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利國家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福利国家英语Welfare State)的说法有三种主要解释:

  1. 国家提供福利服务;
  2. 国家对他的居民所有福利负责,这是一种理想状态,但从理论上说,这种责任应该包括全面的福利,福利国家也意味着国家的责任要覆盖一个最低的全面保障要求,在这方面“福利国家”和“福利社会”的概念有所混淆,因此也容易引起争论。
  3. 有许多福利国家,尤其是象美国等国家,福利并不由政府提供,而是地方政府、慈善团体、合作组织、私人企业等共同提供个别的零碎的所谓的“福利”项目的,这种现象有时也被牵强附会为“福利社会”[1]

有时福利国家也指国家资本主义的国家形态。

语源[编辑]

“福利国家”这个词来源于19世纪的德国,当时俾斯麦实行的警察国家政策,1870年德国的历史学家描述俾斯麦的“国家社会主义”政策是在创造一个“福利国家”(德语Wohlfahrtsstaat[2]Bismarck's policies have also been seen as the creation of a welfare state.[3]后来英国作家在一篇文章中采用了这个词汇[4]。不過,現聯邦德國使用社會國家德语Sozialstaat)來表示類似概念。

意大利语称为“社会国家”(意大利语Stato sociale)。

瑞典的福利国家称为“人民家园”(瑞典語Folkhemmet),是从1936年开始,是由工会和大公司达成协议,共同创立社会保障体系和公共健康保障体系。

法语称为“国家保障”(法语État-providence),是起源于1854年-1870年第二帝国期间讽刺帝国实行的福利国家政策。

西班牙语“福利国家”(西班牙语estado del bienestar)和葡萄牙语“社会福利国家”(葡萄牙語Estado de Bem-Estar-Social)都是直接表示。

日本南韓均採用漢字「福祉國家」(日语福祉国家朝鮮語福祉國家(복지국가))來表示此概念。

福利国家的发展[编辑]

现代福利国家是从19世纪逐渐发展起来的,和救济贫困不同,最早见于德国俾斯麦的社会保险体系,北欧国家是从自治、互助福利体系发展起来的,其他从1930年起,如荷兰澳大利亚乌拉圭新西兰等是由政府提供发展起来的。

20世纪的大萧条促使许多国家选择了福利国家的道路,为穷人提供了“从摇篮到坟墓”的服务,被认为是共产主义资本主义国家之间的中间路线[5]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欧洲许多国家选择了为人民提供部分或全面的社会服务体系。

现代福利国家从提供现金福利(养老金、失业补助)扩大到其他方面(卫生保障、婴幼儿保障)等,通过这些福利,福利国家已经影响了他们公民的消费和休闲的习惯[6][7]

由于石油收入的增加,沙特阿拉伯[8][9]科威特卡塔尔巴林阿曼等产油国也成为了福利国家。

两种方式[编辑]

造成福利国家有两种方式:[10]

第一种是国家只负责向“最需要的人”提供福利,这种方式需要政府官僚去区分谁是“最需要”的人,因此政府要密切关注人们的日常生活才能将作弊减到最低,因此会将人民划分为两类,一类是接受福利的人,另一类是需要为政府福利提供的人,而这类人往往想将福利减到最低。若區分方法不公平,將會造成嚴重問題,如台灣的官僚及政治人物將公務員及老人認定為最需要福利的人,而將年輕人及未成年人認定為最不需要福利的人,因此台灣的生育率極低。

另一种是将政府干扰减到最少,向所有需要的公民提供福利(例如有孩子、需要治病等),为了提供福利,因此需要高税收,这种方式受到公民的广泛欢迎,因为每个人都或多或少的会从福利体系中受益,北欧国家实行的就是这种体系。

防止贫困[编辑]

福利国家政策在几乎所有发达国家中都降低了贫困现象,这些国家的福利支出起码要占GDP的五分之一[11][12]

国家 绝对贫困比例
(以美国平均中等家庭的40%为线)[11]
相对贫困比例[12]
福利前 福利後 福利前 福利後
 瑞典 23.7 5.8 14.8 4.8
 挪威 9.2 1.7 12.4 4.0
 荷蘭 22.1 7.3 18.5 11.5
 芬兰 11.9 3.7 12.4 3.1
 丹麥 26.4 5.9 17.4 4.8
 德國 15.2 4.3 9.7 5.1
 瑞士 12.5 3.8 10.9 9.1
 加拿大 22.5 6.5 17.1 11.9
 法国 36.1 9.8 21.8 6.1
 比利时 26.8 6.0 19.5 4.1
 澳大利亚 23.3 11.9 16.2 9.2
 英國 16.8 8.7 16.4 8.2
 美國 21.0 11.7 17.2 15.1
 義大利 30.7 14.3 19.7 9.1

批评[编辑]

对福利国家最主要的批评是试图将政治置于经济之上,反对自由放任的经济体系[13]

也有人批评福利政策造成人民不再依靠劳动工资收入,发达国家的经济发展和福利多少没有关系[14]。虽然美国的经济和社会福利都不如荷兰、北欧四国[15],但是美国的人均GDP要高于很多福利国家[16]。在消费品方面,人均电视机[17]、人均计算机[18]、人均收音机[19]都要比福利国家高。

另一种批评声音来自古典自由主义,他们认为从工作的公民手中拿走财富去帮助不工作的人、残疾人和儿童,就等于偷窃别人的劳动,违犯了保护个人财产的权利。

福利国家的问题主要表现在财政开支太大,加重了政府的负担;全面福利政策导致一些人懒惰,不利于社会进步;政府对经济的控制阻碍了市场繁荣[20]

