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瑾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秋瑾
清末革命家
Qiu jin.jpg
於日本留學的秋瑾
國家  中國
姓名 秋瑾
璿卿、竞雄
祖籍 浙江山阴
初名 秋閨瑾
乳名 玉姑
旦吾、鑒湖女俠
其他名號 筆名:秋千、汉侠女儿、白萍
出生 1875年11月8日
 大清福建省廈門
婚年 1894年
婚姻名份 正室
逝世 1907年7月15日(31歲)
 大清帝國浙江省紹興臥龍山
墳墓 浙江省杭州
親屬
父親 秋信候
母親 單氏
王廷鈞
夫之父 王黻丞
同胞兄弟 秋譽章
同胞姊妹 秋閨珵
庶兄弟 秋宗章
王元德
王桂芬
其他親屬 誼姊:吳之瑛
著作
  • 《秋瑾诗词》
  • 《秋女士遗稿》
  • 《秋女烈士遗稿》
  • 《精卫石》
  • 《秋瑾遗集》
  • 《秋瑾女侠遗集》
  • 《秋瑾史迹》
  • 《秋瑾集》

秋瑾(1875年11月8日-1907年7月15日),浙江省紹興府山陰縣(今绍兴市)人,生于福建省厦门。初名闺瑾,乳名玉姑,字璿卿,号旦吾,留學日本后改名,字(或作别号)竞雄,自称鉴湖女侠,笔名秋千汉侠女儿,曾用笔名白萍。近代女民主革命志士,提倡女權。

生平[编辑]

早年[编辑]

秋瑾出生於一個官宦家庭,曾祖父秋家丞曾任縣令。1881年9月,秋瑾祖父秋嘉禾離雲宵,赴「鹿港同知」任。1885年,父秋壽南在福建提督幕府任內,以勞積保知縣,分發台灣。初赴台北府某縣任,卻被人捷足先得,改除「台灣撫院文案」。1886年,秋壽南在台灣,囑親戚何祿安護眷赴台。秋瑾隨母親兄妹道經上海,耽擱數月;後搭糧船成行。海上遇颱風;數日後,安抵台北。三月後,隨母親兄妹返回廈門[1]

婚姻[编辑]

湘潭秋瑾故居遗址(今属双峰县),秋瑾于1896至1907年陆续在此居住

1894年(清光绪二十年),其父秋壽南(信候)任湖南省湘乡县督销总办时,将秋瑾许配给湘潭县荷叶乡王廷鈞为妻。1896年(光绪二十二年),秋与王结婚。王廷钧在湘潭开设“义源当舖”,秋瑾大部分时间住在湘潭,也常回到婆家。1897年生子元德(沅德,名元深,字仲瀛,号艾潭,亦号重民,1897年6月27日-1955年)。1901年生女桂芬(字灿芝,1901年10月7日-1967年),11月26日其父卒于湖南桂阳知州任上,之后秋家办和济钱庄。1902年钱庄倒闭,其夫捐官任户部主事,秋瑾携子隨夫遷居北京

留日[编辑]

1903年,秋瑾与吴芝瑛結拜,中秋,秋瑾身着男装到戏院看戏,轰动一时。不久,秋瑾和丈夫发生了婚姻危机,然后离婚。1904年秋瑾变卖首饰筹集资金于5月东渡至日本,先後入日語講習所、青山實踐女校。在日本期间,秋瑾积极参加留日学生的革命活动,与陈撷芬发起共爱会,和刘道一等组织十人会,加入馮自由梁慕光孫中山委派在橫濱成立的三合会,並受封為“白紙扇”(即軍師)。

回国[编辑]

