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斯塔法·凯末尔·阿塔蒂尔克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穆斯塔法·凱末爾·阿塔蒂爾克
Portrait of M. Kemal Ataturk.jpg
凱末爾
任期
1923年10月29日-1938年11月10日
總理 阿里·费特希·奥克亚尔
伊斯麦特·伊诺努
杰拉勒·拜亚尔
繼任 伊斯麦特·伊诺努
任期
1920年5月3日-1921年1月24日
繼任 费夫齐·恰克马克
任期
1920年4月24日-1923年10月29日
繼任 阿里·费特希·奥克亚尔
任期
1923年9月9日-1938年11月10日
繼任 伊斯麦特·伊诺努
个人资料
出生 1881年5月19日
Ottoman flag.svg奧斯曼帝國薩洛尼卡(在現今希臘
逝世 1938年11月10日(57歲)
土耳其土耳其伊斯坦堡
安葬地點
土耳其土耳其安卡拉
國籍 土耳其土耳其
政黨 共和人民黨
簽名 穆斯塔法·凯末尔·阿塔蒂尔克的簽名
軍事背景
效忠 Ottoman flag.svg奧斯曼帝國
(1893–1919年7月8日)
土耳其土耳其共和國
(1919年7月9日–1927年)
服役 陆军
军衔 Ottoman flag.svg奧斯曼帝國: 將軍
土耳其土耳其共和國: 元帅

穆斯塔法·凱末爾·阿塔蒂尔克土耳其语Mustafa Kemal Atatürk,1881年5月19日-1938年11月10日)是土耳其的軍官、改革家、作家和領導人,土耳其共和國第一任總統總理國民議會議長[1],被譽為現代土耳其的肇建者。生于萨洛尼卡(今希腊境内),木商家庭出身。1934年11月24日,土耳其國會向凱末爾賜予「Atatürk」一姓[1],在土耳其语Ata」就是父親,「Atatürk」(阿塔蒂尔克,又译阿塔图(尔)克)就是“土耳其人之父”之意。中文学术界在论述时习惯上仍称为凯末尔[2]

凱末爾最為人所知是他在一戰傑出的軍事能力,同時伴隨著奧斯曼帝國的崩解,他帶領土耳其國民運動並成功在安卡拉建立獨立政府,他打敗當時協約國所帶領的同盟軍隊,並以傑出的優越能力解放了國家並建立了現今的土耳其共和國,在他就任土耳其領導人的時候,凱末爾進行一連串政治,經濟和文化上的變革,啟蒙土耳其並讓土耳其成為現代化和世俗主義的國家,凱末爾帶領土耳其現代化的作為被稱為凱末爾主義,其中也包括減少伊斯蘭教對政治及教育的影響[3]

早年[编辑]

1881年5月19日出生于奥斯曼帝国的萨罗尼卡。根据猶太百科全書和《世界史·现代史(上卷)》第七章记载,凯末尔祖先是crypto-Jewish。 1887年其先后就读于法特玛太太区立小学沙姆西先生小学。1893年转入萨洛尼卡幼年学校,学习成绩优异。因与一位老师同名,被该老师命名为凯末尔·穆斯塔法。1895年升入玛纳斯提军事预备学校。1899年进入伊斯坦布尔军官学校,1902年进入哈拜参谋学院,因数学成绩优秀,获得“凯末尔”之称(阿拉伯语意为“完善的”)。1905年毕业,授上尉军衔。

军事生涯[编辑]

General Mustafa Kemal.jpg
凱末爾在一戰的軍裝打扮

凱末爾因参与政治活动被逮捕,后被苏丹阿卜杜勒·哈米德二世放逐到大马士革第五军营服役。1911年,凯末尔因批评当局而被调离伊斯坦布尔,不久参加了土耳其与意大利利比亚进行的战争,晋升为少校。1912年10月—1913年5月,调任驻保加利亚大使馆武官,晋升为中校。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以后,被任命为新编第19师师长。1915年晋升为上校,指挥了著名的加里波利之战,击退了英国澳大利亚新西兰法国印度紐芬蘭军队的登陆进攻。1916年8月,因保卫奥斯曼帝国首都伊斯坦布尔,获得“伊斯坦布尔的救星”和“帕夏”的称号,名扬全国和欧洲。后被任命为第二军团司令,晋升为将军。[4]

