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順則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程順則
琉球國官員、學者
Tei Junsoku.JPG
程順則畫像
隆勲紫金大夫加銜法司正卿
國家 琉球國
姓名 程順則
寵文
念菴
封爵 親方
封地 名護
籍貫 琉球久米村
童名 思武太
出生 1663年11月27日(1663-11-27)
康熙二年十月廿八
琉球國久米村
逝世 1735年1月1日 (71歲)
雍正十二年臘月初八
經歷
  • 康煕十五年丙辰九月初二日挙秀才加元服(年俸米壹石伍斗)
  • 康煕二十二年癸亥八月二十日陞通事(年俸米貳石)
  • 康煕二十七年戊辰十二月初四日頂戴黄冠(年俸米貳石伍斗)
  • 康煕三十四年乙亥十二月初一日陞都通事(年俸肆石)
  • 康煕三十五年丙子二月初一日擢遏闥理位(俗稱當座)
  • 康煕三十九年庚辰十二月朔日陞察侍紀官(俗稱座敷)
  • 康煕四十三年甲申十二月二十七日陞中議大夫(年俸伍石)
  • 康煕四十五年丙戌四月十四日陞正議大夫(年俸陸石)
  • 康煕四十七年戊子九月初七日叙進顯加銜謁者(俗稱申口座)
  • 康煕五十二年癸巳五月二十六日給知行高二十石
  • 康煕五十四年乙未五月朔日陞紫金大夫任總理唐榮司職給加増知高六十石
  • 康煕五十八年己亥七月二十八日陞隆勲紫金大夫加銜法司正卿(俗稱三司官座)
著作

程順則琉球語程順則ティージュンスク Tii Junsuku?;1663年11月27日-1735年1月1日)是琉球國第二尚氏王朝時期著名的儒學學者。和名名護親方寵文琉球語名護 親方 寵文ナグ ウェーカタ チョーブン Nagu Ueekata Chōbun),童名思武太念菴,著書時也常以雪堂自號。他從中國帶回儒學書籍《六諭衍義》並在琉球普及,建設明倫堂以教育琉球的士族子弟。他還效仿中國的官制,制定了琉球的官制。由於他為儒學在琉球的推動,甚至在日本江戶幕府的推動作出了巨大貢獻,被沖繩學學者伊波普猷列為琉球五偉人之一,稱名護聖人琉球語名護ぬ聖人ナグ ヌ シーニン Nagu nu siinin),至今仍受琉球人的尊崇。

早年生涯[编辑]

程順則於康熙二年癸卯十月二十八日亥時出生在久米村程氏家中。根據《程氏家譜》記載,程氏名護家的元祖是三山時代中山王國攝政程復,來自中國福建,為河南夫子的後代。後來缺乏嗣子,程氏逐漸衰亡。

程順則的先祖本姓,是琉球唐手家虞建極(京阿波根親雲上實基)的後代。由於尚賢王不忍心讓程氏絕後,命虞建極的五世孫虞秉憲(外間筑登之實房)入嗣程氏,改名程秉憲。

程順則之父程泰祚(古波藏親雲上景陽)是程秉憲的次子。程泰祚精通儒學,曾任琉球國的都通事一職,曾兩度赴中國朝貢。程泰祚還於1610年同金正華(赤嶺親雲上)在泉崎村建立琉球歷史上的第一座孔廟(稱至聖廟)。[2]

受其父的影響,程順則自幼及表現出了對儒學的濃厚興趣。根據鄭章觀(屋富祖親方)的說法,程順則「自幼即端重不類群兒,秉性仁孝……敦孝悌以重人倫,篤宗教而和鄉黨。」[3]經過自己的努力,程順則於康熙十三年(1674年)成為若秀才,康熙十五年(1676年)元服那年成為秀才,並拜當時琉球儒學大師鄭弘良(大嶺親雲上)為師。次年,程順則繼承了父親家督的位置以及真和志間切古波藏地頭一職。[2]

赴福州學習[编辑]

