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罕默德·阿里帕夏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穆罕默德·阿里帕夏

埃及、苏丹、沙姆汉志摩里亚萨索斯克里特瓦利

Coat of arms of the Egyptian Kingdom 2.png

1840年的穆罕默德·阿里帕夏肖像
在位 1805年5月17日–1848年3月2日
阿尔巴尼亚语 Mehmet Ali Pasha
阿拉伯语 محمد علي باشا
土耳其语 Kavalalı Mehmet Ali Paşa
出生 1769年3月4日
奥斯曼帝国鲁米利亚省卡瓦拉(今希腊
去世 1849年8月2日(80歲)
奥斯曼帝国埃及省亚历山大港(今埃及
葬於 埃及开罗大城堡区穆罕默德·阿里清真寺
前任 艾哈迈德·赫希德帕夏
繼任 易卜拉欣帕夏
王朝 穆罕默德·阿里王朝
宗教信仰 伊斯兰教哈乃斐派[1]

穆罕默德·阿里帕夏阿拉伯语محمد علي باشا‎,约1769年出生于卡瓦拉(今属希腊共和国),1849年8月2日逝世于开罗)是一名奥斯曼帝国埃及的帕夏(总督)。他常被称为是现代埃及的奠基人。穆罕默德·阿里的祖先是阿尔巴尼亚人,他年轻时一开始买卖烟草,后来加入奥斯曼帝国军队。

上台[编辑]

穆罕默德·阿里

1798年,拿破仑·波拿巴入侵奥斯曼帝国的埃及省,在金字塔战役中打败了马木鲁克的军队。这次入侵的直接目的在于打破英国与它的印度殖民地之间的联系,并为可能入侵印度做准备。在尼罗河海战中英国舰队在亚历山大港附近消灭了法国舰队,对拿破仑的计划予以了巨大打击。但是法军依然在非常困难的条件下占据了埃及三年的时间。1801年英国与奥斯曼帝国的联军终于击败了占据埃及的法军。长时间里奥斯曼帝国内部的民族和阶层区分使得其军队非常无效。假如军费不能及时发出的话,一些军队就会叛逃,有些成为强盗。法国统治刚刚结束,此时,马木鲁克的实力已经大不如前,埃及形成了一定的权力真空期。穆罕默德·阿里是派到埃及的一支阿尔巴尼亚团督促法军撤兵的第二高长官。1804年,开罗发生起义后,穆罕默德·阿里帮助了起义者,起义胜利后原总督被废黜,1805年,穆罕默德·阿里被埃及人拥戴为埃及新任总督,奥斯曼帝国也允许了事态的发展。掌权后,穆罕默德·阿里建立了一个由当地的村长、伊斯兰神职人员和开罗的富商组成的权力基础来补充当时的权力真空。

穆罕默德·阿里统治的最初几年里主要是克服各种企图推翻他的尝试以及将他的统治扩张到整个埃及。这一切巩固新政权的行为都得到了奥斯曼帝国的允许。为了最终摧毁马木鲁克的势力穆罕默德·阿里屠杀了马木鲁克的首领。1811年他邀请马木鲁克的埃米尔参加他的儿子被指令为赴阿拉伯半岛镇压当地起义的军队的长官的庆祝会。在马木鲁克的首领们进入要塞的瓮城后穆罕默德·阿里下令关闭瓮城的大门,将所有的马木鲁克首领们关在瓮城内,瓮城上埋伏的士兵对瓮城内开枪。开枪射击后其他的士兵进入瓮城使用斧剑杀死了任何依然活着的马木鲁克。此后数天里穆罕默德·阿里下令他的士兵杀死所有他们能够抓到的马木鲁克,洗劫其家产,强奸其妇女。

现代军队[编辑]