绍兴大通学堂旧址

1905年,秋瑾回国省亲,5、6月間由徐锡麟介绍加入光复会。7月15日再次东渡日本,8月经冯自由介绍在黄兴寓所加入了由孙中山等创立才半个月的中国同盟会。1906年2月,因抗議日本文部省於去年11月2日頒發的《清國留日學生取締規則》而回國,据徐双韵《忆秋瑾》一文,但该文记载的是:“秋谨发言,力主回国,词意激昂,随手从靴筒取出倭刀,插在讲台上说:“如有人回到祖国,投降满虏,卖友求荣,欺压汉人,吃我一刀。”这句话的意思很明白啊,是表达回国反清的立场,是向不回国的人表示她的回国不是投降。这跟“骂鲁迅”风马牛不及。据永田圭介《秋瑾——竞雄女侠传》称,在回国前秋瑾曾在陈天华追悼会上对反对回国的鲁迅许寿裳等人拔出了随身携带的日本刀厉声喝道:“投降满虏,卖友求荣。欺压汉人,吃我一刀。”永田一说属于蓄意歪曲。

9月在上海組織銳峻學社(其他组织者包括尹锐志陈伯平姚勇忱)。

1907年1月在上海创辦《中國女報》(只出版两期,创刊号发刊于1906年农历十二月初一日,第二期出版于1907年正月二十日)。3月间回绍兴,与徐锡麟等创办明道女子学堂。不久又主持大通学堂(1905年徐锡麟等创办,后作为绍兴光复会总机关)体育专修科,并任学堂督办。

就義[编辑]

浙江省绍兴市古轩亭口,秋瑾被杀处。
秋瑾女侠遗容及就义图

大约从年春开始筹资准备于7月由金华起义,呼应徐锡麟安庆起义。7月1日至7月4日,武义、金华、永康等地先后发生光复军起义,但均告失败。7月6日,徐锡麟在安庆刺杀安徽巡抚恩铭,被捕后旋被杀,安庆起义遂告失败。徐锡麟弟徐伟供词牵连秋瑾,但秋瑾拒绝離开绍兴,认为“革命要流血才会成功”。

消息為浙江巡撫張曾敭張之洞之叔)得知,大為震怒,知悉徐錫麟與紹興大通學堂督辦秋瑾乃為同黨,氣急敗壞。當即急電紹興府知府貴福,派山陰縣令李鍾嶽查封大通學堂。

7月14日,李鍾嶽帶領標兵管帶到大通學校查抄。李鍾嶽深恐軍隊亂開槍,特地乘轎在前,軍士只得朝天鳴槍。人馬剛至時,校門緊閉,校內有槍還擊,李在轎內,大聲喊話:“本縣在此,大家放心,無須開槍。”軍士遂破校門而入,師生四散。縣令怕傷及秋瑾,喝令兵士不得射擊女子。此時,秋瑾正穿著長袍立在屋脊上,聽縣令喊話便脫下長袍。軍士見是女子,不復射擊,得免于難。因放暑假,這次查抄只逮到秋瑾和八名學生。另在水澄橋河下溺死一人,校墻外跌死一人,並搜出數十支,子彈若干[2]

秋瑾下午四時在大通學堂被捕,被关押在卧龙山(即府山)监狱(今卧龙山建有风雨亭)。貴福、李鍾嶽及會稽縣令李瑞年,行三堂會審。次日貴福責令李鍾嶽派人到紹興城外秋瑾母親家查抄。李鍾嶽故意草草了事,裝作一無所獲。李鍾嶽命將秋瑾等九人,提到衙內花廳。秋瑾口供僅寫“秋風秋雨愁煞人”一詩句。隨後,李鍾嶽即到紹興府向貴福報告審訊情形。貴福愀然不悅。貴福當晚赴杭,向張曾揚作假報告,說秋瑾對造反之罪,業已供認不諱。

7月15日凌晨三四时,于浙江省绍兴古轩亭口被五花大绑着處斬,享年31岁。

时论认为對女流之辈的秋瑾处以斩刑過於殘酷,即使是当时憎恨革命黨人的守旧派亦不認同官府的處理手法。秋瑾尸体由大通学堂洗衣妇王安友等人裹殓,后由同善堂收殓,草葬于卧龙山麓。之后其灵柩数迁。之后官方曾通缉数十人,后迫于舆论未再追究(只二人被勒捐钱)。秋瑾被杀,导致官方开始打压女校。

