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票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種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做票選舉舞弊行為之一,在開票過程中,利用不正當手段使特定候選人之得票增加或減少,進而改變投票結果的行為。其中種票是做票的一種,出術者在選區安插額外鐵票選民,令指定候選人增加勝算機會。

各地情況[编辑]

臺灣[编辑]

臺灣中國國民黨一黨獨大時期曾發生多次做票事件。早在二二八事件全臺戒嚴前的1946年國民參政會選舉(由臺灣省參議員投票間接選出)中,臺灣省行政長官公署民政處長周一鶚即曾因名字不清而將一張投給廖文毅的選票視為廢票,導致廖以一票之差落選。[1]

1957年台北市長選舉在開票過程中出現多次「停電」情況[2],最後國民黨力挺的黃啟瑞以17多萬領先黨外的高玉樹的11多萬票。導致高的競選辦事處貼出「君子不計成敗,公道自在人心」、「寧可光榮的失敗,不求不光榮的勝利」標語[3]。1964年台北市長選舉高玉樹捲土重來,在4月26日投票當天計票器亦是發生「故障」事件[4]

1975年立法委員選舉,黨外人士郭雨新的選區宜蘭更是因出現數萬張「廢票」而導致郭雨新落選,日後在挖馬路時挖出一大袋投給郭氏的選票。根據當時幫郭雨新助選的邱義仁回憶,投票日當天邱氏與吳乃仁瑞芳監票時,兩人站在門口記票,卻發生出來的總票數竟然比他們記的票數還多三分之二。當時郭雨新廢票達三萬張,而國民黨林榮三卻怎麼圈都算有效票。邱義仁為此向投票所主任質疑時,卻被駐場的警察當場打了一巴掌。[5]

最有名的例子即屬1977年的中壢事件,即是因桃園縣長選舉桃園縣中壢市第二一三號投開票所(中壢國小)監選主任范姜新林被證人邱奕彬等人指稱涉嫌舞弊做票,其他地方國民黨舞弊的消息也不斷傳來,警察不但未積極處理,反將監票主任帶走保護起來,引起市民憤而包圍桃園縣政府警察局中壢分局。因此當時有句話是這麼說的:「國民黨當選靠兩票,買票和做票。[來源請求]

國民黨作票的行為竟然持續到解嚴〈台灣民主化〉以後,1992年民進黨主席黃信介「元帥東征」參選花蓮縣立委選舉時,也爆發作票傳聞,由於民眾指証歷歷,民進黨立刻號召驗票,輿論沸騰,大批民眾前往花蓮縣府抗議,檢察官只好受理驗票,在驗票時更發現有花蓮縣十二個投票所出現738張「幽靈選票」,比來投票的人數還多。於是檢方查出多位選務人員用將預藏的選票,趁著清點票數,其他監票人員不注意時,暗中投入。最後1993年偵結選舉弊案,國民黨花蓮市市長魏木村被起訴,由中央選舉委員會公告黃信介當選[6][7]

韓國[编辑]

1960年韓國總統選舉時,執政的李承晚陣營被認為在選舉中作票舞弊。引發學生抗議,最終導致李承晚下台流亡海外。在2004年的韓國電影總統的理髮師》(en:The President's Barber)中,片中即出現主角替李承晚陣營進行作票的劇情。

香港[编辑]

2011年香港區議會選舉後,傳媒揭發出不少涉嫌種票的個案,引起社會廣泛談論,揭發後,ICAC立刻作出行動,缉捕相關人士入獄。

俄羅斯[编辑]

2011年12月四日舉行的杜馬(下議院)大選,實際掌握俄國領導權的普亭,其領軍的統一俄羅斯黨,被獨立監督組織Golos歐洲安全與合作組織等第三方機構觀察員發現到有嚴重選舉舞弊的情形。而被揭發的舞弊手法包含了在投票匭中暗藏變造之執政黨選票、打壓政敵、妨害投票等狀況,引起了反普亭民眾大規模示威,要求普亭下台、重新選舉並懲辦選舉委員會主席;而外界的觀察則指出此一舞弊事件影響到普亭於2012年俄國總統大選的「回鍋」企圖,使普亭順利執政25年(1999~2024?)。

馬來西亞[编辑]

2013年大選,馬來西亞的執政黨聯盟國民陣線曾疑似以停電的手段做票,使得其選票數量大增[1]

注釋[编辑]

  1. ^ 該張選票投給廖文毅,因筆跡未乾對折而「毅」字不清,周一鶚卻視之廢票,否則廖氏本應當選。《台灣獨立運動的先聲:台灣共和國》。台北:財團法人吳三連台灣史料基金會,p.29。
  2. ^ 《高玉樹回憶錄》,高玉樹口述,林忠勝撰述,前衛出版社出版,2007年,頁102
  3. ^ 中央日報》三版,1957年4月22日
  4. ^ 《高玉樹回憶錄》,同上,頁137
  5. ^ 《台灣政壇明日之星》, 吳如萍等26位合著, 台北:月旦出版,1993年,頁101到102。
  6. ^ 當年花蓮"立委"黃信介驗票成功
  7. ^ 黃信介1992抓到國民黨花蓮作票案

參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