穆罕默德·阿里认识到他所成长的军队——由同一地区和民族的人所组成的远征军——从长远观点来看不是可靠的军队。从他1799年与法军作战的经验他了解到了当时现代化的作战方法。纪律严明、训练有素的步兵配合炮兵和骑兵对付没有纪律、浮躁的马木鲁克军队来说是锐不可当。穆罕默德·阿里还认识到欧洲式的现代军队对比奥斯曼帝国中的军人阶层如禁卫军和马木鲁克来说的优点。这些军人阶层随时间可以聚集足够的权力来向他们的主子挑战。短命的苏丹塞利姆三世企图建立这样一支现代军队来取代奥斯曼帝国的禁卫军的尝试对穆罕默德·阿里也留下了印象:由德国军官赫尔穆特·卡尔·贝恩哈特·冯·毛奇(当时还是上校)训练的军队战绩辉煌,但是禁卫军认识到这支新军队对他们来说所提出的威胁,因此废黜了塞利姆三世。1823年穆罕默德·阿里从上埃及征募农民并让一名法国军官按照拿破仑的作战方式来训练他们。按照塞利姆三世引入的制度这些“新军”的士兵是征募来的,其组织是按照当时欧洲军队的组织方式建立的。这些军队对总督非常忠心,在战场上战绩辉煌,他们被派往埃及多处镇压起义。

1827年穆罕默德·阿里派他的儿子易卜拉欣带领他的新军帮助苏丹马哈茂德二世希腊独立战争中对付希腊。他还花巨资建立了一支海军,但这支海军也导致了他与马哈茂德二世之间的决裂。当时英国法国俄罗斯均支持希腊独立。它们向希腊派驻了一支强大的联合舰队部署在诺瓦里诺湾等候奥斯曼帝国的舰队。阿里认识到他的海军力量无法战胜这支联合欧洲舰队,因此请求苏丹在奥地利的调和下承认希腊的独立,签署和平条约。但是马哈茂德二世不肯放弃这么多的领土,他坚持欧洲联合舰队只不过是骗人的。阿里非常勉强地下令他的舰队与欧洲舰队交战。在1827年10月20日的诺瓦里诺海战中阿里的舰队在数小时内就被摧毁。这是穆罕默德·阿里最后一次大规模地为苏丹派兵效力。

在希腊独立战争中穆罕默德·阿里可以在实战中看到他的军队的长处和短处。他的陆军的战绩良好,但是许多奥斯曼帝国的军队不适合在战场上指挥这样的新式的步兵。此外他的“新军”缺乏海军,因此他在战争中不得不依赖不那么有纪律的老式海军。

在处理这些问题时穆罕默德·阿里非常务实。为了解决军官训练的问题他设立了一所军官学院,聘请法国军官来向奥斯曼帝国的人员教授最先进的军事科学。穆罕默德·阿里信服他的“新军”的效果,因此解散了所有他的老阿尔巴尼亚和马木鲁克军队。他的所有的军队全部是“新军”。为了使得他的军队有足够的士兵,他在埃及农民中设立了徵兵制

工业化和现代化[编辑]

为了满足他的军事改革的巨大支出阿里将海岛棉引入埃及作为经济作物,并将埃及的农业经济重定向向棉花。由于英国纺织业愿意出钱来买这样的棉花,阿里下令大多数埃及农民必须种植棉花,不许种其它作物。在收获时期阿里本人将所有的收成都买下,卖给纺织厂。这样他将整个埃及的棉花收获变成他自己的垄断。他还试验自己建立纺织厂在埃及将棉花加工为布料,但这个试验不很成功。

军事需要可能也是其它现代化项目如国家教育机构、教学医院、道路和运河、生产军装和弹药的工厂、一所位于亚历山大港的造船厂(尽管所有造船厂所需要的木头必须从外国进口)等的动力。使用同样的要求农民服兵役的手段穆罕默德·阿里还经常要求农民在他的工厂和工业项目中服徭役。农民不愿服这些徭役和兵役,许多人逃出他们的村庄来避免被抓,有些人甚至一直逃到叙利亚。有些人自残来避免被征入兵役。最常见的自残的手段有使用毒药自己弄瞎一只眼睛,或者割断右手一般用来钩扳机的手指。