1683年,程順則奉攝政向象賢之命,跟隨紫金大夫王明佐(國場親方)率領的謝恩使團前往清朝,從福州到達北京。當謝恩使團回到福州時,程順則留在福州的柔遠驛,結交大批文人雅士,拜師學習儒學。程順則拜儒者竺天植為師,潛心研修儒學。在竺天植處,程順則看到了由范鋐所寫的《六諭衍義》。該書對明太祖的《六諭》進行了詳細的講解,宣導國民修身齊家,孝敬父母,尊敬長上、和睦鄉里、教訓子孫、各安生理和毋作非為。由於該書簡明易懂,程順則被深深吸引住了。程順則留閩四年,學成歸國。[4]

康熙26年(1687年),因一隻蘇州商船漂至勝連間切濱島,程順則隨正議大夫鄭弘良長史王可法(國場親雲上)前往該島,將船拖至玉城間切澳武島修理。在此期間,由於程順則對儒學的理解十分透徹,得到了尚貞王的器重,成為專門講解儒學內容和理性的講解師[2]

康熙28年(1689年),程順則被任命為接貢存留通事(迎接進貢船的現地翻譯官),隨都通事毛文善(奧間親雲上)再次前往清朝。在福州,程順則拜儒者陳元輔為師學習儒學。在此次滯留福州的三年期間,他花費了二十五金,購得了十七史共1592卷,歸國之後全部捐獻給了孔廟[2][5]

1691年,程順則將康熙帝的御書「中山世土」進行摹寫,製成御筆匾額,懸於首里城正殿。同年再次出任王府的講解師。[2]1696年,程順則以進貢北京大通事的身份,隨耳目官毛天相(池城親雲上安倚)、正議大夫鄭弘良前往清朝朝貢。回到福州時,程順則將自己所寫的八十餘篇漢詩編成詩集《雪堂燕遊草》並出版刊行。該詩集成為琉球漢詩的代表,後來傳入日本薩摩藩,僧人畫家木村探元將每首詩都配上一幅畫,稱《雪堂燕遊草圖》。[2][6]

制定琉球官制和禮儀[编辑]

從1703年起,程順則同紫金大夫蔡鐸(志多伯親方天將)、正議大夫蔡應瑞(大田親雲上獻臣),依照琉球語的漢字發音,對琉球位階的名字進行漢字表記,同時重修官制,於1706年寫成《中山王府官制》呈獻給尚貞王。至此,琉球的九品十八階制度基本形成。同時,三人也對《歷代寶案》進行了整理和考證。[2]

程順則還參照中國的禮儀制度,改琉球冬至朝賀國王的時間為元旦。他還對朝賀國王的禮儀進行改進,於「殿下中道設香案」,「百官分左右翼,各照品級排立」,「於墀下左右設五方之旗,設彩旗于殿下左右」,「陳設儀仗,鳴金鼓,奏漢樂」,「王先拜北天,後升殿受賀」。這一改進使得琉球的朝賀同清朝的朝賀一樣壯觀。[7][8]

程順則的才能受到了琉球王府的讚賞。1704年,程順則成為王世子尚純、王世孫尚益的侍講,「每朝侍講《四書》,夕講《唐詩》」。尚純甚至留宿他於中城御殿(琉球的東宮)之中。程順則擔任侍講20個月,以後兩御殿每年賜歲暮儀物,尚貞王賜御花玉貫以示嘉獎。[2]

《六諭衍義》和《指南廣義》[编辑]

1706年,程順則以正議大夫的身份,隨耳目官馬元勳(宮平親雲上良康)赴清朝北京朝貢。1708年,琉球使團回到福州,準備歸國。在福州逗留期間,程順則出資六十金,將《六諭衍義》和《指南廣義》各刻了一部,帶回國中。他還重金購買了朱子真跡一冊,歸國獻給尚益王[9]

六諭衍義》是由中國學者范鋐所作的一部儒學普及書籍,對明太祖的《六諭》進行了詳細的講解,宣導國民修身齊家,孝敬父母,尊敬長上、和睦鄉里、教訓子孫、各安生理和毋作非為。該書對琉球儒學影響甚大,1732年,琉球三司官蔡溫參照《六諭衍義》,編成了琉球的教科書《御教條》。