政治生涯[编辑]

穆斯塔法·凱末爾,軍隊指揮官(1918年)

1919年,他受命為駐紮在薩姆松的第9軍督察使(Inspector general),負責殘存的土耳其軍隊的復員和維持治安的工作。他利用這一身份,著手聯合各民族主義抵抗力量,組建國民軍(Kuva-yi Milliye),7月在埃爾祖魯姆舉行的東部各省護權協會代表大會,凱末爾被選為主席。

1920年英國重新佔領伊斯坦布爾,逮捕議員並強迫蘇丹解散國民議會,凱末爾在安卡拉召開大國民議會,宣佈組成代表國家的臨時政府,並擔任新成立的大國民議會主席。伊斯坦布爾的蘇丹政府簽訂了塞夫爾條約之後,凱末爾領導的安卡拉政府堅決拒絕這一條約。1921年8月他要求並說服了大國民議會選舉他為國民軍全權總司令,親自指揮國民軍與希臘軍隊在離安卡拉80公里外的薩卡里亞河進行戰略決戰,戰役中他被流彈打斷一根肋骨,但仍然紮著繃帶指揮,最後以弱勝強,重挫希軍主力,取得了決定性的勝利。9月被大國民議會授予「加齊」(「勝利者」)稱號,晉陞為元帥。

1922年11月1日,大國民議會通過了廢除蘇丹制的決議案。1923年10月29日,為了消除土耳其政制的曖昧狀態,凱末爾向新選出的大國民議會提出了一項憲法修正案,正式成立土耳其共和國,凱末爾隨後當選為共和國第一任總統。

1923年9月凱末爾在安納托利亞與羅麥里亞護權協會基礎上建立人民黨,1924年4月,大國民議會通過了新憲法,實行一黨制。11月人民黨改名為共和人民黨,由總統兼任主席,總理為副主席,黨國制度正式得以確立。自1923年直至1938年凱末爾去世,凱末爾一直連選連任共和國總統、黨主席和武裝部隊總司令,其權力幾乎不受任何限制。凱末爾逝世十五年後遺體入葬落成於1953年的安卡拉凱末爾紀念館。

宗教革命[编辑]

1924年3月,凯末尔废除了源自伊斯蘭教先知穆罕默德後人的哈里發制度,将奥斯曼王室成员全部驱逐出境,並進行政治改革。他废除了历史悠久的伊斯兰教长(Shaykh al Islam)制、撤消沙里亚(Seriat)(即伊斯兰法)部、停办独立的宗教学校和经院、关闭宗教法庭(特别沙里亚法庭)以及废除被奉为神圣法典的沙里亚法、制订和采用依据西欧国家法律为摹本的新民法等等,从而为土耳其的世俗化扫清了障碍。

服饰革命[编辑]

凯末尔利用1925年大国民议会授与政府的特别权力,以激烈的手段完成了颇具象征意义的土耳其服饰革命。他颁布命令,強制所有政府人员必须穿戴西装与礼帽,同时颁布一项禁令,禁止非神职人员穿着宗教袍服或宗教徽记;11月25日,又颁布新的法律,強制所有男子必须戴礼帽,凡戴土耳其帽者将依律治罪。他并带头脱下军服,换上西服,以为国民表率。

解放婦女[编辑]

凯末尔推動了一系列提高土耳其婦女地位的改革。包括在法律中明文強制不准婦女戴面紗、廢除一夫多妻、確立離婚制度、保障婦女在教育就業參政及財產繼承的平等權利。

1934年修改憲法,婦女21歲擁有選舉權,30歲則擁有被選舉權,這項舉措甚至比許多歐洲國家更早,如法國瑞士

文字改革[编辑]

凯末尔親自教授土耳其語新字母(1928年9月20日)