扩张行动[编辑]

阿里将今天的苏丹看作是水、土和资源(主要是奴隶)的扩张。1820年他下令征服和占领苏丹。1821年他的军队进入苏丹并遭到强烈抵抗。但是埃及军队及其装备的精良保证了阿里对苏丹的征服。这样一来阿里有一个可以使得他一直扩张到尼罗河源头的埃塞俄比亚乌干达的前线。他的官员从努巴山脉和苏丹的西部和南部俘获奴隶,将他们编制入一个步兵团。阿里及其后代在苏丹的统治是在苏丹历史上以其残暴和沉重著名的。

诺瓦里诺海战后阿里向奥斯曼帝国政府要求叙利亚作为他在这场海战中的损失的补偿。奥斯曼帝国对这个要求冷漠。假如将叙利亚交给阿里,而以后阿里被撤职的话会怎样?他不会利用叙利亚来进攻没有防御的埃及吗?但是阿里此时已经不愿容忍奥斯曼帝国的冷漠了。为了补偿他和埃及的损失,進攻叙利亚的车轮已经启动了。

与他之前的埃及统治者一样,阿里想要控制大叙利亚,这个愿望出于大叙利亚的战略价值和其富饶的自然资源,而且累范特还拥有一个旺盛的国际商业群体,其发展良好的市场到处均存在。这个愿望不是一个突然的决定。早在阿里还是埃及的非官方统治者时这就已经是他的目标了。此外叙利亚还可以成为埃及产品的一个市场。最重要的是叙利亚可以成为埃及与奥斯曼帝国苏丹之间的一个缓冲区。

阿里建立了一支新的舰队和一支新的军队。1831年10月31日在他的长子易卜拉欣的带领下,埃及军队对叙利亚的入侵开始了。为了避免国际的反对,对于阿里来说,入侵需要一个借口。最后他以与阿卡的统治者之间的争吵为借口。阿里指责6000名农民逃往阿卡来避免兵役、徭役和税务,他要求阿卡将这些人遣送回埃及[2]

埃及军队在叙利亚长驱直入,遇到了很少的抵抗。在围攻六个月(从1831年11月3日至1832年5月27日)后阿卡被占领。埃及军队进入安那托利亞。1832年12月21日在孔亚战役中易卜拉欣击败了奥斯曼帝国大丞相亲自带领的军队。在易卜拉欣的军队与君士坦丁堡之间没有任何军事障碍了。

虽然如此阿里和他的儿子都没有想要推翻推翻奥斯曼王朝取而代之。阿里的目标是一个独立的埃及,易卜拉欣则从内心对奥斯曼反感。他们的目标在于废黜当时的苏丹马哈茂德二世,让他的儿子,当时还是婴儿的阿卜杜勒·迈吉德来取代他。

这个可能性使得马哈茂德非常害怕,他接受了俄罗斯提供的军事帮助,这使得英国和法国政府很不高兴。1833年在俄罗斯的调停下双方达成和议:阿里从安那托利亚撤军,作为补偿他获得克里特漢志。易卜拉欣被授命为叙利亚的总督。

1839年由于穆罕默德·阿里对叙利亚获得的部分自主权不满,因此又开始对奥斯曼帝国苏丹动兵。当马哈茂德二世的军队到达叙利亚边境时易卜拉欣于6月24日在尚利乌尔法附近的尼西比斯对奥斯曼军队进攻并再次击败奥斯曼军队。君士坦丁堡又一次处于易卜拉欣军队的直接威胁之下。马哈茂德二世几乎在战役后就死了,他16岁的儿子阿卜杜勒·迈吉德继位。此时阿里与他的儿子易卜拉欣之间产生了意见分歧。易卜拉欣建议進攻君士坦丁堡,自称苏丹。阿里则只提出众多领土要求,以及他自己和他的家庭的政治自主权。1840年7月15日英国、奥地利、俄罗斯和普鲁士达成伦敦协议,保障阿里对埃及的世袭统治,以及他终身对阿卡的管理,但是要求他的军队从叙利亚的后方和黎巴嫩山的海岸地区撤出。阿里拒绝这些要求。尽管法国反对,欧洲列强在数星期后组织了一支军事远征军。