指南廣義》則是一部航海著作,為程順則所作。程順則參照了久米村所傳的清朝冊封使汪輯船隊舵手的航海書籍,結合歷屆冊封使、進貢船舵手的實際經驗,並參照了大量天文、氣象、地理典籍,編成了該書。該書記載了地理、天文、氣象等大量重要資料,成為後來琉球航海人員的必備指南。[10]

康熙四十九年(1710年),程順則成為了尚益王的侍講,講解《春秋》和《貞觀政要》。[2]

上江戶[编辑]

1714年,程順則以江戶慶賀掌翰史的身份,隨尚監(與那城王子朝直)、尚永泰(金武王子朝祐)上江戶,慶賀德川家繼成為幕府將軍。中途來到薩摩藩鹿兒島城,拜見藩主島津吉貴,向藩主進獻《六諭衍義》。由於程順則才氣聞名於日本,島津吉貴十分讚賞他,十分隆重的接待了他。由於島津吉貴將要前往江戶進行參勤交代,琉球的上江戶使者亦隨同前往。[2]

程順則滯留江戶期間,拜訪了大量日本儒學政要,包括新井白石荻生徂徠太宰春台等人,並結為朋友。在拜訪之後,這些日本儒者對琉球產生了濃厚的興趣。新井白石於1719年開始研究琉球歷史和民俗,寫下了《南島志》;太宰春台則對琉球與薩摩藩之間的微妙關係進行研究。[11]

程順則在日本受到不少公卿的禮待,包括攝政近衛家熙、曼殊宮良應法親王大納言德大寺公全等人。回到鹿兒島城之後,島津吉貴請程順則觀賞木村探元所繪的《雪堂燕遊草圖》,並在上面題字。[12]上江戶使者將回國時,島津吉貴又極力挽留他。[2]

程順則所進獻的《六諭衍義》,則被島津吉貴獻給了幕府將軍。後來德川吉宗命令室鳩巢將其翻譯成日本語,作為寺子屋的教科書,在日本廣為流傳。[13]

創建明倫堂[编辑]

當時琉球雖然推崇儒學,但都是各士族家庭單獨進行教育,沒有一個真正的公共教育機構。冊封使汪輯林麟焻至聖廟的廟記中提出先生在孔廟進行傳授知識的想法。因此,程順則於1718年向尚敬王提議,在至聖廟中建立了公共教育機構明倫堂。明倫堂是琉球最早的公共教育機關,以官話為授課語言,講解經書的內容以及詩文表奏文外交文書的起草方法。相對的,在上天妃宮則設立北京官話的教育機構,教授素讀。明倫堂的創立,為琉球的儒學教育奠定了基礎。[2][14]

改正度量衡[编辑]

當時琉球的度量衡與中國不同,琉球的一約為中國的二石多。1719年,清朝冊封使海寶徐葆光的船隊來到琉球,冊封尚敬為王。琉球王府同冊封使團進行貿易時,由於琉球官員使用琉球的度量衡使得冊封使團隨從人員不滿,程順則奏請尚敬王,將國內的度量衡與中國度量衡相統一,以免在冊封貿易時引來不必要的麻煩。[2]

1720年,程順則隨法司王舅向龍翼(富盛親方朝章)前往清朝朝貢。在途經江南的時候,程順則偶然看到了清朝康熙帝所編的《皇清詩選》。《皇清詩選》收錄了清朝著名公卿、學者、鴻儒的詩作,以及朝鮮安南琉球的優秀詩作。在琉球的詩作中,包括了王世子尚純攝政尚弘毅(大里王子朝亮)以及法司以下眾多琉球官員的詩作。見到大量琉球人的詩作被收錄到清朝的詩集中,程順則大為高興,立即自費購得《皇清詩選》數十部,每部三十卷。回國後,獻給王府內書院一部、聖廟一部、評定所一部,其餘皆贈送給師友。[2][15]

作品[编辑]