另外一種對福利國家的批評在於錢用錯地方,這些批評者可能還是會支持福利國家,但是認為應該用更恰當的分配方式,例如多國都在批評給老人的福利支出遠多於給未成年者及其父母的津貼、因此加劇了少子化及未來的經濟危機,或是給特定族群的福利支出遠多於真正需要者。

福利开支[编辑]

现代世界的发达国家倾向提供福利,发展中的国家没有足够的社会福利资金,但经济发展和福利开支之间并不是完全一致的[21]

从下表可见,高福利开支并不见得就能造成高增长和低失业率,但也不见得就导致低增长和高失业率。

下表列出一些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成员国福利开支占GDP比例[22],以及2001年以美圆(US$)购买力平价(PPP)计的人均GDP:

国家 福利开支
(占GDP%)
不包括教育经费
福利开支
(占GDP%)
包括教育经费[22]
人均GDP
(PPP US$)
 丹麥 29.2 37.9 $29,000
 瑞典 28.9 38.2 $24,180
 法国 28.5 34.9 $23,990
 德國 27.4 33.2 $25,350
 比利时 27.2 32.7 $25,520
 瑞士 26.4 31.6 $28,100
 奥地利 26.0 32.4 $26,730
 芬兰 24.8 32.3 $24,430
 荷蘭 24.3 27.3 $27,190
 義大利 24.4 28.6 $24,670
 希臘 24.3 28.4 $17,440
 挪威 23.9 33.2 $29,620
 波蘭 23.0 N/A $9,450
 英國 21.8 25.9 $24,160
 葡萄牙 21.1 25.5 $18,150
 卢森堡 20.8 N/A $53,780
 捷克 20.1 N/A $14,720
 匈牙利 20.1 N/A $12,340
 冰島 19.8 23.2 $29,990
 西班牙 19.6 25.3 $20,150
 紐西蘭 18.5 25.8 $19,160
 澳大利亚 18.0 22.5 $25,370
 斯洛伐克 17.9 N/A $11,960
 加拿大 17.8 23.1 $27,130
 日本 16.9 18.6 $25,130
 美國 14.8 19.4 $34,320
 爱尔兰 13.8 18.5 $32,410
 墨西哥 11.8 N/A $8,430
大韩民国 韓國 6.1 11.0 $15,090

数据来自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23]以及联合国开发计划署[24]

参考文献[编辑]

  1. ^ Gould, Arthur. Capitalist Welfare Systems. New York: Longman. 1993. ISBN 0-582-08349-4. 
  2. ^ F. A. Hayek, The Constitution of Liberty (London: Routledge, 1960), p. 502, n. 12.
  3. ^ S. B. Fay, 'Bismarck's Welfare State', Current History, Vol. XVIII (January 1950), pp. 1-7.
  4. ^ Smith, Munroe. Four German Jurists. IV. Political Science Quarterly. 1901.December, 16 (4): 669. doi:10.2307/2140421. ISSN 0032-3195. 
  5. ^ "welfare state." O'Hara, Phillip Anthony (editor). Encyclopedia of political economy. Routledge 1999. p. 1245
  6. ^ Esping-Andersen, Gøsta. Social Foundations of Postindustrial Economies.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9. ISBN 0-19-874200-2. 
  7. ^ Rice, James Mahmud; Robert E. Goodin, Antti Parpo. The Temporal Welfare State: A Crossnational Comparison (PDF). Journal of Public Policy. 2006.September-December, 26 (3): 195–228. doi:10.1017/S0143814X06000523. ISSN 0143-814X. 
  8. ^ Social Services ⑵ - Saudi Arabia Information
  9. ^ Royal Embassy of Saudi Arabia London
  10. ^ Bo Rothstein. Just Institutions Matter: The Moral and Political Logic of the Universal Welfare State (Theories of Institutional Design). Cambridge. 1998. 
  11. ^ 11.0 11.1 Kenworthy, L. (1999). Do social-welfare policies reduce poverty? A cross-national assessment. Social Forces, 77(3), 1119-1139.
  12. ^ 12.0 12.1 Bradley, D., Huber, E., Moller, S., Nielson, F. & Stephens, J. D. (2003). Determinants of relative poverty in advanced capitalist democracies. American Sociological Review, 68(3), 22-51.
  13. ^ 欧文·E·休斯. 公共管理导论. 北京: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2001年: 110. ISBN 9787300038940. 
  14. ^ A. B. Atkinson, Incomes and the Welfare Stat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95
  15. ^ R. E. Goodin et al, in The Real Worlds of Welfare Capitalism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99)
  16. ^ [1]
  17. ^ http://www.nationmaster.com/graph/med_tel_percap-media-televisions-per-capita
  18. ^ http://www.nationmaster.com/graph/med_per_com_percap-media-personal-computers-per-capita
  19. ^ http://www.nationmaster.com/graph/med_rad_percap-media-radios-per-capita
  20. ^ 孙关宏. 政治学概论. 上海: 复旦大学出版社. 2003: 218. ISBN 7309036611. 
  21. ^ Atkinson, A. B. Incomes and the Welfare State.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95. ISBN 0-521-55796-8. 
  22. ^ 22.0 22.1 Barr, N. Economics of the welfare state.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USA). 2004. 
  23. ^ Organis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 (OECD). Welfare Expenditure Report (Microsoft Excel Workbook). OECD. 2001. 
  24. ^ United Nations Development Programme (UNDP). Human Development Indicators. Human Development Report 2003.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for the UNDP. 2003. 

外部链接[编辑]

相關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