英国海军和奥地利海军封锁尼罗河三角洲的海岸,1840年9月11日炮轰贝鲁特,1840年11月3日阿卡投降后阿里表示同意伦敦协议的条款,放弃了对克里特和汉志的统治,缩小海军,将陆军缩小到1.8万人,作为代价他的后代在埃及享受世袭统治权。这是奥斯曼帝国的总督前所未有的特权。

晚年[编辑]

位於開羅的穆罕默德‧阿里清真寺

1843年以后,几乎就在叙利亚灾难和埃及被迫放弃进口税和政府的垄断后穆罕默德·阿里的神志越来越糊涂。不仅他的思想和行动混乱,而且他越来越多疑。

比如1844年他获悉了埃及的债务达到8000万法郎的消息后狂怒了整整六天。

一年后伊卜拉欣因风湿性疼痛和肺结核(他开始咳血)被送到意大利疗养。1846年穆罕默德·阿里赴君士坦丁堡与苏丹和好。他对苏丹说:“(我儿子)伊卜拉欣已经老了而且病了,(我孙子)阿拔斯还是个小孩子。到时候小孩子就要统治埃及了。他们怎么能保住埃及呢?”他获得苏丹的保证,让他的家庭世袭埃及后回到埃及,在这里他统治到1848年,此后他的神志不清,已经无法统治了。

他的儿子和继承人、自己已经病入膏肓的伊卜拉欣不得不离开意大利赴君士坦丁堡,被苏丹封为埃及统治者。在回埃及的路上伊卜拉欣发烧、甚至有幻觉。他虽然没有死在路上,但是六个月后去世。他的二弟的儿子阿拔斯登基。

此时穆罕默德·阿里已经神志不明到别人无法告诉他伊卜拉欣之死的程度。数月后他自己也去世。他被葬在他建造的大清真寺内,然而其葬礼卻简单得很,並不符合他的地位。

婚姻与子女[编辑]

穆罕默德·阿里妻妾众多,至少有15位妻子,她们共为其生下了18子13女。

  • 长子易卜拉欣 (1789年9月9日—1848年11月10日),1848年任埃及总督。
  • 次子穆罕默德·艾哈麦德元帅 (1794年7月28日—1816年9月28日),埃及总督阿拔斯一世之父,有二子三女。
  • 三子阿卜杜尔·哈里姆 (1795年—1818年)
  • 四子伊斯梅尔·伊斯坎达·阿里·卡米尔中将 (1796年7月6日—1822年11月5日),1822年在苏丹被杀,有一子。
  • 五子贾法尔 (?—1810年)
  • 六子努曼 (?—1815年)
  • 七子阿卜杜尔·哈里姆 (1819年—1821年)
  • 八子伊斯坎达 (1821年—1823年)
  • 九子阿卜杜尔·哈里姆 (1821年—1829年)
  • 十子穆罕默德·赛义德 (1822年3月17日—1863年1月17日),埃及第四任总督。
  • 十一子哈里姆 (?—1823年)
  • 十二子马赫穆德 (1825年—1829年)
  • 十三子侯塞因 (1825年—1847年)
  • 十四子阿卜杜尔·哈里姆 (1826年—1830年)
  • 十五子穆罕默德·阿里·萨迪克 (1828年—1836年)
  • 十六子穆罕默德·阿卜杜尔·哈里姆中将 (1830年3月25日—1894年6月4日),有四子八女。
  • 十七子伊斯坎达 (1831/33年—1834年)
  • 十八子穆罕默德·阿里·希什曼中将 (1833年3月3日—1861年6月27日),有一子三女。
  • 长女陶希达 (Tawhida,1787年—1830年)
  • 次女哈迪亚·纳兹莉 (Khadija Nazli,1791年—1825/60年)
  • 三女宰纳布 (Zainab,1799年—1821年)
  • 四女鲁基亚 (Rukiya,1807年—1810年)
  • 五女鲁基亚 (1811年—1814年)
  • 六女萨尔玛 (Salma,?—1815年)
  • 七女祖莱哈 (Zulaikha,?—1815年)
  • 八女法蒂玛 (Fatima,?—1822年)
  • 九女法蒂毛鲁西亚 (Fatima ul-Ruhiya,?—1823年)
  • 十女宰纳布 (1822年—1823年)
  • 十一女宰纳布 (1824年—1829年)
  • 十二女宰纳布 (1825年10月12日—1882年4月11日),建立了宰纳布医院。
  • 十三女艾莎 (Aisha,1828年—1833年)