秋瑾遇害兩週後,張曾揚致電貴福:“報紙中載:該匪當堂書‘秋風秋雨愁煞人’七字,有無其事?有即送核。”當日,貴福復電“七字在山陰李令手,已晉省。”可見實有其事。貴福懷疑李鍾嶽偏袒,有意開脫。在得到浙江巡撫同意“將秋瑾先行正法”復電後,立即召見李,令他執行。李説:“供、證兩無,安能殺人?”[3]

後事[编辑]

杭州西湖秋瑾墓全貌

1908年,被怀疑出卖秋瑾的胡道南光复会暗杀,但蔡元培谓胡道南被暗杀属冤死。

1912年,秋瑾遗骨经湘、浙两省协商迁回浙江杭州西湖西泠桥畔原墓地。使用红砖砌成大门。[4]同年12月10日,孫中山親至秋墓祭悼,並撰題輓聯:「江戶矢丹忱,重君首贊同盟會;軒亭灑碧血,愧我今招俠女魂。」在西湖秋瑾墓旁,修建风雨亭,亭以秋瑾临刑前绝笔“秋风秋雨愁煞人”句而得名。[5]

1936年,李鍾嶽之子《民國日報》記者李江秋,專赴杭州,與秋瑾之弟秋宗章相見。秋宗章告訴李江秋:“先姊在家,獨居一小樓,所有與先烈來往信件,均藏其中。六月初四(農曆)大通被查抄時,全家均逃難,故一切未及掩藏。令父李鍾嶽先生在查抄前,已問明小樓為秋女士所居,故意不令檢查,否則必連累多人”。此足證明李鍾嶽救人于難的苦心。

1956年以及1964年,毛澤東對西湖邊的墳墓主張遷葬。1965年1月28日夜,杭州市园林管理局西北管理处工人将钢筋混凝土砌成的秋瑾墓炸开破壞,然后凿开棺材,取出秋瑾遗骨以及陪葬遗物,随后遗骨被装入陶罐埋到龙井路双峰村边的吉庆山马坡岭脚已经准备好的土穴中。[6]

1981年,秋瑾墓在西泠桥另一端重建,塑汉白玉全身像,并镌有孙中山的手迹“巾帼英雄”。

親人[编辑]

  • 祖父 嘉禾
  • 祖母 余氏
    • 壽南
    • 單氏
      • 譽章
      • 閨珵,字「珮卿」,易名「秋珵
    • 庶母 孫氏
      • 宗章
      • 王廷鈞
        • 元德
        • 桂芬

著作[编辑]

秋瑾精於詩詞,著有《感懷》、《感時》等,其著作輯錄计有《秋瑾诗词》、《秋女士遗稿》、《秋女烈士遗稿》、《精卫石》(小说)、《秋瑾遗集》、《秋瑾女侠遗集》、《秋瑾史迹》、《秋瑾集》等数种。体例有:七绝、七律、五绝、五律、五古、七言排律、七古七绝、七律、五言、乐府古诗、断句、七古、五绝、五言排律…

小說與戲曲[编辑]

秋瑾死後不久,《小说林》杂志就连续刊出了多种以秋瑾为题材的小说和戏曲。小说有包天笑的长篇连载《碧血幕》,吴梅龙禅居士杂剧《轩亭秋》、《碧血碑》、啸卢传奇《轩亭血》等。其他相关题材的小说有静观子的《六月霜》、尚武静观自得主人的《女铜象》、红叶的《十年游学记》、哀民的《轩亭恨》、无生的《轩亭复活记》(后改题《秋瑾再生记》);戏曲有悲秋散人的杂剧《秋海棠》、伤时子、萧山湘灵子及古越嬴宗季女的的传奇《苍鹰击》、《轩亭冤》、《六月霜》。