1928年5月24日大国民议会立法通过以“国际”拉丁字母取代以前使用的阿拉伯字母。8月9日在共和人民党举行的一个有党的许多重要人物参加的游园会上,凯末尔宣布实行文字改革。他号召“把这件事(指推广新字母)看成是一种爱国行为和国民义务”,要求土耳其人民把“自己从多少世纪以来像铁箍似的束缚着我们思想的那些令人无法理解的符号中解放出来”[5]。而只有这样,土耳其民族才能“以它的文字和它的思想,表明自己在文明世界中的地位”。他前往全国各地,亲自教人们学习新字母。11月3日,大国民议会通过一项立法,以拉丁字母為基礎,确定了土耳其新字母[6],并规定翌年起不再公开使用旧的阿拉伯字母。

凯末尔聲稱,与阿拉伯字母相比,新字母清楚、简洁又适合土耳其语发音,在土耳其提高成人识字率及发展文教事业方面产生了显著的效果。但是,實際上新的拉丁土耳其字母,合併了幾個不同的音,k和q不分,é和e不分,h和x不分,反而產生了新的混淆。如其实行的一切变革一样,凯末尔将这一切都视为政治行动,是他改造土耳其国家和社会的一部分,其目的就是要削弱与割裂同奥斯曼帝国历史和伊斯兰的联系。凯末尔从另一方面否定了伊斯兰文化的本体特征,反过来强调了突厥史和前安纳托利亚历史的重要性[7]

个人生活[编辑]

凯末尔和他的妻子拉蒂菲·乌沙克利吉尔英语Latife Uşaklıgil在1923年的一次旅行中。

凯末尔的名字和四个女人联系在一起:埃莱妮(Eleni Karinte),斐凯耶(Fikriye Hanım),迪米特里娜(Dimitrina Kovacheva)[8]拉蒂菲·乌沙克利吉尔英语Latife Uşaklıgil。埃莱妮与凯末尔的关系较少为人知,她是凯末尔的第一个恋人,是凯末尔在比托拉当学生时认识的。这段恋情曾被改编为戏剧,还被排成电影[9]。斐凯耶是凯末尔没有血缘关系的表妹,她从小就对凯末尔深情款款,在土耳其独立战争期间,斐凯耶作为凯末尔的私人助理陪伴在他身边。后来凯末尔认识了他的唯一的妻子拉蒂菲并于1923年结婚。凯末尔被迫离开斐凯耶,斐凯耶因此自杀。也有传说她是被谋杀的。[10]他们三人的三角恋后来成为凯末尔的朋友萨利赫(Salih Bozok)的手稿的主题,直至2005年才得以出版。[11]拉蒂菲于凯末尔的婚姻也只持续了两年。[12][13][14]拉蒂菲被看做是土耳其妇女的新形象,经常身着西方服装与凯末尔一起出席公开场合。[15]凯末尔没有亲生子女,但他收养了13个孩子:1个男孩和12个女孩。其中最著名的是萨比哈·格克琴英语Sabiha Gökçen——土耳其的第一位女飞行员以及世界上第一位女战斗机飞行员。[16]

遗产和影响[编辑]

在土耳其首都安卡拉的凱末爾紀念館

凯末尔执政期间实施一系列社会政治与经济改革措施,并逐步形成土耳其民族资产阶级的思想理论体系凯末尔主义

当今土耳其国内最大机场——伊斯坦布尔阿塔蒂尔克国际机场即以他的名字命名[17]

評价[编辑]

凯末尔在各方面试图使土耳其走向西方、走向现代,也确实在某种程度上实现了目标。土耳其民族通过他的努力,摆脱了内部和外来的束缚,开始走向工业化、现代化迈进[18]。仅凭这一点,“现代土耳其之父”的名号是当之无愧的。