关于穆罕默德·阿里的民族隶属[编辑]

穆罕默德·阿里生时在奥斯曼帝国内宗教属性是区分人最重要的标志。奥斯曼帝国内要明确区分民族,尤其是在多民族生活的城市里非常困难。历史纪录表明穆罕默德·阿里可能是阿尔巴尼亚人,但他可能也有马其顿、土耳其或者库德人前辈。但是他的确实民族属性很难无疑地确定。而且埃及对穆罕默德·阿里的历史纪录里有的称他为土耳其人,有的称他为阿尔巴尼亚人不等。

参考资料[编辑]

  1. ^ Albert Hourani et al., The Modern Middle East: A Reader,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2004), p.71
  2. ^ Afaf Lutfi al-Sayyid Marsot, Egypt in the reign of Muhammad AliUniversity of Cambridge, 1983
  • Fahmy, Khaled. 1997. All The Pasha's Men: Mehmed Ali, his army and the making of modern Egypt. New York: American University in Cairo Press. ISBN 977-424-696-9 (英文)
  • Fahmy, Khaled. 1998. "The era of Muhammad 'Ali Pasha, 1805-1848" in The Cambridge History of Egypt: Modern Egypt, from 1517 to the end of the twentieth century. M.W. Daly, ed. Pp. 139-179, Vol. 2.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ISBN 0-521-47211-3 (英文)
  • Hourani, Albert. 2002. A History of the Arab Peoples. London: Faber and Faber. ISBN 0-446-39392-4 (英文)
  • al-Jabarti, Abd al-Rahman. 1994. 'Abd al-Rahman al-Jabarti's History of Egypt. 4 vols. T. Philipp and M. Perlmann, translators. Stuttgart: Franz Steiner Verlag. ISBN 3-515-05756-0 (英文)
  • Vatikiotis, P.J. 1991. The History of Modern Egypt: From Muhammad Ali to Mubarak. Baltimore: The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Press. ISBN 0-8018-4215-8 (英文)
  • "An Introduction to the History of Education in Modern Egypt". J.Heyworth-Dunne (1968) (英文)
  • "The Social Origins of Egyptian Expansionism during the Muhammad Ali Period". Fred H.Lawson (1989) (英文)
  • "Egypt in the Reign of Muhammad Ali". Afaf Lutfi al-Sayyid Marsot (1984) (英文)
  • "Nueva Geografía Universal". M. Luis Grègoire (1883) (西班牙文)
  • "Diccionario Enciclopédico Abreviado". Editorial Espasa-Calpe (1957) (西班牙文)
  • "Historia Universal". Editorial Salvat (2004) (西班牙文)
  • "La Enciclopedia". Editorial Salvat (2003) (西班牙文)
  • "Merveilles biographiques et historiques ou chroniques du Cheih Abd al Rahman al Djabarti". Abdalrahman al-Yabarti (1888) (西班牙文)
  • "Voyage en Égypte et en Nubie". J.J. Ampére (1868) (西班牙文)


前任:
穆罕默德·阿里王朝
1805年-1848年
继任:
易卜拉欣帕夏