中華民國成立前后,进化团春阳社两家文明戏剧团首先演出《秋瑾》,随后新民社、民鸣社、开阳社、启明社等剧团也相继上演。

1919年4月,在魯迅著作《

文藝作品[编辑]

》的《》一文中的夏瑜“夏”與“秋”相對,“瑜”與“瑾”相對,便是影射秋瑾其人。[7]

1936年冬,夏衍写出了第一个话剧本《自由花》,后在40年代改名为《秋瑾传》。1940年“三八”妇女节时在延安上演了四幕话剧《秋瑾》。

1981年辛亥革命七十周年,中国戏剧舞台更出现一阵“秋瑾热”:北京京剧院二团的《风雨千秋》、上海人民艺术剧院二团的《秋风秋雨》、浙江歌舞团的《秋瑾》、杭州话剧团的《秋瑾》、江苏省昆剧团的《鉴湖女侠》、天津市京剧三团的《鉴湖女侠》、安徽芜湖市梨黄戏剧团的《鉴湖碧血》等。[8]

影視作品[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

  • 《秋瑾年谱》林逸撰台湾商务印书馆1985年7月
  • 中华历史名人丛书--《秋瑾》郭长海著 新蕾出版社1993年
  • 《竞雄女俠傳:秋瑾》(日)永田圭介 群言出版社2007年
  • 《秋瑾持枪拒捕考》郭长海《学术月刊》1982年第12期
  • 《秋瑾入同盟会时间考》郭长海 《浙江学刊》1984年第2期
  • 《秋瑾与演说练习会》郭长海《演讲与口才》1985年第1期
  • 《秋瑾事迹研究》郭长海等编著 东北师范大学出版社1987年
  • 《关于秋瑾生年争论之我见》郭长海《辛亥革命史丛刊》第8辑(1991年)
  • 《秋瑾全集笺注》郭长海 郭君兮辑注 吉林文史出版社2003年
  • 《吴芝瑛葬秋瑾诗文纪事》郭长海《江淮文史》2007年第2期
  • 《秋瑾研究资料·文献集》郭长海 秋经武 宁夏人民出版社2007年
  • 《秋瑾诗文集》郭长海 郭君兮 浙江古籍出版社2013年
  • 《秋瑾集外文诗辑存》 郭长海 《社会科学战线》1981年第4期
  • 《秋瑾《警告我同胞》下 百年后浮出水面》郭长海 《绍兴日报》2010年3月8日第3版
  • 《徐自华集》郭长海 郭君兮 浙江古籍出版社2014年

注释与引用[编辑]

  1. ^ 山木. 附錄一秋瑾年表//《秋瑾傳》. 國際文化出版社. 1989年: 512–530. 
  2. ^ 陈正宽. [山东往事秋瑾与山东安丘籍县官李钟岳]. 《齐鲁晚报》. 2007-02-06 [2013年3月30日查阅] (简体中文). 
  3. ^ 秋瑾被殺上海傳媒如何為正義張目 (正体中文). 
  4. ^ 芥川龙之介. 中国游记. 北京: 中华书局. 2007年1月: 页72. ISBN 9787101053487 (简体中文). 
  5. ^ 赏风雨亭荷花 缅怀秋瑾烈士. 绍兴网. 2009年6月24日 [2013年3月30日查阅] (简体中文). 
  6. ^ 1964:西湖墓冢的集体生活. 《瞭望东方周刊》. 2009年7月 [2013-03-30] (中文(中国大陆)‎). 
  7. ^ 秋瑾. 人民网. 2011年9月21日 [2013年3月30日查阅] (简体中文). 
  8. ^ 魏紹昌. 秋瑾的藝術形象永垂不朽——從傳奇、文明戲到話劇和電影// (编) 郭延禮編 (编). 《秋瑾研究資料》. 山東教育出版社. 1987年: 512–530. 

相关条目[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