程順則除編修過有關政治制度的文書外,還有若干史地作品、文學作品。其中不少被收錄到《程氏家譜》之中。

  • 琉球國境的地圖:據徐葆光中山傳信錄》載:「王命紫金太夫程順則爲圖,徑丈有奇,東西南北方位略定。」雖然程順則所繪的圖,未詳路程、土產、建制等方面的資料,但徐葆光也據此為基礎著書。[16]
  • 那霸北砲臺堤中、臨海寺門外重修臨海橋舊碑碑文:為介紹該處舊堤及臨海橋的歷史的碑文。[17]
  • 久米村聖廟櫺星門內庭中石碑碑文:為介紹琉球人在該處建廟供奉孔子的碑文。[18]
  • 廟學紀略》一卷:為詳細介紹儒家傳入琉球後「建廟興學顛末,並講解、訓詁師姓名」的書籍。[19][20]
  • 雪堂燕游草》一卷:為程順則的漢文詩集。[21][20]

後世的評價與尊崇[编辑]

程順則的頌德碑,在今沖繩那霸市至聖廟

注釋[编辑]

  1. ^ 《程家世親墓碑文》:「先岳母源玅班氏孺人墓」
  2. ^ 2.00 2.01 2.02 2.03 2.04 2.05 2.06 2.07 2.08 2.09 2.10 2.11 2.12 2.13 2.14 程氏家譜(名護家)
  3. ^ 鄭章觀《總理唐榮司程公傳》
  4. ^ 《康熙時期的中琉關係》,第三章第三節,243頁。
  5. ^ 《康熙時期的中琉關係》,第三章第三節,244頁。
  6. ^ 《康熙時期的中琉關係》,第三章第三節,249-250頁。
  7. ^ 鄭章觀《總理唐榮司程公傳》
  8. ^ 《康熙時期的中琉關係》,第三章第三節,248-249頁。
  9. ^ 《康熙時期的中琉關係》,第三章第三節,244頁。
  10. ^ 琉球《指南廣義》與媽祖信仰
  11. ^ Kerr, George H. Okinawa: The History of an Island People. revised ed. Boston: Tuttle Publishing, 2000.pp201-2.
  12. ^ 《康熙時期的中琉關係》,第三章第三節,249-250頁。
  13. ^ Kerr, George H. Okinawa: The History of an Island People. revised ed. Boston: Tuttle Publishing, 2000. p204
  14. ^ 日本歴史地名大系(オンライン版) 小学館
  15. ^ 《康熙時期的中琉關係》,第三章第三節,249-250頁。
  16. ^ 徐葆光《中山傳信錄·序》,收錄於《四庫全書存目叢書·史部》第256冊,齊魯書社書影本,456頁。
  17. ^ 徐葆光《中山傳信錄·卷四》,收錄於《四庫全書存目叢書·史部》第256冊,齊魯書社書影本,457-458頁。
  18. ^ 徐葆光《中山傳信錄·卷五》,收錄於《四庫全書存目叢書·史部》第256冊,齊魯書社書影本,488-489頁。
  19. ^ 徐葆光《中山傳信錄·卷五》,收錄於《四庫全書存目叢書·史部》第256冊,齊魯書社書影本, 489頁。
  20. ^ 20.0 20.1 20.2 20.3 20.4 中國古籍善本書目
  21. ^ 中國知網─程顺则和《雪堂燕游草》
  22. ^ 楊仲揆《琉球古今談》,臺灣商務印書館1990年出版,第100頁。
  23. ^ 徐葆光《中山傳信錄》,臺灣文獻叢刊第306種,第14頁
  24. ^ 沖縄史の五人》,伊波普猷、真境名安興著。琉球新報,1974年出版(1916年《琉球の五偉人》復刻版)

參考文獻[编辑]

  • 《康熙時期的中琉關係》,賴正維著,243-251頁。海洋出版社,2004年出版。 ISBN 7-5027-6233-7
  • Kerr, George H. Okinawa: The History of an Island People. revised ed. Boston: Tuttle Publishing, 2000.
  • 沖縄コンパクト事典,程順則條。那霸文化社,1996年。

參考網頁[编辑]

相關條目[编辑]


琉球五偉人

麻平衡 | 程順則 | 向象賢 | 蔡溫 | 向有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