凯末尔雖然使得土耳其人從君主制封建體制走向了民主共和,但是也走向了其個人強權與獨裁的另一個極端。他試圖擺脫了阿拉伯波斯文化的影響,卻一味地向歐美文化靠攏。

凯末尔認为,當時伊斯兰社會有許多的生活方式,太過宗教化且不夠進步,與共和制度与现代进步是對立的,与现代民主制度是矛盾的,所以,要實行土耳其的现代化,必需倡导世俗化和全面西化的这样一个假设为前提,实行了与奥斯曼帝国和伊斯兰決裂,将土耳其融入“唯一”的文明── “欧洲文明”的一系列措施。凯末尔本人拥有的民族英雄光环和一支对其绝对服从的军队。在军事力量支持下,凯末尔依靠暴力和强权推行全盘西化政策,在社會各個方面,以西方為藍本进行一系列强力的改革。

由於凯末尔的獨裁指導思想,導致了土耳其政壇至今仍存在军官的長期干政。历史上,土耳其军队曾多次发动军事政变强迫民选政府下台。所有法律必须经过由军方控制的“宪法法庭”审查才能生效,民主變成了土耳其军人把持国家命运的美麗外衣,近年政府逐漸通過修憲限制軍方權力,而軍方對政府的影響力也開始下降[19]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土耳其共和國國父凱墨爾生平及成就展」在國立國父紀念館帶您進入歷史之旅. 國父紀念館. 2013-10-18 [2013-10-28]. 
  2. ^ 昝涛. 现代国家与民族建构:20世纪前期土耳其民族主义研究. 三联书店. 2011: p.7. ISBN 9787108037206. 
  3. ^ 孙振玉. 传统与现实:土耳其的伊斯兰教与穆斯林. 民族出版社. 2001. ISBN 9787105046171. 
  4. ^ 袁灿兴. 凯末尔与土耳其的现代化之路. 《文史天地》. 2013, (02) [2013-11-20]. 
  5. ^ 土耳其融入欧洲文明的极端“字母革命”. 奇闻异事网. [2013-10-28]. 
  6. ^ 土耳其語言. 土耳其旅遊局. [2013-10-28]. 
  7. ^ 韓宗佳. 土耳其能否重歸中東領導者?. 新浪新聞. 2013-06-05 [2013-10-28]. 
  8. ^ Atatürk: Eine Biographie, Klaus Kreiser, C.H.Beck, 2011, ISBN 3406619789, p. 80, (Ger.)
  9. ^ Balkan Is Not Dead. IMDb. 9 August 2012 [12 November 2012]. 
  10. ^ Atatürk'ün Özel Hayatı. Atatürk. 2008 [12 November 2012]. 
  11. ^ Bozdağ, İsmet. Latife ve Fikriye İki Aşk Arasında Atatürk. Istanbul: Truva Yayınları. 2005. 
  12. ^ 文非 刘作奎. 现代土耳其创建者凯末尔. 人民网. 2004-03-22 [2013-11-20]. 
  13. ^ 土耳其国母日记又遭禁 国父私生活仍迷雾重重. 国际在线. 2005-03-07 [2013-11-20]. 
  14. ^ Akhtar, Salman. The Crescent and the Couch: Cross-Currents Between Islam and Psychoanalysis. Rowman & Littlefield. 2008. 68. ISBN 0-7657-0574-5. 
  15. ^ Turgut, Pelin. Turkey in the 21st century: The Legacy Of Mrs Ataturk. The Independent (UK). 1 July 2006 [2007-09-29]. 
  16. ^ Sabiha Gokcen biography, Hargrave Pioneers of Aviation
  17. ^ 李显超. 阿塔蒂尔克国际机场. 你好網. [2013-10-28]. 
  18. ^ 何清漣. 民主的毒藥:軍人干政背後的威權邏輯. 大紀元. 2013-07-08 [2013-10-28]. 
  19. ^ 人民網. 土耳其告別軍人干政年代. 光明日報. 2011-08-26 [2013-10-28]. 

外部链接[编辑]

官衔
新頭銜 土耳其大国民议会议长
1920年—1923年
繼任:
阿里·费特希·奥克亚尔
土耳其总理
1920年—1921年
繼任:
费乌齐·卡克马克
土耳其总统
1923年—1938年
繼任:
伊斯麦特·伊诺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