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潛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程潛

程潛(1882年-1968年4月5日),頌雲中国湖南醴陵人,同盟會元老,國民革命軍一級陸軍上將。北伐战争國民革命軍第六軍軍長,抗戰時第一戰區司令長官。1948年時曾參選中華民國副總統,但未成當選。

1949年年中在長沙共產黨投诚,同年出席北京全国政协。其後任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委員,人民革命軍事委員會副主席,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員長,湖南省省長、民革中央副主席等職。1968年4月5日病逝北京

生平[编辑]

早年革命生涯[编辑]

程潛出身耕讀世家,九歲入私塾。十六歲(1898年)中秀才。十八歲(1900年)進入長沙岳麓書院,開始了解中外時局後,決定放棄科舉之途,棄文習武。二十一歲1903年以第一名成績考入湖南武備學堂。1904年通過考核被保送留學日本,在日本結識黃興宋教仁李烈鈞等人,開始傾向革命,並組成革命同志會。

1905年程潛加入剛成立的同盟會。與孫中山面談即成為孫之追隨者。程潛同時加入以軍人學生為主的「铁血丈夫團」。1907年進入日本陸軍士官學校炮科第六期,1908年底畢業。同年回國,到四川訓練新軍。1910年任新式陸軍陆军第十七鎮參謀官。1911年辛亥革命爆發後,程潛到武昌助黃興指揮炮兵反攻漢口。失敗後轉往長沙

1912年中华民国建立後任湖南軍事廳長。1913年二次革命時組織討,但旋即失敗,湖南取消獨立,程潛逃亡日本,進入早稻田大學。期間孫中山改組國民黨為中華革命黨,程潛反對入黨方法而未加入。1915年袁世凱洪憲帝制後,程潛赴雲南加入護國戰爭,受蔡鍔命為湖南招撫使,到湖南召集其舊部反袁,被舉為護國湘軍總司令,驅逐湖南督軍湯薌銘。但之後段祺瑞譚延闓為湖南省長兼督軍,程被迫離職。1917年7月孫中山發動護法運動,程潛聯絡舊部支持,9月被任為湖南護法軍司令,在湘南大敗南下進攻廣東北洋政府部隊,一度進攻至長沙。後因與譚延闓之爭,再被迫離職。

1920年孫中山第二次在廣州護法,程被任為陸軍次長。在第二次護法時的北伐,與陳烱明衝突中皆支持孫中山,因而頗受器重。孫中山得以於1923年回廣州第三次護法,亦得助於程潛平定廣州。程更曾在廣州建立廣州軍政府軍政部講武學校,自任校長培養軍事人材,宋希濂中將即出身於此。孫中山建立黃埔軍校時,曾一度考慮以程為校長,以蔣中正李濟深為副。1925年,孫中山逝世後,廣州組織國民政府,程潛為政府委員之一。

北伐战争[编辑]

1926年被選為國民黨第二屆中委。同年國民政府下部隊改為國民革命軍,程部為第六軍,程潛為軍長,軍代表林伯渠,下屬三個師。1926年蔣中正北伐時,第六軍攻陷南昌,但之後被孫傳芳成功反攻,第六軍損失過半。經重組後再戰,並於1926年12月23日首先攻陷南京。1927年寧漢分裂,程於次年3月被武漢國民政府選為軍事委員會委員、第二方面軍指揮。武漢方面曾一度要程潛逮捕蔣中正,但程未有行事,而蔣亦已有防範。之後程曾一度試圖調解寧漢之爭但無效。而第六軍亦在南京附近被蔣中正包圍繳械收編。寧漢合流後,程潛與桂系军阀合作擊敗反蔣之唐生智。但程之後又與桂系衝突,於1928年被李宗仁扣留,免去各職。而第六軍亦被完全分化收編。之後數年程潛寓居上海。1931年九一八事變後,國民黨內各系謀求和解,程潛方再被選為政府委員,中央執委。1935年升任二級陸軍上將,任總參謀長。

抗日战争期间[编辑]

1937年七七事變後指揮平漢路抗日。1938年起任第一戰區司令長官,兼河南省主席。曾指揮蘭封會戰等大戰役。6月,炸開開封花園口黃河大堤。同年底,改任天水行營主任,駐西安。1940年調任軍事委員會副總參謀,至1945年抗戰勝利。1945年戰爭結束,程潛任武漢行營主任,掌管華中軍政。1947年,在原籍湖南省醴陵縣當選為第一屆國民大會代表。1948年3月參加副總統選舉,但落敗,所得票改投李宗仁,令蔣中正支持的孫科未能當選。之後武漢行營取消,由桂系白崇禧出任華中剿總代替。程改為湖南绥靖公署主任兼省主席,但仍集湖南軍政大權于一身。

共和国成立后[编辑]

1952年9月,在中南海毛泽东亲自为程潜(中)划船

1949年1月,蔣中正在壓力下下野,桂系上台,李宗仁代任總統。同年4月國共和談失敗,共軍渡過長江湖北亦失守。8月初,程潛在湖南宣佈接受中國共產黨的和平協定,宣佈湖南脫離廣州政府。月底赴北京參加政协一届会议。1949年8月4日,廣州政府明令通緝程潛[1]

1949年後,程潛先後任中央人民政府委員,人民革命軍事委員會副主席,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湖南省省長、民革中央副主席等各職。1966年文化大革命爆發,受周恩來特別保護,個人未受衝擊。1968年4月5日病逝北京。著有《程潛詩集》,由黑龍江人民出版社出版,葉劍英為其題詞。

参考文献[编辑]

  1. ^ 總統令 三十八年八月四日 前湖南省政府主席兼長沙綏靖主任程潛,通匪叛國,逆跡昭著,并於江日發表通電,措辭荒謬,為匪張目,實屬罪無可逭,應予通緝,仰各軍政機關嚴密緝捕歸案訊辦,以彰法典。切切此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