根本的悟力是和老庄的见地一致的,《道德经》的第一、二两章便说出了禅的形而上基础。禅宗强调内心的自证,和庄子的“坐忘”、“心斋”和“朝彻”等是一致的。

    註釋[编辑]

    1. ^ 《俱舍論頌疏》卷28:「問:何等名為靜慮?答:由定寂靜,慧能審慮,故慮體是慧,定有靜用及生慧慮,故名靜慮。」
    2. ^ 大智度論》卷28:「四禪亦名禪,亦名定,除四禪,諸餘定亦名定,亦名三昧,不名為禪。」
    3. ^ 正法眼藏》卷6:「住心觀靜。是病非禪。長坐拘身。於理何益。聽吾偈曰。生來坐不臥。死去臥不坐。元是臭骨頭。何為立功過。」

      中國禪[编辑]

      中国“禅”以般若正觀照見生命之本源空性,但这个“空”不是空洞无物,而是“真空妙有”。

      胡适曾说:“中国禅并不来自于印度的瑜伽或禅那,相反的,却是对瑜伽或禅那的一种革命。”铃木大拙说:“像今天我们所谓的禅,在印度是没有的。……中国人的那种富有实践精神的想像力,创造了禅,使他们在宗教的情感上得到了最大的满足。”Thomas Merton 说:“唐代的禅师才是真正继承了庄子思想影响的人。”可以说,中国禅最根本的悟力是和老庄的见地一致的,《道德经》的第一、二两章便说出了禅的形而上基础。禅宗强调内心的自证,和庄子的“坐忘”、“心斋”和“朝彻”等是一致的。

      註釋[编辑]

      <references/>

      研究書目[编辑]

      • 吳汝鈞:《游戲三昧:禪的實踐與終極關懐》(臺北:臺灣學生書局,1993)。
      • 柳田聖山著,吳汝鈞譯:《中國禪思想史》(臺北:臺灣商務印書館,1992)。
      • 忽滑谷快天著,朱謙之譯:《中國禪學思想史》(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4)。

      參見[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

    研究書目[编辑]

    • 吳汝鈞:《游戲三昧:禪的實踐與終極關懐》(臺北:臺灣學生書局,1993)。
    • 柳田聖山著,吳汝鈞譯:《中國禪思想史》(臺北:臺灣商務印書館,1992)。
    • 忽滑谷快天著,朱謙之譯:《中國禪學思想史》(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4)。

    參見[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